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特朗普将以压倒性优势战胜拜登

2020-10-27 07:48|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8199| 评论: 0|原作者: 吴旭|来自: 观察者网

摘要: 简而言之,虽然因为邮寄选票暴增和新冠疫情的干扰,今年美国大选的最终结果会出现一定时间的延迟,甚至局部地区会因为选票结果引发争议,但笔者认为特朗普最终仍能以压倒性优势击败民主党对手拜登,顺利获得连任。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吴旭】

吵吵嚷嚷的美国大选,还差一周就要揭盅开示,全世界的眼睛都关注着这两位年近八旬的老人,谁能率先冲过“270张选举人票”的终点线。

受美国主流媒体——特别是像CNN、《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几家“逢特朗普必反“的大牌媒体的影响,中国国内众多关于美国大选以及大选结果的预测,坚定地认为拜登稳操胜券,必将把特朗普赶出白宫,还美国政坛以清静与平稳。

这种看法,是对美国国内民情民意的误读,更是没有深刻理解特朗普之所以能够在四年前横空出世、给美国政坛带来一场完美风暴的深层原因。

简而言之,虽然因为邮寄选票暴增和新冠疫情的干扰,今年美国大选的最终结果会出现一定时间的延迟,甚至局部地区会因为选票结果引发争议,但笔者认为特朗普最终仍能以压倒性优势击败民主党对手拜登,顺利获得连任。

很多人马上会问,“哎,不对呀,美国民调结果一直在说拜登大幅领先,特朗普根本没戏,只能做垂死挣扎啊?”是的,别忘了:2016年大选前一天的全国民调结果,也是希拉里大幅领先特朗普,而且其领先幅度甚至超过现在的拜登。



在2016年大选的当天晚上,《纽约时报》给出的希拉里胜选概率是92%。但是,结果如何呢?特朗普最终以选举人票306-232的压倒性优势入主白宫,同时把“民调专家们”和所谓的“美国大选专家们”的眼镜震碎了一地。(有关美国民调如何误测、误读美国民意的原委,请参考四年前的拙文——《吴旭:为什么美国民调误读了民意?》。)

美国大选的民调,特别是关乎评价特朗普等一系列政治敏感议题的民意调查,因为其抽样方法和问题设计的结构性缺陷,无法准确、客观、公正地还原和呈现美国真正的民情民意。

一方面,特朗普的支持者在所有的抽样样本中,都是被严重低估误算的;另一方面,因为嫌弃、鄙视那些偏自由派媒体及民调机构对于特朗普的“诋毁和中伤”,很多特朗普的“沉默支持者们”故意用说谎来隐瞒其真实态度,从而误导民调结果,使其不仅不可信,而且往往与真实结果背道而驰。

既然关于大选结果的直接问卷不可信,那么,还有什么指标能够预测美国选民们的真实投票意向呢?

事实上,除了那个被美国媒体不厌其烦、津津乐道的单一问题:“你将投票支持特朗普还是拜登”以外,几乎所有的其他相关民意指标、大选历史惯例和外围事实数字,都毫无例外地指向现任总统将获得连任,而且将以压倒性的优势击败对手。

篇幅所限,以下仅列出十大相关指标,来作为以上论断的佐证。


一、新增注册选民人数

美国大选的一项历史数据显示,在大选前录得更多新增注册选民人数的党派和候选人,几乎毫无例外地会获得选举的胜利。

道理很简单——新增选民数量这一指标,客观显示了党派支持者的参与热情,显示了基层竞选机构挨家挨户鼓动征召支持者的效率和成果,更显示了候选人政策立场的带动力。

很显然,在过去几个月中,特别是在关键的几个摇摆州,包括亚利桑那、佛罗里达、北卡罗莱纳、宾夕法尼亚等州(以上几州,特朗普在2016年都是以微弱优势获胜),特朗普在这一指标上都是遥遥领先。

以佛罗里达州为例,从三月份党派初选至今,民主党新增了10万个新注册选民,而共和党增加了超过20万个,是民主党的一倍;再看宾州,截至九月底,民主党新增选民六万人,而同期共和党新增14万人。这一整体趋势,可以推展至美国其他州。


