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关于韩国工人运动的局限性

2021-5-18 03:11|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56821| 评论: 14|原作者: 流水

摘要: 或许青年左翼同志们从韩国工运的经验中,应该思考的不是杞人忧天的主观结论“工人阶级没有组织、斗争性不强”,而是为什么韩国有进步的学生积极融工,工人阶级也有组织意识,建立了大批工会,更有政治民主化的有利条件,而最后却并不能彻底击败资产阶级?
有网友来信问:请问,韩国工运的局限性是什么?是没能在战斗性工会的基础上将工人运动推进至打倒资本主义的革命斗争吗?


远航一号答:

从客观条件来说,韩国工人运动不具备发展为社会主义革命的条件:小国、美帝占领、与北方的复杂关系;这些当然不是他们的错。

九十年代后,韩国事实上进入资本主义世界体系核心圈,资产阶级民主基本巩固,这也不怪韩国工人阶级,但确实会在中国小资进步左派中造成一些明言或者未便明言的幻想。

中国左青现在搞的一些融工下厂的做法有些就是受了韩国学生左派的影响。

另外,我的个人感觉,韩国工人一些单纯比勇斗狠的做法,搞一些象征性的个人牺牲,用类似陈天华蹈海的方法来“唤醒民众”,不是正确的工人阶级斗争策略。在中国革命传统中,赞扬为了革命事业必要的牺牲,但从来不依靠个人盲目牺牲的“感召”力量,而是主张干部、积极分子紧密联系群众,一方面有效打击敌人,一方面保存自己,让群众在现实斗争中逐渐地觉悟起来、团结起来,由小到大,由弱到强。

靠少数个人自杀、自焚这种办法,是持久不了的。

流水:

在七八十年代发起进厂融工运动的左翼韩国学生的确是现在国内左翼青年十分景仰的榜样,今年1月外卖骑手自焚讨薪事件发生后,有左翼青年团体发起了“做骑手的大学生朋友”活动,号召青年们关注外卖员的生活状况,用自己的能力帮助骑手们改善生活境遇,便是为了纪念同样自焚而死,遗言是“我多么希望有一个大学生朋友!”的全泰壹和受其感召决心帮助工人的一代韩国学生们。


这一运动有其进步意义,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同时也有着其局限性,有部分青年左翼同志将韩国学生进厂视作“灌输论”的历史依据,恐怕并不能完全这么看待。 首先一点青年左翼同志在理论上认同的“灌输论”和他们实践中进行“灌输”的行动是有着微妙差别的,列宁在《怎么办》中说的是 “这种意识只能从外面灌输进去,各国的历史都证明:工人阶级单靠自己本身的力量,只能形成工联主义的意识,即确信必须结成工会,必须同厂主斗争,必须向政府争取颁布对工人是必要的某些法律,如此等等。” 而大多数将“灌输论”付诸实践的青年左翼同志,往往希望达成的目的是将让工人形成工联主义的意识,鼓动工人建立工会,比如18年运动的口号“建立工人自己的工会”和最近盟主事件中左翼青年们撰写文章赞扬盟主为工人们排忧解难解决实际问题。 这一点实践和理论的出入首先是一种进步,认识到了在如今的客观条件下,直接地大规模地向工人们进行政治宣传是不现实的,而是选择了更加接近工人群众的宣传主旨,但这无异于下了一个新的论断:“工人阶级单靠自己的力量,连工联主义的意识都形成不了。”  这是与历史和现实不相符合的。

具海根的《韩国工人》第五章记述了学生融工活动:“从80年代初开始,实践进入工厂这种政治信念的学生人数急剧增多。其中有些人辍学,有些人则已经毕业。另外一些则因参与非法的反政府示威而被学校开除。1983~1986年间进入工厂的人数达到最大数量,一年有好几百人。奥格尔(Ogle 1990,99)估计,到80年代中期,大约有3000名以上的学生出身的工人。向我提供资料的人对此的估计稍高一些,这些人还让我了解到,那些学生当中大约有一半是女性(1996年夏与郑光弼、鲁会灿、沈相奵、李仙株等的访谈;另见Hwang 1985,15)。他们大部分受雇于位于首尔仁川、(首尔西面的)富平和(首尔南面的)安养附近的主要工业中心的中型制造企业。他们当中,很少有人到韩国南部的重工业地带,如蔚山、马山和昌原等地。”
( 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 ... rean-workers/05.htm )

