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东德人民怀念社会主义

2021-9-23 04:11|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7976| 评论: 0|原作者: 乌鸦校尉

摘要: 一个精密工业、轻工业发展得都不错,在战后一片废墟中白手起家建立起的世界十大工业国,人民生活水平也相当高,怎么就不堪了?从今天的角度来看,我相信是柏林墙的倒塌,把我们东德人赶出了天堂。

这次德国大选有个更加令人关注的点,那就是原东德执政党统一社会党的后继势力——左翼党,也有很可能进入社民党的执政联盟!  

2.jpg

  德国左翼党共同主席詹妮·威斯勒和苏珊娜·亨尼格·韦尔索

  也就是说,当年的东德共产党,如今竟然可能要成为全德国的执政党!

  很多人肯定觉得难以置信,因为“相传”柏林墙的倒塌与两德统一是人心所向,而东德政权搞特务统治,经济凋敝,前东德人民对这个“坏政府”恨之入骨,并入西德后人民的生活才有了极大改善……

  结果人家竟今天却要入阁了,让人不禁要想:是不是报道出了偏差……  

  1

  东德是否那样不堪,西德是否宛如天堂,听听东德人怎么说。

  2016年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原东德居民中竟有接近60%的人认为东德时代要好过统一之后。德国《明镜》杂志也曾采询过许多前东德居民,东德好的一面是否比坏的一面多,57%的受访者回答是肯定的:“东德在很大程度上有好的一面,那里的生活比今天重新统一的德国更幸福、更好。”

  右倾的《明镜》杂志非常郁闷,心说我们搞这么个调查,是为了让你们控诉一下原东德多么得坏,新德国多么得好,结果你们在这儿忆苦思甜,我可怎么交差啊?

  于是采访的记者故意说:“当年东德居民,那可是连自由旅行的权力都没有啊!”,结果一些东德人回应道:“现今工人工资这么低,没钱旅个鸟行!”

  他们为什么怀念当年的东德?

  东德并没有那么不堪,相反,人民的生活是相当不错的。

  有一个小故事,曾任中国电影家协会理事、书记处书记的著名电影评论家罗艺军曾在1986年访问东德,给他配备的随同翻译是一位东德姑娘。罗艺军发现,这翻译姑娘总走神,翻10句话有十一句有问题,连带她要翻译的下一句……

  罗艺军就问了,小同志你怎么回事啊?小姑娘说,对不起罗老师,我想着搬家的事呢,我原来住的地方没有热水,单位安排的新住处有热水用。

  罗艺军听完大为感慨,说这个小姑娘不到三十岁就能用上热水,而我们中国,当时只有少数高级干部才能住上供应热水的房子,可见东德发展得多好。

  要知道,德国的矿产资源,尤其是矿质优良的煤矿资源,基本集中在西部,因此西部的重工业发展有着先天优势,如1936年的西德钢、铁产量分别占全国产量的97.3%、98.4%。

  德国战前有三大工业区:鲁尔区、萨尔区、西里西亚区,其中的鲁尔区和萨尔区都在西德,西里西亚被割让给波兰,东德一个都没分到。不仅如此,东德仅有的几个工业城市,像开姆尼茨、德累斯顿等,被美国人和英国人直接炸成了灰。

  二战中东部地区的工业45%被破坏,而西部的工业是20%被破坏。而且战后苏联从占领的东部地区拆走设备做为战争赔偿,直到1953年才结束,东德人均赔偿3689旧马克;而美国以马歇尔计划,1947年就停止了赔偿性拆设备,西德人均只赔偿了104旧马克。

  面对如此的“先天不足”,东德从1951年开始,实施了第一个五年计划。在1950年代至1960年代期间,东德经济明显成长(7%增长率),各种消费品得到普及,废除配给制只比西德晚了4年,居住环境也得到改善。东德也被视为重要先进国家之一(十大工业国)。

  截至统一前的1989年,东德人均GDP排在世界30名左右,而西德是20名左右,二者差距并不是特别大。而在人民生活水平上,东德无愧于它“民主德国”的名字。

  1987年,猪肉的人均消费,东德排世界第14位,蔬菜人均消费量排第9位;皮鞋人均占有量是世界第12位,人均占有电视机是世界第8位;人均居住面积27平米,房租收入3%;每百户居民拥有:冰箱152.1台,洗衣机104.6台,电视机121.6,彩电47.1,小汽车52.6辆;肉以及肉制品,99.4公斤,鱼以及鱼制品,7.9公斤,蛋以及蛋制品,303个,黄油,15.5公斤,人造黄油10.3公斤,奶以及奶制品108.3公斤。  

