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驳张维迎的“市场经济与共同富裕”

2021-10-3 23:32|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3098| 评论: 0|原作者: 张光宇|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截止10月1日未见闻张维迎声明《市场经济与共同富裕》不能代表他原著的内容,本人权当此人之作。如此作法的后果由本人负责。见识张维迎《市场经济与共同富裕》的谬论及其影 ...



  驳张维迎的《市场经济与共同富裕》

  我9月14日从网上下载此文。文章标明“以下文章来源于辛庄课堂,作者张维迎”。但在文章的最后又标明“ 2021年8月26日。本文在作者《理解和捍卫市场经济》一文的基础上改写而成,原文见《市场的逻辑》一书。”

  截止10月1日未见闻张维迎声明《市场经济与共同富裕》不能代表他原著的内容,本人权当此人之作。如此作法的后果由本人负责。

  见识张维迎《市场经济与共同富裕》的谬论及其影响,决定加以驳斥。

  为便于读者阅读,我的驳文在以下文字的多重括号以内,多重括号以外是《市场经济与共同富裕》全文,敬请读者留意。

  捍卫市场经济是经济学家的职责

  社会为什么需要经济学家?这个问题可能有各种答案。我的答案是:社会需要经济学家,主要原因是市场经济需要有人去捍卫。如果我们不需要市场经济,就不需要经济学家。

  《〈〈〈〈市场经济有种种。张维迎所谓的市场经济,是资本主义的自由主义的市场经济。包括西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国家的一些经济学家,有不少是反对自由主义的市场经济的,甚至还有反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主张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自08年美国暴发金融危机以来,这样的经济学家在增加。这些经济学家,就不是张维迎“社会需要”的经济学家。

  “社会需要”,只能是社会的人需要。“如果我们不需要市场经济,就不需要经济学家” 也表明张维迎的“社会需要的经济学家”是张维迎代表的“我们”这些人需要经济学家。需要来干什么呢?“主要原因是市场经济需要有人去捍卫 ”。不过,这里的市场经济得是张维迎所谓的市场经济。于是,“社会需要”,就是张维迎及其代表的人的需要。“主要原因是市场经济需要有人去捍卫”,其实是张维迎及其代表的人需要的市场经济遭到其他人的反对,所以他们需要有人捍卫。〉〉〉〉》

  市场经济为什么需要捍卫?首先,特权阶层、既得利益者不喜欢自由竞争。人类在市场经济之前的社会,都是特权社会、阶级社会,每个人的身份是出生时就注定的,每个人都过着自己阶级的生活,下层阶级也不会嫉妒上层阶级,因为"命"该如此。市场经济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平等的一种制度,是一个虽有阶层但没有阶级的社会,它给每个人提供发财致富的机会,拒绝特权。市场经济不断洗牌,没有人能不劳而获,也没有人命中注定受穷。它可以使出身贫寒的穷光蛋变成富翁,也可以使继承万贯家产的富翁变成穷光蛋。所以,有特权的人,或者喜欢特权的人,或者想通过特权获得利益的人,就不愿接受市场经济的挑战。

  《〈〈〈〈“市场经济为什么需要捍卫?首先,特权阶层、既得利益者不喜欢自由竞争”。即在现在的市场经济的社会,,有特权阶层。但张维迎所谓的富人或企业家难道至少不是“既得利益者”?难道他们已到手的利益是未得利益?

