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哥伦比亚的极右翼暗杀队

2021-3-15 07:49| 发布者: nepal1996| 查看: 9152| 评论: 0|原作者: 多人|来自: 李星整理

摘要: 所谓脊梁骨断了,就是承认颠覆资本主义是不可能的。就是说,主流左翼考虑的,是左派这个地盘里,自己能站在顶端就行。左翼政治就像一个斗兽场,想留在场里玩,也需要资质,需要为了这个资质而百般奋斗,就像办公室政治中的混战一样。
哥伦比亚的极右翼暗杀队、工农运动与左翼 (一组对话)


A:

哥伦比亚针对工会和其他群众组织积极分子的暗杀、绑架失踪还在继续。2019年,有七百多人死于这类暗杀和“失踪”。为什么极右翼武装组织可以一直做这种事,哥伦比亚不是有强大的左翼游击队吗?难道游击队不能阻止吗?世界上其它地方,有没有这类暗杀现象?


B:

利用暗杀队打击群众性的工农运动,是美国统治者的一个发明。当然在之前,世界上也存在这类现象,但美国资产阶级依靠雄厚财力以及科学研究,建立了一套针对被统治者的削弱/威慑技巧。暗杀、绑架是这套威慑技巧中的一个环节,它十分精密,参考了诸多现代学科,由严格训练过的人员负责实施。


C:

据说,菲律宾长期存在针对左翼以及工农组织的暗杀,而且在民主化之后,暗杀现象反而加剧了。

B:

以资产阶级选票政治为核心的民主化,必须配合非官方的暗杀活动,才能达到有效遏制社会大众反抗的目的。因为放开了一定的政治自由以后,确实存在工人群众利用这种自由,迅速展开斗争的可能。所以,一方面是放开多党制、主流媒体可以大声批评当局,一方面是针对不肯妥协的群众运动积极分子,进行定点清除。

A:

为什么强大的左翼力量不能阻止这种可憎的暗杀呢?


B:

我觉得需要解释一件事,就是资本主义世界里,针对工农斗争人士的暗杀,其实是政治规则的一部分。通过清除最坚决、最有经验、最有觉悟而不可收买的那部分积极分子,资产阶级对群众组织进行有系统的削弱,同时诱导其他人自觉地妥协。

有系统的暗杀,是资产阶级统治手段七巧板里很关键的一块,就像伤口上要抹消毒药水。不抹,伤口可能会进一步感染,产生并发症。阶级斗争的积极分子,通俗讲,就像资本主义统治秩序遭到打击形成的伤口上的“脏物”,必须及时清理。这就是暗杀、失踪一类手段,对统治者的主要意义。

A:

但是据我所知,革命的左翼没有妥协啊。比如哥伦比亚游击队,一直在战斗,只是最近有谈判的进展。菲律宾共产党更是一直在斗争。你说的妥协,体现在哪里?


B:

对暗杀没有任何严肃的回击,事实上服从这一定点清除的政治规则。这是最根本性的妥协。统治者可以清除群众反抗者中的优秀分子,对群众有影响的左翼,则默认这一清除。这种默认,就是妥协。

A:

但是不断被削弱,左翼自己的墙角也要倒了吧!即使为了自保,左翼也应该有所作为吧?你描述的被动挨打,说不通啊!


B:

左翼并非无所作为,而是通过宣传、组织活动,尽量吸收新人,保持肌体的生命力。否则,左翼早就从政治舞台上消失了。


A:

这不是太恐怖了吗?一边在清除有热情和经验的积极分子,另一边在招新…… 好像屠宰场的流水线,这边是活蹦乱跳的猪猪们,那边出来是…… 不愿意想了。左翼这样做,图个啥啊!


C:

可能也是无能为力,做做样子说我们会报复。不然能如何呢?根本原因还是力量对比太悬殊,要是能打的有来有回,也不至于每次丢卒保车。

B:

力量对比悬殊,是阶级斗争中的日常现象。如果总是解决不了,就会在阶级意识里中形成宿命论,认为只能在秩序内改良,挑战秩序就是个死。事实上这个宿命论已经形成了。


A:

李星断言说"马克思主义者的脊梁骨普遍都断了",就是在说这种宿命论吧!

