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工 农 查看内容

商业化职校、资本家、黑中介狼狈为奸,17岁男生被逼跳楼自杀 ...

2021-7-6 02:22|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25697| 评论: 7|原作者: “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

摘要: 只要有一线生机,中国人总是能忍,甚至宁愿自杀也不给被人添麻烦。但你们这些黑心的资本家、寄生虫,以为这样就可以一直骑在劳动人民头上当老爷吗?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

6月25日,湖北十堰丹江口职业技术学校计算机专业的学生余某在学校安排的实习工厂跳楼自杀身亡,工厂是位于深圳宝安区的华高王氏科技有限公司。



小余同学只有17岁,今年高二,父母离异,父亲是农民工,因为中专毕业前途不是很好,他和父亲商量等明年拿到毕业证后就去参军。可万万没想到,学校和中介以及资本家联合起来对学生进行残酷压榨,把17岁的少年逼上了绝路。他父母的希望、他的参军梦想,全都落空了。



同是社会底层,同是农民的儿子,看到这样的消息,总不免愤怒和悲伤。资本家、黑中介和商业化的学校狼狈为奸,为了钱吃人不吐骨头,这样的案例绝不在少数啊。


本来在七一之前,我就在网上看到了他父亲的求助信,但是消息来源无法证实,就没法展开评论。有的公众号写了文章,阅读量达到几万之后被和谐,微博上的相关帖子也被清理的一干二净。



我也希望这是谣言,但还是不得不面对这惨痛的现实。我不禁在想,社会底层的工人和他们的子女,究竟受到怎样的压迫和剥削呢,他们的出路又在哪里呢?


6月10日,正是广东疫情最为严重的时刻,十堰的丹江口职业技术学校却取消了期末考试,组织90多位学生乘大巴到深圳宝安的华高王氏有限公司“实习”。


名为实习,其实是强制学生“搬砖”,在工厂劳动三个月,但工作内容和学生的专业并无关系。学校说这是教学大纲的要求,即便家长提出质疑和反对,仍要求学生全员参与,并以学生的学籍相威胁。


学校许诺学生三个月可以拿到12000元的工资,但学生到了工厂才发现,他们是最低级的劳动力:“正常工人一小时工资26块,我们只得到14元。”有学生如是说。剩下的12块钱到哪里去了呢,不用说大家都知道。


按这个单价和月薪计算,学生正好需要每月上26天班,每天12小时(中途休息1小时)两班倒,一个月要工作286小时。学校可以从学生身上搜刮多少黑心钱呢?就按上面说的每小时12元的利润计算,90名学生三个月的实习可以为学校带来的毛利润为12×11×26×3×90=926640元。


但学校一次性提供90多名廉价且稳定的劳动力,利润肯定高于以上计算所得。所谓“祖国的花朵”,未成年的少男少女,就这样成了资本家们口中的肥肉。


天真的学生以往听到“剥削和压榨”估计也就呵呵一笑,但涉世未深的他们怎知资本家的凶残。


小余同学身体不好,连续的夜班更让他吃不消,下班之后太累没法吃饭,一觉睡到下午加重了他的胃病。他想调白班,但拉长并不同意,甚至有意针对他,他明明请了假,却给他记了旷工。

连续的体力劳动使他疲惫不堪,他每天要搬二十多斤的箱子十几个小时。工厂不允许请假,不允许打瞌睡,否则会通报批评,学校老师则借机滥发淫威,威胁开除学生。

正因为如此,学生失去了反抗的权利,只有一个字:忍!学校和工厂正是拿捏住了学生这种心理,使劲儿压榨。

由于过度劳累,小余在工作时磕破了脑袋,眼镜也被磕坏,但拉长用胶带缠好眼镜后让他继续上班。身心遭受重创,又横遭侮辱,即便是一个成年人也没法坚持吧?成年人可以用脚投票,大不了“老子不干了”。

但学生却不能不干,不干就意味着拿不到毕业证,本来就不多的人生出路更加暗淡。

为了强调所谓“纪律”,学校和工厂之前还真遣返了两名“不服从管理”的学生,开除一名学生学籍,以此震慑学生。


黑心又贪婪的丹江口职业技术学校,你们真的是吃人不吐骨头,法律允许你们强迫学生实习吗,允许你们以此为借口开除学生的学籍吗?

你们这不是吃人又是什么呢?是什么让这个学校如此肆无忌惮呢?

