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工 农 查看内容

互联网公司清退35岁老员工是否合理?

2020-12-16 23:03|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2791| 评论: 4|原作者: 深度辩论|来自: 大浪淘沙

摘要: 如果大公司病的现象是普遍的,那么是不是说明垄断资本主义公司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不能提供先进的生产力了?那么无产阶级是否能提供更先进的生产力呢?如果能,那说明距离把资本主义送进坟墓的日子就不远了。

  赵皓阳:说来很巧,我有两位读者,同在一家互联网大厂工作。在食堂吃午饭的时候,一位恰好看见另一位在阅读本公众号的文章,他们两个都是忠实的读者,就以这个契机相交、熟知了起来。而最近,他们两位对于“公司清退35岁老员工”这一话题产生了激烈的分歧,于是他们相约周末请我吃了顿饭,并对他们的辩论话题进行裁判。

  正方选手:小F,25岁,985硕士,单身,通过校招进入某大厂工作第二年;正方观点:互联网公司清退35岁老员工有一定合理性。

  反方选手:老Q,33岁,北京土著,已婚未育,公司准中层——用他的话说是“组长之上,总监之下,行政级别上去了但是管理级别还不太够”;反方观点:清退35岁老员工是反人道、反契约、反法治的罪大恶极行为。

  主持人+裁判+点评:我。

  首先表明我的一个观点,以前文章里我也写了很多:我认为公司种种方法清退35岁老员工就是违反契约的不合理的商业行为,是资本吸血鬼特性的体现,就是把你青春最肥美最廉价的那一段时光榨取了,等年纪大了一脚踢开,再换一批更廉价更鲜美的劳动力。不过小F对此并不认同,并讲述了他自己的工作经历作为论据。

  第一回合

  小F:我为什么不认同赵老师的观点,我从我自己工作经历来看,那些老员工已经开始拖工作的后腿了,他们不是客观能力不行了,而是从主观意愿就开始“混”了,变成老burden了(老burden,游戏中的惯用词语,意味混子老玩家,不思进取,不求改进技术改变打法,专门拖队友后腿——笔者注)。赵老师不是讲阶级晋升的流动性吗,那为什么具体到公司这里就“双标”了?那些35岁的老burden普遍占据了公司管理职位,享受工龄带来的高工资高福利,就开始混日子了。他们要干到60岁,我们什么时候升到中层?这不就是既得利益者和阶级固化吗?

  老Q:你这是读书读歪了,什么叫阶级晋升啊?你成资本家那叫阶级晋升,你就成个公司中层算个毛阶级流动啊?不就是从打工仔变成中层打工仔吗?这不是资本家惯用的挑动工农斗工农吗?赵老师文章写了多少次了,外卖员和用户、医生和患者,这属于被转嫁的矛盾。你斗我们三十五岁老员工干什么,等你成了中层你不也阻碍阶级流动了吗?

  点评:定义确实要明晰,阶级晋升不是从组员变成小组长。不过小F说的问题也确实存在,因为互联网巨头早已经从扩张期进入稳定期,公司中层就是那么多,早就是一个萝卜一个坑,这个要从宏观经济没有突破的视角来看待,把矛盾聚焦与占坑的萝卜,确实意义不大。

  第二回合

  小F:赵老师你有所不知,你没有经历过你是不知道现在大厂里那些老burden们有多混。当然程序员的中层那都是真的技术大牛,别人解决不了的问题他就是能解决,这个我没话说。但是其他部门的中层就一言难尽了,要么是宫斗技术高超,靠踩别人往上爬;要么就是做公司的走狗。你说中层工作有什么技术含量吗?没有。无非就是把各种任务都压在我们头上,最后自己摘个桃子,这不就是“贪天之功,无耻之尤”吗?

  我们组长,88年一小个子,现在还找不到老婆有点心理变态了。公司不强制要求考勤和打卡(反正知道你这点工作不加班根本干不完),我们组长强制要求我们10点之前到,10点之后才能走,迟到早退扣50块钱——不是公司的规定,是小组的规定。公司实行大小周制度,周六加班是有双倍工资的。但是我们领导就规定,周六加班一律不批——双倍工资必须得领导批加班,他不批我们就没钱。整个部门就我们这一个小组这样,搞得好像替公司省下来的钱能落到他口袋里似的。这是什么,这不就是赵老师说的工贼吗?一个变成工贼的人最后还被公司开除了岂不是大快人心吗?

