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晚期新自由主义时代的世界阶级斗争

2020-11-18 07:43|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8233| 评论: 24|原作者: 远航一号

摘要: 在二十一世纪第三个十年来临的时候,美国和中国是世界阶级斗争的主战场。两个主战场中,中国战场起着更加决定性的作用。在整个的国际资本主义分工中,中国居于中心的环节。这个中心的环节一旦瓦解,整个的体系就将分崩离析。

晚期新自由主义时代的世界阶级斗争

 

作者:远航一号

 

    世界范围的新自由主义时代发端于上世纪的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到现在已经大约四十年了。新自由主义时代开始的标志性事件是撒切尔在英国上台、里根在美国上台,而1973年智利的皮诺切特建立法西斯独裁统治、1976年中国的反革命政变则是前奏。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由于世界范围革命力量的高涨,世界资产阶级不得不对无产阶级和其他被压迫的人民群众做出重大让步。主要资本主义国家通过福利国家和自由民主体制在内部实现了一定程度的阶级妥协;社会主义阵营扩大到了占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一、世界陆地面积的五分之二。

    但是,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以后,世界资本主义积累陷入了新的困境,世界革命运动也出现了新高潮。面对资本主义世界体系摇摇欲坠的局面,国际资产阶级与正在形成中的原社会主义国家的官僚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和劳动群众发起了大反扑。新自由主义的实质就是国际资产阶级通过在政治上的反攻倒算, 剥夺无产阶级和劳动群众曾经取得的一部分革命和改良成果,从而重新恢复世界范围资本积累的有利条件。

    在新自由主义时代,美国仍然是世界资本主义财富积聚的中心。但是,美国、日本和欧洲的主要资本主义国家不再是物质生产和生产性资本积累的主要场所。中国成为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最大的廉价劳动力供应地和制造业生产中心。通过剥削中国的广大廉价劳动力,以美国为首的跨国资产阶级攫取了巨量的超额利润,中国资产阶级也得以分享利益。到本世纪初,(除日本以外的)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的利润率都恢复到了接近或超过战后最高的水平,世界资本主义经济出现了相对繁荣。

    但是,在新自由主义繁荣的过程中,已经造成了新的社会力量和新的斗争条件。随着这些新的社会力量的兴起,新自由主义的世界秩序正在一步步地走向瓦解;其最终的结果,将不仅是新自由主义世界秩序的灭亡,而且是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灭亡。

 

世界阶级斗争的主战场

   美国和中国,是当前世界范围阶级斗争的主战场。

在美国和欧洲,在战后阶级妥协瓦解后,这些地方的工人阶级已经越来越难以维持其原有的“世界工人贵族”的地位。美、欧工人阶级为了维持原有的较高工资和福利的斗争发展为各式各样的反对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群众运动。其中,在美国,绝大部分工人阶级逐步地集结在特朗普所领导的民粹主义群众运动中。这将是未来相当一个时期美国阶级斗争的主要特点。

在中国,长时期的快速资本主义积累已经在中国造成了一支日渐壮大的无产阶级和城市小资产阶级队伍。但是,由于中国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所处的半外围的地位,中国的资产阶级既没有条件更没有意愿来满足无产阶级和城市小资产阶级不断增长的经济和政治要求。这个基本矛盾决定了中国的资本主义积累体制必然在不久的将来陷入无法解脱的矛盾并导致新的政治局面。

在美国于本世纪初在中东地区的战争冒险失败以后,美帝国主义不得不在世界范围内实行战略收缩。这样,从东欧、中亚,到中东、非洲和印度洋周边的广大地区,都不再有一个强有力的帝国主义国家来维持这些地区的政治稳定以及资本积累的安全。这些地区正在陷入长期的动荡和冲突。由于这些地区同时也是世界资本主义(特别是中国资本主义)主要的能源和原材料供应地,这样的动荡和冲突发展下去,将对世界资本主义(特别是中国资本主义)构成严重的威胁。

 

美国的阶级斗争

   在新自由主义时代初期,美国的跨国资产阶级通过将工业资本转移到中国等廉价劳动力地区、同时在国内积极打击有组织的工人运动,使得美国资本家的总利润占国民收入的份额达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高的水平,美国经济的利润率也恢复到了接近战后最高的水平。与此同时,美国工人的实际工资陷入长期停滞,出现了相对和绝对的贫困化。

