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人们称我为“斯大林主义”

2020-9-20 23:08|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8901| 评论: 0|原作者: 比尔·“巴尔博萨”·布兰德|来自: 永恒火炬

摘要: 比尔·“巴尔博萨”·布兰德(Bill·Brandt,“Barbosa”,1916年4月28日-2001年3月13日),前大不列颠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委员,大不列颠共产主义同盟的领袖,英国知名的霍查派活动家。



如果人们称我为“斯大林主义者”——他们有时会这样做——我认为这是一种恭维。

  按语:

  比尔·“巴尔博萨”·布兰德(Bill·Brandt,“Barbosa”,1916年4月28日-2001年3月13日),前大不列颠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委员,大不列颠共产主义同盟的领袖,英国知名的霍查派活动家。

  这篇文章澄清了许多我们关于斯大林的常见误区。虽然在那些对这类文献不熟悉的人看来,布兰德的发言可谓大胆,但是,其实作为西方反修正主义学生运动的积极参与者,布兰德无可避免的分享了很多我们在格雷弗·弗那里就已经熟知的档案材料,因此反而是有些俗套的。但是他有任何一般的斯大林派,或者毛派所没有的,值得我们学习和反思的内容。

  1.党内的破坏分子一直存在于共产国际之中,因此两次世界大战里共产国际的基本方略不仅是错的,而且并非斯大林的本意。

  2.因为苏联的内部斗争,斯大林文集的较后部分并没有出版,尤其是其中关于人民民主部分的论证的缺失,造成了后来中国和阿尔巴尼亚的分歧。

  之前的推送遇到了很大的困难,我们以后还会继续以“反修正主义”为中心,介绍西方的共产主义政治活动家。

  ”

  “斯大林主义”

  1999年4月30日

  比尔·布兰特

  伦敦萨拉特学院

  

  大家好,感谢萨拉特学院邀请我就“斯大林主义”来致辞。

  但是,你们对题材的选择给我造成了一些困难,因为我是斯大林的坚定仰慕者,而“斯大林主义”这个词实际上是被斯大林身边的密谋反对者,尤其是被尼基塔•赫鲁晓夫(Nikita Khrushchev)所提出的,事实上,这是为后来对他的政治攻击而准备的。

  事实上,在今天“斯大林主义”已经成为一个毫无意义的滥用词,被用来表示人们不同意的政治观点。保守媒体有时甚至把托尼•布莱尔描述成一个“斯大林主义者”——如果斯大林还活着的话,他就有充分的理由告他们诽谤!

  斯大林谦虚地称自己是列宁的学生,我们应该效仿他,把“斯大林主义”解读为“马列主义”。

  在英国历史上,与斯大林最接近的人物可能是理查三世(Richard the Third),他是所有人都“听说”过的人——我把“听说”这个词用引号括起来——从他们学校的历史课本和莎士比亚(Shakespeare)的著作中都可以看出,他是一个残忍的畸形怪物,他在高塔中谋杀了小王子。

  直到近期,严肃的历史学家们才开始明白,人们普遍接受的对理查的描绘都出自都铎王朝的手笔——是他们从理查的手中夺走了王位并杀害了他。

  自然地,他们接下来又篡改历史来证明他们篡夺王位的正当性——他们甚至改变了他的形象,把他描绘成一个不仅身体畸形,而且道德扭曲的怪胎。换句话说,今天人们普遍接受的理查的形像并不是真实历史的体现,而是他的政敌宣传的产物。

  因此,我们有理由去质疑:展现给我们的斯大林形象究竟是所谓的“克里姆林宫学家”的历史事实,还是仅仅是一种政治宣传?

  在列宁和斯大林领导下建立起来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已经不复存在。但是,真的像许多人说的那样,这意味着社会主义在苏联失败了吗?

  在这里,我只需要引用一组统计数据来说明。在1939年1月向苏联共产党第十七次代表大会所作的报告中,斯大林引用了来自西方的有关各国工业产值与1913年相比增长的数据。这些数据是:

4.jpg

  这是一个无可争议的事实,在斯大林领导下的集中计划经济体制下,俄罗斯在几十年的时间里从一个落后的农业国家转变为一个先进的工业国家,在1941 - 45年时已经强大到足以击败已经掌握了整个西欧的资源的德国的侵略。

  斯大林被称为“独裁者”是很常见的。

  强烈的反苏美国作家尤金•莱昂斯(Eugene Lyons)曾直接问斯大林:“你是独裁者吗?”莱昂继续说道(我引用他的话):

