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塔利班夺权、美帝蒙羞,阿富汗群众付出代价

2021-9-18 04:31| 发布者: 春华| 查看: 6517| 评论: 0|原作者: Rob Jones|来自: 中国劳工论坛

摘要: 所需要的是要联合起工人阶级、贫农、妇女、青年,建立群众性斗争来反对塔利班和帝国主义,以建立民主的工农政府。这要成功的话,这需要成为国际工人阶级斗争的一部分,才能位在该地区建立一个真正的、民主的、自愿结合的社会主义联盟开辟一条道路。

中国劳工论坛的原文链接:https://chinaworker.info/zh-hans/2021/09/18/30513/

中国劳工论坛的telegram链接:https://t.me/chinaworkerISA

中国劳工论坛的Twitter链接:https://twitter.com/OctRevolution17

如果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可发电邮至:chinaworker.isa@gmail.com

帝国主义势力担忧他们会遭受的负面影响同时,他们无视了阿富汗群众

Rob Jones 国际社会主义道路

美国及其盟军对阿富汗20年的占领,对于居住在这个国家的人民就是一大灾难。至少有25万人包括战斗人员及平民死亡,实际人数可能还要再多。贪污腐败充斥于政府、警察、军队及法院。因毒品发家的军阀通过行贿一直获利,然而该国家的人均GDP却不足500美元。数以百万计的人通过毒品麻痹自我、逃避现实。虽然城市女性的地位有些提升,但居住在农村的绝大多数仍面对极端贫困和暴力及战争的威胁。

我们看到美帝国主义在朝鲜半岛、越南、索马里、叙利亚、利比亚和现在阿富汗带来的一系列羞辱性的灾难。数以千计的民众涌入喀布尔机场,百计的人挤进美国的飞机,甚至一些人为急切逃离这个国家而结果掉落飞机,这些恐怖的画面都形象地展示出这些事件对美帝国主义名声的重创。拜登在今年7月谈到美军部队从越南西贡撤退时说“你不会看到人们被从阿富汗的美国大使馆屋顶上吊起来”,而现实却狠狠打了拜登的脸。

这不仅仅是在拜登延续特朗普外交政策后对拜登个人的羞辱,也是对美国利益的重创。在塔利班政府拒绝供出策划了911袭击的基地组织后,美国在2001年发动了称为“持久自由”的军事行动,最初有40个国家组成的联盟参与,而至今这场战争已经消耗了巨大人力及财力。

超过十万阿富汗军人,不论是支持政府的或支持塔利班的,都在这场战争中失去了生命,另外超过3500名联盟军队中的士兵及许多雇佣军(个人雇佣的战斗人员)丧生,数以万计的阿富汗平民死亡。

同时美国已经在这场战争中花费了2.2万亿美元,其中一半都由国防部支出。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有5300亿元流入银行作为战争借款的利息。后者的支出更远高出阿富汗国防部队的训练经费(1000亿美元)或是一般用于支付西方合同军及非盈利组织的基础项目的花费(1440亿美元)。美国还将以退伍老兵的赔偿及抚恤金和未来许多年的利息支付形式,为这场战争继续支付费用。

战略竞争

拜登对于美国士兵突然的撤退解释道,“美国军队不能,也不应该打一场阿富汗部队不愿意为自己打的战争,并在这场战争中牺牲。”当然,尽管美国和英国退伍士兵都在他们的抗议中表达出自己的心声,对于这个说法许多人会有一定的同情。一名因为战争而残疾的爆弹处理专家在推特上说:“这值得吗,很可能不值得。我白白地丢了我的双腿,看起来是。我的同伴们毫无意义地死去了吗。是的。在我遭遇爆炸的十一周年日,这是沉重的一天。我的情绪、愤怒、背叛的难过冲击我的大脑。”

尽管拜登试图通过这种方式解释美军的撤退,事实却是拜登仍然继续推行特朗普的战略竞争策略,旨在为公然与中国开战扫清障碍。但正相反的是,在喀布尔的这些时间削弱了美帝国注意而加强了它主要对手(首要是中国,但也包括伊朗与俄罗斯)的位置。这些国家肯定对他们自己目前的行动更有信心。

很快,中共政权通过它的喉舌《环球时报》,警告美国在20年后抛弃阿富汗“是否是台湾未来命运的某种预兆”。尽管苏贞昌回应说:“台湾不会像阿富汗如此溃败”,但是这些事件加深了人们的忧虑,如果遭遇中国攻击,美国会不能或不愿帮助台湾。

为什么加尼政权如此迅速崩塌?

