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群众文艺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逐鹿陕川康(第二回)

2020-10-8 01:39|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3790| 评论: 0|原作者: 陈少校

摘要: 上一年三月十九日,胡军侵入延安时,蒋介石大吹特吹,胡宗南志得意满。是时也,胡宗南顾盼自豪,颇有“棋下英雄,惟校长与生耳”之概。岂知一年不到,解放军一刀削下,便斩掉了他的右臂!

第二回

 

  局势紧张 蒋介石急开会议

 

援兵不到 罗历戎终于被俘罗历戎的第三军踞守在石家庄,到一九四七年四月中旬,听说晋察冀军区聂荣臻将军的部队有来攻的消息,立即请求北平行辕主任李宗仁和十一战区司令长官孙连仲派兵增援,北平方面只答允从十六军二十二师中,抽调一个六十六团空运前去。另一方面,罗历戎又将被困情况电报西安胡宗南,请求设法援助。

 

但其时,正当胡宗南侵占了延安之后不久,主力完全被粘在陕北,再也不能动弹。而且李纪云旅在延安东北的青化泛被歼,李被活捉;麦宗禹旅在延安以北的瓦窑堡附近被歼,麦亦成了俘虏。此败讯频传,胡宗南更哪里抽得出兵力来?因此他复电罗历戎道:“增加兵力可就近向北平请求,石家庄既有一军兵力和强固工事,防守应有把握,否则只有毁灭!”不但无兵可调,而且大发脾气。这位“西北王”也确实草包,当十六军和第三军由陕渡河东进时,他还自吹过“至到了华北大有可为”;在三月中侵占了延安之后,更是不可一世。曾几何时,却已如此泄气了。

 

从此之后,胡军东调部队:由李文指挥的罗历戎第三军和袁朴(原为李正先)的第十六军,就被困在华北,不能再动了。

 

当时华北战场的蒋军,计有三十四集团军李文部的第三军及十六军,牟廷芳的九十四军,侯镜如的九十二军,林伟涛的六十二军,吴啸亚的青年军二①八师,段的独立九十五师,汤毅生的交警总队。热河地区还有一个石觉的十三军。这些蒋军,自转入一九四七年以后,便日趋被动,处处挨打。第三军在石家庄,更陷入孤立状态了。

 

到了秋天,解放军有进攻保定、截断平保交通、孤立北平的趋势,孙连仲与蒋介石一再商讨对付解放军秋季攻势的办法,十分紧张。跟着,孙又到石家庄视察,当面指示罗历戎及石家庄市长尹文堂等,要协力加强工事,固守石家庄;牵制解放军;并说解放军正准备切断平保线,使石家庄和保定同陷于孤立;因各战场均告吃紧,尤兵可调云云。”、十月上旬,蒋介石到北平召开华北军事会议。到会的有北平行辕主任李宗仁、副主任吴奇伟,十一战区司令长官孙连仲、副司令长官兼北平警备司令陈继承、参谋长宋肯堂,十二战区司令长官傅作义、副司令长官邓宝珊,三十四集团军总司令李文,十六军军长袁朴,第三军军长罗历戎、新编第二军军长池峰城:十三军军长石觉,九十二军军长侯镜如,九十四军军长牟廷芳,青年军二①八师师长吴啸亚,第七师师长李用章,三十二师师长刘英,二十二师师长冯龙,九十四师师长陈鞠旅,一O九师师长周士寅,九十五师师长段,总统特派视察官罗奇,国防部第三厅厅长罗泽倘,北平兵站总监吕文贞,空军副司令王叔铭,空军华北军区司令徐康良等等,共四十余人。

 

开会时,先由各军军长报告了驻地的敌我情况,然后由蒋介石讲话。蒋讲了国内形势及解放军情况后,特别要各军注意部队的创训练和防守,不时出击,争取主动。随即由李宗仁讲话,[请看小说网Jar电子书下载乐园+iuu.om]他号召各军、师长遵照蒋的指示,完成这次会议的任务,有计划、有准备地作好秋季作战准备。

 

会议后的第二天,罗历戎随李文一起去见蒋介石,详细地报告了石家庄的防务情况,以及持久守备石家庄在粮袜补给方面的种种困难。蒋问:石家庄有多少工厂、物资?有多少机车?罗说:机车有百余辆,有纺纱厂、发电厂、机车修理厂等等,但机器大部分已经陈旧

 

蒋说:“石家庄应该固守;可将第三军抽调一个师到保定,加强机动部队。”蒋一面要固守石家庄,一面又要把驻石部队北调,可见在兵力上,已感到捉襟见时了。

 

李文这时说,保定需要机动部队,可将二十二师的六十六团一同调去。

 

蒋又问:“北调部队由谁率领?”

