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参考 查看内容

默克尔为特朗普鸣不平,欧洲也警惕被美国资本“赛博化”

2021-1-14 00:13|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2250| 评论: 0|原作者: 星话大白|来自: 大白话时事

摘要: 我们都说要把权利关进笼子里,但现在谁能把美国这些互联网平台的权利关进笼子里呢?  



我们都说要把权利关进笼子里,但现在谁能把美国这些互联网平台的权利关进笼子里呢?

  昨天发生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那就是一直很讨厌特朗普的默克尔突然给特朗普鸣不平。  

图片

  我们都知道,因为特朗普一直坚定制裁北溪2项目,再加上一直以来的一些嫌隙,让默克尔和特朗普的关系一直不是很好,两人都曾经互相指责过对方。

  不过,在特朗普1月8日遭到美国所有互联网平台联合封杀之后,并且在最近两天里,推特封杀特朗普支持者的力度越发激烈。

  这使得欧洲人也开始对美国互联网公司对公共舆论近乎完全掌控的态势,开始感到了担忧。

  这才是默克尔等欧洲领导人开始提特朗普喊冤的缘故。

  并不是他们觉得特朗普做的是对的,而是他们对美国互联网公司在联合封杀特朗普支持者的过程里所体现出的巨大问题,而感到担忧。

  这实际上就是涉及到我去年跟大家分析过的“数字主权”问题。

  (1)数字主权

  现在全球的互联网,基本是分两大块。

  一块是我们自己的互联网,一块是由美国主导的全球互联网。

  可以这么说,在十几年前,正因为我们很有远见的意识到数字网络也有主权的概念,采取了一些措施,才会有这种跟全球互联网相对独立的我们自己的互联网产业存在。

  而除了我们之外,包括欧洲和日本,他们对于美国可以说是太信任了,以至于他们都没有察觉到互联网实际上也是存在数字主权的。

  当前全球互联网巨头,基本都是美国公司,欧洲本土没有一家排的上号的互联网企业,唯一被称为欧洲支付宝的Wirecard去年还宣布破产了。

  欧洲在互联网领域的完全缺失,背后实际上意味着美国互联网巨头对于全球互联网的垄断地位。

  所以,在本次美国互联网巨头联合封杀特朗普支持者的行动越发过激之后,欧洲国家才心惊胆战的发现,假如美国这些互联网巨头联合起来对付欧洲的话,他们都没有什么办法去反制。

  今天推特可以用“反对暴力”的名义,封杀了特朗普。

  那么谁知道明天推特会不会以“反对暴力”的名义,封杀了默克尔或者马克龙?

  这件事情的问题不在于,推特“会不会”这么做,而是推特能不能“做到”这样的事情。

  很显然,以目前美国的制度还有法律,推特是能做到这样的事情,只不过推特和美国的互联网巨头,现在没有理由这么做而已。

  但是只要推特等美国互联网巨头,能够做到这样的事情,并且还没有法律可以约束它的情况下。

  那么这件事情等于就是打开了一个“潘多拉盒子”,足以让欧洲还有印度等其他国家的领导人和民众,都心生警惕起来。

  这主要在于,在1月6日的国会山骚乱里,民主党太急于借助这件事情把特朗普彻底按死,让其永世不能翻身,并且对特朗普背后的美国保守主义进行“大清洗”。

  所以,推特在1月8日把特朗普的账号永久封禁后,最近的行动是越发的过激。

  比如说,在今天早上,推特是直接封停了7万多个账号,这些账号主要分享QAnon阴谋论,并以此来支持特朗普。  

图片

图片

  如果说推特封杀QAnon还有一些所谓的理由,因为实际上推特在去年8月份就曾经封杀过7000个跟QAnon阴谋论有关的账号。

  然而,比如像下面这样的例子,推特就明显是封杀过激了。  

图片

图片

  有网友爆料,特朗普的小儿子刚注册了个推特账号,只发了一条“你好,推特”,然后他的号就被封了。

  特朗普的小儿子是2006年出生的,现在也才15岁,而且他也没有发什么内容,只是发一条“你好,推特”,就被封了。

  这着实让人感到诧异,合着推特是想搞连坐了?

