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关于“左翼鄙视链”

2021-3-2 06:27|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6431| 评论: 11|原作者: 余暗|来自: 激流网

摘要: 比如有的左派认为女权运动、lgbtq运动、环保运动等不讲阶级,没有前途,反之就是认为左派太过教条,对其是贬低和漠视的,这种观点与我在杏花村时对朋友平台所指责的不够“左”是一样的。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必然是支持各种进步的社会运动,不会刻意苛求其性质必须是社会主义。

2020年可谓是不平凡的一年,在疫情之下暴露了很多问题。随着问题的暴露,笔者听到了许多类似“今年的形势真的不一样了”“年轻人开始关注马克思或毛主席了”“新一辈人开始关心社会问题了”的说法,有人称此现象为“民间舆论场域的‘左转’”。

 

然而,在这股“左转”浪潮中也存在着显著的观点分歧和论争,有朋友戏称为“左翼鄙视链”。这些分歧主要体现在两个问题上:怎么看和怎么办。怎么看是如何判断社会性质,怎么办是如何改造社会。

 

 

怎么看

 

 

 

 

笔者曾在怎么看的问题上一直打转,分不清国家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的区别,确切地说应该是不学马列、片面地理解“毛泽东思想”,认为批评社会体制的就是自由派,种种社会问题的根源都在于美国的和平演变政策,甚至一直对美国的“十条诫令”深信不疑。打破这种“愚昧”状态的是一本叫《共产党宣言》的小册子:“人们的观念、观点和概念,一句话,人们的意识,随着人们的生活条件、人们的社会关系、人们的社会存在的改变而改变,这难道需要经过深思才能了解吗?”深刻的唯物史观使我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对历史现实的解释。

 

错误常常是正确的先导,刚步入马克思主义大门的人走一点弯路再正常不过了。为了少走弯路就要练就一双“火眼金睛”,孙悟空是可以一眼就能看出站在面前的是妖怪、神仙还是普通人。马列主义就是助你练就“火眼金睛”的八卦炉。马列主义的理论学习基本可以分为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三个部分,其中政治经济学又可分为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学(资本论)、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和当代经济形势与问题三个部分,而科学社会主义又可分为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社会主义思想发展史(从空想到科学)和科学社会主义实践(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三个部分。

 

 

怎么办

 

 

 

 

懂得怎么看,也不一定知道怎么办。笔者在杏花村时候就遇到过挫折,杏花村是一个城中村,因为房租便宜,很多外来工都在这里居住。刚到这里的时候,我便想着跟他们讲讲“剥削”和“阶级”,可事与愿违,大家工作了一天都很累,没人愿意听我讲的这些“马克思主义”。受挫之后,脑子里想的都是“他们太落后了,每天被老板压榨都不知道反思,说好的先进性呢”,甚至埋怨杏花村的朋友不够进步,应该再左点,毕竟“XX问题本质上就是阶级问题嘛”,觉得他们应该把精力都放到支持我的“讲坛”上来,却没有思考是不是自己的方式有问题。事实证明还是我太年轻,没有做过调查研究,单凭主观热情,还总想着搞个大新闻。这种“讲坛”的目的不是为了普及马克思主义,而是想彰显自己的高明。

 

实际上这种幼稚的行为反映了两个问题,一是如何看待群众的问题,另一个是如何看待群众组织的问题。

 

如何看待群众

 

“任何一个时代的占统治地位的思想始终都不过是统治阶级的思想”,生活在在资本主义社会的人们受资本主义所塑造出来的思想影响再正常不过了,学习了马克思主义的先行者要找到适合于现实的方法去影响还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挣扎的人。改造社会的前提不是脱离社会,而是融入社会,做到勤学敬业广交友。就像《红岩》里的成岗一样,白天,他是工厂的厂长,更谨慎、更小心地干着自己的工作;一到晚上,他便成了《挺进报》的印刷者,通夜不眠地做着印刷工作。

 

如何看待群众组织

 