  还有啊,最夸张的是他到处骚扰单身女青年——不止我们组,还有别的很多组,名声都臭了。最近他谈了个恋爱,找了个98年刚毕业的小姑娘,靠内推和拉关系把人家弄得公司里来了,还是商务岗——油水最多的,大家都清楚。这不是任人唯亲是什么?他9点钟让我们做一个PPT——故意就卡在临下班的点,然后去跟女朋友约会,12点回公司,看PPT提一些修改建议让我们继续改,然后他再给自己算个加班,这都有点心理变态了。

  老Q:咱先打住一下啊。我们不是在讨论“公司清退35岁以上员工”是不是合理么?你这怎么变成了对自己小组长批斗会了?他加班不给批你向总监反应嘛,他任人唯亲违反公司流程也有专门的纪检部门管这事。你组长为所欲为,难道公司有规定35岁以上员工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你说公司中层没有技术含量,我还说你们校招生没有技术含量呢,互相伤害呗。今年你们校招生能拿到多少钱了——运营岗最高24k,产品岗都能给到35k了,十六薪!这是刚毕业的校招生啊亲爱的们。也就是我们跟隔壁这两个厂人傻钱多了,抢校招生都能抢出哄抬X价的感觉来。我当年刚毕业的时候,一个月拿2500的工资,现在刚毕业小孩拿三万五了,他们能干啥?他们连个邮件都写不明白,你手把手教他们还不乐意,觉得你管教他,一个个拽的二五八万的……

  点评:我先刹个车啊,我们既然想要探讨社会性的问题,就不要用私人性的个例来相互攻击了。无论公司中层当工贼还是校招生的优越待遇,我是没有看出来跟“清退35岁老员工”的核心命题有什么太多相关性,倒是有一点感触挺深,这些垄断互联网巨头太TMD赚钱了,既能养起一帮滑水摸鱼的中层,又能给校招生开这么高的待遇……如果都像你们说的这样,那是真·福报降临了。但事情绝对不会那么简单,其实你们反映的问题也是某些大公司病的折射,不过后面的探讨还是尽量不要加入如此过剂量的个人情感。

  第三回合

  小F:赵老师你有所不知,我不是加入个人情感,这是一个普遍性的体制问题。我是在公司的游戏部门,去年才成立的新部门——因为傻子也都看出来了,游戏是真挣钱。我算是第一批校招生,跟游戏部门一起成长的,一年多过去了,你猜我们部门三百多人推出了几款游戏?一,only one。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这些组长们各怀鬼胎。

  公司马上就要上市了,组长们基本都有期权,所以他们要做到的就是稳、就是混。我们第一个游戏上线,三个月投了三百多万的营销和渠道费用,总流水是多少呢?一百万出头。光营销费就净亏二百万,更不用算研发成本、服务器成本和公司的人工成本了。游戏现在已经死了,平均在线人数一百多,我们一个部门三百多人去伺候他们一百多,说出去让同行笑话。

  所以这个游戏的小组长就抬不起头来了,绩效也成问题了,还有人给他在总监那里穿小鞋。所以别的小组长一看,赶紧别在上市之前给自己惹事了,能拖就拖——什么数值还需要优化啊,什么美术还需要更新啊,各种你想不到的理由。我们组本来有个游戏今年四月份上线,组长大笔一挥,变成了明年四月份上线,连理由的懒得找了,就笼统的说这游戏还不成熟。

  你说哪个公司禁得起这么搞?你个三百人的部门,整整一年明面上的产出是负两百万,老burden的问题不解决,公司就没有前途。我的出发不是点站在资本吸血的角度,而是站在集体主义的角度,不清理那些失去了上进动力、工作动力的老burden,公司还怎么发展?

  老Q:年轻人你的目光还是太局限,你这个依然是私人恩怨,跟我们的辩题离得有点远。你说小组长划水、没有产出,公司绩效是干什么用的?公司管理体系是干什么用的?管理层一个个都是人精,会连基本的管理知识都没有吗?