3.jpg

  东德人的餐桌

  从医疗卫生角度看,东德每千人拥有医生的数量占世界第12位,病床数是世界第11位。幼儿和儿童入托率居世界之首。男性平均寿命为68.8岁,女性为74.7岁,超过了西德。

  教育领域更是东德的骄傲。1987年,东德1670万入口中,有190万人具有大学毕业文凭,这也就是说,占全国总人数的11.37%的公民是具有大学毕业以上水平的。这一数字也超过了当时的西德。对比一下,当时的中国大学生占全国人口的比例是多少呢?0.601%。可以相见东德这个数字有多恐怖。

  那有人问了,东德这么好,还往西德跑?

  确实,历史上有不少东德居民移居西德,其中主要是高级知识分子和熟练工人,因为社会主义制度下收入差距小,在东德这些人的技能无法获得特殊地位和最大的回报。

  但是从来就不是只有东德人去西德,西德人也会移居东德!

  从1949年到1989年,有100万人从西德人迁居东德。根据西德的统计,仅在1950年到1968年,就有43.5万人从西德迁居东德。而根据东德统计,这18年中有65万西德人来投奔。1954年一年,就有7.8万西德人迁居东德,其中包括现任德国总理默克尔一家人。  

4.jpg

  默克尔与父母

  在修建柏林墙的1961年,仍有3.4万西德人迁居东德。从1961年到1989年,年均约有1万西德人投奔东德。此外,在从东德投奔西德的人中,有17%左右因为失业、生活压力过大等而对西德失望,又回到了东德。

  哈,这个柏林墙到底是防哪边的啊?

  在高精尖领域,东德也取得了傲人的成就。东德的德累斯顿是华约的微电子和半导体工业中心,负责生产各种内存芯片和CPU芯片,其技术水准长时间超过美国和日本。

  也许有人听说了史塔西这个东德警察机构之后会说:史塔西在监听东德的居民啊!东德人没有自由啊!但是如今接近一半的东德人表示,史塔西对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并没有任何影响,他们甚至也不会去关心史塔西到底有没有监听过自己……  

5.jpg

  讲述史塔西窃听问题的电影《窃听者》

  一个精密工业、轻工业发展得都不错,在战后一片废墟中白手起家建立起的世界十大工业国,人民生活水平也相当高,怎么就不堪了?  

  2

  那么,统一后的德国,东德人过得更好了吗?

  “从今天的角度来看,我相信是柏林墙的倒塌,把我们东德人赶出了天堂,”一名东德男子“感谢上帝”,让他曾经在东德生活。他指出,直到德国统一后,他才亲眼见到了为生存而担忧的人们、乞丐和无家可归的人。  

6.jpg

  西德吸收东德之后,带给东德人最大的冲击,就是原先稳定的生活没有了,尽管收入高了,但是焦虑也来了。

  数据显示,目前德国东西失业率分别为7.6%、5.7%;其中年轻人失业情况的差异更为显着,前东德高达8.4%,西边4.6%。而在原来的东德,可没有失业这么一说!

  东德工作是国家分配,房子是国家分的,子女教育也全部是免费的,劳动者有稳定的假期和不长的工作时间,退休后国家也负责养老……

  而随着柏林墙的倒塌,这一切都跟着倒塌了。  

7.jpg

  工作要自己去找,而自己学习的技能未必能适应资本主义经济的需求;房子也要自己去租,房租压得人喘不过气来;东德时期每周最长工时是42小时,资本主义哪里有这样的福利;养老金制度也变化极大。

  统一之后,东德人的工资数字是增加了,但是要花钱的地方多了太多了。

  比尔格是德国东北部人,他对统一后的德国最大的感触就是焦虑:“我在东德过着不需要太担心的生活,尽管不是那么富裕,但是国家为方方面面负责。统一后我挣的钱虽然多了,但是却需要自己对一切负责,让人感觉应付不来。”

  在统一后的德国,过大的生活压力也扭曲了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在东德时代,露营地是人们一起享受自由的地方,”东德工人舍恩表示,今天他最怀念的是“那种陪伴和团结的感觉”。伴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露营变成了“一种奢侈爱好”。舍恩还说,今天到处都有人撒谎和欺骗,在过去,这闻所未闻。

  甚至在自由主义者描述的所谓“自由”“民主”“人权”问题上,东德人也并没有感受到什么提升。  

8.jpg

  个人自由开放的东德社会对裸体文化十分包容

  谈到史塔西的问题,舍恩干脆地说,今天的德国公共广播机构和内政部一样收集关于我们的信息,这和史塔西又有什么区别?