最近一名指责阿富汗政府的国际领导人是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他说“归根究底,阿富汗政治领导者未能站出来反抗塔利班,未能达致阿富汗极度渴望的和平解决方案。”

经历了20年、耗费了2万亿美元后,包括参与战争至2014年的北约在内的帝国主义政权,都未能建立一个稳定而有能力对抗塔利班的政权。五角大楼坚称阿富汗军警规模是塔利班的4倍,但这支军警却在几天内就屈服于塔利班。

从一开始美国的手段都是建立在幻想之上,一厢情愿认为可以使阿富汗屈服。2006年小布什的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授权对阿富汗罪犯实施酷刑,并声称几年前“基地组织及塔利班在折磨阿富汗人民。如今恐怖主义训练营已被关闭,足球场正被用于足球而不是行刑…这都造福了阿富汗人民。”

奥巴马总统及拜登副总统决定增派军队,美军人数增长到三倍、达到十万人,他声称这样能在2014年他争取连任时,终结这场战争。后来增援规模减少,因为阿富汗政府军的部分力量开始攻击美军,成为所谓的“内应”。

特朗普相信塔利班可以通过在多哈的谈判达成协议,因此他宣布将会撤军,并且现在拜登已经执行了撤军。在他们的蓝图中,阿富汗政府军有能力阻止塔利班。最坏的情况下,美国也预计塔利班的攻势会持续数月。

腐败透顶的阿富汗政府军

甚至美国军队的西点军校预计,五角大楼声称的军队及警察的数目是被严重夸大的,而且现存的许多部队并未经受良好培训。上层的腐败导致“幽灵士兵”的普遍存在,这些“士兵”的工资都去到了将领们的口袋。许多士兵都是文盲,每年有25%成为逃兵。在这种情况下,五角大楼装备政府军的高科技无人机和用来空袭塔利班的战斗机,在美国军队撤退后根本不能维持。5月时,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承诺通过线上会议为继续提供空中支援,这是一个非常可笑的想法,因为在阿富汗几乎没有可用的互联网。似乎这还不够,大多政府军人员得工资直到最近都是由五角大楼直接支付,而现在他们许多失去了收入。所以他们毫无反抗能力也并不为奇。

阿富汗总统加尼如此之快地逃离阿富汗,显现他根本没试图认真抵抗塔利班,这反映了他的政权完全没有社会基础。尽管加尼赢得大多数票数,但投票率低于20%。据加尼自己称,90%的阿富汗人每天收入不足2美元。仅有43%的人接受过教育,55%的人缺少清洁水,31%的人缺少干净的卫生设备和系统。这个国家的GDP为200亿美元,这个数字与美国在过去20年所花费的数目相比微乎其微。假如帝国主义认真协助发展合适的经济,这些从事毒品贸易或走私(阿富汗主要国际贸易来源)的人,抑或因经济原因而支持塔利班的人就可以参与对社会有用的工作,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也就没有发展的基础。

短时间内,当地一些从鸦片贸易及其他非法操作中获利的军阀,以为政府军会认真反抗塔利班。三个最具影响力的军阀Atta Muhammad Noor、Abdul Rashid Dostum、Haji Muhammad Muhaqiq一起与政府军组成反塔利班联盟。但是当城市迅速落入塔利班手里,他们很快地就放弃反抗并逃离国外。其他的军阀当然暂时接受了现实,并倒向塔利班。

帝国主义列强的回应

美帝国主义的羞辱性失败,拜登的在电视直播中回应当然只是极力想推卸责任。他们与其他的帝国主义列强,例如加拿大、德国、澳大利亚和英国,都尽快从被包围的喀布尔机场救出他们的公民及那些为他们工作的翻译员和其他工作人员。至于伊朗、中国及俄罗斯还有巴基斯坦仍然在维持他们的使馆。

各列强都几乎一致表示他们将静观其变,看是否要承认塔利班政府。英国首相约翰逊在一个紧急议会的极其尖锐辩论中说:“未来任何塔利班政府的合法性都取决于它们是否秉持人权及包容性国际认可的标准”。但是西方列强现时已经少有手段能对新政府施压,去保证它们达到这些标准。