  就跟2019年夏天,只要在推特上稍微发一些澄清港岛上发生的事实,揭露那些暴徒真相的账号,都经常被推特给封杀一样。

  这一次,几乎可以说,只要在美国网络上发表一些所谓支持特朗普的言论,很容易就会被推特以QAnon阴谋论封杀。

  只不过,一年前推特等美国互联网巨头封杀我们账号的时候,没有人来为我们说话。

  现在美国互联网巨头把这种封杀落到了美国人自己头上的时候,他们才能感觉到什么叫做“蓝色恐怖”。

  欧洲等国家,这一次也没有像之前那样以看戏的心态了,他们也是再一次意识到,他们缺乏对互联网舆论的任何控制手段。

  也就是“数字主权”的概念。

  (2)美国互联网巨头的无限权利

  在这次美国互联网巨头联合封杀特朗普之后,不少人说这种封杀行为并不违反美国法律和所谓“言论自由”的精神。

  理由是,美国的“第一修正案”虽然是有保障美国政府无权剥夺任何组织和个人的言论自由,但这实际上只是限制美国政府的行为,而不是针对具体组织和个人。

  所以,去年特朗普封杀TikTok之后,美国法院才会以违反了“第一修正案”为由,暂停了特朗普的禁令。

  但是,没有违背美国法律,不代表就是正确的,美国法律也从来不代表“绝对正确”。

  推特等美国互联网巨头封杀特朗普的逻辑在于,特朗普违反了这些平台的“用户协议”。

  关于这种“用户协议”可能存在的霸王条款,我们都很清楚。

  你同意了才能用,不同意就不能用。

  的确,说的时候很好听,你既然不同意这个用户协议,可以去用别的平台。

  但问题是,当你所面对的互联网已经被少数几个寡头垄断的时候,实际上这种看似存在的选择权,是不存在的。

  因为你根本没得选择。

  西方世界的互联网舆论,已经被推特、脸书、油管等互联网巨头企业垄断。

  一旦这些互联网巨头要联合封杀某些人和某件事情的时候,很容易这些人直接在整个互联网上彻底消失,堪称真正意义上的“社交性死亡。”

  在人类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加速,人们已经越来越依赖于互联网平台,把我们大量的日常社交关系都挪到了网络上。

  网络上的平台,成为了我们某种意义上的“第二人生”。

  这种情况下,互联网平台可以通过自己的“一纸用户协议”,仅靠平台自己几个高管,就可以单方面决定要封杀谁,这是一种缺乏制约的“无限权力放大”。

  换句话说,美国法律上规定的言论自由,只是规定政府不能制约组织和个人发表言论,但并没有限制企业是否能够随意的封杀个人发表言论。

  甚至,美国的法律还鼓励和放大了互联网巨头的这些审核权利。

  美国《通讯规范法案》第230条规定,美国的这些互联网平台可以在任何情况下,自由的去删除那些他们觉得“不妥”的内容,并且还不需要承担“经过他们审核”后出现不良内容的责任。

  也就是说,平台有审核内容的权利,比如不能出现暴力、恐怖等内容。但假如平台审核错漏,让这种不良内容出现在平台上后,平台却仍然不需要承担责任。

  这种不但无限放大了美国互联网巨头的权利,同时还让互联网巨头承担了最小程度的责任。

  这是严重的权利和责任不对等现象。

  并且,在本次联合封杀特朗普及其支持者的过程里,互联网平台可以完全单方面决定这个人究竟是不是在煽动暴力,是不是应该被封号,而整个过程都完全没有任何美国法律可以制约这种行为。

  这才是这次事情里暴露出来美国当前极其严重的问题。

  那就是大资本已经完全掌控了国际互联网舆论。

  我个人认为,这个问题甚至比1月6日的国会山骚乱,影响更为深远。

  很明显,这些互联网巨头,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单方面”就做出联合封杀特朗普的,他们背后大概率是可能有某些势力在进行指挥统筹。