  “人类在市场经济之前的社会,都是特权社会、阶级社会,每个人的身份是出生时就注定的”,与市场经济的国家之不同好象就只是每个人的身分不是出生前就定的,而是出生后定的。不过,不是出身前就定的资本家就是以下我将证明的特权者,只要他没有破产,他的儿子也是出身前就定的是他的资产的继存人,从而是资本家特权者。因此,已是资本家的未出身前的儿子,只要他老子没有破产,也是出生前就定的特权者。

  资本家占人口的1%不到,99%以上的打工者和小资产经营者,这辈子没有可能成为资本家,这99%以上的打工者和小生产经营者的子女,出身后99%的命也只能是打工者和小资产经营者。99%乘以99%得98%,也就是说98%以上的打工者和小资产经营者的子女在出身前也就定下了是未来的打工者和小资产经营者,与特权社会的差别只有不到2%。当然,还有98%中有4%不到能成为附在资本家这张皮上的高级打工者,分得资本家剥削来的大小不等的部分,其收入构成了剥削性质。除掉这部分人,打工者和小资产经营者的子女在出身前就定下了是普通打工者和小资产经营者的也达95%,与特权社会只有5%的差别。这些人难道不是“‘命’该如此”?

  然而,文章紧接着告诉我们“有特权的人,或者喜欢特权的人,或者想通过特权获得利益的人”正是市场经济中的张维迎所谓的富人或企业家。

  因为,紧接着正是张维迎所谓的市场经济中的企业家,“试图借助政府的力量变成既得利益者,用特权保护自己,排斥竞争对手”。而且,不管他说的“早年”还是“最近” 的市场经济国家,这样的事都是“如此等等,不胜枚举”,市场经济又怎么能保证“给每个人提供发财致富的机会”?市场经济中的没有特权的人能“如此等等,不胜枚举”地获取得特权,张维迎的没有特权的市场经济何以存在?既然市场经济是有特权的人的市场经济,“市场经济不断洗牌”,就势必会参杂着用特权来进行。单单从市场经济“如此等等,不胜枚举”的形成特权资本家来看,也决不能实现“它给每个人提供发财致富的机”、“没有人能不劳而获,也没有人命中注定受穷”。如此一来,“有特权的人,或者喜欢特权的人,或者想通过特权获得利益的人”,又何须“就不愿接受市场经济的挑战”。何况,打工者和小资产经营者的子女在出身前就命中注定了95%只能是普通打工者和小资产经营者,资本家与普通打工者和小资产经营者的收入差距达几十倍之巨,更不要说特权资本家了,人类社会发展了几千年,到现代发达资本主义社会了,弄出来的市场经济,不仅有“如此等等,不胜枚举”的特权资本家,而且贫富悬殊如此之大, 却被张维迎冠以“人类有史以来最平等的一种制度”,岂能不是对普天之下打工者和小资产经营者赤裸裸的肆意欺骗。〉〉〉〉》

  即使在市场竞争中取得暂时优势的企业,也有动机编造出各种理由要求政府干预市场,试图借助政府的力量变成既得利益者,用特权保护自己,排斥竞争对手。如早年的英国铁路公司和邮政马车公司向议会请愿立法限制蒸汽车,理由是蒸汽车不安全;最近一些国家的出租车公司试图通过立法阻止网约车,理由仍然是网约车不安全;一些新能源汽车公司游说政府给予补贴,甚至呼吁立法禁止燃油车,理由是燃油车污染环境,如此等等,不胜枚举。从历史上可以看到,反对市场经济的最大力量,就是特权阶层和既得利益者。

  《〈〈〈〈这里说的“企业”,在市场经济中,是用包括货币在内的财产通过市场交换关系组建的以追逐利润为目的组织。张维迎这里说的“企业”,其所有权是“民营企业家”的。“民营企业家”,就是资本家。因此这里说的“企业”的“动机”,就是所有者“民营企业家”或资本家的动机。

  “民营企业家”或资本家的动机就是追逐自己私利的发财。 只要政治统治是腐败的,或者统治当局腐败的程度使得有空子可钻,“民营企业家”或资本家与其“编造出各种理由要求政府干预市场,试图借助政府的力量变成既得利益者,用特权保护自己,排斥竞争对手”,不如官商勾结实现“试图借助政府的力量变成既得利益者,用特权保护自己,排斥竞争对手”来得便当。

