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70年代拉美军政府的疯人院、福柯与“精神分析”、被摧残的一代青年 ...

2021-1-5 15:37| 发布者: nepal1996| 查看: 6514| 评论: 0|原作者: 李星整理|来自: 知乎

摘要: 所谓“焦虑”这个概念,还有什么“正能量培训”,都可以概括为缓解高速资本主义导致的社会压抑的疗法政治。你不舒服,第一个想到的是你病了,而不是社会病了。为资产阶级服务的精神分析就是这样的。
70年代拉美军政府的疯人院、福柯与“精神分析”、被摧残的一代青年(一组对话)


A:

最近两年上网接触了一些在校生,发现一个现象,怎么这么多(自称)抑郁症的?还有什么情感障碍…… 有协作者跟我说,所谓偏左学生,心理有问题的比例不低。我就想到一个问题:秩序与精神病的关系。

有一本70年代的美国黑人小说《烛光行动》,提及当时的美国官方把黑人运动的积极分子送精神病院,是常规现象。尼克尔松的《飞越疯人院》是世界级名片,虽是文艺创作,也能看出一些端倪。

70年代的资本主义世界,在这方面,到底干过什么?


B:

70年代的阿根廷军政府挺有意思的,在学术上很努力,学习改进自己的独裁方法,让阿根廷取代了美国,成为后来的世界级精神分析大国。那种关于军事独裁政府的不“进步”、前“现代”的学术神话,被70年代的阿根廷军政府给打破了。


福柯的很多学术模型,就是在阿根廷开展的。可见,阿根廷在多次军政府时期,成了一块精神病集中高发区。可以说,在心理角度上,阿根廷军政府就建立在为普遍抑郁提供”治疗“的基础上。



C:


世界级精神分析大国,难道不是法国和奥地利?而且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说,不是在六十年代之后就已经被主流精神病学界抛弃了吗?


《飞越疯人院》好像讲的就是利用精神病院来压制各种“社会不满分子”的。大概就是精神分析作为一种保守主义的心理学模型在美国很流行,用来反对民权运动和女权运动。



B:


世界级精神分析大国,现在是阿根廷,巴西这些国家。另外,六十年代美国兴起了科学心理学,开始挑战安娜 弗洛伊德的父权模式精神分析法。科学心理学基本上就是今天美国女权理论的一部分基础。

那个安娜,是弗洛伊德的亲戚,国际精神分析协会会长,小纳粹一个。她在任时,国际精神分析协会就帮助过纳粹,也为南美洲军政府背过书。所谓“精神分析”,本来就是右翼、极右翼控制为多的学科,直到阿尔都塞、拉康这些人的出现,给掀桌子了。


所谓“精神分析”的基础是父权权力模式,它设想了一个欲望的社会,而社会的任务就是压抑或者发泄欲望,就是要求一种社会霸权的精神治疗方法。第一个反传统的弗洛伊德学派传人,是奥地利共产党员威廉·莱西,他反对这种权力压抑体系的治疗方法,试图联系马克思主义来寻找一种新的,能够容纳欲望的元心理体系。结果他被主流共产党和国际精神分析协会联合迫害,最后出走美国。

A:

阿根廷的右翼军政府为何抓住精神分析不放?

B:

阿根廷军政府因为自己提不出一个让大众接受的意识形态,所以努力寻求走在资本主义社会管理前沿的精神治理技术,甚至开办了“国家福柯学会”,来探讨所谓“后现代主义独裁模式”的合法性。而且,精神分析的学者和南美的军政府关系一直都很密切。

阿根廷军政府与民间的精神分析学者还展开了竞赛,在学术上和疗法上为自己的政权炮制合法性,最后创造了一个世界最大的精神分析市场,把所有的社会压抑都解释为可以被疗法治疗的“精神疾病”。


C:

70年代福柯跟阿根廷军方合作过吗?


B:

没有,是军政府一方的学者研究福柯在欧洲提出的理论,来学习和更新自己的治理技术,这是成立”国家福柯学会“的意义。军政府也可能尝试邀请过福柯学派的其他学者。这个学会是公开的组织,甚至与民间组织一起搞辩论,还在官方报纸上开设了“福柯专栏”。阿根廷军政府在“治疗”上最出名的一件事,就是当福柯提出“全景监狱'的概念时,他们在官方报纸上进行了好几个月的专题学习报告,以及邀请一些民间的精神分析学术家来探讨这个监狱模型的治理意义。


军政府和爱国主义反对派、左翼群众运动对垒的意识形态优势,就是“治愈”:我们社会的绝大多数人病了,但是他们是可以被治好的!爱国主义反对派,即庇隆派,则只能拿出“民主”和“政治参与”对抗军政府。




D:


对了,我也想到苏联对付异见者也是用精神病学关押精神病院来对付的。这跟南美那些军头有什么区别?或者更广阔一点说,同样是波拿巴主义为基础,斯大林主义和法西斯主义有哪些根本性区别?


