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经 济 查看内容

简论服务业政治经济学

2020-8-28 01:55|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9193| 评论: 0|原作者: 壮壮

摘要: 正常经营的时候,资本家和国家赚得盆满钵盈,工人受着残酷剥削:起早贪黑也只能温饱;出现问题的时候,资本家和国家可以靠赚来的钱有效规避风险:甚至工人的血汗钱也被搜刮来用于赔偿损失,而工人却只能一无所有地面对所有风险。这些就是大办服务业的政治经济学意义。

目前笔者无法确定现实中利润分割的具体比例,只知道企业的利润率被其他利益集团分割走了不少但又不会太多,政治经济学意义下“2019年全国规模以上企业主营业务” “的利润率”应该明显高于“5.86% [1],但又不会高太多。假定利润被分走了大约一半,那么政治经济学意义下“2019年全国规模以上企业主营业务” “的利润率”应该在11%~12%之间,约为早餐公司的1/3

在同一标准下,早餐公司的利润率仍然比规模以上企业高得多,这种不算太离谱的差异应该可以用服务业有机构成较低来解释,残酷剥削带来的高剩余价值率是解释不了的,因为各行各业的剥削都很残酷。

有机构成代表某业务中的技术水平,大体上是指经营中的物质成本(不变资本)比上人力成本(可变资本),有机构成越高意味着该业务技术水平越高。前面说过,在本文研究的早餐公司中:每月一个摊位的原料成本为1.5万元,大体上可以当做物质成本;一个工人的月工资为3600元,差不多可以当做人力成本。两者相比,可以得到有机构成约为:15000:3600=25:6=4.17:1

在这里笔者想让考察更严密一些,物质成本其实还包括餐车的损耗,人力成本其实还包括工人从保险中获得的利益。笔者知道这两项明显少于原料成本和工人工资,但没有掌握准确数字。“缴纳餐车和餐车罩押金3115元” [1],假定这些用具可以正常使用一年多(比如十五六个月),那么用具每月损耗约为200元;由于“工人没有社保,只有工伤保险”,不妨假定工人平均每月从工伤保险中受益100元——很可能是高估了。

这时物质成本为15000+200=15200元,人力成本为3600+100=3700元,有机构成为15200:3700=4.11:1。不妨仍然像本文前面那样假设:一辆餐车每月生产的食品价值为25000元,销售总额为30000元。一个月的人工劳动使产品增值25000-15200=9800元,超出人力成本9800-3700=6100元,这就是工人创造的剩余价值,剩余价值率为6100÷3700=1.65=165%,差不多是5/3。总成本为物质成本加人力成本:15200+3700=18900元,利润率为6100÷18900=0.323=32.3%,差不多是1/3

前面估计剩余价值在一倍半到两倍之间、利润率率在30%40%之间大体上是正确的,比较准确的估算仍然显示剥削很残酷、利润率很高。但这些仍然没有资方的实际获利更让人震惊:一辆餐车每月利润为30000-18900=11100元,利润率为11100÷18900=0.587=58.7%,这倒真像是“2019年全国规模以上企业主营业务”“5.86%”“的利润率” [1]点错了小数点;111000÷3700=3=300%,工人每赚1元钱,资本家正好获利3元。

但如果没有较低的有机构成,即便资本残酷剥削工人,也无法获得较高的利润率。前面的计算结果是早餐公司的有机构成约为4:1,假定某业务的有机构为14:1,剥削强度与早餐公司相同:剩余价值率均为165%,那么这一业务的利润率为165%÷(1+14)=11%,和前面估计的“2019年全国规模以上企业主营业务” “的利润率”差不多,只有早餐公司利润率的1/3左右。

高有机构成意味着相对于人力成本来说更多的物质成本,需要投入更多的资本才能榨取到剩余价值。技术水平的提高是时代发展的大趋势,这同时意味着一二产业的有机构成明显提高,而资本的利润率就会显著下降。靠更残酷的剥削并不能改变这一点,就算把劳动强度提高到剩余价值高达200%的程度,如果有机构成为24:1,利润率也只有200%÷(1+24)=8%,明显地降低了。且工人能承受的剥削强度并不是无限的,加大工作强度会导致劳动力的维护费用也就是工资不成比例地大幅度上涨,对于资本家来说不划算。

在这种情况下,为了追求更多利润,资本进军有机构成较低的领域势在必行,低端服务业就是这样的领域。 时代趋势也为这一领域提供了充足的劳动力:“随着生产技术的发达,即一二产业投资中不变资本占比的增加,这两类产业的就业人口是相对下降的,即可以用较少的时间和人力生产出同样多的产品。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这些被‘排挤’出来的就业人口只能从‘第三产业’中谋出路。”[1]

与资本主义社会发展趋势的契合让大公司在低端服务业中获得了巨大的利益。考虑资金周转速度的话,早餐公司真的是以极小的投入换来极大的利润:根据公众号上文章[1]的计算结果,“月利润率”超过6倍,“年利润率竟可以高达”75倍还不止,注意这里可没有百分号。

利润率高到这么可怕的地步主要是由于资本的快速周转:“货款也不经过工人,而是通过付款二维码直接直接打入公司账户”,“对每个新开张的摊位,公司每月初只需要投资500元,假设货物每日卖完,则每个月内,除了工人的工资,它只需要投入500元的资金。因为货款在每个销售日结束之后就已经回笼了”。 [1]

