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社会达尔文主义与中国

2021-1-7 23:23|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5528| 评论: 0|原作者: 李旭之|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资本最希望的是,劳动力要时时处于竞争状态,如此才能更多地压低工资和降低条件、而一旦劳动力受雇,再以“优胜劣汰”,人为制造出一种时时的危机感,以让劳动力必须拼命努力而不被“劣汰”掉,比如推行“末位淘汰法”,这正是资本喜欢社会达尔文主义的秘密。 



资本最希望的是,劳动力要时时处于竞争状态,如此才能更多地压低工资和降低条件、而一旦劳动力受雇,再以“优胜劣汰”,人为制造出一种时时的危机感,以让劳动力必须拼命努力而不被“劣汰”掉,比如推行“末位淘汰法”,这正是资本喜欢社会达尔文主义的秘密。

  李旭之:社会达尔文主义与中国

  一  拼多多员工的猝死

  发生一起拼多多女员工凌晨一点半在下班路上猝死的事件,才22岁。有拼多多员工在社交平台上说:

  “和去买菜的同事聊了下,他们最长的持续工作时间达到30小时,比007还恐怖,基本睁眼就工作,闭眼就睡觉。另外,多多买菜离职率超级高,很多人路上突然就反悔了。所以公司持续招人。一边半强制性要求内部员工转过去,一边对外招人。”

  有人接着揭露,说:

  “多多买菜一个月休息2天,一周工作6天,一周工作7天。拼多多春晚组从12月底一直到春节大年初一,一天都不休息。每个人每个月最低300工时,不到会被开除,迟到一分钟扣三小时工资。时薪是按照合同上8小时算的,相当于你只挣5小时工资。”

  在评论中,有拼多多员工留言,说:

  “同事圈里有很多同事确认了,非造谣,拼多多早就屏蔽了员工的脉脉认证,大家能看到脉脉上的拼多多员工发言很不容易。”

  “我当时在职的时候,经常凌晨两三点下班,时常感觉自己在死亡的边缘徘徊。后来,试用期没到就跑路了,入职前以为自己能扛住,后来才发现真的没能扛住。”

  这名年轻的女员工死前的最后一条签名是:“为多多夺边疆”。

  她没能在走完2020年的最后两天。现在来到了2021年。

  拼多多在自己的官方账号上为这猝死的女员工发出了这样一段话:

  “你们看看底层的人民,哪一个不是用命换钱,我一直不以为是资本的问题,而是这个社会的问题,这是一个用命拼的时代,你可以选择安逸的日子,但你就要选择安逸带来的后果,人是可以控制自己的努力的,我们都可以。”

  就在1月4号,拼多多见舆论不妙,否认没有发布过上面那段话。

  “在此公告之前,拼多多从未发布过网传截图的‘官方回应’。我们坚决反对截图上的观点。”

  但做事总会留下痕迹,知乎揭了老底:

  “拼多多系知乎注册用户,其身份真实无误。知乎有严格的身份认证流程和机制。

  4日8时19分49秒,拼多多创建回答‘你们看看底层的人民,哪一个不是用命换钱,我一直不以为是资本的问题,而是这个社会的问题,这是一个用命拼的时代,你可以选择安逸的日子,但你就要选择安逸带来的后果,人是可以控制自己的努力的,我们都可以。’

  4日8时20分17秒,拼多多自行删除了上述回答。”

  现在拼多多说:今早8时19分,李某某在地铁上翻看新闻,想要发表一下自己的想法,于是用手机客户端进行了回复。回复后,李某某发现发布账户为此前登陆留存的机构账号,于是立即进行了删除处理。从发布到删除,间隔28秒。由此,该内容旋即被网友截图传播,并被误认为是拼多多官方回复。

  拼多多还表示:坚决反对李某某所发布的言论。对于该言论造成的负面影响,拼多多再次表示真诚的歉意,并将立刻对官方账户进行全面排查整改。

  二  拼多多说的“社会问题”,首先是我们的“社会问题”

  拼多多说,底层人民,哪个不是用命换钱,不是资本问题,而是社会问题。

  拼多多能得出这个原因,在中国是非常自然而且有理的。在中国,拼多多这种员工用命换钱的公司遍地皆是,有哪个公司不是呢?不仅私企如是,而且国企也如是,企业如此,事业单位也如是,企事业单位如是,机关衙门内也无不如是,差异只有加班的长短与有无加班而已,但在工作时间内,人人都拼着命工作、赚钱、谋生活,要么谋做人上人,要么谋做先富起来的人,要么只求不被淘汰,能活着就好。

  因为我们中国人,是深信“优胜劣汰”法则的,人人坚信“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是真理。