  我告诉你为什么游戏部门这么拉胯,因为这是老板娘亲手抓的项目。马上就要上市了,老板娘知道自己要出局了(国家对上市公司的夫妻初始股东有规定),所以她拼命想做出点成绩来证明自己,也能给自己上市之后增加砝码。我告诉你公司高层为什么冷眼看着游戏部门拉胯,跟老板娘亲的不好意思说,跟老板娘不亲的就看等着看她怎么玩砸呢。《郑伯克段于鄢》这个故事知道吗,这叫欲擒故纵。

  老板娘现在被你们总监忽悠地一愣一愣的,没产出能怪谁啊?现在公司马上要上市,老板娘急着找P总的麻烦呢。P总你知道吧,当年初创团队,清华高材生,技术大牛,有啥解决不了的技术问题P总就能搞定,占得股份自然也多。现在老板娘有事没事就找技术团队的麻烦,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是针对P 总。马上上市了,P总个人股份第二还是第三多,你说啥意思?你说她这样进攻P 总背后有没有老板的默许?

  所以说年轻人你还是别正义感太强了,你们小组长划水怎么了?这上市关口公司高层还宫斗呢?小组长不把公司当个集体,那老板娘做的事就对公司有益了?他们董事会、大股东都为了一己私利带头伤害公司,你急什么啊。你那么爱公司,公司爱你吗?

  点评:你们说的这个事吧,集体所有制企业可破,《鞍钢宪法》了解一下……

  第四回合

  小F:你说的这个现象跟我的立场并不冲突,我的观点是三十五岁以上老员工并不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定期清理那些老burden、那些中层工贼,不仅仅是对公司好,更是对所有员工好——这是集体主义的诉求。就拿我们部门来说,主要分为三派:一派是其他部门调来的老员工派;一派是校招来的新员工;还有一派是从鹅厂挖来鹅厂派。都知道鹅厂会做游戏,所以我们跟隔壁不择手段从鹅厂抢人,但是抢来的都是什么人啊——真正牛逼做游戏的,谁愿意离开鹅厂这个大平台来你这个啥也做不明白的新部门?所以来的都是一些“边角料”,有的在鹅厂是做运营填表的,来我们这里就成了产品经理了,主控一个游戏。

  所以老burden平时划水混日子,鹅厂除了任人唯亲啥事也干不明白,脏活累活全都扔给我们校招生。我是去年来的,今年来的一个校招妹子有个已经离职了——七月份入职,十二月离职。离职了之后在内部论坛里发了万言书,说她的组长是怎么PUA她的:比如说她做出什么工作来组长都是批评否定,嫌她做的不好;比如深夜故意打电话安排工作,回复不及时就骂人;比如她做出的方案、报表、PPT,组长可能改几个标点符号——但是系统里只显示最后一个修改人,所以这就是把别人的劳动成果据为己有。

  这份万言书里校招妹子完完整整的展示了各种证据,包括聊天记录、后台截图,在我们看来这就是一个中层干部PUA的范例。但是你猜怎么着?好多人都在攻击妹子。觉得这种PUA是职场常态,00后太矫情了;觉得就是有问题也应该正规渠道反馈,曝光出来就是不守规矩;觉得管理一个小组太难了,必须得有点“手段”,妹子就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这么简单的问题竟然引发了这种争论,这说明什么,说明老员工们普遍都被规训了、被异化了,把这一切不公平不平等的事情当做理所应当。他们都有房子有孩子,要还房贷要给孩子交学费,所以都变成了保守主义者,成为了剥削的帮凶,成为了工贼。我们校招生在那里996,他们老油条在背后摘桃子,凭什么只有我被暴打啊?让他们尝一尝被资本主义暴打的感受不好吗?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到那些说校招生太矫情不懂规矩的老油条们,等他们35岁之后被清除时的表情了。

  老Q:你怎么还是这个毛病,被资本主义暴打你去暴打资本主义啊,老想着针对我们老员工干什么啊?我们老员工不是被暴打过来的吗,谁没有996过啊?我们年轻的时候脏活累活996,现在年纪大一点享受一下当年辛苦的成果不应该吗?难道劳动者活该996到退休吗?我们因为年轻时候的脏活累活,现在变得没那么敏捷没那么高效了,就活该一脚踢开吗?你也知道我们要还房贷要养孩子,这不就是当年当牛做马换来的一点微薄的报酬吗?你这种逻辑难道说是一辈子当牛做马就好了嘛?