 

罗历戎因为早就感到守石家庄的下场一定不妙,很想乘机脱身,因道:“可由我带他们北扑。”

 

蒋说:“可以。关于尔后部队行动计划,你们可同罗泽悄商量。”就这样,作出了抽调第三军主力增援保定的决定。

 

一九四七年十月十二日,孙连仲派了一个高级参谋、带同命令到达石家庄,要第三军限期作好出发准备,以四天行程到达保定。同时,并附有假命令一纸说,令第三军开往河间,以防真实行动暴露。

 

罗历戎接到命令之后,即作了如下的处置:

 

一、封锁石家庄外壕进出口,行人只许进,不许出,以防消息外泄。

 

二、准备留下三十二师,并将配属该军指挥的铁甲车两列、战车一连、炮兵一连、汽车一连,拨归三十二师师长刘英指挥,继续固守石家庄。

 

三、令第七师与二十二师的六十六团和军直属部队,在十月十四日以前完成出发准备,携带四日以上粮袜,并发给部队以冬季服装。

 

在部队开拔之前,罗历戎曾考虑到:由石家庄到保定,要经过三百六十多里的地区,也会发生情况。但据当时的了解,在保定以南,没有解放军的正规部队;而且保定以北的徐水,战事刚刚发生,故判断在北开途中,不可能发生大规模的战事。如果有问题,也是在定县以北的地区,不过过了定县,与保定已距离不远,和友军的呼应也便利了,所以敌情顾虑不大。

 

于是,第三军第七师附二十二师的六十六团,与军直属部队共一万七千余人,于十月十五日午后一时,由石家庄北开,连续三天行进,都没有发生情况,到第四天下午进至定县以北清风店附近时,问题来了!奇 -書∧ 網约为下午三时半,他们发现蒋军飞机一架,由北向、南飞行,到达第三军北上部队上空时,便作低飞盘旋,不一会,投下通信袋一个。罗历戎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北上第三军指挥官注意,我们发现大部共军南下,距离你们不远,请即作战斗准备……。”这飞机有如不祥之鸟,终于把噩耗带来了!大概二十分钟以后,又有由北而南的飞机一架到了上空,又照样的低飞盘旋,照样的投下了通信袋一个,内容写的是:“我们发现共军大批密集部队南来,距离你们很近,请第三军急作战斗准备。”

 

照罗历戎的原定计划,当时的宿营地点是望都。但接到了两次空军通信袋后,不得不改变计划,改在清风店附近东南合和南:赌四个村庄宿营,并饬各部紧急构筑工事,准备战斗。并即将空军投报及扎营备战的情况转报北平的孙连仲和李文,请他们速运粮弹前来。

 

孙连仲接电后,派了两架运输机,于下午四时许,飞到第三军宿营地上空,投下弹药和饼干等物。

 

再过一小时不到,即下午五时左右,前方警戒部队已与解放军开始接触,枪声由远而近,由疏而密。战至晚上十时左右,罗军第七师十九团宿营的村庄,已被解放军攻破,该团大部分官兵被俘缴械。少数人逃出来,逃到了二十营内宿营地南北合村及军部所在的西南合村。罗历戎当饬十九团团长柯民生,赶紧将逃出的官兵收谷整理。

 

战至午夜之后,第三军军部亦受到解放军炮轰,有数人仙亡彻夜战况激烈。

 

好不容易才支持到大亮,到了二十日上午九时,罗即将便来战斗情况,报告孙连仲和李文,要求速派援兵和空军前来助战。后得李文复电说:即调部队南下。

 

但罗历戎等了一天,未见援兵到来。

 

