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参考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回忆与李银河的一面之缘

2021-3-16 04:45| 发布者: biruxie| 查看: 8502| 评论: 0

摘要: 我按时前往。北京市委党校是出了名的穷单位,破破烂烂。我和李银河找了间暖气失灵的空房间,相对而坐。

按:2007年,我于彼岸杂志发表一系列回忆旧时师友的文章。

    闲着也是闲着,故重新刊出。 


回忆与李银河的一面之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上世纪七十年代尾,我按照父母的吩咐,送书给李昌伯伯。事毕,被李伯母冯兰瑞阿姨唤住了:“小毕,你有没有对象呀?”

  

 我兴奋地竖起耳朵:“还没有(正式的)呢。”  


(年轻时,我是北京干部子弟圈的四大美男子之一,另外三位是周立、周瑞、藏津津;在那个特定圈子里,我是小有名气的单身汉;傅崇碧夫人黎虹阿姨甚至开玩笑说: “我们这些老太太应当专门成立一个委员会, 为小毕找对象……”)
 

  冯阿姨笑道:“我给你介绍一个才女李银河,好不好?才子配才女,我看挺合适。”

   我笑道:“太好了,我就喜欢女高才生、女书呆子,彼此有共同语言呀。”暗忖:有枣一竿子,没枣一棍子;多认识一个高素质的女子,没有什么不好。
  

 冯阿姨是个热心人,很快便打来电话,谓已经与李银河商定,某日某时在车道沟北京市委党校见面。
  

 我按时前往。北京市委党校是出了名的穷单位,破破烂烂。我和李银河找了间暖气失灵的空房间,相对而坐。
  

 一见之下,我便知道这只能是一次走过场的相亲—— 李银河的相貌太过普通了,称为一般已是客气;较之我每日习见的花枝招展的女演员,对比更为悬殊。
  

即来之,则安之。我老练地以天气为开场白,然后夸奖她的文笔不错;先前,我曾经在人民日报上读过她和林春合写的文章,里面引用了马克思的一段话,大意是人民的权利不容受到侵犯,犹如妇女的贞操不容受到侵犯。我说建国后,没有谁引用马克思的这段话;李银河笑说这是因为中国人耻于谈论与性沾边的话题,即便是革命导师的语录也不例外。
  

 于是,我们一见如故,开始了彼此都感兴趣的性话题。拘于当时的社会环境,李银河往往使用“有人说”,而我则假称是我表弟如何如何;我笑说我刚刚参加了一个奇特的婚礼——一半男宾与新娘睡过觉,而一半女宾则与新郎睡过觉,有趣!

  

当时,北京上层社会已经有了无其名而有其实的性俱乐部——所谓家庭舞会。比较出名的是平安里贺故上将家、东四最高法院谭副院长家、报房胡同何副外长家(何氏三公子无一好鸟)等;我眉飞色舞地讲了若干实例,李银河听得津津有味。

 

  她问:“你怎么懂得这么多呢?”
  

 我信口开河:“多亏我有一位神通广大的好表弟呀。他交际广阔,而又讨女孩子喜欢,是个拍婆子(在大街上结识的女孩子)的能手! 荷而蒙的作用不得了! ”

 

  谈话时,好几个青年男女先后以牵强借口敲门, 探头探脑地上下打量我, 而我则报以客气的微笑。


我们一致认为,中国家庭低素质高稳定,死气沉沉,了无情趣; 李银河 极其大胆地预言未来婚姻将走向消亡,而婚姻消亡之后,世上将再无强奸犯;然后,又用英语说:“有人说,中国社会的出路在于性解放。”


交谈几个回合后,我便敏锐地感到,李银河其人还很单纯,她的那些性构想太过抽象,而且缺乏动人的细节;很显然, 李银河 缺乏与年纪相符的性阅历;而由于其天资聪敏,仅仅从书本上了解性事,便有可能自立一家之言。 


  可以想见,李银河多少年来一直循规蹈矩,甚或还是处女也未可知;而我却早早地逾越雷池 、饱饱地偷食禁果; 两人不可同日而语。


    我笑道:   “我那个表弟一上大街,眼睛就不老实,东张西望,说什么今天我要掐一朵儿(花),嘿,他竟然把全北京的大街都当成后花园了!”


   我们还谈及某几位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学术界重量级人物,李银河轻蔑地摇摇头:“可怜。”  
     

 与李银河的谈话,使我感到棋逢对手的愉快,却完全没有两性吸引的欣悦。  


     谈话固然投机,接下来的事情颇为辣手;我必须对冯阿姨和李银河有一个体面的交代。恰在这时,文化部组织一批文字音乐创作人员下基层体验生活,这便成为我打退堂鼓的最佳借口。我打电话给李银河,她不无遗憾地道:“你这一去就不回头了?”我故作豁达地道:“是。不过,山与山不会相见,人与人却有机会重逢。”


这样的托词再委婉也是生硬的、虚假的,须知,李银河聪明过人不可欺,我隐隐感到自己把她得罪了。果然,冯阿姨说李银河觉得自尊心受到伤害,不高兴了;我连声表示抱歉,苦笑不已。

 

   几十年过去了,我再也没见过李银河,而关于她的消息 却从各种不同的渠道不断传来;我来美国后,听说她嫁给了王小波,夫妻双双赴美留学。后来,胡耀邦下台,大陆留学生发起签名活动声援胡耀邦;我因而得知李银河及其丈夫王小波同在匹兹堡大学。


过了几年,我拜读了李银河王小波的著作,更感到他俩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貌不出众而才华横溢。  


据传,王小波曾经对李银河说:“你应该去动物园的爬虫馆看看,我是不是比它们还难看……再说你也不是那么好看呀,咱们扯平了。


王小波称爱李银河如爱生命(!);两人以事业为重,不食人间烟火(两口子忙事业,有时一连几天不开伙,靠饼干充饥), 而且是不要孩子的丁克族 ,绝配!  


实话实说,王小波的小说文学价值很高,可惜其中的性描写在我等性行家看来还比较稚拙;与李银河一样,王小波的性幻想丰富而性阅历单薄,也是一个性理论的巨人和性行动的矮子。


  他们两位的性知识显然来自于书本以及不懈的思考,而非身体力行的性实践。  


王小波和李银河琴瑟和谐,夫得其妇,妇得其夫,真真羡煞我等婚姻不幸福者。遗憾的是,好景不长,一代奇才王小波猝然病故,李银河落单了。


   李银河不仅是理想主义者,同时也是现实主义者,她一度宣布封笔,我担心中国由是失去了一个独一无二的声音;所幸,李银河终究不耐寂寞,重新发声。


后来有一天,我忽发奇想:李银河是举世罕见的性理论家( 理论巨人,行动矮子 ),而我则是举世罕见的性实践家(  行动巨人,理论矮子 ),如果我俩合作,取长补短,必能在性学研究领域有所突破;又听说她竟然是双性恋者,更加好奇,便冒昧投书叙旧,却如同泥牛入海。我猜想她是为当年的一面之缘记仇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4-17 03:50 , Processed in 0.014411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