   尽管如此,在2008年以前,在房地产泡沫的刺激下,美国资产阶级鼓励工人阶级家庭借债消费,工人阶级的物质消费水平仍然在增长,美国工人在某种程度上分享到了来自中国的廉价消费品的好处。

   2008-2009年的经济危机是到那时为止的战后最严重的资本主义危机。房地产泡沫破裂后,美国普通劳动者的借债消费大幅度萎缩。工人阶级家庭不仅实际收入停滞和下降,而且无法维持原有的消费水平。在奥巴马执政的八年期间,资本家的利润率很快就恢复并且超过了危机前的水平,而广大劳动群众的生活困境日益加深。在这种形势下,特朗普所领导的反对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群众运动异军突起。

   2016年大选时,特朗普已经遭到了美国资产阶级主要力量的反对。但是,应当说,那个时候,资产阶级对于特朗普所代表的力量仍然不重视,认为只要靠常规的手段、在资产阶级民主的正常范围内就可以将他们所中意的希拉里·克林顿推上总统宝座。

   出乎美国资产阶级的意料之外,特朗普奇迹般地当选了。从那时起,美国资产阶级颠覆特朗普政府的努力就一直没有停歇。尽管特朗普仅仅是在其执政后期采取了有限的破坏新自由主义全球秩序的行动(主要是通过对中国资本主义发动所谓“贸易战”),这已经超出了美国资产阶级的容忍限度。

   2020年大选前,美国资产阶级几乎是全体一致地动员其所掌握的媒体舆论对特朗普及其所代表的政治力量展开造谣攻击,美国高科技垄断资本直接控制的推特、脸书等社交媒体更是破天荒地直接采用以往只有专制国家才采用的言论审查手段。当所有这些手段都不足以阻止特朗普连任时,美国资产阶级又与各大城市的黑帮直接勾结,在若干个关键的州实施大规模的选举舞弊、篡改选举结果,终于在对特朗普的政治斗争中占了上风。

   2020年的大选舞弊在美国资产阶级民主的历史上是一起十分严重的事件。应当说,在此之前,无论美国社会的阶级矛盾如何尖锐,一般来说,资产阶级在形式上还是愿意遵守民主政治的基本规则的,用“费厄泼赖”的方式开展政治斗争。2020年的大选舞弊开了一个恶劣的先例。从此以后,美国资本主义的自由民主体制将蜕变为一般在半外围国家才有的“寡头民主”体制。也就是说,在形式上仍然有少量政治自由以及选举等政治形式,但是资产阶级国家不仅在实质上由资产阶级控制,而且就其内容来说,不再是大中小资本家共同的“管理委员会”,而是沦落为少数财阀的工具。这样的少数财阀的统治,不仅通过资产阶级民主的常规手段,而且会大量采用上不得台面的舞弊、权钱交易、黑帮暴力威胁等以往在“第三世界”才会见到的下流手法。可笑的是,浑浑噩噩的美国小资产阶级“左派”正在亲手帮助美国的大资产阶级摧毁在美国已经有两百多年历史的自由民主体制。

   拜登集团窃取了美国总统的宝座以后,就其主观愿望来说,将按照美国大资产阶级的意志努力恢复美国和世界新自由主义的“正常秩序”。具体来说,就是尽快修复与中国资产阶级的“友好关系”,巩固并扩大现有的新自由主义全球分工,保障美国大资产阶级在中国资产阶级的帮助下继续攫取世界垄断利润的大部分。另一方面,进一步开放移民,同时促进非法移民合法化,用大量的新的廉价劳动力来充斥国内的劳动力市场,进一步打击美国的工人阶级。

   但是,与克林顿、奥巴马时代相比,美国的国内外环境都发生了巨大变化。仅就美国国内来说,尽管特朗普遭到美国资产阶级的暗算,美国工人阶级反抗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斗争并没有停止。特朗普下台后,其所代表的政治力量有可能发展为新的群众运动,在资产阶级的常规政治舞台以外对美国资产阶级造成牵制,一定程度上限制拜登政府的行动自由。

