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宝贵的自供 —— 读李民骐作品有感

2021-9-14 00:35|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5695| 评论: 1|原作者: 壮壮

摘要: 2019年春节前夕,一封署名作者为“远航一号”的文字材料以图片的形式在网上流传,内容包括了2018年8月10日写给顾佳悦的信,其中披露了不少关于他自己那一方的重要事实。
宝贵的自供——读李民骐的作品有感

2019年春节前夕,一封署名作者为“远航一号”的文字材料 [1]以图片的形式在网上流传,内容包括了2018年8月10日写给顾佳悦的信,其中披露了不少关于他自己那一方的重要事实。
既然秋火已经直接写出了“远航一号(红色中国网编辑李明骐)”[2]这样的文字——不知道是否故意把“李民骐”写成了“李明骐”,那么笔者就用“远航一号”的真名 “李民骐”来称呼本人。既然在这封“严元章、远航一号致顾佳悦同志”的信中声援团同学的姓名是直接给出的,那么对于信的作者之一“严元章”,笔者就用其本名“张耀祖”来称呼。
通过阅读这篇材料,特别是那封在声援行动进行到关键时刻发出的信,再结合李民骐所写的另一篇文章[3],大家可以了解这些人的政治倾向和行为方式。
材料本身这样总结这封信:“严元章、远航一号向声援团的同志郑重建议,要力争创造条件,使得在‘前线’的全体同志安全撤退。” [1]
这个张耀祖和李民骐“要力争创造”的“条件”是什么呢?信件中给出了答案:“我们认为,应努力争取在被捕工人全部释放的条件下(我们不拟提出超出此点的任何其他要求),组织前线战士有秩序地撤退。”[1]“我们将设法与对方谈判,在被捕工人全部释放的前提下,允许深圳等地青年积极分子安全撤退” [1]。
对于条件没有实现的情况,信中给出了这样的建议:“如果对方不同意释放全部被捕工人,则我们必须为工人同志负责。在这样的形势下,建议部分同志坚持斗争,准备牺牲。”也给出了张耀祖将与声援团共进退的承诺:“如果出现了这种情况,严元章同志准备于必要时加入你们,共同牺牲。”[1]同时也提前警告了缺乏全局观念的同志:“如果对方确已表示要释放全部被捕工人,并且我们有理由相信对方确实也会那样做,而部分同志却不顾大局,不服从有组织的撤退,则严元章同志不能为你们负责。”[1]
从信的内容看,张耀祖和李民骐不但给声援团提供行动指南,还以实际行动支持声援活动。也许策略正确与否还值得进一步讨论——不过是事后诸葛亮罢了,但仅仅是这些试图把握运动的行为就足以说明他们比那些畏首畏尾、生怕与运动扯上一点点关系的人强很多很多。
而且他们还做出了与张耀祖相关的 “共同牺牲”的承诺,有这样决心的人差不多已经具备了无产阶级大无畏精神——如果能够遵守承诺的话。时至今日,声援团的牺牲有目共睹,但张耀祖却没有“共同牺牲”。不仅如此,李民骐还在材料中指责“当时声援团的同志没有接受我们的建议”“终于导致各高校进步学生团体全面沦陷” [1]。
但“被捕工人全部释放”的前提一直都不存在,并且在8月10日的信中,你们是这样判断敌情的:“对方也有困难,他们目前还没有下大镇压的决心,就说明他们也有顾虑。他们的办法,是用长时间消耗的方法,消磨你们的肉体,消磨你们的意志,直至将你们拖垮。”[1]写出这样的内容,难道不是鼓励声援团坚持斗争到底吗?客观上,声援团成员坚持斗争并没有违背你们的建议,而且恰恰是在很大程度上遵循你们的建议。
你们没有资格指责“声援团的同志没有接受我们的建议”。
你们还说宽容“在狱中说了错话、办了错事的同志” [1]的“这个态度,我们不是现在才有的,而是在去年8月份严元章、远航一号致顾佳悦同志的信中就已经表达了。”[1]但你们知不知道,在这封信中还写明了你们当时对形势的判断,与后来李民骐的文章[3]内容完全不一致——这些说法应该是“现在才有的”吧。
“到了八月初”“当时,严元章等同志已经意识到,‘声援团’的斗争形势已经好比19八*9年‘六*4’以前的情况,镇压迫在眉睫。”[3]按照常识,八月初应该在8月10日之前,也就是说在写出那封信[1]之前,张耀祖已经意识到对声援团的镇压很快就会到来,但信中却写着“他们目前还没有下大镇压的决心”云云。
李民骐所写材料的宝贵之处就在于自己展现出这种自相矛盾的情况。
对张耀祖、李民骐等人比较有利的推测是他们对形势的判断出现了明显失误。这本身不是问题,类似的错误并不少见,在比较剧烈的斗争中更是常有的事儿,只要事后承认错误、认真总结经验教即可。但在李民骐所写的材料中却根本没有表现出一点儿这样的倾向,从来不承认失败同他们的错误判断有一定联系,不仅如此,他们还想当事后诸葛亮,写文章说张耀祖当时做出了正确的判断。这样的态度和做法真的很坏。
更糟糕的是事后李民骐写文章[3]的口气让人相信一种对他们更不利的推测:张耀祖当时的确看出了“镇压迫在眉睫”——事实上暴力清场就发生在不久以后的8月24日。虽然他们对形势的判断是比较准确的,但这些人对声援团的态度却不是同志式。如果你们真的认为“这些青年同志都是革命的宝贵财富” [3],就应该在关键时刻发出的信里披肝沥胆相告。可是你没有,明明认识到局势十万火急却说敌人“还没有下大镇压的决心”,谁还能相信你有诚意呢?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远航一号 2021-9-14 00:38
管理员留底用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9-27 11:50 , Processed in 0.01493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