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学点经济学 —— 阶级斗争和工资

2021-2-12 12:22|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8702| 评论: 16|原作者: 远航一号

摘要: 即使在新自由主义时代,资本主义条件下阶级斗争的基本规律仍然在起作用。一般来说,工人斗争的力量与产业后备军的规模成反比;当失业率处于较低水平时,工人斗争条件比较有利,往往争取到比较多的工资上涨;反之,当失业率居高不下时,工人斗争比较困难,工资往往陷于停滞。

学点经济学之十二:阶级斗争和工资

作者:远航一号

 

上一期学点经济学介绍了现代市场经济中平均价格水平的决定因素。一般来说,平均价格水平的增长率取决于单位劳动成本的增长率,单位劳动成本是平均工资与劳动生产率之比。我们会在以后再来探讨劳动生产率水平是怎样决定的。

那么,在资本主义或特色市场经济中,平均工资又是怎样决定的呢?稍有生活常识的人都知道,工资的多少取决于雇主和雇员、老板和打工者,或者说,资本家和工人之间讨价还价的过程。在这个讨价还价的过程中,资本家占有生产资料,可以决定雇佣谁不雇佣谁;只要资本主义的或者特色市场经济的生产关系不改变,资本家在劳资谈判中一般就占有优势地位。但是,工人一方,也并非完全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和条件。哪怕在政治上最不利的条件下,工人一方如果能够充分调动各种积极因素,有时也能争得较为有利的工资和劳动条件。

在这样的劳资谈判中,工人是一方,构成一个阶级;资本家是另外一方,构成另外一个阶级。所以,千千万万个工人和资本家许多个讨价还价的过程加在一起,实际上就是工人阶级(无产阶级)与资本家阶级之间两大阶级斗争的过程。这一斗争的结果,不仅影响到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影响到国民收入的分配,还影响到资本主义和特色市场经济的兴衰,进而影响到一个国家的人心是否安定、社会能否长治久安。

下面,我们用一个简单的数学模型,来概括地说明这一阶级斗争过程中一些重要的因素,再用现实观察到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相关数据来验证模型中的若干基本结论。

 

阶级斗争(工资谈判)模型

 

工人

     在资本主义或特色市场经济中,工人在大多数情况下的现实选择,就是“老老实实”干活,干一天“公平”的工作,拿一天不那么“公平”的工资,为了养家糊口,不给老板惹麻烦。

     假设如果工人不斗争,资本家付给工人的工资,可以用英文小写字母“w”来代表。

     但是,总有一些较为敏锐的工人,从长时期的生活和劳动经验中知道,如果不斗争,就会被资本家欺负,甚至连“w”都得不到,而如果斗争,则有一定的可能性,可以争取到显著超过一般工资水平的利益。

     设工人通过斗争所期望得到的工资为“理想工资”(w理想)。这个“理想工资”并不一定代表真正合理的工资水平,更不是相当于工人全部劳动成果的报酬,而是在特定的社会和历史条件下,工人根据自己的生活经验、自己所了解的劳资双方的一般力量对比,并结合资本家的盈利状况,认为自己能够争取到的、有一定现实可能性的最高工资水平。工人在评估这一可能的最高工资水平时,要考虑到当时社会平均的物价水平和平均的劳动生产率。

 

w理想 > w

 

     上面的不等式表明,“理想工资”必然大于普通工资。

     如果工人选择斗争,设工人斗争成功的概率为“s”,“s”是一个数值在零与一之间的正数;所以,工人斗争失败的概率就是“1-s”。如果工人斗争成功,工人得到“理想工资”。如果工人斗争失败,工人将被开除。

     如果工人被开除,一般也不会完全没有收入。这时又有两种可能性。工人可以设法找到新的工作,并得到普通工资“w”;或者工人会失业。为简便起见,假设工人失业的概率与全社会平均的失业率相等。设全社会平均的失业率为“μ”(希腊字母,读“缪”);工人失业的概率是“μ”,找到另外一份工作的概率就是“1-μ”。

     如果工人被开除后又找不到其他的工作,那么,如果是在比较发达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工人一般可以得到失业救济金;如果是在不发达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或者在特色市场经济,大量工人属于农民工,这时可以选择回家务农。无论是拿到失业救济金还是回家务农,工人都会拿到失业情形下的保底收入:“w保底”:

 

w保底 < w

    

上面的不等式表明,“保底收入”必须低于普通工资。

     这样,工人如果选择斗争,那么斗争的预期收入可以用如下等式来表达:

 

工人斗争预期收入

= s * w理想 + (1-s) * μ * w保底 + (1-s) * (1-μ) * w

 

     上述等式表明,工人斗争预期收入由如下部分组成:斗争成功的概率乘以“理想工资”,斗争失败的概率乘以失业率再乘以“保底收入”,斗争失败的概率乘以找到工作的概率再乘以普通工资。