  作者这里向我们说的“早年的英国”和“最近一些国家”发生的事,是统治当局没有这方面的空子可钻,资本家才诉诸于统治当局的立法机构,通过立法机构的代理人来“试图借助政府的力量变成既得利益者,用特权保护自己,排斥竞争对手”。而且,类似的事情不仅历史上,而且现在,都是“如此等等,不胜枚举”。

  这位先生不经意间告诉我们,1、市场经济的企业所有者,是“如此等等,不胜枚举”地“借助政府的力量变成既得利益者,用特权保护自己,排斥竞争对手”的孬人;2、既然如此,市场经济的主体——资本家——大多或至少相当部分都是市场经济的破坏者,而不是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经济的维护者;3、市场经济的规矩或他下面说的“ 复杂序秩”是由国家的统治当局制定并加以实施的,而不是紧接着说的“本身如同生命体一样,是自发形成的”,否则,资本家就不会诉诸于统治当局的立法`机构,通过立法机构的代理人来“试图借助政府的力量变成既得利益者,用特权保护自己,排斥竞争对手”了;4、既然类似的事情不仅历史上,而且现在,都是“如此等等,不胜枚举”,资本家能通过国家统治当局的代理人——这里是通过国家立法机构的代理人——来“变成既得利益者,用特权保护自己,排斥竞争对手”,市场经济也就免不了是资本家“借助政府的力量变成既得利益者,用特权保护自己,排斥竞争对手”的权力不平等的市场经济了;5、市场经济企业所有者资本家的“特权”,从而当然地也包括权力,是国家统治当局赋予的,而不是市场经济“本身如同生命体一样,是自发形成的”;6、这也表明,西方历史上和现在的市场经济都是政府“干预”的市场经济。这位先生的这段论述,等于是这位先生在其文章大肆美化他所谓的市场经济和他所谓的富人或企业家之前就先打了自己的耳光,自我否定,是自相矛盾的理论——如果也能称作理论的话。〉〉〉〉》

  市场经济需要捍卫的第二个原因,是人们的"无知"。我用"无知"这个词,没有感情倾向,而是要强调人类认知的局限性。市场经济如同生命体一样,是自发形成的复杂秩序,不是人为设计出来的,没有设计师。由于人类本身的不完美,现实的市场经济总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也不存在纯粹的市场经济。但人类有理想主义情结,乌托邦总是令人着迷。当人们把现实的市场经济与理想化的乌托邦社会相比较时,看到的总是它的问题,而不是它的优点。哈耶克批评的基于简单系统(如物理现象)的"科学主义"思维,把科学知识当作唯一的知识,过高地估计了理性的力量,也误导了人们对市场的理解。这就形成了普遍的反市场心态,知识分子尤甚。包括物理学家爱因斯坦、哲学家罗素在内的一大批西方知识分子都是反市场的。

  《〈〈〈〈“人类认知的局限性”不能等于无知。因为这位先生说的“经济学家”和他自己,不是非人类的神仙或上帝,“人类认知的局限性”就得包括这位先生说的“经济学家” 和他自己。既然“经济学家”和他自己都逃不出“人类认知的局限性”,那至少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张维迎先生自己的包括在本文论说的知识就可能是错误的。如果是用错误的知识指导来行为,能捍卫什么?

  经济学家没有统一的或同一的理论,从而没有统一或同一的经济学家。天下反张维迎的资本主义自由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的经济学家大有人在。

  作为国家政治统治规制的市场经济得靠社会的力量,决定性的是靠政治的力量,才能“捍卫”。“经济学家”除了知识外,作为社会的力量很渺小, 用在理论上、从而学术派别上、甚至在政治上矛盾对立,四分五裂的经济学家有知识,其他人无知识,来作为捍卫市场经济的第二个原因是乱弹琴。

  为什么人类国家社会最先出现在英国的市场经济要到19世纪上半叶才能形成,为什么“一战”前相当数量的欧洲国家不能是市场经济,如德、意、俄这些在欧洲人口占比相当大的国家。更不要说世界其它洲的绝大多数国家了。为什么“二战”前的德、日,更不要说苏联了,不是市场经济。因为这些国家的统治者实行的政治统治不愿意规制自己的经济是市场经济,而不是市场经济“同生命体一样,是自发形成的复杂秩序”。