  你说什么老burden老油条,我甚至认为这是一种平衡:你辛苦996了十年,35岁之后就划划水,稍微享受一下,这是弥补这是报酬。结果呢,现在大公司想的是把你一脚踢开……你说你想看看他们的表情,我倒是想看看假如你35岁被开了,再想起今天说的话你的表情……

  点评:我们暂停一下,这个问题目前已经变成了屁股问题,而不是道理问题了。你们说的这些现象,我仔细想了一下,很难在现有问题找到最优解。那我们就不要把目光局限于劳动者之间的相互指责了,我们还是要有一个更宏观的眼光。

  不过你们的辩论倒是给了我一点启发,如果大公司病的现象是普遍的,那么是不是说明垄断资本主义公司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不能提供先进的生产力了?那么无产阶级是否能提供更先进的生产力呢?如果能,那说明距离把资本主义送进坟墓的日子就不远了。但很明显,现在还没有类似的实践,只能说我们还处在历史的进程中。  

图片

  总结:我一直强调,分析社会问题要把宏观问题和微观问题区别看待。从宏观角度讲,资本的吸血、对劳动者合法权益保护的欠缺,是一个必须严肃对待的问题。而从微观角度来讲,每一个公司、每一个小组、乃至每一个劳动者,都有着与众不同的独特经历与表现形式,这二者并不冲突。今天两位的论辩,给了我们一个从微观视角切入社会问题的独特角度,既有其本公司的特殊性,也有普遍的共性。

  同时,很多社会问题也并不是非黑即白的,我们不能用单线程二极管思维去看待问题。由于篇幅所限,更详细更深入的分析会在日后的文章中陆续展开,今天可以先做一个小调查,纵观这一场不正规的“辩论”,你是支持小F呢,还是支持老Q呢?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仗义执言 2020-12-17 13:54
井冈山卫士: 这个小F的观点更接近于某些左翼青年反“官僚”的想法。把这个“高科技”大厂换成国有企业,这个小F就和某些反国企“左派”网站的文章如出一辙。当然,这件事情本 ...
你们都老q
无论什么年龄,无论什么位置,都应该按劳分配,各尽所能,这都不懂?
小F不懂,你们老Q也不懂?
老Q们,下面观点对吗?
在资本主义企业对吗,在你所谓的国企对吗?按照你说的国企,什么时候都应该按劳分配,而不是到了一定年龄(退休除外,退休是公平性的,所有人都享有的),你可以划划水,少做多拿。按照社会主义原则,你过去做的,已经按劳分配给你了,你现在划划水就得分配更多是没有道理的。在资本主义企业,资本家无论过去剥削了你多少,你没有剥削价值就是废物。


你说什么老burden老油条,我甚至认为这是一种平衡:你辛苦996了十年,35岁之后就划划水,稍微享受一下,这是弥补这是报酬。结果呢,现在大公司想的是把你一脚踢开……你说你想看看他们的表情,我倒是想看看假如你35岁被开了,再想起今天说的话你的表情…… ...
引用 redchina 2020-12-17 01:37
井冈山卫士: 这个小F的观点更接近于某些左翼青年反“官僚”的想法。把这个“高科技”大厂换成国有企业,这个小F就和某些反国企“左派”网站的文章如出一辙。当然,这件事情本 ...
存在决定意识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0-12-17 00:42
这个小F的观点更接近于某些左翼青年反“官僚”的想法。把这个“高科技”大厂换成国有企业,这个小F就和某些反国企“左派”网站的文章如出一辙。当然,这件事情本身反映的是中国资本主义技术进步的停滞和无力掌握垄断租金的基本状况。
引用 远航一号 2020-12-16 23:04
辩论结果出人意料,中国资本主义迅速腐朽中

查看全部评论(4)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22 12:10 , Processed in 0.01491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