  从历史上说,自近代中国挨打受欺以来,被西方打翻在地,想站起来,身体羸弱不支,想趴着认命,却又不甘心,只能忍辱含悲,谋求自强,而西方的进化论学说传入中国,立刻受到了严复的重视,他第一个翻译赫胥黎的《进化与伦理学》,但只择取进化论部分,译成《天演论》一书,使刚刚在甲午海战中失败的中国人第一次看到“物竞”、“天择”、“优胜劣汰”这种新思想,救亡图存的志士们如同找到了真理,中国不能被“劣汰”!后边紧跟的便是维新变法,效仿宪政,但大清国还是亡了,而进化论思想却在中国人骨子里扎下了根,从此再也没有过丝毫的放弃,如同宗教信仰一般,越来越加坚定和笃信,成了中国人思想里的第一等常识。

  严复翻译《天演论》,是刻意丢掉赫胥黎的伦理学内容,使他翻译的《天演论》与赫胥黎的《进化与理论学》在主旨上成了完全的对立,严复是借生物进化论学说来传达他对斯宾塞的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宣扬:

  赫胥黎梦想一个更加“和谐”的英格兰,而严复则梦想一个不被“劣汰”而“强大”的中国。

  赫胥黎梦想一个更加“仁善”的社会,而严复则梦想一个“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竞争社会。

  其前的日本,明治初期的哲学家加藤弘之,也从对“天赋人权”的宣扬,转向了达尔文的进化论学说,他的《人权新论》不仅是对他自己的否定,而且在著作中他大肆宣扬达尔文进化论和斯宾塞的社会达尔文主义,主张宇宙发展的动力只能是生存竞争、优胜劣败、自然淘汰,而人类的权利并非天赋,而是“优胜劣汰”的结果,他赤裸裸地将达尔文生物界的进化论嵌入到人类社会中来。而严复有选择性的翻译《天演论》,也不约而同地符合了《人权新论》的主张。《人权新论》在日本受到了狠狠批判,但严复的《天演论》一出,如天降福音一般为中国人照单全收,康有为、梁启超、章炳麟、黄遵宪等等那时代的精英们无一不是进化论的坚定信徒,把进化论视为“公理”。梁启超的《论女学篇》,首次用进化论提倡胎教,是“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的始作俑者,他的《论中国人种之将来》,他也亲吻上了社会达尔文主义。

  社会达尔文主义,是跟着达尔文进化论学说而出现的一种社会学说,以斯宾塞、马尔萨斯等为代表,它的学说虽不是主流,但有其影响,如二战时的德国。达尔文的进化论,在宗教民族和国家,因人的起源之说不为接受,社会达尔文主义更无市场。现在社会科学界,社会达尔文主义也没有市场了。但中国是个例外,严复之后的中国是社会达尔文主义坚定信仰地区,但有所区别的是,它已经简单地异化为,竞争是天然法则,要生存就得竞争,竞争必有淘汰,若不被淘汰,就得竞争,若竞争中不被淘汰,人就要更加努力,而努力就可以不讲手段,最后实现自己优胜——这就是今天的我们中国人所尊奉的生存真理。是被从小教育的思想,“提高一分,干掉千人”,这是多么残酷的学生的竞争。

  而人类社会千万年的历史证明,社会达尔文主义完全是反人道的一种思想,一方的“优胜”者,不是必为另一方的“劣汰”,有多少学习好的学生给学习差的打工谋生,即使文盲和家庭极端贫困者,也要活下去,没有赋予谁消灭他们的权力,而且有人活得可能还很成功,且中国几千年人民的抗争史也证明,“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完全是不存在的,而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

  达尔文的进化论,是否是科学或真理,仍有待新的发现与研究,暂且不论。但也只适用于人类之外的生物界,而将进化论以社会达尔文主义强加于人类社会,一则是错误的,二则是极其可怕的。

  三、中国人信仰进化论和社会达尔文主义与近代历史的包袱

  中国近代史是屈辱史,开五千年未有之变局。从这部屈辱史中,使我们民族背负上了太沉重的包袱,一直压得我们民族至今缓不过气来。建国前,不详于细说,是到了亡国灭种的悲惨地步。建国后,我们走上社会主义道路,在这条道路上,虽实现大陆的统一,各民族的解放和团结,结束了战争,恢复了和平,在战乱的废墟上,开始奋斗的历程,可仍然使我们卸不掉这沉重的包袱。

  建设新的同时,一切都是落后的,第一步奋斗的目标,是先填补历史的旧账——摆脱屈辱,先抬起头来,所以从一开始,我们民族事事、时时都把争口气放到鼓舞人心的第一句上,要做“优胜者”,不做“劣汰者”,不要被“开除球籍”。在这种精神下,进化论在中国人心中更加强化,信仰也更加坚定。不可否认,奋起直追,社会主义建设成就是非常巨大的,短短二十八年,我们建成了世界第六大工业国,但这并不是进化论的功劳,而是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和人民翻身当主人的干劲,但进化论也有一定的激励作用,即使没有进化论,我们还有“知耻而后勇”的民族传统。

  后来是改开,近代史仍是包袱,当年奥运会上拿到第一块金牌,那种扬眉吐气的民族骄傲是最有代表性的,别的行行业业,仍是什么都要在世界上争一争,不甘落人后,第一最好,如果哪里不如西方,激励人们干劲的仍是拿出近代的屈辱史来。

