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毛君子与邓小人

2020-9-28 17:13| 发布者: 古明浩| 查看: 9333| 评论: 0|原作者: 古明浩|来自: 自創

摘要: 2011年8月12日《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登了一篇〈1980年邓小平三天两次接受法拉奇采访始末〉,其中有邓小平自道毛主席对他的知遇:外国朋友也常问我,怎么能经受这么多的坎坷。我想因为我比较乐观,但这还不全面,全面的回答是,因为在我内心深处,我对毛主席寄予希望,我知道他了解我。

  2011812《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登了一篇〈1980年邓小平三天两次接受法拉奇采访始末〉,其中有邓小平自道毛主席对他的知遇:

 

  “外国朋友也常问我,怎么能经受这么多的坎坷。我想因为我比较乐观,但这还不全面,全面的回答是,因为在我内心深处,我对毛主席寄予希望,我知道他了解我。”

 

  文内也透露毛主席对邓的保全:

 

  “法拉奇还问邓小平在被‘清洗’后的安全问题,邓小平回答说,林彪和‘四人帮’一直想谋害他,但毛主席保护了他。在江西,毛主席专门安排人保护他的人身安全。”

 

  多么可贵的一段党内同志爱佳话,但很意外也很遗憾,读者若翻阅1983年出版的《邓小平文选》第二卷〈答意大利记者奥琳埃娜•法拉奇问〉(一九八○年八月二十一日、二十三日)一文,却找不到一丝邓与主席间相知相惜的亲密关系,何以有如此差异?真相到底为何?。幸好当年有人“亲耳聆听了小平同志这席谈话,留下了终生难忘的记忆”,他就是“组织安排了这次采访”的外交部新闻司司长钱其琛,其于19982月出版的《回忆邓小平》() 对此访谈有如下记述:

 

  "法拉奇又问:‘很奇怪,你从来没有被他们抓起来,没有开除出党,你是否担心他们会杀死你?’

 

     小平同志坦然地说:‘林彪、四人帮总是想把我整死,应该说,毛主席保护了我。’”

     

  现场证人的供词,表明《文选》出版说明“编辑本书时,作者对各篇的文字作了少量的订正”,其实是全面抹煞主席对同志的爱护之情,个中原因厥在邓于答法拉奇问中,左一批:“江青本人是打着毛主席的旗帜干坏事的”,右一评:“江青坏透了,怎么给‘四人帮’定罪都不过分”,甚至还给江青打了“ 零分以下”,可是江青毕竟是毛主席的遗孀,不把主席的恩情删个精光,如何痛斥否定江青?

 

  毛主席对邓的保护并非只限于暗中作人身安全的布置,历史会说话,那是19681013主席在中共八届扩大十二中全会上的讲话:

 

  “邓小平大家要开除,我有点保留。应该说,邓小平同刘少奇有区别。事实上也有点区别。要开除一个人很容易,我们这些人一举手还不容易!你们要开除,将来开除好了。我是有保留的。至于怕他造反,我看不要怕。他造不起来。邓小平的特点是太脱离群众了。我这个思想可能有点保守,不合你们的口味。我给他讲几句好话。”

 

  这是公然为邓而与全体中央委员唱反调,从大家要开除邓小平党籍的氛围,可知当时对邓有意见的绝不仅是林彪和四人帮而已。主席极力为邓护航,让人想起戚本禹的回忆:

 

  “开始邓小平在中央领导中的威信并不高,好多人都不怎么把他当回事。可是毛主席不但很器重他,甚至可以说是喜欢他。

 

  他最厉害的一点,就是能抓住毛主席的心思。毛主席雄才大略,神机妙算,高深莫测。他的想法,有些连总理、陈伯达、江青都揣摩不透。而邓小平却可以把握得很准。可以说,他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他后来写给毛主席的那封‘永不翻案’的信,无论在选择的时机上和对主席心理的把握上,都有‘古文观止’名文的水平。”

 

  政治上的欺骗终究经不起历史的检验,我们回看19661023邓在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表态: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亲自提出、亲自领导的。这是一个兴无灭资,保证我国永不变色、避免修正主义、资本主义复辟危险的伟大革命运动。这是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伟大壮举。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

 

  再观其于1967年《我的自述》中的表白:

 

  “我入党40多年来,由于资产阶级世界观没有得到改造,结果堕落成为党内最大的走资派。革命群众揭发的大量事实,使我能够重新拿着镜子来认识我自己的真正面貌。我完全辜负了党和毛主席长期以来对我的信任和期望。我以沉痛的心情回顾我的过去。我愿在我的余年中,悔过自新,重新做人,努力用毛泽东思想改造我的资产阶级世界观。对我这样的人,怎样处理都不过分。我保证永不翻案,绝不愿作一个死不悔改的走资派。”

 

  最后是197283透过江青转达的《给毛泽东的信》中之认罪: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揭露我和批判我,是完全应该的,它对于我本人也是一个挽救。我完全拥护主席的话: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完全必要的、非常及时的。”

 

  “关于我自己,我的错误和罪过,在一九六七年六七月间写的‘我的自述’中,就我自己认识到的,作了检讨。到现在,我仍然承认我所检讨的全部内容,并且再次肯定我对中央的保证,永不翻案。”

 

  跟无信小人是不能认真的,邓所主导的《中共中央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全面推翻自己先前的信誓旦旦:

 

  “毛泽东同志发动‘文化大革命’的主要论点既不符合马克思列宁主义,也不符合中国实际。这些论点对当时我国阶级形势以及党和国家政治状况的估计,是完全错误的。”

 

   “‘文化大革命’不是也不可能是任何意义上的革命或社会进步。它根本不是‘乱了敌人’而只是乱了自己,因而始终没有也不可能由‘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 。”。

 

  “‘文化大革命’是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

 

  “对于‘文化大革命’这一全局性、长时间的‘左’倾严重错误,毛泽东同志负有主要责任。”

 

  真是“翻手为云覆手雨,轻薄纷纷何须数”了!“怕他造反,我看不要怕。他造不起来”的大肚容人,恰恰为“在我内心深处,我对毛主席寄予希望,我知道他了解我”的小人所利用——正如戚本禹所点破:

 

  “他做起事情来,往往是没有底线的,别人不敢做的事情,他都敢。连马列主义的经典论述,毛泽东思想的根本原理,甚至社会的道德、为人的准则他都敢于彻底抛开。”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0-28 05:12 , Processed in 0.02315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