   美国的小资产阶级“左派”在充当了助纣为虐、为虎作伥的不光彩历史角色之后,现在正在幻想拜登政府将在他们的“压力”之下实行所谓“历史上最进步”的政策。拜登集团在竞选期间开了很多空头支票。但是,大选结果,共和党仍然占参议院多数,民主党在众议院的多数比原来缩小了,民主党中的所谓“进步派”议员在民主党内部也是少数派。这样,拜登入主白宫以后,完全可以以各种进步政策在国会无法通过为借口来搪塞小资产阶级“左派”,然后将各种“进步”许诺束之高阁。

   即使拜登政府为了笼络小资产阶级“左派”,想要搞一些象征性的再分配政策来装装样子,大资产阶级也有各种各样的办法来偷税避税或转嫁税收负担。最后的结局,很可能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底层的福利没有增加多少,工人阶级(“中产阶级”)的税负反而显著增加。

   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为了应付国内外各种矛盾,拜登政府可能在上台之初,实行某种“左翼”凯恩斯主义政策,不惜大幅度地扩大财政赤字来实现短期的经济“繁荣”。如果发生这种情况,由于美国的物质生产部门已经大量转移到世界其他地方,美国的大规模财政赤字会直接转化为大规模的贸易赤字。

   美国的大规模贸易赤字要得以维持,就需要世界其他地方(主要是中国)提供大量的贸易顺差。所以,如果拜登政府实行大规模财政赤字的政策,在短期内,中国资本主义经济将得到好处。世界资本主义经济将在某种程度上恢复到2008年以前的状况。那时是中国(用血汗工厂剥削来)生产,美国(工人靠借债)消费;未来几年则可能是中国(用“996”剥削来)生产,美国(政府靠赤字)花钱。

   如果拜登政府采取这样一种策略,美国和世界资本主义的各种深刻矛盾可能暂时被掩盖。这样的格局将一直持续到中国资本主义经济的内部矛盾激化从而中国无法再向世界资本主义提供大量贸易顺差的时候为止。

 

中国的阶级斗争

   在二十世纪的最后四分之一个世纪,经过尖锐复杂的阶级斗争,中国完成了从社会主义积累体制向一般的资本主义积累体制的过渡。中国的政治变化在世界阶级斗争中也起了关键的作用。由于中国向世界资本主义市场提供了数量巨大的廉价劳动力,对于世界范围的资产阶级战胜无产阶级、确立新自由主义的全球分工,发挥了决定性的影响。

   在本世纪初,国营企业的老工人在经过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正反两方面经验的教育以后,痛定思痛,阶级觉悟有了很大提高,其先进分子接受了马列毛主义的影响,并领导了可歌可泣的反私有化斗争。老工人的反私有化斗争给中国资产阶级以沉重打击,并有力地配合了本世纪初马列毛左派的崛起。但是,在2009年通钢工人的斗争取得阶段性胜利以后,随着私有化基本完成,老工人逐步退出了阶级斗争的第一线。

   进入二十一世纪,中国成为世界资本主义的制造业出口中心。伴随着资本主义制造业的发展,中国新一代无产阶级也成长起来。中国出口制造业的工人集中在沿海诸省,深受血汗工厂的剥削,其生活条件和劳动条件与二十世纪中期资本主义各国的产业工人有很大的相似性。这些工人在劳动场所和生活场所的集中以及他们共同的受剥削的经验为工人有组织斗争的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在2010-2015年期间,随着中国初步出现农村剩余劳动力供应不足的迹象,沿海制造业工人的斗争出现了一轮高潮。在工人斗争的打击下,中国的资本主义经济初步出现了利润份额和利润率下降的趋势。

   2015年以后,中国的阶级斗争形势发生了一定的变化。一方面,资产阶级当局加强了政治上的镇压。另一方面,部分出口制造业向内地省份和劳动力更加廉价的东南亚国家转移。与此同时,中国资本积累的重心开始从制造业转向与所谓“人工智能”相联系的“平台经济”。这些变化,破坏了沿海各省制造业工人斗争的条件,中国的阶级斗争出现了僵局。