我之所以有条件设“讲坛”讲“剥削”,是因为杏花村的朋友提供了平台。作为杏花村最大的群众组织,我当时竟然以不“左”为名指责他们不进步,现在想想真是幼稚。而幼稚的背后恰好反映了“左翼鄙视链”的存在。之前看到有人认为在左翼内部存在着“XX问题本质上就是阶级问题嘛”,鄙视其他广泛的社会运动的观点,也就是阶级叙事与身份政治之间的“矛盾”。比如有的左派认为女权运动、lgbtq运动、环保运动等不讲阶级,没有前途,反之就是认为左派太过教条,对其是贬低和漠视的,这种观点与我在杏花村时对朋友平台所指责的不够“左”是一样的。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必然是支持各种进步的社会运动,不会刻意苛求其性质必须是社会主义,而是会利用合乎运动方式的方法去往社会主义方向引导。

 

随着资本主义经济的“阔步前进”,资本主义的矛盾和问题将更加突出。“求之于势,不责于人”,相信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会打破鄙视链,走到一起来。


鲜花

握手

雷人
1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远航一号 2021-3-2 23:21
井冈山卫士: 如果你能写一篇“苏黎世郊区马里裔变性性工作者文化主体意识的百年嬗变”那是肯定可以拿到经费的。你在香港上学的时候做文化社会研究的院系估计也有类似的研究。 ...
这个论文题目起的真是惟妙惟肖啊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1-3-2 23:17
sxm: 他们还有研究经费啊,我还以为他们是自娱自乐呢。
如果你能写一篇“苏黎世郊区马里裔变性性工作者文化主体意识的百年嬗变”那是肯定可以拿到经费的。你在香港上学的时候做文化社会研究的院系估计也有类似的研究。
引用 sxm 2021-3-2 22:42
他们还有研究经费啊,我还以为他们是自娱自乐呢。
井冈山卫士: 所谓I就是intersex,即生来拥有不同于男性和女性的性器官的人。比如性染色体为XYY或XXY的人群(通常是父母生殖细胞发生变异或者分裂不完全所致)。所谓A就是Asex ...
引用 激活 2021-3-2 18:36
问题在于,在科学界始终也没有定论关于同性恋是否是客观产生的,关于异性恋是有的两性之间的化学反应这个是有证实的,但是同性恋似乎一直没有,你提到同性恋他们就说他们天生是这样
远航一号: 就这个问题,多说几句,准备挨骂(现在在美国,如果要挑战lgbtq,那就简直要冒失去言论自由甚至被肉体消灭的风险)。这里是中文论坛,所以稍微说两句。众所周知 ...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1-3-2 08:36
远航一号: 就这个问题,多说几句,准备挨骂(现在在美国,如果要挑战lgbtq,那就简直要冒失去言论自由甚至被肉体消灭的风险)。这里是中文论坛,所以稍微说两句。众所周知 ...
“中国资产阶级也还没有自觉利用lgbtq的企图”可以从中国在世界体系中的地位来解释。中国资产阶级依赖剥削本国工人阶级获取剩余价值,因此,他们有动机(但未必有能力)去保证劳动力再生产,同时要把再生产的绝大部分成本压给传统家庭。利用LGBTQ只会加剧劳动力再生产的不确定性。所以,中国资产阶级对LEBTQ还看不上眼。这也给中国的LGBTQ某种反抗强权的表象,中国的自由派也有这种表象。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1-3-2 08:20
远航一号: 接受批评,可否普及一下 I A + 又是什么?
所谓I就是intersex,即生来拥有不同于男性和女性的性器官的人。比如性染色体为XYY或XXY的人群(通常是父母生殖细胞发生变异或者分裂不完全所致)。所谓A就是Asexual,即对性不感兴趣的人群。现在代指其他性少数的是那个加号“+”。但是我估计这个符号很有可能在未来遭到挑战,因为它是生物学上代表雌性符号(下面一个“+”,上面一个“O”)的下半部分。用“+”代指其他性少数存在着把其他性少数至于传统女性性取向之下的嫌疑,甚或认为其他性少数只是残缺不全的女性。估计这个“+”也会在未来收到批判,相关批判可以作为身份政治的尖端课题来领取研究经费。
引用 远航一号 2021-3-2 08:10
井冈山卫士: 来来来,我先来批判一下远航。所谓LGBTQ已经是2017年之前的产物了。纽约时报已经在2018年公布了新的圣旨,把性少数的公开说法更新为L.G.B.T.Q.I.A.+(<a href="https://ww" target="_blank">https://ww</a> ...
接受批评,可否普及一下 I A + 又是什么?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1-3-2 08:03
来来来,我先来批判一下远航。所谓LGBTQ已经是2017年之前的产物了。纽约时报已经在2018年公布了新的圣旨,把性少数的公开说法更新为L.G.B.T.Q.I.A.+(https://www.nytimes.com/2018/06/21/style/lgbtq-gender-language.html)。所以无论是远航还是这位余暗,只提LGBTQ的行为就是纵容LGBTQ五大群体相对于其他性少数的文化霸权,按照身份政治的标准实质上已经是性歧视行为,应该揭批(^_^)。
引用 远航一号 2021-3-2 07:00
就这个问题,多说几句,准备挨骂(现在在美国,如果要挑战lgbtq,那就简直要冒失去言论自由甚至被肉体消灭的风险)。这里是中文论坛,所以稍微说两句。众所周知,自然界生物进化的规律,是通过雌雄两性交配来实现物种繁衍。所以只有异性恋可以说是符合自然规律的正常性行为。其他性行为、性爱好只能带来某种生理快感(有的是极其变态的快感,如变性),而决不可能繁衍人口。(lgbtq爱说“性取向”,意在否认两性关系的生物学基础,而把所有个人性偏好都说成是“客观”的取向)在历史上,由于人口增长对人类社会发展的重要性,从而社会道德强烈排斥一切阻碍人口增长的性关系,因而同性恋普遍受到歧视。只有在特殊历史和地理条件下,如西藏,恶劣自然环境要求限制人口,于是大量剩余被用来维持不生意的寺院人口,僧侣中的同性恋行为是可以普遍接受的。

