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群众斗争事件中,“真相”到底意味着什么?

2021-5-17 01:27|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48892| 评论: 34|原作者: 流水

摘要: 群众斗争事件中,“真相”到底意味着什么? 它是运动的导火索,由各方势力从不同的角度、立场去解释也可以部分的影响运动的趋势和范围,但这却不是运动决定的因素。个别事件的“真相”,浇灭不了千千万万被压迫奴隶的怒火。斗争的决定因素是事物的内部矛盾。
群众斗争事件中,“真相”到底意味着什么? 它是运动的导火索,由各方势力从不同的角度、立场去解释也可以部分的影响运动的趋势和范围,但这却不是运动决定的因素。不然陈胜吴广起义时,秦朝岂不是不需要劳费大军镇压,只要揭穿陈吴二人捏造事实,造谣传谣“寻衅滋事”的“真相”就足够了。 但是个别事件的“真相”,不可能改变起义军对秦朝暴政的认识,更浇灭不了千千万万被压迫奴隶的怒火。斗争的决定因素是事物的内部矛盾。

49中斗争事件中,一个局限性就在于较难发动同校学生家长斗争,尽管可能也有着校方威胁和压制的因素,但从各方总结的校内情况看,确实是没有普遍的校园欺凌、特权牟利的情况,导致林同学身亡的原因比较特殊。这就让斗争只能局限在舆论声讨当地教育、公安等部门,而他们的实际行为并没有落人口实,这一斗争也就很难继续下去。 这种情况也是很多校园学生反内卷斗争的一个局限因素,真正造成学生超长学习时间压迫的原因不在校内,高考的竞争是以省为单位进行的,省之上又有各省教育资源严重分配不均的压迫,但这些很难成为集中的斗争点,所以对于每个学校内部,“团结”进行内卷反而是一种策略。这也是对学生压迫最严重的高考工厂“毛坦厂”和形成了内卷制度“衡水模式”的衡水中学却没有频繁爆发学生斗争的原因: 尽管校领导、当地教育部门能从本校学生的竞争中轻易捞取各种利益,但对于教师、学生来说自己同样可以获得利益,二者之间利益并不是绝对对立的。  从此前西红柿收割机同志总结的反内卷斗争的经验来看,将争取假期这一个关系到大部分教师学生利益的矛盾作为斗争的出发点更加有效。

关于自由派相关问题,事件中有不少痕迹是比较明显的,首先的一点,为何49中事件能够迅速引起舆论热度? 在现在教育的高强度压迫下,学生自杀事件时有发生,而像49中这种推诿敷衍塞责的应对方式更是官僚主义的常态。近几个月就有多起类似的事件发生( 赣州市于都三中学生坠楼事件 https://www.hula8.net/article/44789.html  重庆市涪陵职业教育中心学生坠楼事件 https://news.sina.cn/sh/2021-04-25/detail-ikmyaawc1733011.d.html ) 在这些事件中,当事家长同样不认可学校警方推卸责任的结论,现场监控同样有问题,家长也同样注册账号在多个自媒体平台发言寻求舆论帮助找回真相,但都没有像49中事件一样引起舆论热度。 而再看看事件发生学校的情况,便不难知道背后的舆论推手就是自由派势力。


涪陵职业教育中心是一所中专,是中国资产阶级近年来着力推广的“职业教育”的一角,部分地区已经达到了50%上普通高中、50%上职校的程度,其中所谓宣称“发挥各类人才作用”、“促进教育良性竞争”不过是把更多无产阶级的子女提前训练成接受高强度压榨的工人们(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47402 )。 于都三中是一所普通高中,从去年高考情况来看,一本上线人数不到20人(https://www.163.com/dy/article/FJ0IN4JF05461RXG.html) 属于末流程度。 而成都49中,在成都高排名中属于第三梯队(https://zhuanlan.zhihu.com/p/340133852) ( 以重点高中为代表的学校分级, 虽然不如大学一样有各种官方标准, 但是近年来在内卷竞争的势头下也是愈演愈烈 ,可谓中国资本主义教育的一大奇观),16年一本上线率大约30%,这几年应该有提升。