C:

李星的很多论断太模糊了,很容易导致歧义。所谓脊梁骨断了,指的是满足于一定的影响,而不敢挑战资产阶级作为一个整体?没有挑战资本主义秩序的士气了?

B:

所谓脊梁骨断了,就是承认颠覆资本主义是不可能的。就是说,主流左翼考虑的,是左派这个地盘里,自己能站在顶端就行。左翼政治就像一个斗兽场,想留在场里玩,也需要资质,需要为了这个资质而百般奋斗,就像办公室政治中的混战一样。

如果触怒了统治者,可能会取消资质,那就彻底没得玩了。所以,左派的畜群,当统治者提出索求,就需要每天献出一只羊,可以让头羊继续保持对羊群的控制,而羊群的继续存在,依靠加紧生育,或者去吞并其它的羊群。

有个笑话,两个人遇到老虎,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说:我们跑不过老虎。第二个人说:我跑的比你快就行。所谓老虎,就是统治者制订的规则,暗杀失踪是这一套规则中的一条。左派考虑的,是如何适应规则,让自己尽量长久的生存。


A:

太可悲了吧?生存了又怎么样呢!

B:

能够继续参与左翼政治,就能参与主流的资产阶级政治,就可能沿着社会等级的阶梯,爬上去。巴西前总统罗塞夫,曾是城市游击队员,最后当上了资本主义巴西的首脑。智利的前总统巴切莱特曾是左翼革命者,她的丈夫被军政府从直升机上抛下海遇害,她自己也被特务机关酷刑拷打过。她在参与主流政治后,为了向资产阶级舆论显示自己与国家的和解,在选举活动中,主动亲吻智利军人的钢盔,表示“让一切都成为过去,我们一起向前看。”


A:

这娘们心够硬的…… 这还是人吗!

B:

这就是所谓“马克思主义者的脊梁骨普遍已经断了”的具体表现。要害不在于罗塞夫或者巴切莱特是不是‘堕落’了,更不在于大喊大叫,给她们插上‘叛徒’一类的标签。要害在于,80年代以后持续至今的资本主义全胜时代,把工人阶级打懵了,工人阶级已经实质上退出了政治舞台,当然是暂时的。当阶级本身已经离去,左翼也就顺理成章地融入了秩序。

C:

菲律宾那些不断被暗杀的积极分子,他们难道也是这种融入秩序的左翼吗? 


B:

他们是数十年前阶级斗争高潮的产物。他们就像濒临绝迹的猛虎或狮子,死一个少一个。而统治者正在对他们进行无情的猎杀。这种针对阶级斗争老战士的猎杀,正在世界的各个角落,进行着。

对世界各地被暗杀的牺牲者,最大的尊重,就是指出为什么这个可怕的现象一直在延续。


C:

你的描述,经常让我眼前一黑,这次又是如此! 你为什么总是让我反胃???那么到底该怎么办呢?

B:

这就是另一个话题了。


D:

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是苏修、古修、哥修建立的,执行的是一条错误路线。菲律宾共产党执行的是马列毛的人民战争正确路线。这完全是两回事。人总是要死的,但死的意义有不同。为人民利益而死,就比泰山还重。毛主席说,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但是我们想到人民的利益,想到大多数人民的痛苦,我们为人民而死,就是死得其所。

不懂得马列毛正确思想的意义,是托派无知。用抹杀人民战争伟大胜利,掩饰自己的失败,是托派无能。污蔑革命者‘融入秩序’,是托派无耻!一个革命者倒下去,千百个革命者站起来,无耻的托派,为什么总是喜欢打击青年的热情?

E:

一贯正确的托派,为什么一事无成?


F:

革命马克思主义看待巴西总统罗塞夫,归纳起来就是:既要支持,又不支持。既要反对,又不反对。正确的支持罗塞夫,就是符合革命马克思主义的。错误的支持罗塞夫,就是不符合革命马克思主义的。正确的反对罗塞夫,就是符合革命马克思主义的。错误的反对罗塞夫,就是不符合革命马克思主义的。第四国际高度重视巴西的政治生活,参与当地的社会运动,传播革命马克思主义,取得许多正面回应。





对话结束。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4-17 05:35 , Processed in 0.02361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