  包括市场经济在内,任何经济没有政治统治都不能形成。因为人们找不出没有政治统治的市场经济。市场经济“不是人为设计出来的”否认不了是政治统治规制出来的。普天之下,没有统治,就找不出任何“复杂秩序”。任何“复杂秩序”,都只能是统治的结果。政治统治分崩离析了,包括市场经济在内的社会的一切“复杂秩度”只能化为乌有。难道自古以来国家社会政治与经济关系的基本事实和规律,张维迎这位研究经济的学家没有觉察?

  “市场经济如同生命体一样,是自发形成的复杂秩序”是此人的无知之言。

  没有完美的事物。人类几千年来是阶级压迫和剥削,充满着阶级头争,是国家、民族、不同的宗教、利益集团等等的相互矛盾对抗、侵掠、杀戮、奴役等,哪里来的完美。何况,“美”不是对象事物本身的特性或属性,是人根据其利害关系对对象事物的评判。

  “人类本身的不完美”不仅“现实的市场经济总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而且根本就不可能存在“尽如人意”的市场经济,何况还是张维迎所谓的资本主义自由主义的市场经济。市场经济只能是政治统治的产物,更扯不上什么“也不存在纯粹的市场经济”。

  理想的东西是人头脑中的东西,在人的头脑外,根本就不存在“乌托邦社会”,更不存在“理想化的乌托邦社会”。作为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的自由主义主张自由的市场经济。张维迎所谓的市场经济,主张的正是资本主义的自由主义的市场经济。“二战”前西方发达国家的经济危机非常严重,特别是三十年代大危机,是这种放任自流的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的必然。罗斯福的“新政”才将业已崩溃的美国经济起死回生,使得“二战”后西方国家不得不搞“凯恩斯主义”,或者所谓“混合经济”。自此以后,西方发达资本主义世界,国家干预市场经济就成为定势。上世纪八十年代,经济上的新自由主义尽管占了势头,国家干预经济实际上仍然存在,只不过干预的力度有所减弱,08年发生的战后美国最严重的金融危机与此不无关系。结果也只能用国家干预来解救。资本主义自由主义的市场经济必然加速两极分化、阶级矛盾和周期经济危机的不断严重,导致政治危机。这是西方发达国家资本主义自由主义市场经济历史的基本事实。

  “问题”和“优点”是相对的。奴隶制社会比原始社会更有“优点”,农奴制社会比奴隶制社会更有“优点”,君主集权专治的隶民制社会比封建农奴制社会更有优点,资本主义包括市场经济在内的商品经济的社会比君主集权专治的隶民制“自然经济”的社会更有“优点”。尽管同时也有“问题”,后者取代前者是历史的进步。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比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更有“优点”,尽管同时也有“问题”,我们仍然要用前者取代后者。当然,张维迎是不承认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的,他只有资本主义的而且是资本主义自由主义的市场经济。

  没有“科学知识”,只有科学认识的方法,根据事实或以事实为标准来捡验并据此不断修正、发展,甚至否定之否定的知识。只有用科学方法认识的知识才可能是正确的知识。而且,与对象事物的本质相符合的知识只能是“唯一的知识”。

  因为“过高地估计了理性的力量”是“过高地估计了理性的力量”的人们对认识对象事物的能力的过高估计,这种“估纪”本身只是这种“估记”的人的自己的思维活动,决不会导致其他人的“这就形成了普遍的反市场心态”。“这就形成了普遍的反市场心态”,也决不是“过高地估计了理性的力量”造成的。把“知识分子尤甚。包括物理学家爱因斯坦、哲学家罗素在内的一大批西方知识分子都是反市场的”,归因于“过高地估计了理性的力量”是张维迎之流的思维犯了低级的逻辑毛病所致。〉〉〉〉》