B:


南美军头是把广泛的政治压抑解释为精神疾病,然后倡导一种“和谐”的生活精神疗法。斯大林式的官僚专断,既不愿意承认“发达社会主义”居然还有精神病,也不承认政治抑郁,所以一定程度上,精神病院是为政治反对派准备的。

你在阿根廷得到的精神治疗是:精神分析师对你的开导,给你如何恢复和谐生活的建议以及暗中向有关部门备案。你在苏联得到的精神治疗是:在病房里被关禁闭。


A:

最近这些年,从台湾引进了“大爱"、”感恩“、”正能量“这些词汇,铺天盖地到处说,显然是用来控制、调节人的精神状态的。


B:


是的,所谓“焦虑”这个概念,还有什么“正能量培训”,都可以概括为缓解高速资本主义导致的社会压抑的疗法政治。你不舒服,第一个想到的是你病了,而不是社会病了。为资产阶级服务的精神分析就是这样的。


阿根廷军政府那一套说辞,换到今天的互联网版本,就是抖音里铺天盖地的女神绿舔,然后一个老大叔来教舔们”你要健身!你要自信!“,最后舔们左拥右抱,和谐了…… 当时阿根廷的绝大部分抑郁案例,被解释成你出轨了,或者有出轨幻想,你不开心吗?因为你的性关系-家庭关系不和谐。然后分析师就开始开导你回归和谐……


在今天,一个普通人去医院做一下抑郁症测试,也容易出一个中级抑郁。因为在高速发展开始结束的那一类资本主义社会里,抑郁真的是普遍发生。



E:

去年我骂了两句学校,就被“精神应激”休学了,虽然是去办公室骂的。复课的时候,校方要求我去精神鉴定,和我聊的那个精神分析师挺司马的,话里出发点就是我有问题,虽然当时我也没和她多讲。要是我和她聊聊社会建构,估计得打成重症病患。



A:


阿根廷的精神病院是不是当时关了很多政治犯,后来怎么处理的?


B:

大部分政治嫌犯被诊断成精神分裂一类的症状,给强行治疗了。阿根廷精神病治理是以“治疗”为核心的,军政府是真的相信或者这么宣传的:精神病是可以而且必须被治好的。


A:

是不是那些政治犯的脑子后来都被搞坏了?



B:

要分治疗方法。物理治疗的话,会留下很多后遗症。物理治疗是给政治反对派的,精神治疗是给广大普通人的。


C:

把政治犯当精神病人的相关部门负责人,在阿根廷民主化以后,有没有进去坐牢?





B:

没多少人因此坐牢吧,甚至很多实践还留到今天了,作为阿根廷精神分析大国的宝贵遗产。



A:


 对搞傻的政治犯,民主化以后有国家赔偿吗?


B:


他们很多人首先要证明自己没有精神病。很多前政治犯在民主化后,一样被认为是病人。所以九十年代阿根廷才有反精神病运动,要从病例上否认军政府的精神病治疗方案,还有就是出现了社会心理学派,拒绝直接治疗。 福柯本人也在阿根廷就掀起了反精神病运动,包括九十年代的反精神病运动。福柯反精神病的宣言,在南美洲的直接后果,就是鼓动了反传统的精神分析医生和军政府的直接对抗。



但是总的来说,被治疗过的人,大部分仍然被视为是精神病患者或者是前精神病患者。



E:


   
是的。我正在翻译《神的刺客》这本书,从它的内容来看,在拉美,很多被迫害的人都不敢出来作证,甚至隐瞒自己被迫害的事实。害怕二次迫害和社会偏见。


B:

因为很核心的一点,就是军政府的治理是以“治愈”为核心的。而这个暧昧的意识形态说教,在90年代之后一样很受主流社会欢迎。





C:

说回阿根廷。那些被搞去治疗的,还是青年知识分子为主吧。有工人也被关的例子吗?


B:


不止是青年知识分子,被治疗的人群很普遍。比如有的农村妇女和农产品收购机构产生了矛盾,然后发生了纠纷,也会被治疗,还有很多是家里人扭送去精神病院的。


这个时代的军政府还有一个特色就是,他的精神病机构不仅是治理的核心,而且是商业化、市场化的。军政府往里面送人,听信官方宣传或者不服从家里人的人,也会被亲友送进来。这就是我要整你,治疗费还得你自己付!所以军政府不会掩饰自己的研究和对于精神病治疗的热衷。



D:


就是说送医院已经成了日常治安的元素了。


B:

也不完全是扭送医院那么野蛮的,很多人是自己去医院的,或者说,大部分病例都是自己去的。因为经济危机,再加上社会的压抑气氛,产生了很多压抑的人以及情绪。国家主流宣言的价值观就是:你得病了,你要快去治疗。而“你难过,你去找医生”这个过程,国家加以介入,让它成为自己统治的一个基石。所以除开稍显野蛮的矫正医院外,还有大量的诊所,有国家认证的精神理疗师坐诊,负责处理国内数量庞大的抑郁症患者。




D:


二战后的资本主义统治秩序,以选票政治为主,依靠多元社运、有组织暗杀、体制化的心理治疗为辅,实在太牢固了。

说到阿根廷,经济危机最后还是击垮了军政府吧,但这种”生命政治"模式仍然在世界各地都有,为统治秩序服务。









对话结束。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24 16:20 , Processed in 0.01544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