二、竞选集会的声势与规模

新冠疫情的蔓延肆虐,无疑冲击打乱了美国大选前密集造势集会、总统候选人穿梭各州、站台登场合影演讲的历史传统。

以拜登为例,过去半年中,除去非常特殊的公开场合造势外,他基本上都是以静制动,呆在特拉华州自己家里(用特朗普团队的挖苦说法是,“躲在地下室里面视频竞选”)。

而特朗普则不然,从八月初开始,他就不顾大型公共集会可能加重新冠疫情大幅传播的风险,马不停蹄地到各大关键州和城市,有时候甚至一天三个城市,举行有上万人参加的公众造势集会。

美国各大媒体、民主党大佬们和很多传染病专家,都纷纷指摘特朗普不负责任,为个人政治前途而置选民的健康与安危于不顾。这些抨击、指责暂且放在一边,有一点连特朗普的反对者都不得不承认:特朗普的带动力和号召力是惊人的——

天上下着大雨,在机场搭设的临时竞选集会现场,两三万特朗普的支持者们冒着感染病毒的风险,在大雨中群情激昂地聆听特朗普嬉笑怒骂,抨击虚假新闻媒体与“睡眼惺忪”的拜登。这一场景不断在爱荷华、俄亥俄、佛罗里达、亚利桑那、宾州等地重复上演。


这与拜登在亚利桑那、俄亥俄等州举办的几场造势集会前稀稀落落的参与者、跟随记者人数甚至超过参会人数的寥落场景,形成了鲜明对比。


三、美国股市连创新高

美国总统大选、特别是现任总统寻求连任时,有这样一个两百年来形成的规律:在大选当天,如果美国主要指数(道琼斯指数或是标普指数)超过四年前现任总统当选时的20%,则现任总统有高达87%的概率获得连任;而且,股市上涨的幅度越高,获选连任的机会越大。从乔治·华盛顿第一任开始,共有16位总统谋求连任时其相关的股票指数升幅超过20%;其中,14位成功连任。

这个道理其实很好理解——股市的繁荣意味着选民财富的增加,意味着经济基础的强劲,意味着投资者信心的充盈。

2016年11月3日特朗普胜选当日,美国标普指数的收盘价是2100点左右。截至2020年10月23日收盘,标普指数的收盘价是3465点;美国股市在特朗普任期的四年间,虽然受到世纪级疫情的冲击,仍旧上涨了高达65%。虽然特朗普仍有13%的可能打破这一连任规律,但是,他的赢面显然更大。


四、党派凝聚力和向心团结性

虽然在共和党党内初选时,特朗普没有面临任何强大的挑战者,但是在最终的党内初选投票时,特朗普还是创造了多个记录:其吸引的党内投票人数,不仅远超布什两任任期的人数,而且更是超过了奥巴马两任任期的人数(一般来说,在民主党总统任内,共和党初选因为会有多名竞争者参选,往往经过多轮厮杀,所以本党内参与热情会更高)。

举例来说,布什2004年竞选连任时,威斯康星州共和党初选投票的人数是158933人;在奥巴马2012年连任时,共和党初选投票人数是293914人;而今年特朗普的投票人数是创纪录的616705。同样,在佐治亚州,布什(2004年)是161374人,奥巴马(2012年)是139273人;而特朗普(2020)是925212人,是前两任的五倍以上!

不仅参与热情爆棚,而且特朗普在党内的支持度也是一直超过90%(这不是民意调查,而是实际选票结果),这一结果超过了小布什、老布什、里根、尼克松等所有近五十年内共和党的前总统候选人在同时期的表现。


五、大选最关键、选民最关注的议题

美国大选既是选人,更是选事——也就是竞选人在关键议题上的政策立场。

很多人一定会自然而然地认为:当今美国最重大的议题肯定是如何控制新冠疫情啦!当然,如果真是这样,被疫情搞得焦头烂额、自己也在几周前中招住院的特朗普,肯定是棋输一招了。但事实不是这样。