  今天的德国被描述为“奴隶制国家”和“资本专政”,一些人认为德国过于资本主义或独裁,当然不民主。舍恩表示,“大多数东德人并不认同当前德国的社会政治制度”。

  再比如西部喜欢提的“妇女权益”。

  1958年,西德发布了《平等法》,该法赋予西德妇女一些权利,但同时在法律上规定了女性作为妻子和母亲的家庭责任。法律说:“妇女负责家政服务。只要与她在婚姻和家庭方面的职责相符,她就有权工作。”

  而在东德,妇女从一开始就可以参与社会工作,过着独立的生活,没有法律规定的“与婚姻和家庭有关的责任”。

  1962年,西德才允许德国妇女开设自己的银行帐户。

  东德的女性从一开始就可以使用个人资金账户,就像男性一样。他们不仅被允许在储蓄银行开立个人账户,而且从1950年开始东德储蓄银行的雇员中仍就有50%是女性。

  1984年,在西德,终于允许女性结婚时不取其丈夫姓氏。

  而1975年东德的《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家庭法》就确立了法律的既定规范:已婚夫妇可以保留婚前姓氏,采用丈夫的姓氏或妻子的姓氏。

  1977年7月,在西德,妇女终于可以在没有丈夫允许的情况下找到工作。

  东德妇女则从不需要在丈夫的允许下工作。

  在法律上,东德规定妇女产后有20个星期的产假,西德只有8个星期的产假;东德规定妇女每生产一个孩子,每年可有四十天的带薪病假指标,西德仅有5天。  

9.jpg

  而且资本主义西德的生活压力比东德大,因工作强度大,同时孩子入托成本过高,统一前西德才有3%的儿童可以入托,导致大量妇女无法参加工作,只得去当全职家庭主妇,失去就业机会。

  而在社保体系健全的东德,儿童入托率高达80%,而入托率高+允许人流+生育后大量的带薪假期待遇,使得东德大量妇女可以免去看护孩子的巨大家庭负担,加入劳动者队伍。统一之后,这些权利和待遇消失,导致大量东德女性只好退出职场去当全职家庭主妇,步了西德妇女的后尘。

  所以,你以为柏林墙倒塌是让东德人进了西德的“天堂”,殊不知很多东德人认为自己是离开了天堂,再也回不去了。

  3

  2017年,前东德地区的GDP仅为西德的73.2%,东部的薪资水平仅西边的八成。

  所以现在,有德国政府在财政上补贴东德,西德人为东德人缴纳统一税的说法。

  但问题是,世界十大工业国,有着完整的社会保障体系,东德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

  这事,西德还别喊冤,锅就是你们的。

  西德先是强行让统一后的东德马克与西德马克等值,消弭掉东德企业的竞争优势,然后设立一个叫作东德国有资产托管局的机构,处置东德企业。

  在这一过程中,托管局帮助西德资本家通过秘密交易和超低价格收购东德企业套现,造成东德产业崩溃,经济下滑,大量工人失业。

  东德有一座名叫沙芬施泰因的小城,在民主德国时代,一直以其工业成就著称,当地最具代表性的企业是一家电冰箱制造厂DKK

  沙芬施泰因人战后白手起家,在一片废墟中重新建起了DKK,并让其成为东德的一个龙头企业,DKK制造的电冰箱,不仅在东欧社会主义阵营国家享有盛誉,它的产品甚至还能出口西方。尤其在当时的西德,随便哪个电器商店里都可以看到DKK的冰箱。

  但是,今天还有人听说过这个企业吗?

  没有了,今天的DKK只剩一个废弃的破厂房以及一个小小的电冰箱博物馆。当年DKK的研发主管梅耶尔回忆道:“我看着这个厂子被建起,看着DKK从零开始进行设计,研发,制造,看着它一天一天的变大。而到最后一切突然被毁掉了,这会让人感觉到什么叫真正的欺诈。”

  “欺诈”这个词,并不夸张。

  在1990年,DKK依旧保持着极高的生产效率,一个车间一天的生产量为5600台冰箱组建,整个工厂人员量为5500人,基本上每25秒出厂一台冰箱。这样的速度在当时的世界上绝无仅有,哪个憨憨敢说社会主义是“大锅饭,养懒汉”?  

