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2020年 —— 世界革命的起跑线

2020-7-13 07:44|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4233| 评论: 37|原作者: 远航一号

摘要: 无论美国和中国的阶级斗争怎样发展,可以肯定的是,一个新的五十年周期开始了,世界已经来到了社会革命的起跑线。五十年以后,或许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将不复存在。在未来十年、二十年、五十年的阶级斗争将要决定在资本主义的废墟中人类将迎来一个新世界还是文明的毁灭。

2020 —— 世界革命的起跑线

 

远航一号

 

          如果我们考察十八世纪末以来的世界资本主义发展史,大约每五十年有一次世界经济的长波,在长波的中段往往发生重大的政治危机,在长波的下半段则是持久的经济停滞、战争与革命运动。

          十八世纪的英、法争霸最终导致法国内部阶级矛盾激化和旧政权财政破产。1789年,法国大革命开始。1815年,拿破仑战争结束,英国霸权巩固。自此,欧洲进入了战争规模相对较小、次数相对较少的所谓“百年和平”时期。1848年,《共产党宣言》发表,欧洲许多国家爆发了革命,标志着近现代无产阶级和民族解放运动的开端。从1789年至1848年,经过了59年。

          1870年,爆发了普法战争,法国战败,德国统一。次年,法国工人进行了巴黎公社的英勇斗争。此后,世界资本主义经济进入了长期停滞和萧条。在频繁的经济危机中,资本集中的步伐大大加快了,出现了现代大公司形式的垄断资本,主要帝国主义国家加紧军备竞赛和争夺殖民地。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三年后,十月革命爆发,在列宁领导下,苏维埃俄罗斯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从1871年至1917年,经过了46年。

          整个二十世纪上半期是战争与革命的时代。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美国霸权确立。另一方面,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余波,中国革命于1949年取得胜利。社会主义阵营扩大到占世界陆地面积的五分之二、人口的三分之一。

          在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斗争、民族解放运动和社会主义革命的打击下,世界资产阶级被迫做出一些重大让步。到了1968年前后,爆发了新的世界革命高潮,美国霸权盛极而衰,主要资本主义国家陷入了严重的积累危机。从1917年至1968年,经过了51年。

          1970年,美国常规石油产量达到峰值并开始下降,在战后支持了长期资本主义繁荣的廉价石油时代结束。1973年和1979年的两次石油冲击成为世界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导火索。到了七十年代,对“增长的极限”的忧虑第一次成为世界资本主义思想界的主流话题。

          面对世界革命的浪潮以及世界资本主义摇摇欲坠的危险局面,资产阶级在全球范围组织了大反扑。1973年,智利发生了反革命政变,皮诺切特法西斯政权开始了世界上第一场新自由主义的经济实验。1976年,中国发生了反革命政变,资本主义复辟开始。1979年撒切尔在英国上台、1980年里根在美国上台标志着新自由主义秩序开始在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建立起来。1989年东欧各社会主义国家失败、1991年苏联解体,标志着新自由主义秩序在全球的确立和世界资产阶级反革命的阶段性胜利。

          在新自由主义时代,世界资产阶级的主要计划是通过向各国的无产阶级和其他劳动群众大搞反攻倒算,剥夺劳动群众已经赢得的一部分经济和社会权利,消灭一切社会主义遗产,以此来达到劫贫济富、恢复世界范围的利润率和有利的积累条件的目的。其中一个主要的内容,就是将大量的工业资本转移到可以剥削大量廉价劳动力的新的地理区域,特别是刚刚发生了资本主义复辟的中国。

          通过剥削中国资本主义提供的大量廉价劳动力以及中国与各核心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不平等交换,核心资本主义国家的跨国资产阶级攫取了大量超额利润,世界资本主义经济的平均利润率大幅度提高。到了1995年以后,新自由主义世界经济进入了相对繁荣时期。

          但是,新自由主义全球秩序也造成了若干个新的重大矛盾,这些矛盾的发展最终将不仅导致新自由主义全球秩序的崩溃,而且还将导致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灭亡。

          首先,新自由主义时代的全球积累,特别是中国资本主义的加速工业化,引起全球化石燃料消费(特别是煤炭消费)的大幅度增长,加剧了气候变化和全球生态系统的崩溃。可以说,世界资本主义已经丧失了在其自身范围内解决全球生态危机的最后机会。在未来几十年,只有世界社会主义革命才能挽救人类文明免于毁灭。