  缺乏经济学知识也不是反市场的唯一原因。主流经济学并没有给我们提供一个好的市场理论。即便像诺贝尔经济学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这样的经济学家,也不能真正理解市场,因而成为反市场的急先锋。特别是由于政府或者某种强权的不恰当干预,破坏了市场经济的正常运作,使市场经济表现为病态市场经济的时候,人们往往以为这是市场经济本身的毛病。

  《〈〈〈〈得对这里的张维迎的话改一改,不是“反市场”,也不是反市场经济,而是反资本主主市场经济,特别得反资本主义自由主义的市场经济。

  基本观念或根本观念不同甚至对立的经济学知识有种种,没有统一或同一的经济学知识。“不是反市场的唯一原因”扯得上什么“缺乏经济学知识”。“主流经济学并没有给我们提供一个好的市场理论”,在其此篇文章一开头就暴露出经济学家不应有的无知和自相矛盾的张维迎的经济学知识就能给主流经济学提供“一个好的市场理论”?

  “即便像诺贝尔经济学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这样的经济学家,也不能真正理解市场,因而成为反市场的急先锋”,要成为象张维迎那样鼓吹资本主义自由主义市场经济的急先锋,才能真正理解市场的理论,是张维迎不自量力的自大狂。

  这里的“主流经济学”,看来决不是指资本主义国家居于统治地位的经济学, 因为资本主义国家居于统治地位的经济学,正是鼓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

  看来张维迎也只是反对“政府或者某种强权的不恰当干预”,“政府或者某种强权的”恰当的干予是非有不可的。任何经济,包括市场经济,都只能是政治统治统起来的社会的一个方面。离开了“政府或者某种强权”,离开了政治统治,哪里能来的“市场经济本身”。

  放任自流的市场经济,只能导致市场经济的对抗性、崩溃性经济大危机,只能导致两极分化,阶级矛盾的激化,从而导致政治动乱或革命。这不是“市场经济本身的毛病”,而是统治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政治统治者的毛病。

  作为只能是政治统治着的市场经济没有离开政治统治的本身。“市场经济本身的毛病”只能是政治统治者本身的问题,政治统治没有规制、整治、监管、调控、干预好市场经济,是由于政治统治者的腐败,或者是政治统治者勾心斗角导致政治统治混乱和不稳定,或者是政治统治者搞的政治统治的制度或模式或性质造成不能对市场经济进行更好、更有效、有力的规制、整治、监管、调控、干预,才会“使市场经济表现为病态市场经济”。〉〉〉〉》

  第三个原因,是因为人们的无知很容易被机会主义者利用。由于很多人不能理性看待社会出现的问题,就给那些哗众取宠的人提供了机会。这些人批评市场经济,不一定是他们骨子里认为市场经济对大众不好,而是他们知道,嫉妒之心,人皆有之,指责市场导致收入分配不公,污名化富人,可以得到公众的喝彩和拥护。这样的人可能是所谓的"学者",也可能是谋求权力的政治家。西方一些左派政客为了拉选票,迎合民粹主义,向人们许诺免费午餐,把企业家当作社会问题的替罪羊,提出各种各样反市场经济的口号和政策。渴望免费午餐,这是人性使然,但经济学告诉我们,世界上根本没有免费午餐!

  《〈〈〈〈只要是人,根据他的利害就能评判对象事物对他是好或坏,并不需要高深的知识。比如,中国历史上基本上不识字的“无知”的农民起义反对的对象就大方向而言没有错。这里说的富人,就是资本家。被资本家剥削的人,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社会是绝大多数。这才是“指责市场导致收入分配不公,污名化富人,可以得到公众的喝彩和拥护”的原因。如果市场经济导致的是公平分配,富人不是剥削大众的富人,而是共同富裕,大众根据其利害一定不会评判其为坏人,不管“这样的人”怎样“指责市场导致收入分配不公,污名化富人”,要“得到公众的喝彩和拥护” 决不可能。