在49中这样一所中上程度的高中,位于发达城区自由派的触角更加灵敏,而且学生家庭小资产阶级比例更高,里面的学生更在自由派看来更有可能在将来成为他们的“基本盘”,自由派势力有能力更有动力去积极参与其中运作。抛开自由派在事件中拙劣的战术不谈,选取对象的战略更加暴露了他们的阶级本性一般情况下自由派是蔑视无产阶级的,而当斗争高涨时,自由派更是畏惧无产阶级的。 他们会在某些时候,出于占领舆论阵地等目的假意同情工人阶级的生活状况,但绝不会把无产阶级当做同盟军。尤其在15年后自由派在群众维权和工运领域遭到打击之后,往往就是在类似49中事件等内外热点事件中通过造谣等手段兜售他们的政治理念。

即便是在少有的自由派客观上帮助了无产阶级的事件中,仍然处处显示着他们的愚蠢。2017年同样引起舆论热议的泸县太伏中学事件中,自由派炮制了“死者是被镇长、派出所长、校长之子打死”的谣言。制造谣言的行为本身,是在没有具体依据的情况下,推测事件的内情借以发动群众,是不太高明的策略,而自由派运用起来更显愚蠢:他们不是从人民群众的一般生活情况的基础出发进行推测,而是把自己的政治理念包装进去。 太伏中学同样是一所不算好的学校,学生大多都是无产阶级的子弟,但自由派们不会说“学生交不起巧立名目的费用被点名批评自杀”,而就是要攻击“中国政治专制”,意思是“不是资本主义不行,而是中国资本主义太专制了才不行”,这是得不到无产阶级认同的,在他们的谣言被揭穿后只会被官媒痛批(https://zhuanlan.zhihu.com/p/26238362

而在49中事件中自由派的愚蠢谣言再次出现,“因为竞争出国名额死者被害死”,这种谣言表明自由派不仅仅是脱离无产阶级,连一般小资产阶级的中下层的生活状况都不知道:一个在高中时期就规划得起送子女出国留学的家庭,在如今的中国社会中是什么样的地位,会遭到地方官员这样的对待吗?(或许有某些个别情况例外)

49中被官媒用“真相”“反转”了,一部分原因是舆论管控的策略,官方往往不是封杀所有不利的消息,除了自由派利用媒体资源反击原因外,更重要的是官方会着力封杀反映无产阶级群体抗争的事件,19年上半年发生了南京应用技校事件、天门职校学生维权事件和成都七中食品安全事件(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38630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39164     http://www.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38631  ),而前两者在主流舆论上鲜有报道,后者则是占据了一段时间的舆论热点,最后还是由官媒“辟谣”。其中除了自由派的策略选择外,也是官方提前将真正有威胁的舆论提前扼杀。 官媒进行舆论反击,假想敌常常是有一定知识水平和社会资源、能操控媒体、用金钱收买抗议人员的国内外“恨国党”, 而不敢提真正斗争最坚决彻底有力的无产阶级。 太伏中学、49中事件后官媒义正言辞地揭穿“谣言”,暗示49中林唯麟同学的死亡是个人原因,却不敢面对太伏中学那位父母离异又在外务工、自己害怕被父亲扣生活费和打骂、病痛之中意外身死的赵鑫同学。林唯麟同学的班主任还能与林同学的母亲抱头痛哭,而技校的班主任却常常是将学生送入工厂赚取中介费用。“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的运动。无产阶级,现今社会的最下层,如果不炸毁构成官方社会的整个上层,就不能抬起头来,挺起胸来。”  “造反有理”,他们最恐惧的就是这个“理”。

被压迫致死的无产阶级,受到的是来自资本主义社会多方面的压迫,但他们的言行却让人动容,年初不幸去世的墨茶同志,在孤独的工作中感怀千千万万无产阶级同胞们的命运。太伏中学的赵鑫同学,去世的当夜对查寝的老师说:“老师,这么晚了你都那么辛苦,你去睡吧,我没得事。”  距赵鑫同学去世已有四年,他当时的同学在“技校分流教育”和家庭经济情况的约束下,能通过极度内卷的竞争去领受996“福报”的恐怕也不多,但资产阶级学校灌输的是内卷至死、竞争为王,无产阶级的斗争却让他们学到了唯有团结才有一切社会是无产阶级的大学,斗争是无产阶级的课堂,在死亡的悲剧和压迫的惨痛中孕育而出将是改天换地的动力。
7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井冈山卫士 2021-5-20 06:49
prairie_fire 发表于 2021-5-19 14:41
话说回来我有个特色社会主义mod在CK3创意工坊,只不过现在烂尾了

没想到是玩CK3的大佬,失敬失敬。我是上学的时候玩过CK2,HOI34,EU4,群星,现在基本上只能听听音乐畅叙幽情了。
prairie_fire 2021-5-19 14:41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21-5-18 21:06
说得好,老P社玩家,尤其是最后一段。自由派的历史观就是“顺我者公民,逆我者群氓”。 ...