          第二,中国资本主义的兴起在中国造成了一个世界上最大规模的无产阶级以及与无产阶级相联系的半无产阶级和城市小资产阶级的下层。中国的无产阶级和其他劳动群众在未来几十年的斗争,将不仅决定中国的命运,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世界的未来和前途。

          第三,世界资产阶级劫贫济富、恢复利润率的政策破坏了战后在主要资本主义国家一度形成的阶级妥协的局面,导致各核心资本主义国家阶级矛盾激化,目前在美国已经出现了新的群众运动高涨的局面。

 

美国的阶级斗争 —— 2020年以前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美国资本主义一度出现了资产阶级和工人阶级之间相对妥协的政治稳定局面。这种阶级妥协的实质是,美帝国主义利用其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内的霸权地位攫取大量的超额剩余价值,同时允许工人阶级、小资产阶级分享这些超额剩余价值的一部分。资产阶级依靠劳联-产联等黄色工会组织确保工人遵守劳动纪律、实现劳动生产率快速增长;作为回报,资本家向相当一部分工人阶级提供在主要资本主义国家中最高的工资水平。这种阶级妥协,将相当一部分女性和少数族裔排斥在外,但是确实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为大多数美国劳动群众提供了较高的且不断增长的物质生活水平。

          到了六十年代中期以后,一方面女性和少数族裔要求更加广泛的社会和政治权利,另一方面传统工人阶级的斗争不断高涨,美国资本主义陷入积累危机,战后社会妥协的基础开始瓦解。

          以里根上台和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采纳货币主义的紧缩政策为标志,美国进入了新自由主义的反动时代。一方面,美国资产阶级向工会发起进攻,摧毁有组织的劳工运动;另一方面,美国资本家将大量工业生产外包、转移至亚洲特别是中国,基本打垮了美国原来有较高工资待遇的制造业工人阶级。

          与此同时,美国资产阶级以承认并且纵容片面强调各种客观的和主观臆想出来的性别和种族身份的“身份政治”为条件,换取小资产阶级对新自由主义政策的支持,并从跨国公司的高额垄断利润中拿一部分出来,重点收买金融业、高科技业的技术和管理人员。

          1995-2008年期间,虽然美国工人的实际工资停滞,但是相当一部分工人阶级仍然能够通过借债消费和买房维持物质消费水平的提高,大量输入的中国廉价消费品在一定程度上压低了工人阶级的消费成本。但是,随着2008年经济危机的爆发,新自由主义的阶级矛盾再也无法掩盖了。

      在新自由主义时代,由于美国资产阶级政治制度的若干特殊性,出现了错综复杂的选举政治。本来,在罗斯福“新政”以后,美国民主党从原来主要代表南方奴隶主和小业主利益的政党演变为一个主要代表大公司和跨国垄断资本家利益但又容纳有组织劳工的阶级妥协联盟。然而,在六十年代以前,民主党在选举政治中又依赖于南方白人奴隶主后代的支持,因而成为南方种族隔离制度的维护者。

          到了九十年代,以白人工人阶级为主的有组织劳工全面衰落。克林顿当选总统以后,全面推行新自由主义政策,基本抛弃了白人工人阶级。到了本世纪初,民主党的主要阶级基础是积极主张在全球范围推行新自由主义的高科技业、金融业资产阶级,而其选民基础则一方面包括大力推行“身份政治”的小资产阶级大多数,另一方面依赖黑人和拉丁裔等少数族裔;后者又包括大量合法和非法的底层移民工人,是美国资本主义经济廉价劳动力的重要来源。

          在小布什时代,共和党的主要阶级基础集中在与军工复合体相关的传统制造业和传统能源资产阶级。在奥巴马当选总统后,大量被民主党抛弃的白人工人阶级和小业主涌入共和党,先是形成了所谓“茶党”运动,又在2016年将完全不受共和党“建制派”控制的半路出家政客特朗普推上了总统宝座。