  “斯大林笑了笑,暗示这个问题有些荒谬。

  “不,”他慢慢地说,“我不是独裁者。使用这个字眼的人不了解苏联的政府制度和共产党的方法。没有一个人或者一小撮人能发号施令。决定是由整个党做出的。”

  英国费边学派经济学家西德尼•韦伯(Sidney Webb)和比阿特丽斯•韦伯(Beatrice Webb)在他们的综合性著作《苏联共产主义:一个全新的文明》(Soviet Communism: A New civilization)中,断然拒绝将斯大林视为独裁者,我将他们的说法做以下的引用:

  “斯大林甚至不拥有特别大的权力.....而美国宪法至少还规定了,每届总统都有四年任期。

  共产党在苏联依靠其组织运作。

  在这种模式下,个人独裁没有立足之地。个人决策是不受信任,而且是被精心防范的”,当然,在列宁和斯大林时代,苏联政权被官方描述为“无产阶级专政”。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个人独裁。简而言之,这意味着政治权力掌握在劳动人民手中,而以剥夺劳动人民政治权力为目的的政治活动是非法的。

  当然了,在伦敦和华盛顿的官方圈子里,后者被认为是“不民主的”和“严重侵犯人权的”。

  “民主”一词的意思是“平民的统治”,从这个意义上讲,斯大林时代的苏联比任何西方国家都要民主得多。

  至于“人权”,1966年《联合国人权公约》规定,各国应保障其公民的“工作权利”。

  但是只有在社会主义社会中,这项权利才能生效,失业才能被消灭(就像斯大林时代的苏联)。资本主义社会需要马克思所说的“劳动后备军”,以便在经济繁荣时期随时提供劳动力。

  因此,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禁止旨在复辟资本主义的政治活动是完全符合《联合国人权公约》的。

  事实上,谈论人权在大多数情况下只是一种针对社会主义的政治宣传武器。在朗伯德街(Lombard Street)和华尔街的眼中,一个为了让道路保证整洁以支持旅游业,而在夜间派出暗杀小队屠杀无家而归儿童腐败的中美洲“香蕉共和国”(banana republic)只要允许他们自由投资,则完全可以算作一个“自由国家”。

  1956年2月,在党的第二十次代表大会上,苏联的叛徒开始攻击社会主义,指控斯大林搞针对自己的“个人崇拜”。

  当然,在斯大林时期的确存在崇拜现象。但是,斯大林自己并不是这种崇拜的组织者,而与之相反,他本人恰恰经常反对和嘲讽这种崇拜。

  举个例子,1938年2月,当有人想要出版《斯大林童年的故事》时,斯大林一贯地回复道:

  “我坚决反对出版《斯大林童年故事》......这本书充满了大量的错误事实,。充满了夸张和不必要的赞扬...……而最重要的是,这本书会在苏联的孩子们(和一般人)的头脑中,刻下对领袖和永远正确的英雄的个人崇拜的倾向.....这是危险和有害的……我建议我们把这本书烧掉。”

  当然,斯大林周围确实有一种“对他个人的崇拜”。1939年3月,一位干部在党的第十八次代表大会上喊道:

  “乌克兰人民全心全意地宣告,‘我们敬爱的斯大林万岁!’.....全人类卓越的天才万岁……亲爱的斯大林同志!”

  说这话的人就是尼基塔·赫鲁晓夫!

  赫鲁晓夫还创造了“斯大林主义”这个词,并开始称斯大林为“Vozhd”——这个俄语词中相当于德语中的“元首”,领袖。

  换句话说,斯大林周围的“对他个人的崇拜”并不是由斯大林和那些真正支持他的人建立起来的,而是由他的政敌建立起来的,他们以此作为将来把他当做一个自大的独裁者来抨击的准备。

  斯大林甚至没有权力去阻止这些所谓的“忠诚”和“爱国主义”的表现,但斯大林不是傻子,他知道他们这么做是为了在将来某一天把自己“批倒批臭”,正如他在1937年告诉德国作家莱昂•弗希特万格(Lion Feuchtwanger)的那样。

  因此说,斯大林周围的对他个人的崇拜违背了斯大林自己的意愿,这一事实进一步证明,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里,斯大林不仅没能行使独裁权力,相反,他还在苏联领导层中处于少数地位。

  这就解释了许多奇怪的事实,比如说:

  1927年后,斯大林就不再于共产国际中活动。

  斯大林的文集尽管没有完整收录,但在1949年,也就是他去世前的三年,苏联停止了对其文集的出版。

  尽管斯大林是党的总书记并且身体健康,但他违反了长期以来的党的惯例,没有在1952年的第十九次党代会上提交报告。

  让我们回到所谓的“社会主义的失败”的问题。

  为了把社会主义扼杀在摇篮中,1918年,这个新成立的国家遭到英国、法国、波兰和日本军队的攻击。尽管这个新苏维埃国家在一开始既没有有组织的军队,也没有经验丰富的军人,但是,五年的干预战争却以苏维埃的胜利而告终。