第七章总结1987年韩国工人运动时说道:“ 从另一个重要方面看,这场工人大斗争也意义重大。与以前的劳动罢工不同,这场劳工斗争是在没有外部知识界团体发动、领导或积极指导的情况下发生的。它完全是工人自愿和自发参加集体行动的结果。例如,1987年7月在现代公司开始的工会化斗争是由工人领导的,外部组织几乎没有提供支持。不仅在蔚山,而且在其他工业城镇,劳工抗议和罢工的领导人都是从各个工厂出现的:曾在80年代初工会化斗争中发挥如此突出作用的学生出身工人,在1987年没有发挥重要作用(Lim 1992,138;我1993年与蔚山现代公司工人的访谈确证了这一点)。1987年以前,大多数学生出身工人一直在首尔-京仁地区工作,另有一些在大邱工作;他们当中很少能进入南部工业城市中较大的企业[5]。因此,1987年的工人大斗争证明,韩国工人已经成长到不再需要知识界保护和代表的程度。韩国工人阶级已经产生他们自己的领导人、‘有机知识分子’以及组织资源,成为一个自为的阶级。”
( 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 ... rean-workers/07.htm )

这里的记述显示了韩国学生融工运动的一处局限性:融工往往选择的行业是门槛较低的制造业,很难进入大型制造业。 这与如今的国内左翼青年融工实践中目标选择常常是沿海制造业是类似的。制造业就业人数庞大固然可以成为当代中国工人的代表,但是左翼青年融工一是不可能全方位接触到各地区个工厂的工人,二是从单个行业出发的结论难免有限。 壮壮同志19年的文章中写到左派没有在塔吊工人、卡车司机运动之前就发现端倪,当然是有左派自身力量不足的原因,但客观来说像塔吊工人、卡车司机这类门槛较高的行业,相较之下是更难进行工作的。 而在18年塔吊工人的运动就展示了在青年左翼的融工活动较少涉及的行业中蕴含的群众力量和组织的萌芽( https://medium.com/@2019celebration/3-5-tower-crane-1bc38e854e5a 《中国新时代的阶级斗争》中对18年塔吊工人运动的一份翔实总结 )。

部分左翼青年用这种改造过的“灌输论”进行工人工作,有部分原因是他们并不相信工人阶级从自己的生活、斗争中的经验而得到的结论,只相信自己从理论知识中、从大小资产阶级对政治问题的看法中得出的结论,而如果秉持着这种“工人阶级没有政治意识”的这种想法,则会进一步影响理论和实践的策略。

工人阶级会从自己的生活斗争经验出发,选择恰当的斗争策略,韩国工人在1987年国家政治局势发生重大变动后迅速地组织起来发起运动:“全斗焕政权一宣布政治自由化计划,产业劳工马上就被大规模地动员起来。在卢泰愚宣布政治自由化之后的两周内,爆发了一波劳工暴力冲突浪潮。劳工骚动以前所未有的激烈和愤怒程度像草原野火一样横扫全国。它从制造行业开始,蔓延到采矿、运输、码头和一些服务部门,从1987年7~9月,发生了多达3311起劳动冲突。所有这些冲突都包含了停工、自发罢工或示威等行动。这一夏季发生的劳动纠纷数量超过了自60年代初以来整个出口导向工业化时期发生的纠纷数量的总和。” ( 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 ... rean-workers/07.htm )

而这种“一天等于二十年”的爆发没有此前“二十年等于一天”积累的是不可能发生的,这是工人阶级在长期高压的政治环境下不懈斗争的结果。1987年前的韩国,是一个“表里如一”的资产阶级专政国家,1981年釜山读书会事件中,专制政府敢于凭着捏造的证据,荒诞的审判就堂而皇之地宣布宣传左翼思想就是有罪的,同现在扭扭捏捏挂着遮羞布的复辟政权相比,不说“更胜一筹”起码也是“平分秋色”。工人阶级们便是在这种条件下不懈斗争,积蓄力量,在恰当的时机建立了工会。

