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群众文艺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民主课》之三十五 —— 确保“双三万”,关系到方向路线,关系到整个支左大局 ...

2021-1-25 23:35|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2218| 评论: 0|原作者: 曹征路|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民主课》以小说形式还原了20世纪60-70年代的历史现场,带我们回到了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让我们看到了那些不论幼稚不论荒唐却充满真诚善良的普通人的成长,以及中国人民生生不息的对平等的追求和要求。 



《民主课》以小说形式还原了20世纪60-70年代的历史现场,带我们回到了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让我们看到了那些不论幼稚不论荒唐却充满真诚善良的普通人的成长,以及中国人民生生不息的对平等的追求和要求。

  

民主课之三十五 |确保“双三万”,关系到方向路线,关系到整个支左大局,关系到姜政委前途命运

  

临1.jpg

  曹征路,1949年9月生于上海,当过农民,当过兵,做过工人和机关干部。深圳大学文学院教授,大陆新世纪以来“底层文学”思潮的代表性作家,著有《那儿》、《问苍茫》、《民主课》等脍炙人口的作品。

  《民主课》以小说形式还原了20世纪60-70年代的历史现场,带我们回到了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让我们看到了那些不论幼稚不论荒唐却充满真诚善良的普通人的成长,以及中国人民生生不息的对平等的追求和要求。

  35

  反过来站在姜政委的立场想,他当时也确实到了没有退路。他和梁参谋长都是军人,明白狭路相逢勇者胜的道理。眼看到了年底,还剩两个月时间,如果不能一鼓作气,双三万肯定完不成。而在T城,在有色公司,已经有人在怀疑这是不是“穿新鞋走老路”了。所以这不是一个生产指标的问题,而是关系到方向路线,和整个支左的大局。起码姜政委自己是这么看的,跟六个字七个字的错误无关,甚至跟刘查理的造反也无关。

  在姜政委眼里,梁参谋长不过是草包一个,了无全局,走了也就走了。说起这事他摆出的是一副懒得计较的姿态:老梁这个人哪——冲冲杀杀还可以!他的意思是,作为党政一把手,他是不可能靠冲冲杀杀过日子的,他有很多无奈很多远虑。死了张屠夫,不吃混毛猪,要奋斗就会有牺牲。即使有牺牲他也要把这个家当下去,吃喝拉撒睡,他哪样能不管?

  T城这个地方,从唐朝就开始设官建制。那时的官只有一个任务,就是为朝廷铸币。所以第一座矿山叫天官山,第一枚铜钱叫天官钱。从开采到铸造,工艺复杂涉及面很广,但所有的生产活动和社会活动都围绕铸铜钱这个单一目的。那时的老百姓自然也是要吃喝拉撒结婚生孩子的,但那时这个地方似乎连农业都不允许发展。所以大诗人李白流浪到此,地方上竟然拿不出一顿像样的饭菜,连一碗野茭白煮的稀饭糊糊,他都三谢不忍餐,道尽了当年的艰苦。

  一千多年里,T城究竟为中央贡献了多少铜钱已经无处可考,然而一千多年过去T城竟然没有一家规模以上的地方企业却是事实。这里有马路有街道有学校有商店,却没有像模像样的市民生活。老百姓谈起矿石品位手一掂就能说个八九不离十,可论做买卖个个都满眼皆白,一脑子糨糊。

  解放以后,特别是第一个五年计划以后,这里作为国家的大规模开发项目,战略地位是提高了,可经济发展模式依旧。由于国际封锁,铜资源被看作战备物资,地方经济就更加受到挤压,一切经济活动都是围绕矿山展开的。于是一切政治斗争也很自然地围绕矿山,打得头破血流。

  按姜政委的说法,旧社会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少,一个省政府才多少人?警水财文四个厅,加上省长秘书长,吃饭一桌都凑不齐!可你看看T市有多少干部?光正县级干部一个大礼堂都坐不下。我们当兵的是自带工资来支左的,可他们是要开工资的,开工资是要花钱的。我们是新社会,有那么多的事业要办,有那么多老百姓眼巴巴瞪着我们,没有钱怎么行?参谋不带长放屁都不响,政委没有钱只能干瞪眼。

  说到底,是为钱。财政没有钱。

  如果有钱,能发动“双三万”吗?能有后面的惨剧吗?也许会有别的故事,但一定不是这个样子的。

  姜政委说刘查理是个蠢猪、糊涂虫、书呆子。他说刘查理也许至死都没想明白,为什么我们要批判他?为什么是他付出毕生心血的矿山背弃了他,为什么是那些他想维护的生命在作践他,为什么是那些矿难家属来扇他的嘴巴子?刘查理是自绝于人民,自绝于自己!

  说这些话自然是气急败坏,听到刘查理的死讯他差不多也是气疯了。在他想来,刘查理稍微有点脑子都应该明白,批判他不是目的,目的是“双三万”。他不过是借刘查理的面子用一下,就像曹操借粮草官的人头用一下。可是刘查理不给他面子,不但不给,还把姜政委的面子撕了下来。梁参谋长只是抡了椅子,如果梁参谋长掏枪,我相信姜政委也不会躲。他们都是战场上爬过来的人,死不足惧。

  几十年后,经过的事情多了,我自己也到了他们那个年纪,有些道理才逐渐想明白。我想中国后来发生的沧桑巨变在那个时代就已经初现端倪了,我相信T城的故事不过是无数中国故事中的一个片断,不过是必然链条上的一系列偶然。其实我们也都是历史舞台上的过客,历史从来也没有穿衣戴帽那么简单。这个舞台上没有绝对的正面人物,任何正面人物都有可能走向自己的反面。姜政委对“双三万”付出了太多的感情,他不能容忍任何人质疑“双三万”,任何批评的声音都被他很方便地看作阶级斗争。由此他自己也失去了理智。

  也许那时,他也预感到了,他正在为自己孵化掘墓人?

  我不知道。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3-4 08:15 , Processed in 0.01436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