  市场换技术也是出于这种心态,想抄近道快点强起来,但几十年市场换技术的失败,并没有达到争强争胜的结果,我们始终不愿意承认这样一种客观存在,即使没有别人的刻意打压,也不会有人愿把自己独有的好东西无条件地拿出去与他人共享,不愿共享,是不能受谴责的,而最靠的住的是自已有。现在动辄说别人卡我们的脖子,其实是自己不想艰苦奋斗自己做,而是想走捷径从别人手里拿来,但它注定是让人失望的。而几十年的市场换技术,市场给了别人,技术却没换来几个,仍是科技比较落后的一个大国,由此历史的包袱又变得有些沉重。所以从近代一开始,我们的一切的努力和奋斗,在民族自尊层面上唯一就是为个扬眉吐气,至今仍是。

  我们为了这,接受了奉献,接受了加班、接受了低消费、接受了低福利,接受了紧张着的一切的一切,长而久之,我们的这种接受,其实早已与近代的屈辱无关,它反养成了我们民族的一种心态,成了我们习以为常、见而不怪的生存方式,我们几乎已经不知道张弛有度的社会才是一个正常社会,如同成天紧张、辛苦劳作的长工一样,若突然放松一下,就是感到一种不适一般。

  从一八四零年起,至今已过去一百八十年,共和国建国也已七十年,象我们民族和国家至今还将近代民族屈辱背在身上走的民族,在世界各民族中可能是仅有的。我们国民个体在背负着,哪怕牺牲某些权利也心甘,国家也在背负着,哪怕少放些国民福利也不感到有愧,而它所制造出的社会形态,一切都成了那么的自然和该当。

  异代百年的包袱,不该永远背负在民族、国家和国民身上,而要卸掉这包袱,在态已固成之中,又何其难!如果卸掉,进化论的“用进废退”之论又会纷纷贯过来。无需证明,扔掉这包袱,不仅开除不了我们的“球籍”,我们还能轻装而前,正常奋斗总是要有的,只要我们坚持走好社会主义之路,是比背着包袱要进步得快、幸福得多,那是为了达到前方的目标的正常奋斗,而不是过多的不忘后边的屈辱的争气。

  四  社会达尔文主义与资本的天然的气味相投

  中国人从接触进化论开始,就是从接受严复灌输给我们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开始的。中国人也许不太懂得生物界的达尔文进化论观点以及其是否科学不科学,但对社会达尔文主义却膜拜不止,其“物竞”、“天择”、“优胜劣汰”也正好为资本所利用,而资本已无需向劳动者支付教育成本,它是现成的,而且是深入人心、不受质疑的、为之所即用的驱动力。

  市场资本调动竞争的方式,受雇者都无怨地主动进行残酷的“物竞”,如:这活儿工资尽管低,但你不干我干,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有的是,不换思想就换人,名曰“天择”,实则“人择”,某些人是踩着别人的血泪走过去,踏着别人佝偻的身体爬上去,失败者尽管也有极少甘心成被淘汰者,但失败者之下更有失败者,血泪之下还有一层血泪,而资本正是以赚取更高利润为唯一目的。故一边受雇者信奉着“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而相互踩轧,一边资本贪婪地赚取更多的剩余劳动价值,一边越相踩轧,一边赚取的就更多。因此可以说,社会达尔文主义天然地与资本是气味相投的绝配。

  资本最希望的是,劳动力要时时处于竞争状态,如此才能更多地压低工资和降低条件、而一旦劳动力受雇,再以“优胜劣汰”,人为制造出一种时时的危机感,以让劳动力必须拼命努力而不被“劣汰”掉,比如推行“末位淘汰法”,这正是资本喜欢社会达尔文主义的秘密。

  受雇的劳动者,仍然天真地以为只要自己拼命努力,就一定能成为那个“优胜者”,而不会沦落进被“劣汰者”之列,所以,他们把拼命看成是人生的一种幸福,被哄骗成“996是福报”论的虔信者,他们把拼命看成是成功的一个必然阶梯,说“努力就有回报”,而完全看不到自己固定在社会链条中的哪个环节中。

  最近有人分析得好,当年打工者拼命打工,辛苦供养出了是大学生的下一代,但是造化弄人,他们的大学生儿女干起了外卖。父母拼了一辈子命,到头来,下一代还是没能逃出这个循环。还有一人写出这样的话:她不歧视外卖员这个职业,但大众眼中它并不体面。富家孩子学琴棋书画,能成有气质的孩子,可穷家孩子学琴棋书画,大概率只能成会琴棋书画的韭菜。能预见的最可能的结局,无非孩子成为一个会弹钢琴的打工人,会画画的加班人。而前些天,正有一个视频是一外卖员在弹钢琴。她最后说:不再逼着自己的孩子学琴棋书画了。

  2021-1-5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24 17:24 , Processed in 0.01495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