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晚清六十年的革命与改良(第五章第八节)

2021-10-20 02:11|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4605| 评论: 1|原作者: 李晓鹏

摘要: 义和团的血,终究没有白流。义和团运动,如果要简单的概括一下,无非就是中国农民被教会教民欺负的太狠了,团结起来自保,表演一些“神仙附体、刀枪不入”的法术来吓唬他们,警告他们不能再这么欺负人了。实际只是吓唬,并没有真的大打大杀。

回顾义和团运动从发生到被血腥镇压的全过程。可以说,义和团运动的发生,几乎没有什么“文化冲突”的因素在里边。如果是两群人,一群人认为上帝存在,一群人认为上帝不存在,双方谁也说不服谁,然后就动手打起来,这叫文化冲突。但如果是一群人想要建一座新房子,明明旁边一大堆空地,却非要把另一群人早已建好的老房子拆掉,在上边建自家的房子,双方因此打了起来,这就不叫文化冲突,这叫抢劫与反抢劫。

本书重点分析的两大教案——1869年的天津教案和直接导致义和团运动兴起的梨园屯教案,前者是天津天主堂建设强拆天津著名道观崇禧观所埋下的隐患,后者是教堂建设强拆本地百年老庙玉皇庙带来的一系列冲突的积累,很显然,其主要性质都是抢劫与反抢劫、特权与反特权的问题,不是文化冲突。

义和团运动的主要属性,既不是“反侵略”也不是“反洋教”,更不是什么“忠君运动”,而是民众自发的“反特权”和“反抢劫”运动。

说它主要不是“反侵略”和“忠君运动”,是因为参与运动的底层人民,对甲午战争清军的惨败、列强瓜分中国的狂潮,并没有什么特别强烈的“国耻”心态。两百多年来,中国人民对清政府的统治合法性都不大认可,“反清复明”的思想在底层广泛传播,底层人民从未有过要主动站出来保卫这个蛮族政权的想法,甚至也不大能理解满清政府和列强政府的差异,在他们看来这两个都是入侵中华的异族势力。在“灭洋”前面加上“扶清”两个字,无非是因为清政府过于凶残,部分领袖人物害怕它的镇压手段,想集中力量反击教会特权而已,而不是出于爱国热情。义和团不是因为清军在鸦片战争和甲午战争中的失败而兴起的,不是想要为满洲皇帝的圆明园和李鸿章的军舰复仇,他们只是在争取自己的祖宗祠堂和土地庙宇不被教会强拆改成教堂的天经地义的合理权益、争取自己的家人不被教会教民随意欺负打杀的合理权益。在八国联军侵华的关键时刻,义和团确实积极的投入到了反侵略的战斗中去,但主要还是对列强武力干预他们反洋教特权的被动反击,并非义和团运动的初衷。很多人将义和团运动称之为“反帝(国主义)反侵略的伟大爱国运动”。这个评价不错,但主要适用于八国联军侵华战争爆发之后的义和团运动,而并不适合用来分析评价侵华战争之前的义和团运动。如果简单的用“反帝反侵略”的框架思路去研究义和团,会显得有点大而无当、脱离实际。

说义和团主要不是“反洋教”,是因为底层人民对基督教的正常传教活动并不反感,至少绝不会因此就想要喊打喊杀。中国人对宗教信仰非常的宽容和不在乎,各种宗教随便传,不会因为它是欧洲人传过来的宗教就要坚决反对。

义和团所反对的,是基督教会的超宗教特权,以及他们利用其特权对中国人民财产财富的劫掠。也就是说,教会应该是一个纯粹的宗教团体,不能它想建教堂,就随便把别人的房子拆了开建;信仰基督教的教民都应该是跟普通国人平等的人,不能一加入教会,就可以凌驾于公序良俗和国家法律之上,从此以后打官司不管有理没理都铁定胜诉。教民打了非教民,就有教会出面庇护,非教民打了教民,官府就要严惩。教会肆意干预司法和行政、非法攫取土地和财产,还要发挥一神教的排它性特征想一教独大把其它本土宗教庙宇都给拆了盖教堂,实在欺人太甚,而清政府还在帮着他们,人心不服,这是义和团运动兴起的根源。终止这种不合理的特权,是义和团最直接最重要的斗争目标。