24日,小余请假外出配眼镜,获得许可。

6月25日早上,老师却宣布他第四次“旷工”,让他写说明,并电话通知家长。在小余已经极力解释自己“请过假”后,班主任仍然在班级群两次通报余骏“旷工4次”,“提出严重警告,如有下次坚决开除”。

通报后15分钟,余骏从宿舍楼6层阳台跳下,当天中午被深圳的医院宣布死亡。


似乎像死了一只蚂蚁,并未引起多大的波澜。


让我们记住这家罪恶的企业


我想问,华高王氏公司,涉嫌非法用工,甚至使用童工(不排除有未满16周岁的同学来“实习”),你们赔偿几个臭钱就不用担负任何责任了吗?


丹江口职业技术学校,你们名为学校,实则靠残酷压榨学生谋利,你们这样干不是一次两次了,难道可以一直逍遥法外吗?


南方的血汗工厂发生的工伤工亡事故不计其数,当年的富士康十三连跳就是受不了这种压榨。工厂压榨廉价学生工起码有十多年的历史了,媒体也多次报道,为什么这样的非法用工仍然大行其道呢,难道这样做是合法的吗?


近来当地还准备实行新的工资支付条例,资本家不必再为灵活用工的工人支付节假日加班费了。资本家已经富得流油了,甚至用的都是最便宜的学生工乃至克扣拖欠工资,还要从工人身上割肉给他们吃吗?


学校为了钱强迫学生实习,联合资本家逼死学生的事情不在少数,例如去年甘肃一对实习生情侣在学校安排的工厂实习期间双双自杀。即便在现在,谁知道还有多少中专生、大专生为了毕业证,不得不在工厂“实习”呢,他们的遭遇,又比小余同学好多少呢?


只要有一线生机,中国人总是能忍,甚至宁愿自杀也不给被人添麻烦。但你们这些黑心的资本家、寄生虫,以为这样就可以一直骑在劳动人民头上当老爷吗?

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

  红色卫士
2021年7月5日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流水 2021-7-12 11:54
深圳政府说要“调查追责”,几个官媒评论也表示应该“惩治职业学校违规操作,维护职业教育形象”, 可看着高中强制分流50%学生到职校, 各地疯狂推动学院转设为职业本科,资产阶级们急切需要扩大受残酷剥削的工人数量已经不言自明。  余同学的父亲在报道中说,“我打了一辈子的工,就希望孩子过得比我好。”,一位农民工父亲的朴素心愿,就这样被资本主义血腥地打破。 而对于更多的工人阶级父亲来说,同样的让下一代过得更好这一愿望越来越难实现了,996压榨和强制分流让能成为白领的工人阶级子女们遭到了和他们父辈同样严酷的剥削。
引用 流水 2021-7-12 11:36
https://finance.sina.com.cn/chanjing/cyxw/2021-07-06/doc-ikqcfnca5332901.shtml
"据孙铭家属透露,事发后,深圳市多个政府部门介入此事,责令公司方先行支付一笔赔偿金给家属,此次实习也已终止。政府相关部门承诺,后续将按照程序对涉事企业、学校、中介公司分别调查追责。其中学校涉及的问题,可能会由深圳方面发函给湖北。截止发稿前,深一度记者尝试联系涉事的校方和厂方,均未获得回应."

官僚当局一贯的处理舆论曝光事件卑劣行径,一旦自己是有过错一方,立刻花言巧语欺骗当事人,企图迅速用所谓“赔偿”平息事态, 同时压制舆论防止进一步发酵。 而假如自己没有明显过错,比如之前成都49中事件,则就是用一套套官僚规矩敷衍当事人,舆论爆发之后才忙不迭搞出一份真相调查回应公众。  而如果群众像此前中北学院反转设一样,开始现实斗争,官僚当局就立刻暴露真实面目,迅速调动维稳力量强力压制,舆论上更是极尽所能进行封锁。 ...
引用 sxm 2021-7-6 13:17
香港之前有个团体“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最近几年也没动静了,估计是解散了吧
引用 激活 2021-7-6 09:50
破防了。。唉,政府不要那么多大学生?死都要死进本科里,不然就是这种下场。国内一点新闻都没有,估计发了也会被删。。。。。。
引用 远航一号 2021-7-6 03:25
日前,有记者在社交平台透露,湖北省有100多名未成年的职中生在学校的安排下,到深圳一间工厂实习。结果这些学生在工厂充当廉价劳工,其中一名学生不堪重负,跳楼身亡。事后,地方政府,学校、厂方连手封锁消息并施压维稳,以致死者家属追诉无门。


