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群众文艺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民主课》之三十三 —— 揪出刘查理,确保“双三万”

2021-1-25 23:32|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9981| 评论: 0|原作者: 曹征路|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民主课》以小说形式还原了20世纪60-70年代的历史现场,带我们回到了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让我们看到了那些不论幼稚不论荒唐却充满真诚善良的普通人的成长,以及中国人民生生不息的对平等的追求和要求。  



《民主课》以小说形式还原了20世纪60-70年代的历史现场,带我们回到了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让我们看到了那些不论幼稚不论荒唐却充满真诚善良的普通人的成长,以及中国人民生生不息的对平等的追求和要求。

  

民主课之三十三 |揪出刘查理,确保“双三万”

 

  

临1.jpg

  曹征路,1949年9月生于上海,当过农民,当过兵,做过工人和机关干部。深圳大学文学院教授,大陆新世纪以来“底层文学”思潮的代表性作家,著有《那儿》、《问苍茫》、《民主课》等脍炙人口的作品。

  《民主课》以小说形式还原了20世纪60-70年代的历史现场,带我们回到了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让我们看到了那些不论幼稚不论荒唐却充满真诚善良的普通人的成长,以及中国人民生生不息的对平等的追求和要求。

 

 

 

  第十一章

  33

  批判是从机关开始的。

  回过头,仔细想,群众贴大字报并没有那么大的力量,能让全市动员起来。那时的造反派也并不真正了解内情。

  再往深处想,紧张、被动、落后六个字虽然震动很大,算得上有理论有纲领,但也只是个工作认识问题,不同意不理他就是了。就算刘查理向冶金部发预警电报有错误,事实也已经证明预警是有必要的,也扯不上阶级斗争新动向。而且开头几天,刘查理还在总调度室上班,还照样要车下矿井,并没有发生多少异常。

  可悲剧究竟是怎么形成的?

  仔细回想1970年10月,太阳照样升起,地球照样转动,除了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上天,能记住的大事不多。1970年,还有个“一打三反”运动,但在T市,喊几句口号就过去了,因为要抓革命促生产,要搞“双三万”。10月,还有一件大事,是“批陈整风”。好像就是因为批了陈伯达,引起了批刘查理?但刘查理跟陈伯达是怎么联系上的?为什么说刘查理和陈伯达是一个性质?我的记忆在哪儿卡壳了?

  当时是姜政委去省里听了传达,回来后党的核心小组又开了扩大会传达……对了,就是在这个会上,有人重提了1953年和1957年的旧账。有人认为刘查理告黑状不是一次两次,他是一贯的。还有人讥讽说,人家是冶金部的专家,不倒翁。结论是,有色公司被刘查理专政的历史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而那时摆在军管会面前的最大现实是,1971年的生产计划报不上来,有的矿已经到了无米下锅的地步,如果一定要完成当年任务的话,来年肯定关门。也就是说,现实需要一个新的发动机,新的推动力。揪出刘查理是个现实抓手,抓革命才能促生产。

  大概就是在这次会上,刘查理被宣布停职检查的。

  那时大家都在运动中,革委会还没成立,刘查理有什么职务?他不过是有点实际影响力。所以就发明了一个新概念,不掌权的走资派比掌权的走资派更阴险。他们是通过控制人们的思想来反对“双三万”、反对解放军支左、反对文化大革命的。按姜政委的说法,陈伯达是通过设国家主席来反对毛主席的,他的纲领是“天才论”;刘查理是通过反对双三万来否定毛主席革命路线的,他的纲领是“紧张被动落后”那六个字。

  这些绕口令似的说法谁也不懂,把人搞得稀里糊涂。能懂的就是要把刘查理揪出来批倒批臭,“双三万”就实现了。

  开头还比较文雅,贴大字报,开辩论会,把陈伯达与刘查理结合起来,把设国家主席与紧张被动落后结合起来,把革命大批判与实现“双三万”结合起来。机关里组织了一批人天天下午开批判会,报纸电台跟踪报道,声势很大,各个矿还组织参观学习。只是题目很吓人,内容很空洞。

  刘查理是老运动油子了,他也批判自己的反动家庭反动出身反动思想,也是帽子很大内容很小。刘查理不傻,他也知道对抗没好果子吃,开头还比较配合,把自己骂得狗屎不如。开完会他还跟着那帮人一起去食堂打饭,饭盒里装着勺子,一路叮当乱响。

  也就是说,开头他还不想死。

  但有一天他突然不干了,他一屁股坐下地说,我不反对双三万,我反对那个干吗呀?你搞双八万我都没意见。我也不反对解放军不反对文化大革命,我为什么要反对?这个突然举动把会场搞冷了,就好像他单方面宣布游戏结束,不玩了。

  随后斗争才升级的,刘查理不投降,就叫他灭亡。

  那时我已经离开秘书组,但简报还可以看到的。有一份简报叫《看刘查理的猖狂反扑》:刘查理口口声声说他不反对双三万,请看他是怎么为自己辩护的:“夸大一点说,三座新矿上马简直就像自己的孩子长大一样。现在这三个孩子都长大了,能够出力干活了,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反对它们呢?”