笔者根据自己的修正结果也计算了考虑资本流动性以后的利润率:“公司每个月为每个摊位付出的成本为”3700+200+500=4400元,“利润为”30000-4400=25600元,“则月利润率”m=25600÷4400=5.82,“而年利润率竟可以高达”M=12m=69.8 [1]月利润率接近6倍,年利润率几乎有70倍,修正后的利润率略有降低,但仍然是极高的。

三、规模经营的条件与结果

大好的赚钱机会,快来把握啊!早餐公司“甚至还可以有”空手套白狼“这样的骚操作:每个工人缴纳的押金是3000多元,而餐车的成本则不超过2500元,则该公司甚至可以从零成本开始进行资本积累。”[1]从白手起家到千万富翁就是这么简单:“按1000个摊位计算”“每年的”“利润额为1.368亿” [1],就算考虑到笔者的修正,利润也还是超过1个亿,就算再考虑利润的分割,业主的年收入也应该能达到以千万计量的程度。

这个机会难道不是谁都能把握的吗?为什么 “苦逼的上班狗” [1]没有靠这样的经营改变自己苦逼的命运呢?

因为这样的经营从一开始就与大多数人无缘:就算把开办早餐公司的门槛儿降得再低,也需要购买1000辆餐车,就算一辆餐车的价格只有2500元,那也需要多达2500×1000=250万元的现金。感兴趣的读者可以查查自己的银行账户,看看这么大一笔初始投资有谁拿得出来吗?如果你只能维持基本生活甚至还欠着钱呢,那当然就别想了。不幸的是网上有不少这方面的材料,讲中国人平均欠债多少万,中国民众的财产中房子、车子等用于维持基本生活的不动产占了多么多么大的决定性比重。绝大多数人绝对拿不出这么多钱——财路还没开始就断了。

还有,即便你真的拿出了那么多现金,真的开办了一家早餐公司:规模和前文研究过的差不多,你也未必能赚到像那家早餐公司那么多的利润。因为你的公司还一定得和遍布大街小巷数量庞大的早餐业务个体户竞争,要想赚上亿就必须得获胜,而单考虑经济因素无法保证这一点。

前面假定早餐公司一辆餐车每月的物质成本为1.52万元,成规模使用会降低单位成本,应当认为1.52万元是经营1000辆餐车的平均成本。如果某人单独经营一辆餐车,成本一定会高一些,不妨假定每月物质成本为1.7万元。假定这一个体户加工食品的能力与早餐公司的餐车一样,一个月加工出来的食品总价值为2.5万元,而且他很厚道,不像早餐公司那样把价值2.5万的商品卖成3万,而是等价按2.5万元出售,那么他每月能赚多少呢?很少吗?2.5-1.7=0.8万元,也就是8000元,这就是一个个体户的月收入,超过早餐公司员工每月工资或收益(3600元或3700元)的两倍。

在早餐业务这一行里说个体户价钱公道赚得又挺多,笔者是相信的。个体餐车对“苦逼的上班狗” [1]来说益处多多,但却是早餐公司营利的大敌:毕竟有便宜的谁还买贵的呢!要想让早餐公司的利润有保障,就要把小贩的经营活动差不多清理干净,所以文章中才会这么写:“某家优秀餐饮公司的摊点,和城管是互利双赢关系” [1],“还有不可忽略的一部分成本是城管或各个街道的管理费。这部分费用可能不小,要不然数量庞大的城管队伍每天热心地驱赶地摊小贩是为了什么?能够霸占一个省会城市的主要路口,怎么说也得出不少血吧” [1],把分割利润的去向和动机讲得清清楚楚。

要想成功地经营早餐公司,至少还要与城管接洽,人脉资源的要求让范围又缩小了不少:就算真能靠经营早餐公司致富,那也是极少数人的事儿。

现代社会中,成规模的经营从来就不只是经济活动,一定要有政治因素作为保障。政治对经济活动的作用,在资本主义社会中比在之前的任何社会形态中都明显(但有很多资产阶级学者恰恰在回避显而易见的事实:研究纯粹经济学),恐怕这也是对政治经济学这个学科名称的一种解释。

规模经营中的经济利益是非常巨大的,前文计算得到一辆餐车每月利润为11100元也就是1.11万元,1000辆餐车的利润就是1110万元。对利益的集中分配就是资本主义政治最重要的一环,和前文一样假定分割出去的利润占经营利润的一半,那么分割出去的利润就有1110×1/2=555万元:作为交给国家的税、对城管或其他各级领导的回报……而经营早餐公司的最终月收益同样是555万元这么多。

假定收益在3个老板间平均分配,那么每个老板的月收入高达555÷3=185万元;哪怕一个工人把她的全部40年职业生涯都交给早餐公司,总收入也只有3700×12×40=177.6万元。工人辛辛苦苦忙一辈子,还不如老板清闲一个月,阶级差别在数字中体现得清清楚楚啊!

大力发展服务业的确会使得“国家和资本家实现了双赢” [3],但双赢的前提是残酷剥削早餐公司的劳动者、断绝街边小贩的生路以及盘剥作为消费者的“苦逼的上班狗” [1]。(那么国家代表谁的利益还不清楚吗?)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0-31 15:05 , Processed in 0.019372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