或许青年左翼同志们从韩国工运的经验中,应该思考的不是杞人忧天的主观结论“工人阶级没有组织、斗争性不强”,而是为什么韩国有进步的学生积极融工(不知算不算左翼青年眼中合格的“先锋队”),工人阶级也有组织意识,建立了大批工会 更有政治民主化的有利条件,而最后却并不能彻底击败资产阶级?  革命运动的发展的程度,究竟是却决于客观的内外部因素的矛盾,还是取决于有没有优秀的“先锋队”的主观能动性?
6

鲜花

握手

雷人
1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远航一号 2021-5-18 22:03
七十年代初社会主义中国对港台青年的感召力也是巨大的

中美关系改善后,许多当时在美国台湾进步青年联系到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团,取得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身份。获得新身份时,要上交国民党颁发的护照,中国代表团工作人员给一张收条:收到伪护照一份。
远航一号 2021-5-18 21:58
激活 发表于 2021-5-18 21:50
我觉得韩国工人最后没成功,其实有一点在于就是北面的朝鲜是“社会主义”这就让工人们很难做了,同理跟台湾 ...

台湾就不说了。八十年代以前南朝鲜人民对北方不是完全没有认同的

八十年代初的南朝鲜学运分成两大派:人民民主派和民族解放派,后者就是主张南北统一并接受北方领导的

1987年朝鲜举办世界青年节活动,当时南朝鲜学运派出一名女代表突破重重封锁来到平壤,引起世界轰动,是八十年代社会主义阵营少有的舆论胜利
激活 2021-5-18 21:50
我觉得韩国工人最后没成功,其实有一点在于就是北面的朝鲜是“社会主义”这就让工人们很难做了,同理跟台湾共产党、台湾工人一样,他们如果打着这个旗号就会被打成叛国,这种情况下几乎不可能能得到民众的支持,而且说不定多数工人内部也是这样想,所以到最后只能在资本主义的框架下进行斗争,也就得到了一般资本主义国家工人所拥有的基本权利。
远航一号 2021-5-18 20:29
报与桃花一处开 发表于 2021-5-18 17:00
止步不前有点可惜啊

其实我也认识好几个参加过韩国学运的,后来都走“学术马克思主义”道路了
远航一号 2021-5-18 20:27
路石 发表于 2021-5-18 13:55
其实你的文章“要善于想象革命”(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48375)里的“总罢工 ...

谢谢。“总罢工“也需要有相适合的历史环境。我是相信中国工人阶级的
报与桃花一处开 2021-5-18 17:00
路石 发表于 2021-5-18 14:06
我有一位韩国朋友,当年就是参加韩国学运被开除学籍的。在学运失败以后,倍感知识分子力量的单薄,他就下工 ...

止步不前有点可惜啊
路石 2021-5-18 14:06
我有一位韩国朋友,当年就是参加韩国学运被开除学籍的。在学运失败以后,倍感知识分子力量的单薄,他就下工厂去当工人了。他们这些知识分子工人,主要是搬运欧洲工运的经验,在韩国来说就是舶来品了,正如主题文章说到的,对工运产生了一定的积极意义,但局限性也是明显的,其中一点就是不能公开主张工运的社会主义方向,这主要是忌惮于叛国的指控(北朝鲜问题,跟台湾类似)。他在中国拿了社会学博士学位,回韩国大学任教了。自己的思想就在社会民主主义思想上止步不前了。
路石 2021-5-18 13:55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1-5-18 03:11
流水同志的最后一段问题切中了当前问题的要害,也是我们红色中国网一直试图认识与解决的问题。 ...

其实你的文章“要善于想象革命”(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48375)里的“总罢工”设想也许就是解决之道。
壮壮 2021-5-18 10:17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1-5-18 10:14
愿意听听你的看法

在这个问题上我已经发表不少看法了,仅仅是红色中国网上刊发的也不少,但几乎都没有回应。
远航一号 2021-5-18 10:14
壮壮 发表于 2021-5-18 10:13
请问红色中国网的局限是什么?

愿意听听你的看法
壮壮 2021-5-18 10:13
请问红色中国网的局限是什么?
远航一号 2021-5-18 03:11
流水同志的最后一段问题切中了当前问题的要害,也是我们红色中国网一直试图认识与解决的问题。
井冈山卫士 2021-5-18 00:01
流水 发表于 2021-5-17 23:30
在七八十年代发起进厂融工运动的左翼韩国学生的确是现在国内左翼青年十分景仰的榜样,今年1月外卖骑手自焚 ...