   以往的资本主义技术革命都带来了物质生产领域劳动生产率的大幅度提高。但是,目前的所谓“人工智能”技术革命并没有在物质生产领域明显地提高劳动生产率增长的速度。与之相反,无论在美国还是在中国,社会平均的劳动生产率的增长率近年来都是趋于下降的。中国资本主义经济中的制造业部门仍然一如既往地依赖血汗工厂式剥削,而并没有加快自动化的步伐。甚至在所谓高科技的“顶尖”大型公司,都要高度依赖超长劳动时间、超高劳动强度、提前透支职工身体健康的所谓“996”剥削模式。

   所谓“人工智能”到底给资本主义带来了什么好处呢?现在看来,所谓“人工智能”的作用,一方面是暂时加强了资产阶级国家监控和镇压的能力,另一方面,是促进了传统家务劳动的商品化。

   在资本主义经济中,广大劳动者的劳动力再生产,一方面是通过购买资本主义部门所生产的作为商品的消费品来完成的,但是除此以外的很大一部分,仍然是通过非资本主义、非商品化的家务劳动来完成的。比如子女的抚养,在家做饭、洗衣,劳动者用自己工作以外的“闲暇”来购物、看病、锻炼身体等。

   以上这些活动,都要占用劳动者生命有效时间中很大的一部分。所以资本主义的发展趋势,是不断地促进劳动者家务劳动的商品化,将由此“节约”出来的时间变为可以被资本家直接剥削的时间。二十世纪中期以来耐用消费电器的普及(比如洗衣机、洗碗机、冰箱等)以及快餐文化的发展都起着替代家务劳动的作用。相应地,是妇女作为新形成的剩余劳动力队伍大批进入资本主义的劳动力市场。附带说一句,通过鼓励性解放、消解传统家庭、倡导同性恋,或者通过类似于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都可以起到减少劳动者在抚养子女方面投入的家务劳动时间的作用。但是由此“节约”出来的劳动力对于资本主义来说也是一把双刃剑,因为这些社会变化在长远会减少资本主义经济所需要的劳动力供给。

   在中国资本主义条件下,由于中国资本主义属于以出口制造业以及为之服务的各个部门为依托的半外围经济体,几乎在国民经济的各个部门都严重依赖超长劳动时间(每周70小时以上、全年几无节假日)、超高劳动强度的剥削模式,甚至于象牙塔般的大学校园亦不能幸免。因此,家务劳动的商品化对于中国资本主义经济特别重要。

   目前看来,在中国资本主义经济中,所谓“人工智能”的作用主要是提供了各式各样的消费者在网上购买各种商品和服务的“平台”。这样的“平台”可以减少消费者用于做饭用餐、外出购物、个人交通等方面的时间。但是为了支撑这些“平台”又需要数以千万计的外卖员、快递员、滴滴司机等提供廉价“高效”、将人的体力脑力都用到生理极限的“服务”。

   就眼前来说,中国“平台经济”中的劳动者处于原子化、碎片化、听任资本家随意剥削的悲惨境地。但是,我们有理由认为,中国“平台经济”劳动者目前在阶级斗争所处的被动地位是暂时的。历史经验表明,当资本主义条件下的一批劳动者新进入一个行业或者新来到一个地区时,他们往往是不敢斗争也不善于斗争的。这有几个方面的因素。一方面是因为劳动者们还不熟悉新的行业、新的地区,还没有建立彼此之间的联系和信任,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进入新行业、新地区的第一批劳动者其直接处境往往比在旧行业、旧地区中有所改善。中国“平台经济”中的劳动者目前的处境就与历史上进入新行业、新地区的第一批劳动者的处境类似。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对资本家暂时有利、对劳动者暂时不利的条件都会发生变化。就中国的“平台经济”来说,随着大批劳动者涌入这些行业,劳动者通过从事“平台经济”能够得到的有限的收入优势将会迅速消失。从生活场所和工作场所来说,“平台经济”的劳动者不像制造业工人那样集中。但是,由此造成的对劳动者组织的不利影响某种程度上可以被社交媒体的联络作用以及“平台经济”劳动者共同的被剥削被压迫的经验所抵消。随着中国农村剩余劳动力的进一步萎缩以及整个劳动力队伍的老龄化,能够在生理上和心理上承受“平台经济”非人剥削的劳动者数量是有限的并且将逐步趋于减少。这样,到一定阶段,从事“平台经济”的劳动者队伍将逐步稳定下来,并且不再有大量的新生劳动力从其他行业输入。到那时,一直被资本家鄙视和轻蔑的“平台经济”劳动者很可能就会以新的、属于他们自己的独特的方式组织起来,并且给资本家以沉重打击。