非西方的帝国主义列强,包括中国、俄罗斯、伊朗因这些事件而得以显著强化。中国恨不得对于美国的失败落井下石,《新华社》称之“敲响美国霸权衰落的丧钟”、“轰鸣的飞机声与仓皇的撤退人群,映照的是帝国最后的黄昏”。但是这些政权仍视局势既有挑战和机会。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说只有塔利班在建立了“开放包容、有广泛代表性的政府”之后,中国才会予以承认。

面对难民的威胁,中国迅速巩固了新疆与阿富汗之间70公里的边境。中国担心,塔利班的胜利会助长维吾尔族穆斯林的地位,因此敦促塔利班要限制维吾尔“东伊运”等组织的活动。

在最近与塔利班的协商中,中国提出了扩大一带一路项目的可能性,但条件是“东伊运”等组织需要被压下去。然而,这些项目只有中国能扩展中巴经济走廊时才有意义。但一带一路项目似乎因为一些当地反对活动(包括针对中国工人的恐怖袭击)和巴基斯坦在一带一路相关债款上有可能出现债务违约而拖延。

中国早已对于阿富汗有着影响。在美国占领期间中国就是这个国家最大的投资者,部分原因是局势相对稳定。当地探明的铁、铜、滑石及锂矿资源,预计价值高达1万亿美元。锂金属是生产电动车的关键,阿富汗被称为锂矿的沙特阿拉伯。尽管中阿两国政府在2007年签署了开采铜协议,但项目一直被拖延。

未来投资不仅取决于塔利班是否可以保证阿富汗稳定,也取决于巴基斯坦的局势,因为塔利班的胜利将强化那些在巴基斯坦的反中伊斯兰组织。也是基于这些原因,中国跟伊朗一样急切地想要看到塔利班与其他组织协商进而组建一个包容性的政府。

俄罗斯没有像中国那样的经济实力,但它有一支强大的军队,并与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这两个与阿富汗有很长边境的国家签有安全协议。被称为“中亚朝鲜”的土库曼斯坦,不得不管好自己的边境;土耳其则据称正在加强其边境的围墙以阻截难民。

俄罗斯外交部展示出它一贯的伪善。在喀布尔的俄罗斯大使在塔利班接管阿富汗时甚至评价到,“塔利班接管这座城市具积极意义,并维持法律与秩序”。现在塔利班士兵正在保护喀布尔的俄罗斯使馆。

自从塔利班1999年向车臣武装派遣了兵力支持,塔利班在俄罗斯就被认定为恐怖组织。但这并没有阻止7月时塔利班派遣代表团与俄罗斯政府谈判。引用外交部部长拉夫罗夫的话,俄罗斯也想看到“一个有其他政治力量参与的政府”、“ 一个有包容性对话的开始,各个政治及种族团体参与”。它在寻求塔利班保证,不会使一些极端组织流入中亚,并阻止难民大批涌入。由于收到与塔利班战斗的塔吉克斯坦士兵正负责巴达赫尚省边界的另一边巡逻的消息,俄罗斯已经派出7000人部队加强塔吉克斯坦共和国边境。

错误对比

许多人把这一场景与1975年美国从越南西贡撤退进行对比,这可以理解。但当时作为第一次冷战高峰的情况完全不同。旧冷战是发生在两个不同的政治及经济体系之间——资本主义帝国主义与非资本主义的斯大林主义集团。越南战争代表是殖民地人民与资本主义决裂的斗争,而基于农民和群众的斗争应得的土地改革和计划经济元素也是国际工人运动的胜利。但美帝国主义现在的失败,不仅增强了另一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列强——中国,并也导致了反动的、宗教及几乎是封建主义的力量上台。

其他人也想起上一次在1989年苏联从阿富汗的“羞辱撤退”。中国政权还得意地说:“阿富汗是帝国的坟墓”——虽然从马克思主义的意义上来说,苏联不是一个帝国。

苏联的撤退发生在斯大林集团迅速瓦解的背景下。1979年勃列日涅夫政权对阿富汗的入侵,表面上是在“阿富汗政府的邀请”下进行,这一事件给与西方帝国主义的宣传武器。然而苏联部队帮助维持纳吉布拉政权,实行土地改革、医疗及教育的部分改革,而女性至少享有形式上的平等。苏联撤退三年后,这一政权的瓦解。当时美帝支持圣战组织,包括相本拉登提供武器及资源与苏联部队战斗,这就是帝国主义如何导致了塔利班的兴起,这个冷战下的弗兰肯斯坦怪物。

所以,塔利班现在改变了吗?