美国多个调查机构的最新结果显示,排在美国人最关注议题第一位、遥遥领先于其他议题的选项是:法律与秩序(占比超过40%);排在第二位的是重振经济(占比超过30%);而疫情控制仅排在第三位,占比刚刚15%。而仅就“维护法律秩序”与“重振经济”这两点而言,这都是特朗普的强项。

可能有人会指出:你不是说民调不可信吗?这个议题排序也是基于民调啊?是的,民调失真,是一个带有系统性、结构性的问题,它反映出整个民调行业在社交媒体泛滥、民意碎片化、瞬息万变的舆情环境下的落伍与失位;但其失真程度是因人、因事而异的。

有一点可以肯定:凡是事涉特朗普本人的任何问卷和问题,都会因为“政治正确”、“沉默螺旋”、“错进错出”等美国舆情的特有压力环境,而大幅失真——这是因为特朗普本人所带有的“种族主义”、“白人至上主义”、“性别歧视”、“性丑闻”等特定政治符号和道德撕裂因素,所带来的附生效果。

换句话说,只要是跟特朗普无关的民意调查,一般来讲,其失真度还是在可以接受的误差范围内的。


六、黑人与少数族裔的支持度打破历史框架

与美国偏自由派的主流媒体所描述的情形不同,特朗普执政以来所采取的大规模减税、放松联邦政府管控(比如,在其任内,特朗普政府删减了超过2000多项限制中小企业经营发展的法律法规)、制止非法移民对于美国社保体系和社会治安的冲击等政策,都从根本上改善了少数族裔中那些从事商业、服务业、企业管理等具有稳定工作人群的收入与福利。即便是疫情的冲击打破了过去三年来持续上升的势头,以黑人和西班牙裔为首的少数族裔仍是获得了实实在在的利益的。

当然,特朗普在有关警察暴力执法、种族冲突等议题上,时时说出一些种族主义意味很浓的话;但是,绝大多数美国的少数族裔更关注的是法律与秩序,以及经济繁荣所带来的个人和家庭生活改变。所以,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特朗普在黑人中获得了超过15%以上、在西班牙裔中获得将近40%的支持率。

要知道,在美国现代历史上,共和党领导人从没有在黑人群体中获得超过10%的支持率。特朗普打破了这个种族的藩篱。要想打败特朗普,拜登必须获得90%以上的黑人选票,以及60%以上的西班牙裔选票;而从目前的数据和趋势来看,拜登远远达不到这一最低标准。


七、实践竞选承诺比率

特朗普是以“政治素人”的身段和人设,横空出世,在2016年打败共和党内16位强劲的候选人,并最终在与“政治豪门”希拉里的对决中,顺利胜出的。他在竞选中最掷地有声的一句竞选宣言就是,“我不是政客;我不会说一套、做一套;我承诺的,一定会做到。”

上任以来,四年时间不到,特朗普大闹天宫一般,搅扰得国内、国际秩序天翻地覆;但不得不承认,他确实实践了大部分当初的竞选承诺——不管这些承诺当初听起来是多么的荒诞不经:

(1)成功大幅减税;(2)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伊朗核协议、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3)从伊拉克、阿富汗撤军;(4)在美墨边境修墙;(5)向中国征收惩罚性关税、并将中国定义为汇率操纵国;(6)推动以色列与中东国家建交,并将美国驻以大使馆移到耶路撒冷;(7)压迫北约盟国提升国防费用;(8)与金正恩两次见面,至今使得朝鲜没有再次试射导弹与核试验;(9)精确制导刺杀美国在伊朗的宿敌苏拉曼尼将军,等等等等。


这上面的任何一件事,都是美国以往的政客和总统候选人,多次承诺但从没有做到的。然而在短短的四年内,特朗普都做到了。先不管这些政策实施的最终效果和战略意义如何,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认一点,特朗普不同于传统的美国政客,确实说到做到。


八、“隐形”特朗普支持者

如前所述,特朗普鲜明突出的“白人至上主义”和“种族主义”标签,以及其个人在私德、品质、人性等方面的明显瑕疵,使得很大一部分信教守礼、道德意识感强烈的美国人,无法在公众和私下场合透露自己对特朗普的支持——虽然从很多政策立场上,他们强烈相信特朗普是唯一能解决美国华盛顿官僚腐败机制的“毒药”,正所谓“以毒攻毒”。