话说回来我有个特色社会主义mod在CK3创意工坊,只不过现在烂尾了
井冈山卫士 2021-5-18 21:06
prairie_fire 发表于 2021-5-18 12:32
自由派的后台从来不是群众,而是帝国主义和国内大资产阶级,所以说他们不依靠群众,不需要真相,他们的行动 ...

说得好,老P社玩家,尤其是最后一段。自由派的历史观就是“顺我者公民,逆我者群氓”。
远航一号 2021-5-18 12:41
prairie_fire 发表于 2021-5-18 12:32
自由派的后台从来不是群众,而是帝国主义和国内大资产阶级,所以说他们不依靠群众,不需要真相,他们的行动 ...

说得很好。我年轻时也是自由派,所以也了解他们的底细。
prairie_fire 2021-5-18 12:32
自由派的后台从来不是群众,而是帝国主义和国内大资产阶级,所以说他们不依靠群众,不需要真相,他们的行动归根结底是借刀给国内外资产阶级,就好像是p社游戏里去制造一个战争借口或者宣称,这是也自由派的阶级本性的体现。群众对于他们来说是群氓,是无知和被利用的工具。事实上,过去自由派大佬都是体制内的人物(方荔枝:想要改变就入党),媒体也是他们说了算,不能认为他们是一种脱离体制的存在,官方对他们的存在也是缄默不言(而对jiashi事件,新华社都声明是境外势力)。

对于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派来说,我们只能依靠工人群众,工人是运动的领导和主体,工人阶级是我们最大的盟友,反对特色政府的目的是建立无产阶级专政,而不是为了反而反。在左翼都不能自己组织运动情况下,替自由派这些敌人着想实属无必要。在资产阶级自由主义者眼里,共产主义就是不共戴天的死敌,和官僚资产阶级虽有矛盾,但在一起对抗工人阶级的时候就变成同盟军。正如国外的自由主义者对新疆的”强迫劳动“信口开河大肆炒作,而对遍布全国甚至全世界的血汗工厂视而不见。

顺便,我以前就是受自由派的思想教育。他们的思想体系都是将民众作为无知的群氓考虑来说民主,突出知识分子精英,所以公知才声称要成为意见领袖去“代表”百姓发声,然而其实这些知识分子精英只是资本家圈养的走狗罢了,无论国内还是国外这都不是秘密,无非是要替资产阶级操作民意的一种体现。无论是”自由思想“,”独立精神“,还是所谓”民主“,都只是用来蒙蔽群众的鬼话。
远航一号 2021-5-18 09:56
仗义执言 发表于 2021-5-18 08:30
他们政治利益是什么?

流水你又在回避问题,抽象化,你具体讲讲自由派的政治利益是什么,这次49中事件中是 ...

当劳动群众真的起来时,自由派会不会吓得把他们对政治自由的追求都放弃(比如躲到资产阶级那里要求镇压“多数暴政”)还要观察。

这方面有先例,阿拉伯之春埃及革命后,穆斯林兄弟会民主选举获胜,埃及自由派因为仇视民主选举产生的穆斯林兄弟会政府,不惜支持“爱国”的军方发动军事政变,当然接下来自己也被收拾。
远航一号 2021-5-18 09:45
仗义执言 发表于 2021-5-18 08:30
他们政治利益是什么?

流水你又在回避问题,抽象化,你具体讲讲自由派的政治利益是什么,这次49中事件中是 ...

自由派的政治利益在表面上是争取政治自由、某种形式的资产阶级民主。

在实际上,是代表半外围国家中与跨国资本关系较为密切、从全球化中受益较多的那部分小资产阶级的利益。

这部分小资产阶级的真实利益,一是确保他们在全球劳动力市场中的有利地位,二是力争从资产阶级那里争取到总剩余价值中稍微大一点的份额,并且为了上述两个目的争取本集团“参政议政”的资格。
仗义执言 2021-5-18 08:30
他们政治利益是什么?

流水你又在回避问题,抽象化,你具体讲讲自由派的政治利益是什么,这次49中事件中是什么
流水 2021-5-17 23:49
仗义执言 发表于 2021-5-17 19:22
他们政治利益是什么?