  社会主义的反对者们从失败中得到了一个重要的教训,即社会主义最不可能为直接的进攻所摧毁,而只能从内部,也就是说,通过伪装成社会主义者的特务,在共产党内部努力工作以升到有影响力的地位,然后,以社会主义“现代化”之名,利用自身影响改变党的政治路线,挖社会主义的墙角,并最终使党逐渐丧失劳动人民的支持。

  这就是被马克思主义者称之为修正主义的程序,它在以极其有害的方式修正马克思主义的同时,声称这仅仅是在对马克思主义“现代化”。

  1953年斯大林死后不久,赫鲁晓夫成为了苏联共产党的领导人。直到1956年,也就是三年后,他才觉得公开攻击斯大林是安全的,他的秘密讲话直到几十年后才在苏联公开发表。

  对斯大林的抨击是对斯大林提出的建设社会主义纲领的抨击和更改的必要准备。

  有一项对斯大林经常提出的指控是,在他担任党的总书记期间,许多无辜民众因反革命刑事犯罪而被错误地监禁。不同于其他大多数指控,这个指控的确是事实。在1934年到1938年之间,内务人民委员部的一项要职——掌管秘密警察的职务先后由格利戈里耶维奇·亚戈达(Genrikh Yagoda)和尼古拉·叶若夫(Nikolai Yezhov)担任。在1938年对亚戈达的公开审判中,他向法庭描述了他是如何运用自己的权力谋私——他保护他的同谋者不被逮捕,但却以虚假指控逮捕了忠诚的共产党人。

  而正是斯大林怀疑其中有严重的问题,才将自己的私人秘书交给了亚历山大·波斯克列比谢夫(Aleksandr Poskrebyshev)去调查秘密警察的情况。

  正是由于这些调查,亚戈达和叶若夫被解雇并被逮捕,所有被涉嫌政治犯罪案件都被重新调查,成千上万的司法不公得到纠正。

  这种情况导致了整个图书馆都在出版书籍控诉斯大林造成集体屠杀的过失。

  随着罗伯特·康科斯特的《大恐怖》等著作的一次次地出新版,他自己对斯大林的“受害者”人数的估计上升到了数百万,这简直是一场闹剧。当反革命彻底完成之后,鲍里斯•叶利钦(Boris Yeltsin)公布了苏联囚犯的官方数据,结果发现苏联囚犯的数量比美国的还少,而世界媒体却出奇地沉默。

  到1964年勃列日涅夫接替赫鲁晓夫担任中共总书记时,先前的不光彩开始真正瓦解社会主义。勃列日涅夫在“分权”的掩护下进行的“经济改革”,他用利润动机(这是资本主义的基础之一)来监管生产以取代中央计划(这是社会主义的基础之一)。

  从那个时候开始,一切急转直下。

  与苏联一起在1991年被消灭的不是社会主义,而是一种极端腐败和不民主的资本主义,事实上很接近法西斯主义。

  如今,由于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和戈尔巴乔夫等假共产党的存在,曾经的苏联已经分裂成许多彼此敌对的国家,尽管他们已经分离了,但它们之间却经常发生冲突。

  但是,我们却被告知,原苏联的人民现在是“自由的”。

  自由地失业,不过即使他们幸运地有一份工作,也可能会因为雇主的银行破产而连续几个月拿不到工资;

  自由地购买劳斯莱斯汽车,当然,如果他们碰巧是黑手党的百万富翁的话;自由地饮用受污染的水;

  自由地在任何一条小巷因几块钱而被抢劫。

  在今天俄罗斯的新闻片中看到示威者举着斯大林的画像一点儿也不奇怪。因为对他们来说,斯大林的画像象征着社会主义,而他们已经暂时地失去了它。

  因此,如果人们称我为“斯大林主义者”——他们有时会这样做——我认为这是一种恭维,尽管这是一种不应得的恭维。

  我向斯大林致敬,因为他是一个伟大的先进人物,他为结束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制度奋斗了一生,而这是每年造成无数男人、女人和儿童的痛苦和死亡的真正原因,尤其是在新殖民主义大行其道的世界。我向斯大林致敬,因为他为世界上最伟大的事业——人类的解放而奋斗了一生。

  (永恒火炬编译组 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0-20 13:47 , Processed in 0.01610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