     有了这些条件,我们就可以简单分析一下,工人在什么条件下会做出斗争的决定。

     显然,工人要决定斗争,其前提是,斗争的预期收入(包括斗争成功情景和斗争失败情景的按概率加权平均的收入)必须要大于“老老实实”干活所得到的普通工资。

所以,如果下列不等式得到满足,工人将选择斗争而不是“老老实实”干活:

 

s * w理想 + (1-s) * μ* w保底 + (1-s) * (1-μ) * w > w

 

     经调整后,可以得出:

 

s * (w理想 - μ* w保底) + μ* w保底 > [1 - (1-s) * (1-μ)] * w

 

从上面的不等式,可以得出这样几个推论:(1)如果s = 0,即工人斗争永远失败,则工人将永远选择不斗争

2)如果s > 0μ = 0,即失业率为零,工人将永远选择斗争。就是说,如果资本主义经济中没有了马克思所说的“产业后备军”,没有了失业的威胁,工人将不再害怕斗争失败,因而必然永远选择斗争。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一般情况下,资本主义经济都必须保持一支相当规模的失业队伍;同样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国有企业私有化是从打破工人“铁饭碗”开始的。

3)如果s > 0μ > 0w = w保底,就是说,工人的“保底收入”等于普通工资,工人将永远选择斗争。这是因为,如果“保底收入”与普通工资一样,工人即使斗争失败、丢掉工作,生活水平也不会下降,而如果选择斗争,反而有一定的可能得到“理想工资”。工人“保底收入”的多少取决于一个国家的政治、经济制度以及阶级斗争的总的形势。如果一个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阶级经过长期斗争争取到了比较完善的社会福利制度,那么工人平均的“保底收入”就会比较接近在职时的工资水平。所以,在新自由主义时代,资产阶级及其御用文人总是恶毒攻击社会福利制度。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过去社会主义国家的“走资派”总是用“大锅饭、养懒汉”来污蔑计划经济时代的国营企业。

 


资本家

     说完了工人,咱们来说说资本家。资本家愿意付给工人一个什么样的工资水平呢?

     许多有进步倾向的读者一定会说,资本家吗,贪得无厌,一定是希望给工人付的工资越低越好。

     在现实的资本主义或特色市场经济中,问题并不这样简单。资本家的总的目的当然是利润最大化。具体到劳动力市场来说,资本家购买劳动力的目的,是为了让工人从事生产(或者各种非生产性的经营活动)。在付出一定工资以后,资本家的首要利益在于在正常的、连续不断的生产过程中让工人的劳动力得到充分的使用。

     但是工人的斗争,无论采取怠工、罢工或出于义愤而破坏资本家财产、伤害资本家本人及家属等形式,都会造成资本主义正常生产过程的中断,减少资本家在一定时期可以得到的利润。

     虽然资本家常常可以求助于资产阶级国家,但是,一方面,即使资产阶级国家出面镇压工人,往往耗时耗力,并不能完全避免资本家的损失;另一方面,在许多外围和半外围国家,由于资产阶级法治并不“完善”,要让资产阶级国家下属的警察、法院、检察院等机构为资本家效劳,仅仅凭着资本家“纳税人”的资格往往还不够用。在这些地方,权利被“侵犯”的资本家往往还要自掏腰包,或者行贿腐败,或者为地方资产阶级政府机关提供“赞助”;即便如此,如果资本家的“上贡”不够标准,地方资产阶级机关的镇压也未必“到位”。

     因此,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资本家给工人支付的工资,在保证资本家盈利的前提下,往往还要对工人有一定的“吸引力”,最低限度,资本家支付给工人的工资,要略大于一般条件下工人选择斗争的预期收入:

 

w > s * w理想 + (1-s) * μ* w保底 + (1-s) * (1-μ) * w

 

     经调整后,可以得出:

 

w > [s * (w理想 - μ* w保底) + μ* w保底] / [1 - (1-s) * (1-μ)]

 

     在现实的资本主义经济中,资本家往往还会在上述最低限度的基础上再加上一点“保险系数”。我们用希腊字母θ(西塔)来表示这个“保险系数”。一般来说,θ > 0

     下面的等式概括了资本主义或特色市场经济条件下阶级斗争决定工资水平的主要因素,我们称之为“阶级斗争(工资谈判)曲线”:

 

w = [s * (w理想 - μ* w保底) + μ* w保底] / [1 - (1-s) * (1-μ)] + θ

 

     在等式右侧,如果θ等于零,那么工人“老老实实”干活得到的普通工资就正好等于斗争预期收入。如果资本家在这个基础上再增加一个数量大小不等的θ,就更有把握避免工人斗争。