          特朗普虽然本人是一个主要靠偷税和欺诈发家致富的资本家,但与各主要资本家集团并没有密切的联系。他虽然以白人工人阶级和小业主为主要选民基础,但并不真正代表后者的利益。这些特点决定了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受到各个资本家集团的影响,经常发生变化和动摇,客观上破坏了世界资本主义秩序并削弱了美帝国主义在世界上的地位。但是,大体上来说,在特朗普政府初期,通过给资本家大幅度减税在某种程度上获得了美国资产阶级大多数的“谅解”;在其第一任的后期,则一方面推行反移民政策,另一方面发动对中国的“贸易战”。这两方面政策,除了对少数传统制造业资本家可能有利外,遭到了美国大部分资产阶级(特别是高科技业资产阶级)的强烈反对。对于美国白人工人阶级来说,特朗普的反移民和高关税政策也没有带来实际利益,但是在某种程度上迎合了白人工人阶级害怕和反对来自外部的廉价劳动力竞争的心理。客观上,特朗普的政策对新自由主义条件下的全球资本主义分工造成了一定的破坏并给中国资本主义造成了一定困难。

 

美国的阶级斗争 —— 黑人的命也是命

          2008-2009年的经济危机虽然给美国和世界资本主义以沉重打击,但是新自由主义秩序并没有崩溃。在奥巴马和特朗普执政的12年间,美国的贫富差距继续扩大,资本家的利润率继续高涨,而工人阶级依靠借债消费来弥补工资不足的能力却大大下降了。与此同时,随着美国经济的去工业化和物质生产部门的萎缩,相当一部分工人阶级只能在各种非生产性的服务业中从事低工资的工作。不仅如此,常年有大约占美国劳动力队伍五分之一的次无产阶级(按照广义的失业和就业不足人口粗估)无法稳定得到哪怕是低工资的就业机会,只能靠福利维持生存,或者沦为靠犯罪为生的流氓无产者。由于历史的原因,黑人在这样的次无产阶级中占很高的比例。

      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发生了“黑人的命也是命”的群众运动。当新冠疫情来临时,美国资本主义的腐朽暴露无遗,经济几乎崩溃,底层群众的生活陷入绝境,“黑人的命也是命”发展为全国性的抗议运动。由于美国错综复杂的阶级、种族、性别矛盾,“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也有着相当的复杂性。

          “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的若干创始组织及其领导人受到了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影响,有比较明确的反资本主义要求,他们所组织的底层社区斗争也带有比较鲜明的反压迫反剥削的性质。但是,由于他们的斗争主要是基于少数族裔(特别是黑人)底层次无产阶级的斗争需要和经验,因而难以组成一个包括白人工人阶级在内的广泛的劳动群众统一战线。

          这里一个突出的问题就是“不给警察拨款”或“解散警察”的要求。这一要求虽然反映了一些底层社区的长期斗争经验和迫切需要,但是客观上也纵容了流氓无产者的打砸抢烧。这些流氓无产者的犯罪活动,主要危害的不是资本家或小资产阶级上层的利益,而是其他劳动群众的利益,包括底层少数族裔的利益。但是,从目前的实际情况看,“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并没有约束或制裁流氓无产者犯罪活动的能力。

      美国小资产阶级的很大一部分借着“黑人的命也是命”的名义,趁机煽动“身份政治”,控制舆论,压制不同意见,已经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正常资产阶级民主条件下应有的言论自由和学术自由。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资产阶级的绝大部分,通过他们所控制的民主党上层、主要资产阶级媒体以及公开的公司行为,纷纷加入到支持“黑人的命也是命”的行列。俗话说,“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美国资产阶级的惺惺作态,又是抱着什么样的政治目的呢?

          随着美国资本主义的金融化与非生产化,美国资本主义能够有效剥削并攫取剩余价值的工人阶级队伍缩小了。有很大一部分工人阶级,现在实际上是在依靠剩余价值再分配的非生产性部门就业;还有很大一部分次无产阶级,连非生产性的就业都难以获得。

          从美国资产阶级的观点看,维持这些非生产性工人阶级的就业以及次无产阶级的福利(包括维持他们的人身财产安全以及相关社区的正常秩序)是一笔很大的负担。不能排除,美国资产阶级有这样一种阴谋,即假借“黑人的命也是命”的名义,趁机削减主要为工人阶级、次无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下层服务的公共安全支出。让警察力量从底层和工人社区中逐步退出,任其自生自灭,并趁机分化瓦解深陷于种族和族群矛盾的工人阶级,让工人阶级的不同部分在互斗中增加仇恨和伤害,限于四分五裂而无法自救,而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上层的安全则可以依靠私人保安武装来维持。

 

美国的阶级斗争 —— 资本主义改良?