  “西方一些左派政客为了拉选票,迎合民粹主义,向人们许诺免费午餐,把企业家当作社会问题的替罪羊,提出各种各样反市场经济的口号和政策”,正是因为西方的资本家通过市场关系剥削人民大众,“市场导致收入分配不公”。这是“西方一些左派政客”可以利用来拉选票的原因。不过,“西方一些左派政客”正是维护资本主义及其市场经济的好手,因为他们欺骗大众、将大众引入自由民主主义的竞选政治或人们称的宪政。自由民主主义的竞选政治或宪政,只能是维护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和资本家剥削大众的巧妙方式。

  “但经济学告诉我们,世界上根本没有免费午餐”的经济学家,正是如张维迎之流维护资本家富人剥削大众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经济学家。〉〉〉〉》

  从历史看市场经济的奇迹

  要讲市场经济对人类的贡献,就要回顾历史。根据美国伯克利大学经济学家德隆的研究,在人类历史上,从旧石器时代到公元2000年的250万年间,人类花了99.4%的时间,即到15000年前,世界人均GDP达到了90国际元(这是按照1990年国际购买力核定的一个财富度量单位)。然后,又花了0.59%的时间,到公元1750年,世界人均GDP翻了一番,达到180国际元。从1750年开始,到2000年,即在0.01%的时间内,世界的人均GDP增加了37倍,达到6600国际元。换句话说,人类97%的财富,是在过去250年——也就是0.01%的时间里创造的。

  如果把德隆的数据画在坐标图上,可以看到,从250万年前至今,在99.99%的时间里,世界人均GDP基本是一条水平线,但在过去的250年中,突然有了一个几乎是垂直上升的增长。无论是所谓的西欧衍生国,如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还是西欧国家本身,包括英国、法国、德国等12个国家,抑或是后起的日本,经济增长都发生在过去一二百年的时间里。而中国的经济增长主要发生在过去40年。

  《〈〈〈〈“市场经济对人类的贡献”?荒谬!市场经济只不过是人类国家社会发展的结果,市场经济是国家社会发展出来进行社会生产的一种方式,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同时也是作为统治阶级的资产阶级对劳动大众进行剥削的一种新方式。是国家社会的人用这种社会生产方式取得以上的成果,而不是这种方式取得的成果。占国家社会绝大多数人的劳动者大众是国家社会从事社会生产的基本群众。人类国家社会劳动生产的一切成果,都是作为人类的基本的劳动群众的贡献。

  纵使美国伯克利大学经济学家德隆“人类97%的财富,是在过去250年——也就是0.01%的时间里创造的”的断言是真理,也不是“市场经济对人类的贡献”,而是政治统治的革命和变革使社会关系变革,从而推动社会生产发展的结果。市场经济只不过是政治统治革命和变革使社会关系变革,实现的社会发展的结果。

  问题的关键是,“人类97%的财富,是在过去250年——也就是0.01%的时间里创造的”,否认不了资产阶级性质的政治统治及其规制的、后来发展成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必须加以革命。因为人类社会进入了人民大众要求从剥削中解放出来的政治历史进程。这就是进行社会主义革命,消灭资本主义——包括它的市场经济,消灭剥削,消灭阶级,实现共产主义的历史进程。尽管现在仅仅是开始,还有漫长、艰苦、曲折的路要走。〉〉〉〉》

  仅仅数字还不能说明所有问题。我们的祖辈,也就是在一百多年前的普通中国人,甚至40年前的中国农民,能够消费的东西,和秦汉隋唐时期没多少区别,甚至还不如宋代。在欧洲也一样,一个普通英国人在1800年时能消费的东西,古罗马人都能享受到,甚至罗马人比他们享受得更多。而我们今天能消费的东西,是100年前的人无法想象的生活的改善大大延长了人的寿命。1820年的时候,世界的人均预期寿命是26岁,与古罗马时代差不多,到2002年变成了67岁。现在,中国人均寿命预期达到了77岁。或许,市场经济的最大弊端是导致了人口老龄化和长寿时代的出现。