义和团确实杀了不少教士和教民。但大规模杀人这个事情,是教会和教民开的头,是他们先动手杀人,才遭到义和团的反击。义和团被欺负之后的反击,都是以破坏教会教民的财产为主,一直没有把教士教民往死里整。1900年4月的大张庄事件是义和团与教会教民的冲突中第一次大规模人员死亡事件,是教民们拿着教会走私进来的火枪向义和团开火,一次性杀死了二十多人。

教会特权的背后,是列强的殖民侵略和清政府的腐败无能,因此,要反对这种特权,就不可避免的会跟列强和清政府发生剧烈的冲突。这就让义和团的行动有了“反侵略”和“反政府”的特点,但这并非它们最重要的方面,只是附带的衍生的部分。以当时底层人民的思想认识水平,还没办法把反对教会特权与反对殖民侵略、反对清政府的反动统治联系起来,是一种缺乏理论指导的自发反抗。

但义和团的牺牲也不是毫无价值的。义和团运动在很大程度上实现了它的既定目标:消灭教会特权。

在整个义和团运动过程中,共有大约300名传教士被杀,此外还有大约两三万教民死亡。这些人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在八国联军发动侵华战争之后在战争期间被杀的。外国传教士们可能并不关心中国教民死了多少,但他们肯定关心自己的人身安全。在1900年5月之前,义和团极少杀死外国传教士,这让他们相当的有恃无恐,觉得中国人特别贱,最多也就能杀杀自己人,对洋大人就都跟清政府一样是软骨头,打死也不敢反抗的,所以才不断鼓动和支持教民制造事端。直到后来他们发现义和团竟然敢连外国教士也一起杀掉,这才害怕起来。虽然八国联军杀掉了数以十万计的中国人来替他们复仇,但脑袋毕竟是自己的,人死也不能复生,这一点即使是口口声声相信死后上天堂、上帝无所不能的传教士们也不得不承认。不管事后杀掉多少中国人,他们自己死了总是一件“不划算”的事情。经过1900年的大规模流血事件,教会内部终于开始认真反思自己的行为。八国联军侵华战争以后,中国人民反抗教会特权的斗争并没有停止,只不过义和团的“扶清灭洋”口号消失了,代之以“扫清灭洋”的武装起义而已。华北地区的教案仍然不断发生。1902年的景廷宾、赵三多起义,无视清军的镇压,继续攻打教堂、杀死作恶多端的法国传教士罗泽溥,聚集了十多万人,波及直隶山东各地。这些持续的反抗行动令他们震惊。他们终于明白一个道理:教会的特权在中国是无法持续的,传教士们给本国政府侵略中国充当马前卒不会是没有代价的。八国联军不可能长久占领中国,也不可能每年都来一回,教会要在中国长久的发展,只能自己做出改变。

经过深刻的反思,“在庚子事变以后,教会内部对于传教方式作出了重大调整,对于教会和传教士涉足政治和外交活动作了相当的限制。”[8]

教会外部的反思也同样在进行。列强虽然蛮横,但有一样东西确实能触动他们的灵魂,那就是来自反抗者的暴力。八国联军统帅瓦德西给德皇的信中说:“中国人所有好战精神,尚未完全丧失,可于此次‘拳民运动’中见之。”赫德在英国媒体上发表了一系列评论义和团的文章,他对西方世界提出警告:“这个运动已经掌握了群众的想象力,将会像野火一样烧遍全中国。”虽然义和团运动被镇压了下去,但中国人在外国特权的刺激下所爆发出来的民族主义倾向将会持续增强,让教会继续刺激这种情绪对列强毫无好处。他说:“传教士仅仅是传教士,必需限制为从事传教工作,并避免任何干预中国官方有关诉讼和调解之举。只有坚定不懈地坚持这些原则,地方人民、省级官员和中央政府的敌意,才能是非武力的。”[9]

尽管八国联军残酷镇压了义和团,但对义和团运动所发出的警示信息,各国并未忽视。经过教会内部和外部的共同反思,西方列强终于承认:即使从教会和列强的利益出发,教会特权在中国也不应该再继续下去了。要想在中国扶持傀儡政府并维持准殖民统治,减少教会特权对中国人的刺激是一项必要的措施。