      随着美国群众斗争的高涨,美国政治舞台也出现了一些新变化。最近,代表民主党上层的拜登集团与主要代表小资产阶级下层、少数族裔劳动群众利益的桑德斯集团就民主党竞选纲领达成了初步协议。这份协议许诺,要将最低工资提高到每小时15美元,要将开始享受美国政府提供的老人医疗保险的年龄降低到60岁,要为占人口总数80%的中低收入家庭的子女提供免费的公立大学教育,要实行一项大规模的公共投资计划。

          仅从字面上来看,这个纲领带有比较突出的左翼凯恩斯主义色彩。这一纲领如果完全落实,则很可能造成美国资本家利润率的下降并标志着新自由主义时代终结的开始。

          从美国的政治体制来说,上述纲领要完全落实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即使拜登当选总统并忠实地贯彻上述竞选纲领,也会受到国会的阻挠。国会中的共和党和民主党“温和派”会联合破坏纲领中对资本家阶级最不利的部分。

          即使上述纲领能够突破纯粹政治上的阻碍,根据以往左翼凯恩斯主义实践的教训,一旦资产阶级政府在劳动群众的压力下实行了一些进步政策并危害了资本家的利益,资本家马上可以用减少投资、资本外逃、股市崩溃等办法制造经济危机,迫使政府放弃进步政策。

 

美国霸权的终结

          综合上述分析,虽然目前美国的群众斗争高涨,但是并没有发展为一场社会主义革命运动,也不大可能造成重大的、有意义的资本主义改良。

          美国的群众运动虽然还不能直接引起社会主义革命,但是已经造成了美国资产阶级统治的动摇和混乱,从而极大地削弱了美帝国主义在世界范围干预的能力。未来的历史学家很可能将2020年作为美国霸权在长期衰落以后开始终结的一年;其对于美国霸权的影响或许堪比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大萧条期间英国放弃金本位。

          美国霸权的衰落对于中国资本主义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呢?到目前为止,美国仍然是唯一一个有能力用海空军和遍布世界各地的军事基地来维持世界资本主义基本秩序的国家。随着美国的武力从世界各地逐步退出,特别是从关系全球能源供给的中东地区退出,中国的海外能源和原材料供应地将受到严重的现实和潜在威胁。一旦中东地区陷入重大的战争或革命,中国资本主义经济就可能陷入能源短缺的困境。

          在美国霸权的整个时期,美国都在相当程度上承担着调节全球资本主义经济总需求的职能。在新自由主义时代,这主要是通过美国刺激国内消费扩张,对外增加贸易赤字,并吸收来自中国、日本、德国等国的出口来实现的。

          目前,美国的经济危机还在发展,并且不能排除引发更大的金融危机的可能性。即使美国在近期不爆发更大的金融危机,美国不断发展的经济和政治矛盾也可能在未来几年中引发大规模资本外逃和美元崩溃。一旦发生美元崩溃,美国将彻底丧失调节和维持全球总需求的能力,美国的贸易逆差可能因为经济崩溃而转变为大幅度的贸易顺差。美国在世界市场上也可能转变为一个专门出口能源、农产品以及少数高科技产品的国家。

          如果发生这样的变化,中国的出口部门将受到重大打击,中国也很可能从长期的贸易顺差国变为一个贸易逆差国。

 


6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龙翔五洲 2020-7-15 09:12
戴旭说:“我一直有一种强烈的预感:未来的10到20年,也就是2020到2030年左右,会有一场针对中国的大屠杀大哄抢!”这跟我们这里讨论的美帝霸权的衰落是站的角度不同所致。我认为正是美帝的霸权衰落,会让它狗急跳墙,从孤立主义滑向法西斯主义,这十年间中国有难!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20-7-15 08:55
远航一号: 被杀害的都是普通群众,投机也可能投机失败付出代价。像你这样既不敢真革命,又不敢投机的,当然永无出头之日 ...
这个是睁眼说瞎话,而且是污蔑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20-7-15 08:54
远航一号: 还是回答我的问题:春华同志就在旁边,你怎么不去联络啊。我认识的托派同志里,就属你最不积极。好像批判红色中国网就是你最主要的“政治”工作 ...
你如果你们还真心是为社会主义的,我是救病治人,希望你们回归正道
如果你们是反动的,我感觉让群众了解你们的反动本质是很重要