     这个θ,可以理解为马克思所说的工资中的“历史的”、“道德的”因素,也受到一个国家阶级斗争总形势的影响。比如,在一个进步政府执政时期,θ就可能大一些;在一个反动政府猖獗时期,θ就可能小一些。此外,在某些国家的某些行业,为了支撑“996”式的超长劳动时间、超高劳动强度的剥削模式,资本家也可能支付较高的θ以吸引身体素质比较好、学历比较高的工人,并且用支付相对较高的工资,来避免工人在巨大的非人劳动压力下在生理上和心理上迅速崩溃。

     对“阶级斗争(工资谈判)曲线”做进一步推导,可以得出:

 

w = s * w理想 / [s + μ* (1-s)] + w保底 * (1-s) / (1 - s + s/μ) + θ

 

对上式做细致分析后,可以发现,工资水平“w”与失业率“μ”成反比关系。比如,如果 μ= 1,即失业率为100%,则工人的预期平均工资等于:

 

s * w理想 + w保底 * (1-s) + θ

 

也就是,如果工人斗争成功,得到“理想工资”,斗争失败,则只能得到“保底收入”,另外再加上资本家愿意支付的“保险系数”。

如果 μ= 0,即失业率为零,则工人的预期平均工资等于:

 

w理想 + θ

 

     就是说,当失业率为零时,工人的平均工资将恒等于“理想工资”加“保险系数”。失业率为零时的预期平均工资显然高于失业率为100%时的预期平均工资。

     以上的“阶级斗争(工资谈判)曲线”表明,在一个资本主义或特色市场经济中,给定一定的社会经济制度和政治形势,给定当时的“历史的”、“道德的”因素,在短期,阶级力量对比主要受失业率(即“产业后备军”规模)的影响。失业率越高,工人斗争力量越弱,工资水平越低;失业率越低,工人斗争力量越强,工资水平越高。

     这可以用下面的“失业率与平均工资关系示意图”来说明。图中,蓝色实线代表经济周期的扩张时期。这时,失业率逐步下降,工人斗争力量逐步增强,平均工资不断上升,直至失业率下降到最低水平时,经济繁荣达到周期性顶点。这时,发生经济危机,失业率沿着代表经济衰退的红色虚线急剧上升,工人斗争力量下降,与劳动生产率上升相互抵消的结果,平均工资陷于停滞。

     这个示意图,可以基本反映现代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中失业率与工人平均工资之间的关系。下面第二个图说明了1980年以来美国经济中历年的失业率与实际平均劳动收入之间的组合关系。这里,“实际平均劳动收入”就是在扣除通货膨胀影响以后的平均劳动收入,用2012年不变美元来计算,可以反映劳动者收入实际购买力的变化。由于通货膨胀的影响,一单位2012年美元的实际购买力比今天的美元大约高出10%

     如图,在1980-1982年经济危机期间,美国经济的失业率从7.1%上升到9.7%,同一时期,美国工人的实际平均劳动收入从41508美元略微下降到41168美元。1982年以后,美国经济逐步恢复,随着失业率下降,美国工人的工资水平逐步上升;至1989年,失业率下降到5.3%,美国工人的实际平均劳动收入上升到46928美元;与1982年相比,在七年时间中增加了5760美元。

     1991年,美国经济衰退,失业率上升到6.8%,美国工人的实际平均劳动收入虽然增加到47766美元,但与1989年相比,基本处于停滞状态。此后数年,美国经济复苏乏力,失业率居高不下。至1995年,失业率回落到5.6%,那一年美国工人的实际平均劳动收入是50567美元。与1989年相比,六年时间仅增加了3639美元。

     1995年以后,美国经济由于信息技术革命等原因,一度出现经济繁荣。至2000年,美国经济的失业率下降到4%,美国工人的实际平均劳动收入上升到59715美元;与1995年相比,在五年时间中就增加了9148美元。

     2001年,美国经济衰退,美国工人工资再度陷入停滞。至2003年,失业率上升到6%,实际平均劳动收入缓慢增长至61473美元。2006年,美国经济在房地产和股市泡沫中达到本世纪初周期扩张的顶点,失业率下降到4.6%,实际平均劳动收入达到63238美元。

     2009年,美国经济陷入到那时为止战后最严重的经济危机,失业率暴增至9.3%,实际平均劳动收入63393美元,与2006年相比,几乎没有增加。

     在奥巴马和特朗普执政时期,美国经济缓慢但是逐步复苏。在此次新冠疫情危机爆发之前的2019年,美国经济的失业率已经下降到3.7%,实际平均劳动收入增加到71184美元;与上一次危机期间的2009年相比,实际平均劳动收入在十年期间增加了7791美元。

     总的来说,即使在新自由主义时代,资本主义条件下阶级斗争的基本规律仍然在起作用。一般来说,工人斗争的力量与产业后备军的规模成反比;当失业率处于较低水平时,工人斗争条件比较有利,往往争取到比较多的工资上涨;反之,当失业率居高不下时,工人斗争比较困难,工资往往陷于停滞甚至下降。