  由于这些互联网巨头基本都在硅谷,而且这些互联网巨头基本都是民主党人,在意识形态和政治理念上都是偏向民主党的。

  在1月6日国会山骚乱后,这些互联网巨头联合封杀特朗普,背后本质上就是在对美国右派势力在做一场大清洗。

  再结合民主党的种种行为,基本上是可以猜测,这些互联网巨头和民主党联合封杀特朗普,基本就是其背后的全球大资本利益集团,所暗中指挥和统筹全局。

  并且,在这样联合封杀特朗普及其支持者的过程里,互联网巨头的这些行为,都不受美国法律约束,也不会经过国会讨论,更不需要经过法院审理同意。

  可以只是公司高管几个人在屋子里讨论出结果后,马上就执行。

  这很容易就让这种无限放大的权利,只掌握在少数几个人手里,形成真正意义上的跨越国界的“赛博朋克”组织。

  (3)资本赛博化

  我在12月12日写过一篇文章《资本终极图景的思想控制:从赛博朋克看反垄断》

  这篇文章是通过科幻小说里的“赛博朋克”概念,来分析资本的一个终极形态。这篇文章的链接,我会放在本文末尾左下角的“阅读原文”,大家有兴趣可以看一看。

  这里我也简单再介绍一下赛博朋克的概念。

  赛博朋克里的“赛博”,实际上是某种西方社会哲学对资本主义发展的最终图景的一个猜想。

  在上世纪越战之后,西方社会哲学家们对于“资本主义”这条道路的发展信心,首次出现动摇。

  巨大的贫富差距,技术的飞跃革新发展,劳动力的不安定因素等等,都成为资本主义内在矛盾的来源。

  这使得当时一些西方社会学家开始对资本主义未来发展的终极图景做一些猜测。

  这其中“赛博”就是其中一个图景。

  赛博的英文名是“Cyberpunk”,其中“赛博”是“Cyber”数字的意思。

  而比较少人知道,赛博也是“控制论”的意思。

  控制论的英文名是“Cybernetics”,这里控制论的“Cyber”也是赛博朋克里的赛博意思。

  1948年,美国应用数学家诺伯特·维纳发表著作《控制论》,这本书的副标题“关于在动物和机器中控制与通信的科学”。

  后来到了70年代,一些社会学家基于控制论的思想,提出了“赛博”的概念,我个人认为这是信息化时代资本对人的信息和思维控制的一种讨论。

  在赛博朋克里,朋克只是摇滚,重点是赛博。

  赛博本质上是对资本主义发展的终极图景猜想,认为资本主义发展到极致,会形成一种超大型的无国界的资本企业集团。

  进一步说,赛博的意思就是国际大资本通过“数字网络”控制人类的思想乃至一切。

  实际上在上世纪70年代之后,随着西方的大量社会学家在“滞胀”周期里去讨论资本的未来时,他们都十分有远见的判断到了“智能化”时代的到来。

  也就是制造业岗位会越来越少,大量就业岗位会被人工智能所替代。

  这迫使人类的就业方向,越发朝着第三产业也就是服务业集中。

  所以发达国家基本都是服务业越来越发达。

  同时,当智能化时代,也就是第四次工业革命到来的时候,人类越发需要各种娱乐活动来打发自己的时间。

  这使得在上世纪末,跟“赛博”概念的“奶嘴乐”战略开始被西方精英们提出。

  而围绕着赛博和奶嘴乐,背后打造出来的就是一个跨越国界的全球资本。

  这个全球资本的根基目前就是在美国,并且是以民主党作为台前掌控美国。

  我以前也跟大家分析过很多次,美国的格局势力划分,大致是这样的:

  共和党背后代表保守注意、右派、本土资本。

  民主党背后代表自由主义、左派、全球资本。

  在上世纪初一战和二战的爆发,让大量欧洲资本通过移民寄生到了美国身上,并且利用当时美国民主党急于摆脱共和党一家独大的局面,扶持民主党实现对共和党的翻盘。

  在罗斯福连任4届总统的这个时期,民主党一举摆脱一战之前连续几十年基本没染指过总统的尴尬局面。

  但这也让这些欧洲资本成功移民寄生到美国身上,并且成为了民主党的背后金主。

  这使得这些欧洲资本本就是通过移民寄生过去的,对美国这个国家的概念并没有那些本土资本那么强烈,这就使得他们最终成为了朝着这种全球资本的方向去蜕变的一个过程。

  在二战结束后,随着全球化的加速进行,这些美国的全球资本急速膨胀发展,随之而来的是美国本土资本的越发削弱。

  但美国通过过去几十年连续对外发动好几次战争,大量满足了美国本土资本的军工派系的胃口,这使得美国虽然长期处于这种全球资本越发强大,本土资本越发削弱的趋势。

  然而对外发动战争,就成为全球资本用来对美国本土资本“温水煮青蛙”的过程。

  所以,这些民主党为首的全球资本,最热衷于以宣传普世价值、人权、民主的旗号,去到处搞乱其他国家,传播战乱。

  并且,在这个过程里,美国的全球资本利用民主、普世价值等旗号,在构建互联网舆论的过程里,把这样的概念以近乎洗脑的性质,在国际舆论里传播,形成某种意义上的“绝对正确”。

  最终,资本和科技的结合,就会形成资本利用互联网舆论营造的“信息茧房”,最终实现“赛博化”。也就是资本可以通过“数字网络”控制人类的思想,甚至一切。

  最终形成一个跨越国界的全球超大型资本组织,这就是“赛博朋克”。

  这就是我认为在这次美国互联网巨头联合封杀特朗普过程里,最需要我们警惕的事情。

  虽然,现在美国这些互联网巨头,都是以反对暴力作为其封杀理由,这个理由看似正确,但如果实现过程并不正确,那么再正确的理由,也很容易形成不好的结果。

  我虽然一直在抨击特朗普,也一直在揭露特朗普信仰粉一些天真的幻想和沉浸在自己幻想世界里的严重“信息茧房”现象。

  然而,相比已经日落西山的特朗普来说,现在美国民主党在这次联合互联网巨头封杀特朗普的过程里,所展现出来的这种“野心”,我觉得才更具有威胁。

  其实在这之前,美国的这些保守势力,也同样利用互联网平台来营造信息茧房,并且把这些保守主义人群给洗脑得不轻,直到现在他们仍然坚定认为,特朗普是以退为进,正铺开一张大网,就等待收网的一刻,把佩洛西和这些互联网巨头给全部抓起来。