10.jpg

  但这样一家企业,竟然被托管局定义为是亏损企业,依照托管局的规定,东德的亏损企业要么出售给西德资本,要么只能倒闭。

  可这样的企业怎么会亏损呢?原来,在东德时期DKK生产成本为每台冰箱380东德马克,按照汇价可折合为82西德马克,产品以140西德马克的价格卖给了西德企业Queller,从而每个产品产生利润为58西德马克。

  而当东西德马克之间的汇率被西德强行规定为1比1后,每台冰箱成本变成380西德马克,如果此时再以140西德马克的价格出售,那么不仅利润全无,还会产生220西德马克的亏损。

  

  于是,在托管局的强大压力下,DKK只能倒闭。而DKK之所以被强行关闭,真实原因竟然是因为以西门子、博世为首的西德大电器商看中了DKK的环保制冷液。倒闭的企业无法在西德申请并享有这项专利,今天DKK的环保制冷液被西德各大企业使用,成为了国际环保标准。

  WBB是东德最大的供暖设施建造厂,基本一半以上的东德锅炉厂,供暖,供气设施都为此厂所制造,同时他们还生产暖气包,以及其他家用制暖设备,堪称东德供暖界的大哥大。

  这家巨头企业面对西德马克的冲击坚持了下来,企业在1991年决定由员工集资收购,变成一家合作社,参与市场经济的竞争。

  但这样的打算无疑断了西德资本家的财路,托管局不可能坐视不管。于是托管局下令,WBB也是一家亏损企业!

  WBB不服,我这么大个供暖企业,怎么会亏损呢?

  托管局表示,WBB状况十分糟糕,基本上在倒闭的前夕,因为它在1991年的盈利是0。

  可问题是一家企业,无论在什么经济体制下都不可能保证年年盈利,而作为一家重工业巨头,WBB拥有价值超过1亿6千万西德马克的各类资产,这样的企业规模说破大天,也不能只看一年盈利与否就断定它是亏损企业。

  再者,两德合并才一年,东德经济动荡不堪,WBB损失了很多客户,能够保持企业日常运营,本身就已经说明企业有很强的生存能力。非挑人家最困难的时候找事,典型的趁你病要你命。

  托管局本就包藏祸心,跟他讲道理属于典型的与虎谋皮,就这样,巨大的WBB成了西德商人案板上的鱼肉……

  最终,西德企业家迈克尔·罗特曼仅仅花了200万马克,就成功将资产超过1亿6千万的WBB收入囊中。这位罗特曼买下WBB之后,毫不犹豫立刻将资产套现,收获了2亿马克之后,便对企业不管不顾,任由倒闭,一万多工人因此失业……

  这不是诈骗,什么是诈骗?这不是抢劫,什么是抢劫?

  与DKK和WBB经历同样命运的东德企业不知凡几,比如,拥有110亿马克营业额的东柏林城市银行,以4900万马克被卖出,民主德国合作社银行贷款百亿,却以一亿马克卖给了西德银行。

  没有一丁点的责任心,带着任务来的托管局似乎除了帮助西德资本家发财以外,没有别的打算。

  就是这样,西德资本家还深怕托管局的任何一个官员对于出手东德企业有一丝犹豫,不断给予托管局的高速作业给予奖赏,比如如果一个东德企业能够以最快的速度转手,那么托管局就可以得到一笔附加费用作为辛苦费。

  东德人民财富要么被抢占一空,要么企业被迫破产一文不值。然后企业消失,工作机会减少,熟练工人与知识分子无论是否情愿,只能移民西德谋生,东德经济的活力进一步丧失。

  时至今日,德国的大企业西德几乎占了9成。但若因此认为是东德人欠了西德的,那就是恬不知耻,倒果为因了!毕竟,你不能亲手杀死一个孩子,然后说你看,我就说这样的小孩儿活不下来吧。

  如今如此大量的东德人怀念东德时代、怀念前东德共产党,只能说,三十年了,看明白这事的人,越来越多了。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0-18 02:12 , Processed in 0.06591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