在纳吉布拉政府瓦解后,不同组织相互冲突,内战开始。塔利班就是在巴基斯坦支持下由这些圣战组织发展而来。许多是在沙特阿拉伯的原教旨主义伊斯兰学校接受训练。1996年它们占领了喀布尔,禁止所有反对组织、政治党派、工会,并奴役女性、禁止女性工作和接受教育、禁止音乐运动和游戏。违反伊斯兰教法的人被残忍处置。女性通奸被处以石刑,同性恋者会被活埋。一个联合国拨款修建的足球场后来被用来用作执行公开处刑。

现在人们在讨论塔利班是否会相比20年前有所改变,未来自有分晓。有迹象表明塔利班被迫软化自身立场。20世纪90年代,其支持者甚至不可使用电话,但现在可以看到喀布尔的士兵自拍和使用推特。主要领导人物再三表示女性的权利将被尊重,并保证在伊斯兰律法范围内允许“媒体自由”。他们声称会特赦前政府的人员。但是有许多女性被辞退,并且被迫围头巾。

塔利班根本上还是一个以乡村为基础的组织。在过去的20年内,阿富汗的城市化得到了提升,喀布尔的居民由150万增长到400万。城市居民从260万增长到1000万。而且46%的人口是15岁以下。塔利班迄今能团结一致与共同的敌人斗争,但未来很可能冲突会在塔利班内部增强,在落后农村地区为基础的的原教旨主义与那些在更开放城市地区之间会出现分歧。其他原教旨主义组织的存在将加剧这一情形。然而也有可能塔利班在城市遭到不断增长的反对之后会退回到他们原来的方法。

塔利班可以建立一个稳定的政府吗?

前任塔利班政府从1996年到2001年执政,随后被美国进攻推翻。在那个阶段,他们从未完全控制过整个国家,尤其遭遇了在伊朗,印度及俄罗斯的支持下北方联盟的激烈反抗。现在他们已经遭到了一些反抗,在贾拉拉巴德州反塔利班抗议吸引了成千上万的居民,可能霍斯特省也存在。而且据报道在潘杰希尔谷地正试图建立起“北方联盟2.0”。

但是在阿富汗已出现了新的反抗力量。该国女性在全球女权运动的团结下在过去10年还有些自由,而她们不可能甘愿忍受这些新的限制。该国的青年人也是一样,他们国际化的视野和现代交流都有助于他们的抗议。因为工业衰弱,工人运动不是很强但也确实存在,而主要工会也的确遭到了加尼政权的压制。

在塔利班试图巩固权力之时,很可能会遇到很多困难。军阀会维持他们的被动支持吗?塔利班会保持内部团结吗?其他国家比如伊朗、俄罗斯和中国通过一些干涉支持不同的利益?俄罗斯据报道正在与一些军阀展开谈判。

同时,阿富汗自己内部充斥了严重的危机。第三波新冠疫情被认为正席卷整个国家,“被认为”是因为当地根本没有准确的检测设施。一个调研显示超过40%的人现在感染,但医院没有资源处理。一名医生表示他们勉强能救治三分之一生病的人。

2018年遭遇了严重的干旱后,一名农民说道:“天不再下雨,地不再长草。”接下来的几个月会更糟,1200万阿富汗人有三分之一的人口将面“紧急程度的食物短缺”。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塔利班会面临巨大考验,要处理这些问题和经济崩溃、难民流、边境危机和持续的毒品交易。

有解决办法吗?

有一件事很清楚。帝国主义干预就是一场灾难,而如果允许塔利班统治继续将会是一场噩梦。由于限制社会现代化的措施,以及自上而下非民主的实施方式,苏联支持的纳吉布拉政府未能改变阿富汗社会。所有社会问题,包括贫困、缺乏民主权利、民族压迫、宗教原教旨主义和社会压迫任然持续,这无法在资本主义基础上得以解决。

因此所需要的是要联合起工人阶级、贫农、妇女、青年,建立群众性斗争来反对塔利班和帝国主义,以建立民主的工农政府。这要成功的话,这需要成为国际工人阶级斗争的一部分,才能位在该地区建立一个真正的、民主的、自愿结合的社会主义联盟开辟一条道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0-28 01:15 , Processed in 0.01106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