流水同志的这篇总结发人深思。关于最后一段中提出的问题,可以有一个比较明确的回答。

南朝鲜工人运动取得最大成果的八九十年代,也是南朝鲜的发展主义国家成功地将南朝鲜从半外围国家带入核心国家的时期。南朝鲜工人从那以后逐渐成为国际意义上的“工人贵族”。因此其经济斗争的“成功”基本反映着南朝鲜工人拿到了属于核心国家的工资标准和生活水平,其政治斗争的“失败”是因为斗争后优渥的生活水平已经使其丧失了打倒资本主义的动力。

南朝鲜因为其较小的体量、特殊的地缘政治方位、身处世界体系核心圈最后一次大扩张的历史背景、相对“有为”的统治阶级、和目标明确一以贯之的产业政策摆脱70年代的“半外围危机”成为核心国家。这其中的每一个条件都是特殊的,对中国革命并无很大的参考价值。

流水 2021-5-17 23:30
本帖最后由 流水 于 2021-5-17 23:35 编辑

在七八十年代发起进厂融工运动的左翼韩国学生的确是现在国内左翼青年十分景仰的榜样,今年1月外卖骑手自焚讨薪事件发生后,有左翼青年团体发起了“做骑手的大学生朋友”活动,号召青年们关注外卖员的生活状况,用自己的能力帮助骑手们改善生活境遇,便是为了纪念同样自焚而死,遗言是“我多么希望有一个大学生朋友!”的全泰壹和受其感召决心帮助工人的一代韩国学生们。

这一运动有其进步意义,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同时也有着其局限性,有部分青年左翼同志将韩国学生进厂视作“灌输论”的历史依据,恐怕并不能完全这么看待。 首先一点青年左翼同志在理论上认同的“灌输论”和他们实践中进行“灌输”的行动是有着微妙差别的,列宁在《怎么办》中说的是 “这种意识只能从外面灌输进去,各国的历史都证明:工人阶级单靠自己本身的力量,只能形成工联主义的意识,即确信必须结成工会,必须同厂主斗争,必须向政府争取颁布对工人是必要的某些法律,如此等等。” 而大多数将“灌输论”付诸实践的青年左翼同志,往往希望达成的目的是将让工人形成工联主义的意识,鼓动工人建立工会,比如18年运动的口号“建立工人自己的工会”和最近盟主事件中左翼青年们撰写文章赞扬盟主为工人们排忧解难解决实际问题。 这一点实践和理论的出入首先是一种进步,认识到了在如今的客观条件下,直接地大规模地向工人们进行政治宣传是不现实的,而是选择了更加接近工人群众的宣传主旨,但这无异于下了一个新的论断:“工人阶级单靠自己的力量,连工联主义的意识都形成不了。”  这是与历史和现实不相符合的。

具海根的《韩国工人》第五章记述了学生融工活动:“从80年代初开始,实践进入工厂这种政治信念的学生人数急剧增多。其中有些人辍学,有些人则已经毕业。另外一些则因参与非法的反政府示威而被学校开除。1983~1986年间进入工厂的人数达到最大数量,一年有好几百人。奥格尔(Ogle 1990,99)估计,到80年代中期,大约有3000名以上的学生出身的工人。向我提供资料的人对此的估计稍高一些,这些人还让我了解到,那些学生当中大约有一半是女性(1996年夏与郑光弼、鲁会灿、沈相奵、李仙株等的访谈;另见Hwang 1985,15)。他们大部分受雇于位于首尔仁川、(首尔西面的)富平和(首尔南面的)安养附近的主要工业中心的中型制造企业。他们当中,很少有人到韩国南部的重工业地带,如蔚山、马山和昌原等地。”
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 ... rean-workers/05.htm