 

半外围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

   中国是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的一个半外围国家。就是说,一方面,中国实现了资本主义工业化,并在此过程中形成了一支庞大的无产阶级和城市小资产阶级的队伍;另一方面,中国的资产阶级又无法染指国际产业链中附加价值最高的那些部分,从而不占有垄断性的超额利润。

   这个基本矛盾一方面决定了,在中国资本主义的一定的发展阶段,中国的无产阶级、半无产阶级和城市小资产阶级必然要联合和组织起来并且提出自己的经济和政治要求;另一方面又决定了,中国的资产阶级既不掌握充足的物质资源也没有相应的政治意愿来通过某种形式的经济和社会改良在资本主义范围内实现一定的阶级妥协。因此,只要中国的无产阶级和其他劳动群众不放弃自己的经济和政治要求,这些要求就只有在打破资本主义制度的基本框架以后才有可能实现。这是现代中国区别于其他各个资本主义国家的一个基本特点,也是一个基本优点。这个基本的特点和优点,是各(核心)主要资本主义国家所不具备的,也是所有的外围资本主义国家都不具备的,也是俄罗斯、拉美等依靠出口能源和原材料的半外围国家所不具备的。

   由于中国资本主义经济无法在世界技术的真正前沿与美欧日等核心国家竞争,中国资本主义经济提高表面上的劳动生产率以及维持世界市场上的竞争力主要靠两个方法。一是靠维持大大高于世界平均水平的投资率,通过强行提高国民经济的固定资本密度的方法来维持劳动生产率的快速增长;二是靠在几乎所有的经济部门推行超长劳动时间、超高劳动强度的剥削模式。

   中国资本主义经济中的劳动时间之长、劳动强度之高是当今资本主义世界中所罕见的,在资本主义经济史上也堪称“名列前茅”。由此给劳动者在生理上和精神上所带来的巨大压力早已经挑战人体的极限。这样的超级剥削模式要维持,还需要另外的条件,从而使得劳动者不至于在精神上陷入完全绝望,从而失去被资本家有效剥削的能力。这个另外的条件,就是中国资本主义经济目前仍然能够提供的较为快速的实际工资的增长速度(平均每年5%以上或者说每隔15年翻一番)。因为这个条件的存在,劳动者们至少还有理由相信,自己所蒙受的非人剥削,在有生之年还有一定的现实希望可以转化为自己或子女在物质消费水平方面的显著提高(对于来自农村的劳动者来说,就是成为“城里人”并在城市扎根落户的一定的现实希望)。如果没有这样的条件做支撑,如果中国经济陷入了停滞从而实际工资的增长速度陷入了停滞,很难想象中国现有的资本主义剥削模式还能够维持而不引起劳动者在生理和心理上的大面积崩溃。

   但是,实际工资的快速增长、高强度的固定资本积累以及中国资本主义经济逐步逼近却永远无法达到世界技术前沿(从而由技术赶超带来的“红利”急剧萎缩)又决定了中国资本主义经济的利润率必然不断趋于下降。利润率的下降发展到一定程度,特别是当中国资本主义经济的平均利润率下降到世界平均水平以下时,中国资本主义经济很可能面临着大规模资本外逃,资本积累的进程将戛然而止。

   一旦中国资本主义经济的增长率大幅度跌落,实际工资的快速增长再也无法维持,中国资本主义经济以超长劳动时间、超高劳动强度为特点的剥削模式也将无法维持,由此引起的连锁反应必将颠覆整个的中国资本主义积累秩序。

 

美国霸权衰落的后果

   在历史上,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正常运行离不开一个强有力的霸权国家来充当整个世界体系“管理者”的角色。这是因为,资本主义世界体系是由许多个“民族国家”组成的,却没有一个“世界政府”。这样,如果没有一个霸权国家,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就无法超越个别的民族国家之上来维持和促进整个体系的长远利益和共同利益。