如何论述自由派具体的政治利益需要更多的讨论研究,但“没有个别的特殊利益,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这种评价只能适用于无产阶级运动。 自由派的政治基础不在无产阶级,不在社会的大多数人身上,注定了他们的政治活动的目的是个别利益。当然不能否认,自由派运动的参与者有部分的目的是进步的(其实应该说是被自由派部分的政治宣传所蒙蔽的群众),这也不能代表自由派整体就是大公无私为了社会大多数。   至于对待自由派的态度,是否可以合作支持则是具体运动中的问题,但要团结也要斗争,尤其是他们损害群众运动的行为要予以揭露。
井冈山卫士 2021-5-17 23:23
仗义执言 发表于 2021-5-17 15:34
首先你作为无产阶级左派为什么不发动,还嫌弃自由派,自由派在官方不肯公布之前,只能猜想,猜想怎么是谣言 ...

你这话说的,你忘了当年远望东方和林林网友对你进行友好猜想时你的态度了?
远航一号 2021-5-17 21:28
仗义执言 发表于 2021-5-17 19:22
他们政治利益是什么?

你对 Larita 的文章也不表示一下支持?
远航一号 2021-5-17 21:20
仗义执言 发表于 2021-5-17 15:34
首先你作为无产阶级左派为什么不发动,还嫌弃自由派,自由派在官方不肯公布之前,只能猜想,猜想怎么是谣言 ...

有些明显不是猜想了。像什么出国名额之争,明显是蓄意造谣。

再说,猜想也要有点依据,负责任的政治力量,从来不应该凭空猜想

仗义执言 2021-5-17 19:22
他们政治利益是什么?
仗义执言 2021-5-17 19:20
以为还在80年代
仗义执言 2021-5-17 19:19
80年代,自由派具有很大的反动性,但是也有一定的进步性,随着特色完成私有化市场化后的,既40年后的自由派具有很大的进步性,一定的落后性(相对于社会主义者而言),还在说自由派要求私有化市场化就是不知道历史的变化,因为还在80年代,还有公有制计划经济的残余需要保卫。在欧美国家的国有企业也越来越不具有保卫的价值,但是欧美比中国保留了更多的改良成果,群众通过游行示威等方式还能影响国有企业的生产和分配,而特色国家的剩余国企,群众毫无干涉力,更加没有保卫的必要,当然我们也不支持民营这些企业,但是它已经不是我们的斗争重点了,对于国企要求民主化改造,同样适用于私营企业,反专制反而是社会主义斗争的重要一部分了。
流水 2021-5-17 18:24
仗义执言 发表于 2021-5-17 15:34
首先你作为无产阶级左派为什么不发动,还嫌弃自由派,自由派在官方不肯公布之前,只能猜想,猜想怎么是谣言 ...

这是两个不同的问题。自由派的反动在于他们发动舆论攻势选取的对象,往往不是最经常受到压迫的底层劳动者们,而是符合他们心意,能满足他们政治利益的当事人。 而且他们的“猜想”手段也是完全服从他们的政治宣传需要,根本不考虑实际情况和是否能真正为当事人解决问题。  不依赖自由派,网络上的群众互相帮助同样可以解决问题,(https://weibo.com/5206467454/KfB1A8ncI  涪陵职业教育中心母亲诉求得到解决后发布的消息) 而且没有自由派胡乱参与的负面作用,下面评论里的一些民族主义分子都被群众坚决反击了。  至于左派如何参与,自由派是否需要鼓励支持还需要更多讨论研究。
仗义执言 2021-5-17 15:45
自由派的斗争是有进步作用的,而民族主义纯粹是反动的
仗义执言 2021-5-17 15:36
自由派反专制虽然不够,但是值得鼓励支持
仗义执言 2021-5-17 15:34
首先你作为无产阶级左派为什么不发动,还嫌弃自由派,自由派在官方不肯公布之前,只能猜想,猜想怎么是谣言。
远航一号 2021-5-17 11:18
路石 发表于 2021-5-17 10:16
对此类事件能够做出阶级分析,很有价值,很是可贵!

作者的可贵之处是不仅能看到劳动人民的不幸,而且对官僚、资产阶级、自由派都能看透他们外强中干的本质,进而看到无产阶级在斗争中经过反复锤炼而成长的前途。

查看全部评论(34)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9-27 11:28 , Processed in 0.039368 second(s), 17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