  还有一份简报叫《贪天功为己有》:“刘查理把人民的矿山居然当作他的个人财产。他甚至说,他一生可以引为骄傲的,可以支撑他活下去的理由就是这三座矿山。他一辈子屡遭挫折,迭经屈辱,妻离子散,谨小慎微,守护的也就是这三座矿山。是可忍,孰不可忍。”

  当时报纸上有篇很有影响的评论员文章,《梅花欢喜漫天雪,冻死苍蝇未足奇》,文章写得诙谐刻薄,一看就知道出自姜政委的手笔。引用毛主席诗词,挖苦刘查理不自量力,很是潇洒。文章说,正当全市人民万众一心、克服万难,夺取双三万的关键时刻,刘查理跳了出来,确实耐人寻味。最后问,刘查理是要造反吗?他要造谁的反?

  紧跟着,社论也出来了,《工人阶级不答应》。然后,工总司、联造总纷纷发表严正声明,强烈要求把刘查理揪出来示众,也就是要把刘查理带到各个厂矿进行巡回批斗。有色公司有五座矿山,十几家工厂,二十多个县级单位,一家批一天,一个月就过去了。这个要求显然出乎意外,为此梁参谋长还发了脾气。

  梁参谋长一直认为姜政委在小题大做,揪不住耳朵捏鼻子。他说,你他妈逼姜尧你要干吗?你把人往死里整啊?他认为刘查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让一个踏踏实实干活的人受罪他看不下去。他说,不就说错了六个字吗?检讨检讨不就行了吗?我也说错话了,你他妈逼黒良心,七个字!梁参谋长是想保护刘查理的,可他也是当兵的,他不能不服从。

  当时的情况是,军管会不可能直接出面批判刘查理,把刘查理交给造反派也不合适,于是让工筹会去统一安排。工筹会是筹备工人代表大会的临时机构,设在原总工会,由于两派造反组织大联合始终不成功,所以实际上是个空架子。T市的局势稳定以后,有人觉得工筹会闲着也是闲着,便从两派抽调文艺骨干组成一个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来配合中心工作,由军管会派一个军代表指导。“一打三反”以后各地都成立了群众专政指挥部,T市不能没有,这样又抽调了几个基干民兵造声势,只发棍子不发枪。于是工筹会就多了一文一武两条腿,成了一个四不像的群众组织。实事求是说,当初这样安排也有保护他的意思,怕群众乱来。所以特别交待要防止刘查理自杀,夜里都安排值班的。

  但刘查理的到来使这支队伍更滑稽了,刘查理也成了一个节目。他们在各个厂矿巡回表演,开头是先批后演,后来觉得吸引力不强,群众都等开完会才来,这样就把批判会插在中间。唱了跳了一段报幕的便宣布:下面一个节目,批判反动技术权威刘查理,批完了再演,最后由民兵押回去看管。

  那时的创作节目也不少,文艺骨干都是能人,刘查理也就很自然地被编进了快板相声数来宝。

  有个人物真稀奇,他取个洋名叫刘查理……

  如果有人喊,问问他,为什么取这个怪名?民兵就把他带回来站在台口,开始他还回答,后来他就干脆眼睛一斜。

  树欲静而风不止,洋葱头它皮干肉烂心不死……

  明里说三级矿量要平衡,实际是双三万要他的命……

  说一千还道一万,他是要跟人民对着干……

  那时的文艺生活单调,矿上放个电影二十里外都有农民跑来看。何况刘查理还是个活靶子,不仅对夺取“双三万”有利,还丰富了群众业余文化生活。一个反派角色就这么被各个厂矿争着抢着拉去巡回演出,刘查理开头还能辨白两句,到后来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彻底绝望了。

  后来,刘查理自杀以后,我听说梁参谋长在核心小组会上还抡了椅子,他是要砸姜政委的。我想参谋长当时腰里没有枪,有枪他真能掏出来。

  再后来,梁参谋长也回部队住进医院里去了,以后再也没露过面。他毕竟是个当兵的,除了服从他还能怎么样?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3-3 18:50 , Processed in 0.02692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