     在特色市场经济中,阶级斗争的一般规律也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类似。不过,由于中国经济中的产业后备军主要来自于农村的剩余劳动力,加之官方的城镇失业率统计很不准确,目前还无法对特色市场经济中产业后备军与工资水平的关系做出可靠的统计分析。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仗义执言 2021-2-17 19:24
井冈山卫士: 从马克思时代到现在生产力发展了多少倍?照你的说法利润率早就上天了。
现在讲的是工资,为什么扯到利润率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1-2-16 22:42
仗义执言: 由生产力水平决定,或者平均的技术水平决定
从马克思时代到现在生产力发展了多少倍?照你的说法利润率早就上天了。
引用 仗义执言 2021-2-16 12:13
井冈山卫士: “它生产和再生产的费用量或者需要消耗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量”由什么决定?
由生产力水平决定,或者平均的技术水平决定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1-2-15 22:54
仗义执言: l劳动力商品的价值量基本和其他商品的价值量同样的决定原理,是它生产和再生产的费用量或者需要消耗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量决定的,这个量是资本家和工人实际工资 ...
“它生产和再生产的费用量或者需要消耗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量”由什么决定?
引用 仗义执言 2021-2-15 10:55
井冈山卫士: 我问你的是劳动力商品价值量的决定,你的回答文不对题。
l劳动力商品的价值量基本和其他商品的价值量同样的决定原理,是它生产和再生产的费用量或者需要消耗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量决定的,这个量是资本家和工人实际工资(价格)谈判围绕的核心上下波动的中心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1-2-15 00:15
仗义执言: 劳动力商品和其他商品具有统一性,就是他们的价值形成是一致的,劳动力商品的特殊性在于其使用价值,就是劳动力商品的使用是劳动,其创造的价值大于它自己的价值 ...
我问你的是劳动力商品价值量的决定,你的回答文不对题。
引用 仗义执言 2021-2-14 16:17
井冈山卫士: 我没有问你电视机,我问你的是劳动力。你没有能力回答我的问题,你引用马克思的话没有,天王老子的话也没用。 ...
劳动力商品和其他商品具有统一性,就是他们的价值形成是一致的,劳动力商品的特殊性在于其使用价值,就是劳动力商品的使用是劳动,其创造的价值大于它自己的价值。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1-2-14 02:04
仗义执言: 你就如问我什么决定了电视机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
我没有问你电视机,我问你的是劳动力。你没有能力回答我的问题,你引用马克思的话没有,天王老子的话也没用。
引用 仗义执言 2021-2-13 20:59
井冈山卫士: 你一次都没能正面回答过什么决定了生产劳动力商品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要不要仔细思考一下专门写篇文章讨论? ...
你就如问我什么决定了电视机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
引用 仗义执言 2021-2-13 20:56
井冈山卫士: 你一次都没能正面回答过什么决定了生产劳动力商品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要不要仔细思考一下专门写篇文章讨论? ...
“即使我的书中根本没有论‘价值’的一章,我对现实关系所作的分析仍然会包含有对实在的价值关系的论证和说明。胡扯什么价值概念必须加证明,只不过是由于既对所谈的东西一无所知,又对科学方法一窍不通“(《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第368页)。
引用 横刀立马 2021-2-13 09:09
仗义执言: 庸俗经济学供求决定价值套用下的庸俗化的工资形成理论
左一个“庸俗”,又一个“庸俗”,然后自己又说不出个什么来。你的“政治经济学”就是没有任何正确理论,纯粹是你的情绪垃圾桶而已。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1-2-13 09:06
"如果s > 0且μ > 0但 w = w保底,就是说,工人的“保底收入”等于普通工资,工人将永远选择斗争。"放在古代,就是“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等死,死国可乎?”或者“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1-2-12 22:35
仗义执言: 决定工资的是一定生产力下的劳动力生产和再生产需要耗费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阶级斗争只影响工资,工资是劳动力商品的价格。 就如商品价格是由商品价值(一定技 ...
你一次都没能正面回答过什么决定了生产劳动力商品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要不要仔细思考一下专门写篇文章讨论?
引用 仗义执言 2021-2-12 20:46
决定工资的是一定生产力下的劳动力生产和再生产需要耗费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阶级斗争只影响工资,工资是劳动力商品的价格。
就如商品价格是由商品价值(一定技术条件下(生产力)下的生产商品耗费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的,商品的供求只影响价格
引用 仗义执言 2021-2-12 19:28
庸俗经济学供求决定价值套用下的庸俗化的工资形成理论
引用 Kommunist 2021-2-12 17:33
资本家一节中的“上供”应该改为上贡吧?

查看全部评论(16)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3-4 07:11 , Processed in 0.01722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