  有些年轻人不了解历史,可能不知道,中国的粮票是1994年废止的。在票证废除之前,去粮店买粮食要有粮票,买油要有油票,买布要有布票。四十年前,中国一个处级干部的月工资是60多元,那时候一斤鸡蛋是6毛多,也就是说,一个处级干部一个月的工资只能买100来斤鸡蛋。现在,北京一个保姆的月工资大概是5500元左右,可以买1000斤鸡蛋,每天吃10个,两年都吃不完。我在农村的时候,农民干一天活挣的工分值两毛钱,价值相当于半斤白面。现在我的老家,一个没有任何技能、只上过小学或初中的人去打工,一天的工钱是150元,可以买将近100斤白面。

  为什么人类的奇迹在过去的250年里出现,而中国的经济增长只是在过去的40年里出现?是不是人变得更聪明了,比过去的人智慧更高了?当然不是。人类的智商、智慧,在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以来,没有太大的进步。今天的中国人再聪明,我相信没有几个能超过孔子、孟子、老子。在西方也一样,人类的智力在过去几千年里没有太大的变化。

  难道是资源变多了?也不是。我们生活的地球,还是原来那个地球,资源不仅没有变多,相反,与土地相联系的自然资源还在慢慢减少。那是什么发生了变化?我能提供的唯一答案,就是人类实行了一种新的经济制度,即市场经济。英国在200多年前开始搞市场经济,所以在200多年前经济开始起飞。中国在40年前开始走向市场经济,所以中国在过去的40年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飞跃。

  人们通常认为,人类生活水平的提高来自技术进步。问题是,是什么推动了技术进步?为什么有的体制下技术会进步,有的体制下技术就不会进步?历史发展的事实证明,只有市场经济才能推动技术进步,并使新的技术很快商业化,惠及普通大众。古代社会也有一些技术发明,但这些发明很少为消费者创造价值,为社会创造财富,因为它们不是在市场竞争的压力下产生的,很难商业化。聪明人靠灵感想象出来的东西,不一定能真正满足消费者的需要。

  《〈〈〈〈“40年前的中国农民,能够消费的东西,和秦汉隋唐时期没多少区别,甚至还不如宋代”,得拿出论证的事实根据。谅张维迎是凭空打胡乱说,别有用心的杜撰。

  “去粮店买粮食要有粮票,买油要有油票,买布要有布票”是因为基本的生活物资,尽管比解放前有较大提高,但由于人口的快速增长,仍然不能满足基本需要,决不能因此让相对贫困的人买不到,必须用这样的方法来实现公平分配。

  “四十年前,中国一个处级干部的月工资是60多元”,正好表明城镇居民的收入差别不大。因为那时一个二级工也有30多元,县团级处级干部的月工资收入是二级工人的两倍,大多数工人是三级工,不到大多数工人的两倍。这有什么不好。

  “那时候一斤鸡蛋是6毛多”,就是“自由市场”的也至不说多了30%。1969年“文革”时期,我从西昌回成都路途,小贩卖的熟鸡蛋五分钱一个,8个鸡蛋重一斤,合4毛钱一斤。非“自由市场”的合作社的饭店卖的卤好的鸭子一元钱一斤,不要票证。与我同行的多人还活着,可以作证。

  我所在的生产队是所在大队七个生产队工分值最底的,1969年的十分工分值5毛多,其它生产队6毛、7毛,甚至有8毛的。挨着我所在大队的庐川大队大体也是如此。我所在大队每个生产队都有10个下乡知青,庐川大队亦然,当年的知青现在至少一半还活着,可作证。另外,农民包括自留地在内的家庭副业一般占其收入的4 分之1。张维迎是把少数贫困的生产队拿来说事,不能代表农村的一般情况。