我个人精力有限,无法方方面面参与革命,只能尽微薄之力,我认为和你们的斗争是非常有意义的,我当然希望还可以去其他地方和其他方式参与斗争,但是财力物力人力时间都是有限的。
引用 No.24601 2020-7-15 01:17
井冈山卫士: 如果给自由派和八九的关系下个简单的结论的话,那么答案可能有一种:即八九是中国自由派的成人礼,在此之前,幼年期的自由派还仿佛相信自己是劳动人民利益的代表 ...
你这个总结的好,把中国自由派一诞生就腐朽的本质掌握的很到位。
引用 远航一号 2020-7-15 00:53
龙翔五洲: 既然论及世界革命的起跑线,不要漏掉2001年美国的911对世界局势和美欧衰落的影响。
2001确实是美国开始加速衰落的一个转折点。原文篇幅受限,另外写到一半有些累,有些地方就从简了。
引用 远航一号 2020-7-15 00:52
白龙1917: 美国的贸易逆差可能会因为经济崩溃而转为贸易顺差?这个具体的逻辑是?
经济大幅度萎缩加美元大幅度贬值,导致总需求大幅度下降且美国国内可贸易品的相对价格急剧下跌。这是假想美元崩溃,比如对人民币贬值50%那样的情景。如果没有美元崩溃,短期内不会发生。
引用 白龙1917 2020-7-14 23:59
美国的贸易逆差可能会因为经济崩溃而转为贸易顺差?这个具体的逻辑是?
引用 龙翔五洲 2020-7-14 23:16
既然论及世界革命的起跑线,不要漏掉2001年美国的911对世界局势和美欧衰落的影响。
引用 远航一号 2020-7-14 21:23
还是回答我的问题:春华同志就在旁边,你怎么不去联络啊。我认识的托派同志里,就属你最不积极。好像批判红色中国网就是你最主要的“政治”工作
引用 远航一号 2020-7-14 21:20
马列托主义者: 好一个投机,被杀害镇压最厉害的恰恰是他们,请不要污蔑了
被杀害的都是普通群众,投机也可能投机失败付出代价。像你这样既不敢真革命,又不敢投机的,当然永无出头之日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20-7-14 16:14
大逮捕和判刑
隨後是大逮捕和判刑。工人中的積極份子比學生受到更嚴厲的鎮壓。僅六月便處決了27名工人活躍份子(北京工自聯佔14人),2人被判終身監禁;上海工自聯90名核心成員中抓了72人,值得一提是上海三名英勇的工人徐國明、卞漢武、嚴雪榮因堵住火車於6月21日被處決。劉強被捕(6月18日)、韓東方自首(6月19日)