在资本主义早期,对同性恋等行为的态度与前资本主义类似。一直到晚期资本主义(特别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核心国家),劳动力繁衍对资本积累不再重要,对异性恋以外的其他性行为的追求才泛滥开来,在有社会保障、相对生活无虞,革命幻想破裂后又精神空虚的小资中特别流行。

本来,同性恋也好,变性也好,五花八门的几十种性取向也好,即使不革命,也不算反革命,就算是小资的一种生活方式吧。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小资lgbtq开始到处要求自己的“权利”,男女两个厕所之外,还要第三个厕所,然后发展到性别自己认定,自己认为是女的,就可以进女厕所,不许歧视。这些还算是“小节”吧。

但资产阶级有意纵容lgbtq不断增加自己的“权利“,以挑拨劳动人民内斗,现在发展到社会大多数已经不敢对lgbtq有任何批评。随着美国的反种族主义运动日趋堕落,实际上沦为反对白人工人阶级的流氓无产者运动,包括lgbtq在内的身份政治已经成为分裂劳动人民、动员小资产阶级充当大资产阶级、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炮灰的政治武器。

至于中国的lgbtq当然其客观历史条件有所不同。目前还不能说是反动的。中国资产阶级也还没有自觉利用lgbtq的企图。中国现代lgbtq发展的客观基础,恐怕是由于资本主义的残酷剥削和压迫,包括对一些现实以及“候补”小资的压迫,使得一部分小资青年无法正常组成家庭,也无法通过正常的性行为得到慰藉,于是不得不诉诸全球化带来的、后现代主义的多种“性取向”来求得补偿。其政治意义还有待估量。但至少,在中国条件下,lgbtq算不上进步,更谈不上革命,充其量是一种小资逃避被压迫社会现实的行为,与工人阶级毫无共同语言。
引用 远航一号 2021-3-2 06:40
对于不了解LGBTQ的,介绍一下,这五个字母分别代表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变性人和Queer,后者似乎意在概括前四种仍然说明不了的正常性取向以外的性取向的人。我这里写“正常”性取向是故意的。各位读者不妨根据自己的“取向”自行体会。
引用 远航一号 2021-3-2 06:33
激流网的这篇文章似乎是提出了一些问题,又似乎什么问题都没有说明白。别的先不说,以美国经验来说,发展多年的身份政治(lgbtq)已经完全走向反动,成为动员小资产阶级充当大资产阶级帮凶、维护新自由主义既得利益的政治魔咒,也是破坏工人阶级团结的祸首之一。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和有觉悟的工人完全应该对各种标榜非阶级(实际上维护小资产阶级特权)的“社会运动”保持应有的警惕,鄙视一下,也没什么了不起。

查看全部评论(1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4-17 03:46 , Processed in 0.01648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