  面粉的价格我记不清了,1969年大米是一角钱一斤,白面不会比大米贵一倍。

  以上是“文革”搞得最激烈的时候。

  应当承认,当时人均物质生活水平相比现在差多了。但是比起解放前,劳动大众的生活有重要的改善。另外,为了发展工业,尽快地形成工业体系,特别是重工业和国防工业,社会主义工业原始积累,全国人民,特别是农民,作了牺牲,这也是原因之一。

  说到中国的经济发展成就,就更不能归功于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了,而是马列主义和毛泽东的无产了阶级性质的共产党在中国实现了政治统治的大革命,彻底改造了中国社会关系和制度,使人民大众从官僚地主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的残酷压迫和剥削下解放,建立了全新的社会关系和制度,从而能前所未有的组织、调动人民大众,推动社会生产空前发展的功劳。

  中国,至“太平天国运动”暴发之前到1949年,近一百年,人口基本没有什么增长,49年人均寿命仅35岁。49年至改开前,中国人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增长,人均寿命大大提高。1975年中国人均预期寿命64岁,高于当时世界平均水平3岁。这样的数据,比什么数据都更能反映解放后到改开前三十年,中国国民总体上较解放前社会生活改善、发展的状况,有力的驳诉了张维迎的谰言。

  “没有以毛泽东为核心的中共创建的政治模式和为这个模式打下的基础,就不可能有‘改革开放以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人民凭着自己的勤劳和智慧,取得了巨大发展成就’。‘改开’无非主要是私有化、市场化,加国际贸易和引进外资,还有署名作者的发展与美国的关系。所有这些,其它发展中国家都在搞。其它国家的人民也是‘勤劳和智慧’的。为什么找不出个能与中国‘改开’比肩的例子。所以,中国包括‘改开’的40年在内的70年的发展成就,决定性的是中国的政治模式。[引至我在红歌会网的《读杨洁篪署名文章有感》]”

  “扣除国内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间,包括这两次战争经济恢复所花的时间在内,算到上个世纪苏联在核武上赶上美国的六十年代未,苏联社会主义用计划经济的方法,只用了四十几年的时间,就把一个还在使用牛犁耕作的最落后的欧洲大国,变成了世国上能与美国抗衡的超级大国。

  中国由于受到‘大跃进’和文革的影响,用计划经济的方法发展经济的效果差一些。但除掉受到影响的年分,经济发展比苏联的还快,甚至不亚于改开以后的高速度。截止65年的解放后16年,除55年中速增长5.6%、‘大跃进’造成的‘三年自然灾害’60年中速增长5.4%、61年负增长31%、62年负增长10.1%外,其它十二年各年最慢都是9.4%以上的高速增长。66年到76年的‘文革’10年,受到影响,除67年和68年是负增长9.6%和4.2%外,72年中速增长4.5%,因‘文革’斗争重又激烈,74 增长1.4%、唐山地震和粉碎‘四人邦’受到影响的76年增长1.7%,其余五年各年都是至少9.2%以上的高速增长。华国锋当政的77年增长7%,78年增长12.3%,79年增长8.5%。中国改开前的30年,正常情况下,经济增长速度平均算下来是10%以上的高速度。[引至我在红歌会网的《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之二》]”

  “‘改革开放前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比例几乎可以忽略’,否认不了中国改开前在世界经济中的比例较之于新中国成立的49年大大提高了,否认不了中国自解放后到‘改开’前的三十年年均经济以近百分之7的较高速度递增的发展成就,否认不了新中国自49年成立后由一个一穷二白的国家发展成为有初步的现代工业体系,不仅能造汽车、大炮、坦克、飞机、军舰,而且能造原子弹、氢弹、导弹、人造卫星、核潜艇等,甚至80年搞出来的洲际导弹和大飞机实际上也是‘改开’前的成果。这是当时除了两个超级大国和两、三个发达资本主义大国,所有其它国家办不到的。[引至我在红歌会网的《对如果中国是国民党统治,“那么今天中国的国势将决不会是这样”的批驳》]”〉〉〉〉》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2-9 01:57 , Processed in 0.026012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