1903年8月,英国驻华公使根据英国政府的训令,发出了一个”通报”:禁止各地传教士直接到官府为教徒诉讼等事出面干涉,如必需去找官府时,需由各地领事负责与中国官府交涉。美国政府也实际执行了跟英国一样的政策。1906年,法国政府宣布,放弃对在华天主教的保护权。这样,四大西方列强,英国、美国、法国、德国(1899年6月)就都先后大幅度削减了对教会特权的支持。教会在积极传教之外,把主要精力放到了发展文化教育、医疗卫生和社会救济上来,不再追求保护中国教民的非宗教权利。新的教堂还在修建,但不再去强占道观或者土地庙的地盘了。

随着教会特权的消减,曾经在中国大地上频繁发生的“教案”也就随之消失。在华基督教经过中国人民的浴血改造,排它性特征大为削弱。

义和团的血,终究没有白流。

义和团运动,如果要简单的概括一下,无非就是中国农民被教会教民欺负的太狠了,团结起来自保,表演一些“神仙附体、刀枪不入”的法术来吓唬他们,警告他们不能再这么欺负人了。实际只是吓唬,并没有真的大打大杀。那个混乱的年代,每天被土匪杀死的人都不知道多少,直隶义和团闹了六个月,没杀死一个教士教民,这还不算是和平理性的抗争吗?整个过程,清政府一直在被列强武力威胁,被迫帮着教会教民镇压义和团。然而,就这样,列强竟然直接以保护教会和教民为借口把军队开了过来,在中国的首都开枪杀人、还要占领中国的首都,又炮轰大沽口、屠杀天津市民,一下子就激起了中国从满洲权贵到汉族官员、士绅再到底层百姓的同仇敌忾。愤怒之下,才有许多教士和教民被当做间谍汉奸杀掉,而这其中也确实有很多间谍汉奸以及作恶多端罪不可赦之徒。义和团竭尽全力协助清政府反侵略,但清军战斗力实在太烂,还有李鸿章、袁世凯等汉族大佬抢先一步投降,反侵略战争失败。清政府在投降以后掉头屠杀义和团,并跟列强一起把战争的责任推卸到义和团头上。最后,义和团被镇压,列强大发战争横财,清政府继续苟且偷生。

关于义和团运动,最后需要一提的是冠县义和团领袖赵三多。他因为最先打出“扶清灭洋”的旗号而被载入史册。从他刚开始拒绝帮助梨园屯村民,后来又跟官府达成妥协解散梅花拳等事迹来看,这是一个相当谨慎甚至有些胆怯的人。不过他终究鼓起了勇气参与了反对教会特权的武装斗争,此后他带领的义和团队伍一直活动在华北地区反侵略的前线,参加了著名的朱家河教堂战斗,是有记录的斗争时间最长的义和团分支。

在清政府投降以后,赵三多的义和团也被镇压。他本人一度销声匿迹。但两年后,他再度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他与另一位梅花拳传人景廷宾宣布起义,这一次的旗帜不再是“扶清灭洋”,而换成了“扫清灭洋”。

经过长期而残酷的斗争,这个“扶清灭洋”口号的发明人,也终于承认:清政府是扶不了也不能扶的。

赵三多和景廷宾的这次起义,最终被袁世凯的武卫军和外国军队联合镇压,他本人也英勇牺牲。这次抗争为义和团运动写下了一个有价值的注脚:扶清灭洋绝不可行,要想“灭洋”,必先“扫清”;清不亡、洋必不能灭,中国人也永远不能自立自强。



[1]【美】柯文,《历史三调:作为事件、经历和神话的义和团》,197页

[2]【美】柯文,《历史三调:作为事件、经历和神话的义和团》,187页

[3]【德】瓦德西 著;王光祈 译,《瓦德西拳乱笔记》,38-54页,吉林出版社,2013

[4]【美】周锡瑞,《义和团运动的起源》,357页

[5]以上有关案例均来自:【美】柯文《历史三调》。

[6]【美】柯文,《历史三调》,203页

[7]《天津义和团调查》,第132页

[8]顾卫民,《基督教与近代中国社会》,273页,上海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

[9]顾长声,《传教士与近代中国》,251页,上海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

==================================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锤炼旗帜 2021-11-19 14:07
再落后的地区,当公里正义不断被各种打压,再愚昧的群众也会用着最他们原始的武器向着有最先进武器武装起来的敌人反击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1-28 20:42 , Processed in 0.01353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