这部分“隐形沉默”的特朗普支持者,无法从直接的民调问题中检测出来;但是,稍微动动脑筋,改变一下问题的角度和切入点,这部分潜在特朗普支持群体就立刻昭然若揭了。

比如,成功预判了特朗普2016年当选的“民主研究院周日快报” (Democracy Institute Sunday Express)就换了一个提问角度:“你觉得你身边的朋友、亲戚、同事会投票给特朗普吗?”高达77%的受访者回答“是的”,而只有23%的受访者说“不是”。一个更令人震惊、但也顺理成章的问题结果是:78%要投票给特朗普的美国人不愿意自己的同事、朋友和亲戚知道自己的投票意向;而只有13%要投票给拜登的美国人会在意这一点。


九、特朗普的对手太弱了

从1972年当选美国参议员至今,拜登已经在美国政坛上活跃了将近半个世纪。虽然一直觊觎总统大位,但是拜登多次参选,都没能闯过民主党初选的门槛——2008年败给了初出茅庐的奥巴马;2016年自忖不是希拉里的对手,拜登根本没有出场。

这一次民主党的初选过程,拜登也是步履蹒跚,在民众的调动力和个人魅力上,远远落在本党对手桑德斯和沃伦的下风。其最终能够胜出,与其说是拜登击败对手,不如说是民主党捉襟见肘,新人黯淡,最后只能矬子里挑将军,把老廉颇请了出来。

试想,12年前,还算精力旺盛的拜登都无法调动民主党内的热情;12年后,年近八十、精力头脑都每况愈下的老政客,如何来挑战一个精力无限、新冠确诊住院三天就满血复活的特朗普呢?难怪特朗普在总统辩论场上的一句话,让拜登无言以对——“我47个月里做到的事,超过你47年在华盛顿做成的事。”


十、美国人认为疫情应对的错漏,不能全怪在特朗普的头上

单从今年新冠疫情的应对来看,特朗普政府的成绩单,确实是让人难堪沮丧、颜面无光的。从二月份开始,美国国内的疫情不仅没有控制住,而且愈演愈烈,目前可以说已经大面积失控。最新的单日感染人数逾8万,超过6、7月份的高点。死亡人数超过20万,新冠疫苗遥遥无期,经济复苏缓慢无望,这肯定需要特朗普来承担主要责任。

是的,民主党支持者及美国自由派媒体,一直也是这样来抨击特朗普的;但是,美国的民意主体似乎并没有把责任全怪罪在特朗普头上。为什么?

一来,这次世纪级的大瘟疫,恰恰击中了美国政治体系架构以及个人自由主义传统的软肋。不仅美国如此,其他西方欧洲国家在疫情应对上,也基本上是不及格的。如何改进美国三权两党制度在应对突发危机事件上的效率,如何说服那些崇尚个人自由、天性抗拒政府管控的美国人来重新调整个人与集体的关系,不可能一蹴而就,也不可能是换一个党派执政、或者换一个领导人就能马上改头换面那么简单。

二来,特朗普及其支持者,非常成功地将疫情的肇始及原罪,算在了中国的头上。他更在多个场合重申,这个账,将来一定要跟中国算的。很显然,大多数美国人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是认可这个立场的。由此也可以预见,一旦特朗普成功连任当选,中美关系会走上新一轮更危险、更紧张的冲撞周期。

综上所述,虽然美国民调机构还是每天不厌其烦地重复着“拜登遥遥领先特朗普”的老调子——就像四年前一样,但从我观测和掌握的指标数据来看,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不是谁输谁赢的问题,而是特朗普赢多赢少的问题。虽然一周后的大选会有拖延和争议,但特朗普胜选连任,几无悬念。

(关于特朗普四年前为什么当选,还可参考拙文——《吴旭:特朗普逆袭,是不流血的“政变”与“造反”》。)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1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1-26 09:37 , Processed in 0.49341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