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经 济 查看内容

学点经济学 —— 中央银行与货币政策

2021-2-23 05:14|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3975| 评论: 0|原作者: 草庐棋士

摘要: 在现实世界中,借贷资本供给的扩大或缩小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商业银行以追求私人利润为动机而做出的经营决策的限制。这不仅会造成了贷款供给的巨大波动,而且还可能在相当程度上抵消中央银行货币政策的效果。

学点经济学之十六:中央银行与货币政策

作者:草庐棋士

 

长久以来,在普通群众乃至许多经济学专业人士中一直流传着对中央银行和货币政策的一些极端看法。一方面,他们认为中央银行可以随意地“点石成金”,把本来一文不值的纸张变成通行天下的货币。另一方面,他们又认为中央银行可以随意地 “化金为土”,把自己兜里的钱变得越来越不值钱,乃至变成废纸。在现实世界里,中央银行确实在维持资本主义经济和特色市场经济的稳定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但是其货币政策的实际效果却远没有许多人想象的那么“法力无边”。

 

中国的中央银行制度是与特色市场经济同步发展起来的。在计划经济时代,商品和服务市场的规模有限,劳动力主要由非市场经济主体分配,企业之间的物质产品交换也主要依托国家计划。当时的中国人民银行基本上履行着“总”商业银行的职能。一直到了八十年代之后,所谓“四大”国有银行(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交通银行)才从中国人民银行中分离出来专门经营以存贷款业务为核心的商业银行业务。中国人民银行则成为了以执行“货币政策”为专职的中央银行。

 

所谓“货币政策”,按照主流经济学的说法,就是通过调节货币供应量、利率来影响宏观经济活动的政府政策,一般由中央银行来执行。正如第十三期“学点经济学”中已经介绍过的,实际上,在现代市场经济中,中央银行并不能决定货币供应量,但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借贷资本的供给。这里,我们还是沿用一般习惯,将中央银行所执行的通过调节银行准备金、利率来影响宏观经济活动的政策称之为“货币政策”。

 

下表是中国人民银行2019年的资产负债表:


首先看负债一侧。中央银行发行的现金(钞票)本质上是现金持有人对中央银行的债权。在20世纪以前的主要资本主义国家,一般民众理论上可以用手头的现金要求中央银行兑换贵金属。美国的联邦储备系统(中央银行)直到上世纪70年代初还在提供美元兑换黄金的服务。在当代市场经济中,虽然现金不能再用来直接向中央银行兑换金银,但是其作为流通手段和支付手段的效力是由国家政权和整个信用制度所保证的,拒绝现金支付在理论上属于违法行为。2019年,中国共有流通中的现金7.7万亿元。

 

银行库存现金(0.6万亿元)和商业银行在中央银行的存款(23.1万亿元)是整个商业银行系统开展存贷款业务所凭借的准备金。商业银行的准备金占到了中央银行资金来源的约64%,调节商业银行系统准备金规模的大小是中央银行货币政策的主要手段。

 

中央银行同时也代理国库业务。财政部在中央银行有着3.2万亿元的存款以备随时支取。中央银行的其他杂项负债约有2.5万亿元。

 

中央银行的自有资本,即会计上的所有者权益(净资产),只有0.2万亿元,其“杠杆率”高达186,远远高于商业银行系统的44。从数值上讲,中央银行业务的“风险”要比商业银行系统大很多。然而,商业银行主要是凭借自身的信用维持“杠杆率,而中央银行的“杠杆率”则是由整个市场经济的总体信用来维持、靠国家政权来保障的。只要没有发生社会公众系统性抛弃本国货币的极端状况,中央银行是不存在支付能力限制的。

 

再看资产一侧。中央银行持有资产中最大的一部分是外汇储备。外汇储备是中国历年的贸易盈余和资本净输入累积起来形成的对外国的债权,主要以外国国债、机构债券和外币现金的形式存在。2019年,中国的外汇储备约有21.2万亿元,占中央银行资产总额的57%。由于中国实行接近于固定汇率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的外汇储备为人民币的币值提供了某种保障。只要人民币的对外汇率保持基本稳定,那么,中国经济的通货膨胀率不大可能显著超过或低于美国等世界主要经济体的平均通货膨胀率。关于中国的国际收支平衡和汇率,我们会在以后的“学点经济学”中加以介绍。

 

中央银行持有对银行部门贷款9.9万亿元,掌握银行部门其他债权1.9万亿元,持有政府债券1.5万亿元,持有其他资产(包括中央银行办公大楼等固定资产)2.3万亿元。

 

在第十四期和第十五期“学点经济学”中已经介绍过,银行借贷资本的供给(LS)一方面取决于银行准备金(R),另一方面取决于银行准备金率(R/D,这里,“D”代表银行存款):

 

LS = (L/R) * R = [(1 - R/D)/(R/D)] * R

 

中央银行主要是通过影响、控制银行准备金的大小来贯彻自己的“货币政策”。以中国人民银行(即人们通常所说的“央行”)来说,影响银行准备金的手段主要有两种。第一种办法,是提高或降低向商业银行提供的再贴现贷款的利率。所谓再贴现贷款,就是中央银行向商业银行提供的低息贷款。因为再贴现贷款利率通常低于商业银行放出贷款的利率,商业银行可以借入这种再贴现贷款来开展自己的贷款业务,或者将其存入中央银行作为准备金。比如,中央银行要实行扩张性的货币政策;那么,中央银行可以选择降低再贴现利率,于是,商业银行就会有更大的盈利动机借入再贴现贷款。在中央银行平衡表的资产项目中,“给银行部门的贷款”一项就会增加;在其负债项目中,“银行部门存款”也会随之增加。商业银行系统的准备金总额由于借入了再贴现贷款而增加,如果银行系统不改变准备金率,那么,银行每一个利率水平上愿意放出的贷款就会相应增加。反映在下图上,就是银行贷款供给曲线LS向右移动,与贷款需求曲线LD相交于一个新的均衡点。