  你会发现,特朗普信仰粉所看到的世界,几乎是跟其他人完全是两个世界。

  他们已经完全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跟现实世界近乎脱轨。

  只不过,在以前美国的全球资本对右派寄生在其打造的互联网平台上营造信息茧房的事情,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1月6日的国会山骚乱,让美国这些全球资本意识到,不能放任这些右派继续利用他们打造的互联网平台,来对美国全球资本自己造成威胁。

  所以,在1月8日美国互联网平台联合封杀特朗普及其支持者,本质上我认为是美国这些全球资本在其打造的互联网平台进行一场“大清洗”,不让这些右派在其互联网平台上有任何生存的空间。

  但是问题来了。

  这会导致美国的这种势力版图彻底失衡。

  我们古人的哲学就说得很清楚“孤阴不生,孤阳不长。”

  美国的左派民主党就是“阴”,右派共和党就是“阳”。

  现在双方的矛盾在激化到不可调和的情况下,民主党针对右派的这种网络大清洗,只会越发激起美国右派的愤怒。

  毕竟,现在还只是在网络上的大清洗。

  现在这个社会,还不是完全的“赛博化”。

  到时候,更加愤怒的美国右派人群,是否会做出过激的举动,谁也不知道。

  这也是为什么,今天美国传出消息会加强在1月20日拜登就职典礼的警备力量。

  说实话,我个人认为民主党这次在网络上如此大力度联合封杀特朗普及其支持者,并不是一个明智的行为。

  这有点像是一个人在第一次感觉到威胁后,所做出的“过激反应”。

  但也幸好有这样的过激反应,才能让国际社会还有其他国家的人看清楚美国全球资本背后这种跨越国界的“赛博化”野心。

  我们都说要把权利关进笼子里,但现在谁能把美国这些互联网平台的权利关进笼子里呢?

  美国自己肯定不行。

  但欧洲各国估计要马上开始行动了,去年欧洲就一直在推进所谓的“数字税”,本身就是欧洲已经意识到“数字主权”的重要性。

  包括这一次特朗普被美国互联网平台联合封杀,欧洲有识之士基本都是反对的声音。  

图片

  之所以这些美国的全球资本能够实现跨越国界的“赛博化”,最根源的原因就是当前在全球互联网上,除了我们之外,其他国家都不存在“数字主权”的概念。

  因为没有数字主权,其他国家的“数字网络”领土,等于是毫无防备的被美国互联网巨头垄断。

  确实,现在美国互联网巨头背后的全球资本一直打着普世价值、人权、民主等冠冕堂皇的口号,形成所谓的“绝对正确”。

  但当美国本土已经势力版图失衡,并且美国在经过这样的互联网大清洗后,美国内部越发缺少制约这些全球资本的力量。

  这种情况下,缺乏制约的美国互联网平台,谁知道会不会蜕变成“恶龙”呢?

  “当你凝视深渊,深渊也在凝视你。”

  这句话通常都会被解读为“屠龙少年终成恶龙”。

  本身这两年发生的许多事情,都显示出美国这套普世价值、人权、民主是十分虚伪的。

  这种情况下,谁来保证美国这些互联网巨头一直做“正确”的事情。

  又由谁来定义“正确”?

  只由那些互联网巨头的借高管就可以随意定义别人是否正确吗?

  还是说,当威胁到这些互联网巨头背后的美国全球资本利益时,就一定要被打入邪恶吗?

  从这个角度看,其实我们才是对美国全球资本威胁最大的。

  因为,我们是当前世界上体量足够大的国家里,唯一有“数字主权”,不受美国互联网巨头垄断的国家。

  这使得,如果美国的这些全球资本,真有所谓的“赛博化”计划。

  那么我们将是他们最大的障碍和威胁。

  从这个角度看,我个人是不对拜登上台后,我们和美国关系,抱有任何幻想和期待。

  因为其实,美国不管是“左”还是“右”,现在都已经把我们视为最大的威胁。

  反过来说,我们其实可以反对美国资本对全球互联网的垄断,在这个事情上,去跟欧洲寻求到更多的共识。

  我想欧洲也不愿意这样被美国的全球资本完全垄断和控制,被美国资本“赛博化”。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22 10:24 , Processed in 0.43788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