   荷兰、英国分别是十七世纪和十九世纪的霸权国家。自二十世纪中期以来,美国一直充当着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的霸权国家。

   作为霸权国家的一项基本职能,是维护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基本政治稳定和海外贸易的安全。在美国霸权时代,这主要是通过美国的海空军以及美国在全世界各地的军事基地来完成的。

   但是,随着美帝国主义的衰落,美国目前正在从东亚收缩防线、从中东和中亚地区撤出,还准备从欧洲撤退。

   拜登集团上台后,有可能按照美国大资产阶级的意志,妄想恢复美国对欧亚大陆的统治。具体来说,就是在中东颠覆伊朗及其盟友(叙利亚的阿萨德政权、黎巴嫩的真主党民兵武装以及巴勒斯坦的哈马斯组织),在欧洲将北约推到俄罗斯边界(不仅将乌克兰纳入北约还要颠覆白俄罗斯),最终目标是要在俄罗斯实现颜色革命。这就是新自由主义时代美国垄断资产阶级的“大战略”。在这个“大战略”上,主张“人权高于主权”的克林顿、奥巴马等民主党政客与主张“新保守主义”的传统共和党建制派是完全一致的,但是遭到了继承美国孤立主义传统的特朗普民粹主义运动的反对。

    但是,美帝国主义现在的处境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美帝在伊拉克、阿富汗侵略战争的失败表明,由于美帝国主义既没有相应的经济资源也无法在国内得到足够的政治支持以组织一支几十万人以上的大规模占领军,美帝甚至不能有效地侵略和占领一些经济上十分贫弱、内部又四分五裂的中等规模的外围国家。这样,拜登集团尽管鲸吞中东和东欧的野心不死,最后还是要面对现实,服从于世界范围战略撤退的大趋势。

   对于中国资产阶级来讲,美帝不再能够有效地担任“世界警察”的角色将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这是因为,作为世界第一大制造业出口国,中国资本主义经济十分依赖来自海外的能源和原材料供应。长期以来,中国资本主义海外贸易的安全以及能源原材料供应国的政治稳定都是靠着美帝的保护来确保的。随着美帝日渐力不从心,中国资产阶级自己却拿不出像样的海军更没有遍布世界的军事基地来保护中国资本家“持剑经商”。

   尽管中国资产阶级以及附庸于他们的小资产阶级把中国资本主义的工业能力吹上了天,中国的资本主义工业实际上生产不出真正尖端的海空军装备。放眼中国的周边,中国资产阶级连一个可靠的盟国都没有,倒是有不少潜在的敌国。由于没有连成一片的可靠盟国,中国资产阶级就无以建立大量的海外军事基地;没有大量的海外军事基地,即使有先进的海空军装备也无从发挥作用,造多少艘航母都是北洋水师般的摆设。

   这样,一旦中东等地区发生重大的革命或毁灭性的战争,中国资本主义经济就可能面临灭顶之灾。

   在二十一世纪第三个十年来临的时候,美国和中国是世界阶级斗争的主战场。两个主战场中,中国战场起着更加决定性的作用。在整个的国际资本主义分工中,中国居于中心的环节。这个中心的环节一旦瓦解,整个的体系就将分崩离析。

 

7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1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9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仗义执言 2020-11-20 09:53
远航一号: 特色就是在东亚也算不上霸权国家。霸权国家要有仆从国卫星国。特色的仆从国在哪里?连朝鲜都不是。周边不是美国的保护国、印度那样的潜在敌国就是俄罗斯那样的独 ...
在东亚东南亚,中国目前的状况或特征是因为美帝霸权的存在,否则中国绝对称霸东亚东南亚,哪怕如此,美帝在东亚东南亚的霸权在削弱,就是因为中国的原因,如果没有美帝插手这里,首先特色可能已经入侵台湾,并且在南海上对东南亚更加强硬,并且在钓鱼岛问题上和日本发生冲突,中国多次利用霸权特征对韩国进行制裁(比如韩国安装导弹防御系统,这种制裁甚至衍生到澳大利亚),特色在钓鱼岛的活动最近几年明显增加,对香港实施强硬政策。成为霸权并不等于没有对立国,比如美国还碰到俄罗斯,伊朗这种不听话的国家呢,霸权就是对不听话采取单方面行动,比如制裁,甚至军事行动。如果没有美帝在这里的干涉,特色的霸权特征会更加明显和突出。甚至会采取军事运动。所以如果特色的国力(GDP和军费)多超过美帝(比如2倍三倍),美帝的霸权将旁落特色。
引用 远航一号 2020-11-19 23:58
仗义执言: 再举个例子,如果没美帝,在东亚,特色比日本人均要穷,但是特色确实东亚霸权国,是日本GDP的两倍还要多,军费也超过日本 ...
特色就是在东亚也算不上霸权国家。霸权国家要有仆从国卫星国。特色的仆从国在哪里?连朝鲜都不是。周边不是美国的保护国、印度那样的潜在敌国就是俄罗斯那样的独立大国。