 

在新的均衡点上,利率更低,银行贷款总额更大。在这种理想情况下,扩张性货币政策可以扩大借贷资本的供给、降低利率,进而刺激消费、投资,提高总需求。

 

 

 

另一种货币政策是“公开市场操作”,即中央银行买入或卖出政府债券。假设中央银行决定实行扩张性的货币政策,它就会从银行那里买入政府债券。由于卖出了政府债券,商业银行系统的准备金就会增加。在中央银行的平衡表中,资产一栏的“政府债券”就会增加,负债一栏的“银行部门存款”也会增加,其效果与上图所绘的降低再贴现利率类似。

 

在有的情况下,比如经济发生了严重的金融泡沫、通货膨胀恶化等情况,从而中央银行认为“经济过热”,有必要实行紧缩性的货币政策。这时,中央银行可以选择提高再贴现利率或者出售政府债券。这样,银行系统的准备金就会减少,银行贷款的供给就会萎缩。这种货币政策的效果可以用下面第二个图来说明。如图,中央银行实行紧缩性货币政策后,供给曲线LS向左移动,与贷款需求曲线LD相交于一个新的均衡点。

 

在新的均衡点上,利率更高,银行贷款总额变小。在理想情况下,紧缩性货币政策可以起到抑制投资和消费,从而避免经济过热的政策目的。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在本世纪初每年都会有大量的新增外汇储备。为了维持汇率稳定,中央银行就必须经常不断地向商业银行购买外汇;而中央银行购买外汇的同时,就会导致银行部门准备金相应增加。如果不采取其他的步骤,银行部门准备金的增加可能会与中央银行既有的政策目标发生冲突。这时,中央银行就需要采取提高再贴现贷款利率、出售国库券(政府债券)、出售中央银行票据(一种由中央银行发行的短期债券)等办法以回收银行部门通过出售外汇而新增的准备金。这种货币政策操作在金融界称之为“对冲”。

 

美国的联邦储备系统(“美联储”)相当于美国的中央银行,其货币政策的主要手段是买卖政府债券的公开市场操作。在2008-2009年世界经济危机以后,美联储执行了一套名为“量化宽松”的扩张性货币政策;其内容不仅包括大规模购进政府债券,还包括从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手里购进房地产贷款以及以房地产抵押贷款为后盾的各种证券。

 

上面所介绍的中央银行扩张性和紧缩性货币政策及其效果假设的是理想情况。但是,在现实世界中,借贷资本供给的扩大或缩小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商业银行以追求私人利润为动机而做出的经营决策的限制。在市场经济运行的巨大不确定性中,商业银行和一般资本主义企业一样,往往无法搜集到足够的信息,因而只能依靠自己的对未来的信心作出贷款决策。这不仅会造成了贷款供给的巨大波动,而且还可能在相当程度上抵消中央银行货币政策的效果。

 

下面第三个图可以说明在金融危机的情况下,银行部门的商业经营决策如何抵消中央银行扩张性货币政策的作用。比如,当发生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的时候,中央银行为了抵消危机造成的总需求下降,可以实行扩张性货币政策,增加银行准备金。这时,如果银行系统的准备金率不发生变化,贷款供给曲线LS就会向右移动(在图中用蓝虚线来代表)。然而,危机造成的恐慌让商业银行对贷款供给十分谨慎。即使企业或个人借款人这时愿意接受高利率,由于观察到许多企业、个人破产,银行无法确定新贷款是否还能够收回。这样,银行就不愿意轻易放贷,旧贷款收回或者利息回流后,也会将其中一部分转入准备金。这样,整个银行系统的准备金率就会相应增加,从而导致借贷资本供给萎缩。在下图中,这就表现银行贷款供给曲线的斜率上升。就是说,即使利率提高,银行部门也不愿意增加很多贷款,或者说,银行贷款供给对利率变化的反应变得迟钝,从而导致贷款供给曲线LS逆时针方向旋转,变得更加陡峭。这样,中央银行扩张性货币政策的实际效果就在很大程度上被商业银行自发地紧缩信贷而抵消,从而无法有效增加贷款供给、降低利率。

 

 

 

另一方面,当发生金融泡沫时,中央银行也许会尝试用紧缩性货币政策来抑制经济过热。在下面第四个图中,中央银行减少银行的准备金,导致贷款供给曲线LS向左平行移动(用蓝虚线来表示)。然而,在金融泡沫期间,金融资产价格上升,表面上企业利润上升、个人收入增加,银行也希望大量放出贷款以参与谋利。这时,为了不落在其他银行后面、失去客户,每个银行都想方设法在现有准备金的基础上最大限度地增加贷款,从而导致准备金率下降。于是,银行的贷款决策变得更加大胆,利率的些许上升就能吸引银行提供大量额外贷款。在图中,这就表现为贷款供给曲线LS顺时针旋转,整个贷款供给曲线变得更加平缓。虽然中央银行企图实行紧缩性货币政策,其实际效果就很大程度上被商业银行自发地信贷扩张所抵消,利率仍然保持在较低水平,无法有效遏制金融泡沫。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3-4 07:57 , Processed in 0.01482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