工人当时的问题是因为文革等等因素本身缺乏独立的组织,所以组织比较仓促,其次进入运动比较晚,再其次邓下手太快(因为邓很清楚工人阶级的力量远远大于学生,不能等,一出现苗头必须马上运动),如果给工人和学生一样多的时间,可能结果就不一样。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20-7-14 15:59
中國工人參與八九民運的經過與展望(二) | 林致良http://theowl.hk/2017/06/04/%E4%B8%AD%E5%9C%8B%E5%B7%A5%E4%BA%BA%E5%8F%83%E8%88%87%E5%85%AB%E4%B9%9D%E6%B0%91%E9%81%8B%E7%9A%84%E7%B6%93%E9%81%8E%E8%88%87%E5%B1%95%E6%9C%9B%EF%BC%88%E4%BA%8C%EF%BC%89-%E6%9E%97%E8%87%B4/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20-7-14 15:53
远航一号: 什么独立工会?被自由派裹挟又想政治投机的个别工人阶级叛徒而已。工自联只是少数工人中政治投机者拼凑在一起,根本没有在他们各自的本单位得到群众的支持,也没 ...
好一个投机,被杀害镇压最厉害的恰恰是他们,请不要污蔑了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20-7-14 15:49
远航一号: 你才反动。公立事业单位的医生护士教师、国企正式工都是资产阶级?
公立事业单位的医生护士教师,也要分开看,很多都是派遣工,特别是护士,基层的教师,真正体制内的其实很多已经属于资产阶级范畴,也是剥削阶级,剥削病人。很多体制内教师意识形态上是特色的官僚工具。如果剩余价值足够,肯定不会向他们开刀。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20-7-14 15:45
井冈山卫士: 如果给自由派和八九的关系下个简单的结论的话,那么答案可能有一种:即八九是中国自由派的成人礼,在此之前,幼年期的自由派还仿佛相信自己是劳动人民利益的代表 ...
自由派中有些被帝国主义收买是有的,也有些是真正为中国劳动者斗争服务,不能一概否定,这是一,二,自由派中主张政治自由本身是进步的,关于新自由主义部分,最多说和特色一样反动。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0-7-14 14:49
马列托主义者: 韩东方在六四屠杀后被监禁,因为他是八九运动中出现的独立工会的先锋。 后来独立工会成为政权镇压的主要目标。 为扼杀工人阶级的力量、新成立的独立工会、以及八 ...
如果给自由派和八九的关系下个简单的结论的话,那么答案可能有一种:即八九是中国自由派的成人礼,在此之前,幼年期的自由派还仿佛相信自己是劳动人民利益的代表,还沉浸在为民请命的幻觉中。在八九之后,自由派清晰地认识到,自己的利益只有通过跟在资产阶级屁股后面压榨劳动人民才能实现,除了少数被边缘化的分子之外,他们要么被中国,要么被外国资产阶级收编,成为了搞新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打手。如果说被外国资产阶级收编的自由派与现政权有什么冲突的话,那也只有一点,就是这帮自由派人为中国搞新自由主义搞得还不够,应该对工农泥腿子们再狠一些。 ...
引用 远航一号 2020-7-14 14:49
马列托主义者: 文中提到目前的所谓的国企和事业单位,除了派遣工外,他们都是特色体制的体制内人,不是资本家就是资本家委派的官僚,本质属于资产阶级,但是不等于说资产阶级就 ...
你才反动。公立事业单位的医生护士教师、国企正式工都是资产阶级?
引用 远航一号 2020-7-14 14:33
马列托主义者: 韩东方在六四屠杀后被监禁,因为他是八九运动中出现的独立工会的先锋。 后来独立工会成为政权镇压的主要目标。 为扼杀工人阶级的力量、新成立的独立工会、以及八 ...
什么独立工会?被自由派裹挟又想政治投机的个别工人阶级叛徒而已。工自联只是少数工人中政治投机者拼凑在一起,根本没有在他们各自的本单位得到群众的支持,也没有发动过像样的工人斗争。一出境就完全成了帝国主义豢养的工具。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20-7-14 13:41
远航一号: 六四前后没有重大且成功的罢工。我们不能休息。我们休息了,你到哪里胡搅蛮缠呢?否则,你们香港的托派同志就在眼前吗,天天发新贴。怎么不见你过去联络呢?可见 ...
韩东方在六四屠杀后被监禁,因为他是八九运动中出现的独立工会的先锋。 后来独立工会成为政权镇压的主要目标。 为扼杀工人阶级的力量、新成立的独立工会、以及八九运动最后一段时间的广泛罢工,中共政权对工人阶级进行了最可怕的镇压。 当年设在天安门广场的独立工人工会总部就正是六四当晚镇压最血腥的地区。。

另外首钢当时参与运动的领导人的回忆录你也可以去看看,他们当时会见了李鹏(是李鹏主动要见他们,因为他们提出罢工,当局非常害怕),说要罢工,李鹏忽悠了他们,这是当时工人阶级因为毛文革等因素缺乏组织准备的结果,本来是可以推翻这政权的。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20-7-14 13:34
文中提到目前的所谓的国企和事业单位,除了派遣工外,他们都是特色体制的体制内人,不是资本家就是资本家委派的官僚,本质属于资产阶级,但是不等于说资产阶级就是铁板一块,他们也在争权夺利,所以最大的官僚和最大的资本家可能也会做出不利于这些较小资本家和官僚的利益,随着剩余价值越来越少,他们把这些较小资本家和官僚搞为无产阶级也是可能的,但是不能因此去支持这些人维持他们的资本家和官僚的地位,否则就是反动,红中网就是反动的。

查看全部评论(37)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8-11 21:10 , Processed in 0.01771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