特色就是个现代版的大宋或大清、泥足巨人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0-11-19 22:18
仗义执言: 再举个例子,如果没美帝,在东亚,特色比日本人均要穷,但是特色确实东亚霸权国,是日本GDP的两倍还要多,军费也超过日本 ...
厉害!中国若想摆脱“霸权”恶名,就要把经济总量指标降低到和日本一个水平。GDP总量要和日本一样,干脆食品消耗也和日本一样算了,哪怕中国人口是日本的十倍。只要中国人的人均饮食标准超过日本的十分之一,那中国就是天杀的霸权国家,十恶不赦,只能接受马列托-独运轮联军的神罚天诛。
引用 仗义执言 2020-11-19 20:11
远航一号: 按照我们的计算,即使乐观情况下,到2050,特色GDP总量约为美国的两倍、人均约为美国的一半,这个差距不足以确立霸权国家所需要的绝对优势,而人均差一半更不符 ...
再举个例子,如果没美帝,在东亚,特色比日本人均要穷,但是特色确实东亚霸权国,是日本GDP的两倍还要多,军费也超过日本
引用 仗义执言 2020-11-19 12:38
远航一号: 在这个问题上你成了民族主义者!
我指出了资本主义民族主义的本质,而不是我自己是民族主义者
引用 远航一号 2020-11-19 12:16
仗义执言: 我认为你这个是错误判断,美国资产阶级目前真正的战略意图是遏制中国资本主义发展就是打压遏制中共现实的和可能的争霸意图 ...
在这个问题上你成了民族主义者!
引用 仗义执言 2020-11-19 11:19
远航一号: 按照我们的计算,即使乐观情况下,到2050,特色GDP总量约为美国的两倍、人均约为美国的一半,这个差距不足以确立霸权国家所需要的绝对优势,而人均差一半更不符 ...
霸权当然是多方位的,总量如果达到美国的两倍,完全能压倒美国,因为人口本身也是一个因素,印度无论如何贫困,它总人口就导致他可以成为南亚霸权。如果中国不但人口优势,而且导致GDP总量超过美国,这种优势是明显的。
引用 仗义执言 2020-11-19 11:16
远航一号: 我是说即使拜登企图恢复奥巴马路线特色也要失败。当然如果特朗普继续,对特色更加不利。拜登对特色较为有利,但不解决各根本问题。 ...
拜登如果恢复尼克松路线,特色未必失败。
引用 仗义执言 2020-11-19 11:14
远航一号: 拜登不过是资产阶级的前台木偶。美国资产阶级的主观愿望是修复与中国资产阶级的关系。但是会受到美国人民的牵制,牵制多少还要看。可以先看微信抖音怎么处理,然 ...
我认为你这个是错误判断,美国资产阶级目前真正的战略意图是遏制中国资本主义发展就是打压遏制中共现实的和可能的争霸意图
引用 远航一号 2020-11-18 23:09
按照我们的计算,即使乐观情况下,到2050,特色GDP总量约为美国的两倍、人均约为美国的一半,这个差距不足以确立霸权国家所需要的绝对优势,而人均差一半更不符合历史规律(反映技术差距)。到本世纪末下世纪初,由于人口变化,美国可能总量反超。由于利润率下降,上述乐观不会实现,特色霸权梦更加无望。
引用 远航一号 2020-11-18 23:03
仗义执言: 如果拜登继续原来的对华政策,中国资产阶级的梦是可能实现的,接下来有两个,1是拜登改变对华政策(你是不是认为不会),2是拜登继续原来的对华政策,那么中国资 ...
我是说即使拜登企图恢复奥巴马路线特色也要失败。当然如果特朗普继续,对特色更加不利。拜登对特色较为有利,但不解决各根本问题。
引用 远航一号 2020-11-18 23:00
仗义执言: 不过,我认为拜登要改变对华政策而不是维持原来政策,如果维持,就是给特色机会