由于粮弹缺乏;战况危急,罗历戎不敢再等,乃在二十日午夜十二时,作了突围的决定,并向三十四集团军总部报告。

 

随后又接到三十四集团军总司令李文的复电,说援兵已由保定派出,在午夜十二时分乘汽车出发,约二十一日拂晓可到,叫罗历戎坚守待援。罗的突围计划因而打破,速将保定援兵将到的消息转达各部,借以打气,同时命令他们死力坚守。

 

但到了二十一日拂晓,所谓南下援兵,仍然只影未见。

 

援兵不来,解放军的压力又有增无已,打到早晨六时半左右。罗历戎的第三军军部驻地,即为对方所突破。

 

是时,罗历戎等人只余下一个念头,那就是——-逃。

 

当罗及副军长杨光钮、副参谋长吴铁铮等人从军部走出来的时候,村庄内已经发生巷战,情况已极度混乱。杨、吴两人立即折回军部;罗则跑到第七师师部,与该师师长李用章一同向北突围。不久之后,李用章的右腿受伤;突不出去,成了瓮中之鳖。八时许,解放军冲到罗、李所在之处,把他们同时俘获。到此,第三军第七师、二十二师的六十六团及军直属部队一万七千余人,全部被歼。其时,蒋军飞机四架还在战场上低飞扫射,但大局已定,清风店之战,已以蒋军的惨败而结束了。这次战役,从十九日近晚打起,到二十一日早晨止,打了两夜和一天,自始至终,均处于激烈状态。第三军伤亡了二千余人,余均被俘。这是由陕境东开的胡军精锐第一次被歼(由李文带往北平的十六军,其被歼过程,已详拙著“关内辽东一局棋”,不再赘)。在清风店战役之前,解放军先在保定南北发动夹击。吸引石家庄的第三军部队北上增援。而清风店的迅速胜利,又大大削弱了石家庄拜军的守备力量。这一战,不但显示了解放军战略上的高明,而且显示了他已掌握到战场的主动,这正是解放车由战略防御阶段开始转入战略进攻阶段的特征。罗历戎等在清风后被歼之后,该军三十二师刘英部队,更被隔离而显得孤单。二十天之后,解放军即续攻战略要地石家庄。

 

石家庄虽有永久性强固工事,且有空军助战,但也只顽抗了一个星期,二万多人也全被歼了。至此,晋察冀与晋冀鲁豫两大解放区已联成一片,使华北局面完全改观!十二月底,解放军晋冀鲁豫太岳部队及西北野战军一部,又联同攻克了晋陕交通冲要的运城,歼灭蒋军一万三千余人,于是,晋西南也被他们肃清了。

 

到其时,就整个战场形势而言,已经到达了一个重要的转折点:解放军已经打退了蒋军数百万军队的进攻,并使自己转入了进攻。蒋介石将战争继续引向解放区,并从而彻底破坏解放区的企图,因亦破灭。自此以后,战争,主要地已经不是在解放区内进行,而是在国民党统治区内进行,解放军的主力,已经打到国民党统治区域去。从此,蒋介石的军事就开始走人下坡路,再也无法作根本性的挽救了。

 

这样的大转变的形势继续发展,仅仅两个月以后,在西北战场上,即爆发了有名的宜川之战。这一战,是解放军与胡宗南精锐主力之战。结果,胡宗南损兵折将,受到了严重的震撼!刘勘的二十九军,包括两个整编师共五个旅,官兵三万人全部被歼。军长刘勘、师长严明等人,亦于此役身亡!

 

这是解放军在西北战场上打的一个大胜仗,这也是胡宗南命运的一个分水岭。

 

当上一年三月十九日,胡军侵入延安时,蒋介石大吹特吹,胡宗南志得意满。是时也,胡宗南顾盼自豪,颇有“棋下英雄,惟校长与生耳”之概。不久之后,他又宣布与女特务叶霞梯结婚。以前,他是吹嘘过“匈奴未灭,何以家为”的,这一回大概以为“匈奴”已灭,可以拾戴笠之余欢,遂称王之好梦矣。岂知一年不到,解放军一刀削下,便斩掉了他的右臂!为了讲述这位“英雄”的悲哀,且先回叙二下他的得意。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0-20 14:01 , Processed in 0.01425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