第七章总结1987年韩国工人运动时说道:“ 从另一个重要方面看,这场工人大斗争也意义重大。与以前的劳动罢工不同,这场劳工斗争是在没有外部知识界团体发动、领导或积极指导的情况下发生的。它完全是工人自愿和自发参加集体行动的结果。例如,1987年7月在现代公司开始的工会化斗争是由工人领导的,外部组织几乎没有提供支持。不仅在蔚山,而且在其他工业城镇,劳工抗议和罢工的领导人都是从各个工厂出现的:曾在80年代初工会化斗争中发挥如此突出作用的学生出身工人,在1987年没有发挥重要作用(Lim 1992,138;我1993年与蔚山现代公司工人的访谈确证了这一点)。1987年以前,大多数学生出身工人一直在首尔-京仁地区工作,另有一些在大邱工作;他们当中很少能进入南部工业城市中较大的企业[5]。因此,1987年的工人大斗争证明,韩国工人已经成长到不再需要知识界保护和代表的程度。韩国工人阶级已经产生他们自己的领导人、‘有机知识分子’以及组织资源,成为一个自为的阶级。”
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 ... rean-workers/07.htm

这里的记述显示了韩国学生融工运动的一处局限性:融工往往选择的行业是门槛较低的制造业,很难进入大型制造业。 这与如今的国内左翼青年融工实践中目标选择常常是沿海制造业是类似的。制造业就业人数庞大固然可以成为当代中国工人的代表,但是左翼青年融工一是不可能全方位接触到各地区个工厂的工人,二是从单个行业出发的结论难免有限。 壮壮同志19年的文章中写到左派没有在塔吊工人、卡车司机运动之前就发现端倪,当然是有左派自身力量不足的原因,但客观来说像塔吊工人、卡车司机这类门槛较高的行业,相较之下是更难进行工作的。 而在18年塔吊工人的运动就展示了在青年左翼的融工活动较少涉及的行业中蕴含的群众力量和组织的萌芽( https://medium.com/@2019celebration/3-5-tower-crane-1bc38e854e5a 《中国新时代的阶级斗争》中对18年塔吊工人运动的一份翔实总结 )。

部分左翼青年用这种改造过的“灌输论”进行工人工作,有部分原因是他们并不相信工人阶级从自己的生活、斗争中的经验而得到的结论,只相信自己从理论知识中、从大小资产阶级对政治问题的看法中得出的结论,而如果秉持着这种“工人阶级没有政治意识”的这种想法,则会进一步影响理论和实践的策略。

工人阶级会从自己的生活斗争经验出发,选择恰当的斗争策略,韩国工人在1987年国家政治局势发生重大变动后迅速地组织起来发起运动:“全斗焕政权一宣布政治自由化计划,产业劳工马上就被大规模地动员起来。在卢泰愚宣布政治自由化之后的两周内,爆发了一波劳工暴力冲突浪潮。劳工骚动以前所未有的激烈和愤怒程度像草原野火一样横扫全国。它从制造行业开始,蔓延到采矿、运输、码头和一些服务部门,从1987年7~9月,发生了多达3311起劳动冲突。所有这些冲突都包含了停工、自发罢工或示威等行动。这一夏季发生的劳动纠纷数量超过了自60年代初以来整个出口导向工业化时期发生的纠纷数量的总和。” ( 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 ... rean-workers/07.htm

而这种“一天等于二十年”的爆发没有此前“二十年等于一天”积累的是不可能发生的,这是工人阶级在长期高压的政治环境下不懈斗争的结果。1987年前的韩国,是一个“表里如一”的资产阶级专政国家,1981年釜山读书会事件中,专制政府敢于凭着捏造的证据,荒诞的审判就堂而皇之地宣布宣传左翼思想就是有罪的,同现在扭扭捏捏挂着遮羞布的复辟政权相比,不说“更胜一筹”起码也是“平分秋色”。工人阶级们便是在这种条件下不懈斗争,积蓄力量,在恰当的时机建立了工会。

或许青年左翼同志们从韩国工运的经验中,应该思考的不是杞人忧天的主观结论“工人阶级没有组织、斗争性不强”,而是为什么韩国有进步的学生积极融工(不知算不算左翼青年眼中合格的“先锋队”),工人阶级也有组织意识,建立了大批工会 更有政治民主化的有利条件,而最后却并不能彻底击败资产阶级?  革命运动的发展的程度,究竟是却决于客观的内外部因素的矛盾,还是取决于有没有优秀的“先锋队”的主观能动性?

查看全部评论(14)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9-27 12:21 , Processed in 0.025372 second(s), 17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