拜登不过是资产阶级的前台木偶。美国资产阶级的主观愿望是修复与中国资产阶级的关系。但是会受到美国人民的牵制,牵制多少还要看。可以先看微信抖音怎么处理,然后看孟晚舟案,然后看华为,然后看关税。当然说修复,主要是经济上。台湾问题可能不给特色面子。对特色来说,只要有钱赚,其他都好说。
引用 仗义执言 2020-11-18 20:26
目前有二个要判断
一个是美帝是不是沿用过去尼克松以来的对华政策
二个是如果美帝改变了,特色会如何
第一个我的判断是要改变,就是主要是遏制打压中共
第二个判断不好说,就是特色失败了,国内会如何,特色会不会可能胜利,胜利了会如何,我认为失败的可能性比较大,而失败后中国会如何演变,是不是会发生社会主义革命。
引用 仗义执言 2020-11-18 20:13
不过,我认为拜登要改变对华政策而不是维持原来政策,如果维持,就是给特色机会
引用 仗义执言 2020-11-18 20:11
远航一号: 你和中国资产阶级一样做梦。中国资产阶级永远圆不了霸权梦。
如果拜登继续原来的对华政策,中国资产阶级的梦是可能实现的,接下来有两个,1是拜登改变对华政策(你是不是认为不会),2是拜登继续原来的对华政策,那么中国资产阶级梦实现(你认为不会),这二个结果必然有一个,不信走着瞧。
引用 远航一号 2020-11-18 17:09
仗义执言: 还有一点,美国霸权的衰弱,可能会产生特色希望的多极化格局,就是多国主义管理格局,就是全球资本主义未必一定要一个超强国来管理,可以是多强国管理。如果美帝 ...
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本质决定了不可能多国管理,而只能是多国竞争和霸权并存,缺少其中之一就难免瓦解
引用 远航一号 2020-11-18 17:07
毛经天: 在接下来四年美国资产阶级会不会最后来一次建立world empire的尝试?中国资产阶级至少有一部分是支持这种贡赋体系的,毕竟世界警察的职能只有美国看似“还能承担 ...
不至于像阿瑞吉说的那种帝国企图。
引用 远航一号 2020-11-18 17:04
仗义执言: 如果按照文中说的拜登采取这种政策,其结果是美帝霸权丧失,让位给中国,而不是作者说的“中国资本主义经济的内部矛盾激化从而中国无法再向世界资本主义提供大量 ...
你和中国资产阶级一样做梦。中国资产阶级永远圆不了霸权梦。
引用 远航一号 2020-11-18 17:03
激活: 不是很懂文章里面说的 “对于中国资产阶级来讲,美帝不再能够有效地担任“世界警察”的角色将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还有 “长期以来,中国资本主义海外贸易的安 ...
这里说的不是防海盗,是防止革命战争政变,或者发动有利于自己的政变。不是说中国资产阶级不想扩张,是它没有那个力量。不要把战狼吹牛当成了现实。轻信战狼吹牛也是害怕资产阶级的一种表现。
引用 激活 2020-11-18 14:52
不是很懂文章里面说的 “对于中国资产阶级来讲,美帝不再能够有效地担任“世界警察”的角色将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还有 “长期以来,中国资本主义海外贸易的安全以及能源原材料供应国的政治稳定都是靠着美帝的保护来确保的” 这是什么鬼啊?中国自己弄的一带一路还有去非洲掠夺,这些不都靠着军队嘛,像是护航舰队派去了非洲,联合国的维和部队,美帝的势力收缩,难道中国就不扩张了?好像说的中国资本主义离了美国一秒钟直接死亡,我们直接进入社会主义皆大欢喜?有点想当然?

查看全部评论(24)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2-2 17:14 , Processed in 0.02798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