6月29日,有记者在社交媒体透露,6月25日,湖北省丹江口市职业技术学校17岁学生余铭从深圳某工厂六楼堕下身亡。因临近中共百年党庆,深圳警方迅速维稳,无论同学还是工友,都被禁止传播任何消息,并要求保安和工人删除现场影像及信息。

曝光此消息的记者还在社交媒体上转发了死者父亲的控诉。余父说,包括儿子在内的100多名高二(职中)学生、平均年龄只有17岁,被学校安排到深圳工厂实习,在厂方严酷管控下,每天从事繁重的搬运工作,他们被分成两班,每天工作10多个小时,连生病和受伤也难以请假。

余父还称,余铭生活节俭,眼镜腿摔断了都不舍得换新的,用绳子绑住后继续使用。而学生们近一半的微薄工资,却被学校拿走。据称,如果学生们不服从学校安排,他们就拿不到毕业证。

余铭去世的消息被曝光后,不过几个小时,该消息就被全网封杀。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深圳市宝安区劳动局一位官员称,他没有听到相关消息。他说:”没接到这个啊,你是第一次说哦。技术学校?他是上学还是工作?有证据吗?有证据的话来我们区里投诉。你跟我们说我们才知道。这边无法回答你,因为我也是第一次听说,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报导称,邻近十堰市的教育局证实,6月30日上午,网信办下达维稳通知,之后丹江教育局和丹江口市职业技术学校汇报称,他们已经知道了。

自由亚洲电台引述律师蒋先生称,他有位亲人就在职训学校就读,职训学校以实习为名,拿毕业证威胁,把学生们送进工厂从事廉价劳工。最让人担忧的是,这种现象在大陆已是常态。他说:“不让学生学技术,让学生去干活,与教学无关。变相让娃娃去打工啊。肯定不会有学生是心甘情愿的。学生要拿那个毕业证嘛,他肯定以毕业证相要挟嘛。”

报导称,某高校一位王姓教授称,当局以发展职业教育为名,实际上,把底层社会的孩子视为官商联手敛财的工具。拿走孩子们的血汗钱。他说:“一般是上课一年或者一年半,剩下的时间到工厂叫做顶岗实习,他是工人的角色,厂家付给学生的工资一般就是2000多块钱,非常低,每个学生的每个月的工资大概四分之一,会被返回到学校。就是拿学生做免费劳动力输出。学校管招生就业的人,就和学校领导层联合分钱了嘛,他们是一个利益链,至于说学生学到甚么技术,不是他们所关心的。”

据称,这并不是近一年来大陆第一起因不堪工作折磨,选择轻生的职校实习生。去年9月底,山东职业学校学生,16岁的李致材因不堪忍受每天10多个小时的残酷劳动,从江苏省昆山市一家工厂跳楼身亡
引用 远航一号 2021-7-6 02:37
http://m.hbzzw.net/jyzx/14208.html
丹江口职业技术学校招生广告:

办学特色【管理严格】学校实行全封闭、军事化管理,把培养学生习惯文明、品质​优良、技能过硬、高薪就业、升学率高作为办学宗旨;教师全天候陪护学生学习 ... 确保学生在校安全
引用 redchina 2021-7-6 02:25
华高王氏公司简介:       香港王氏集团(WEC)创建于1977年,专门为OEM客户制造产品。1979年由多个商业单元联合组成王氏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以王氏集团公司统一运作。1983年经大规模扩展后,组成王氏国际(集团)有限公司。同年在香港股交所上市。1986年在深圳宝安区沙井镇开设第一家工厂(华高王氏科技(深圳)有限公司,目前拥有员工4000多人),从事电子产品组装。目前王氏集团已成为香港上市的公司,其子公司遍布于美国、加拿大、日本、欧洲各国及北京、深圳、苏州、台湾等地区。王氏电子有限公司能为各电子行业,包括工业工具、远程通讯、消费电子、网络电脑、电脑周边设备及办公自动化等领域提供整套ODM/OEM服务。

港资企业,早在1986年就在深圳设厂,得益于改开第一波“春风”

查看全部评论(7)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9-27 13:13 , Processed in 0.01641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