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工 农 查看内容

从“工人集体行动地图”看近年来中国阶级斗争形势的发展

2021-10-23 01:33|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7702| 评论: 7|原作者: 远航一号

摘要: 随着越来越多的劳动群众特别是青年劳动者的进一步觉醒,纷纷开展躺平、反内卷等灵活多样的反抗斗争,随着中国劳动年龄人口的减少和农村剩余劳动力的迅速枯竭,中国工人阶级必将迎来新的斗争高潮的曙光。

从“工人集体行动地图”看近年来中国阶级斗争形势的发展

 

远航一号

 

      红色青年网友在“大家是怎么了解红中网的”那个讨论贴下面说:“当时还有个中国劳工通讯,看了很多维权讨薪案例之后,我才知道全国还有那么多劳工维权事件。以前我也知道佳士事件,当时只以为是偶然的个例。今年年初出于谋生需要而从事商业,经常去各个轻工业区找货源,遇到了一起被欠薪工人割喉的小老板(又听围观的工人说是黑中介)的事件。震撼不可谓不大,没想到我国的阶级矛盾已经深到需要动刀子了。没有任何媒体报道,只有当地微信群内的传播。这件事动摇了我对特色鹿克斯主义的相对正面的观感 ... 其实就是这么两年左右吧,从一开始对红中网文章的有限认可以及对特色理论以及工业党理论的深信不疑,到现在排斥特色和工业党那一套以及逐步接受红中网一些在我以前看来很的理论文章。

      中国劳工通讯是由自由派分子韩东方等办的一个网站,得到了国际资本的资助,多年来一直企图诱导中国工人像波兰“团结工会”那样做新自由主义反动路线的炮灰。不过,该网站在客观上确实收集了关于工人斗争的大量信息,有助于我们了解中国阶级斗争的一些动态。他们的网站上有一个“工人集体行动地图”,可以反映自2011年以来工人斗争次数和规模的一些情况。

      关于这个“工人集体行动地图”,我们过去在其他文章中也做过介绍。借此机会,将“工人集体行动地图”所反映的中国工人历年斗争的情况再总结一下。

      2011年至2020年,从主流媒体和社交媒体收集到的关于中国工人斗争的报道情况如下:

      2011年,全国各地工人斗争共203次;其中,100人以上的较大斗争113次。

      2012年,全国各地工人斗争共384次;其中,100人以上的较大斗争211次。

      2013年,全国各地工人斗争共647次;其中,100人以上的较大斗争465次。

      2014年,全国各地工人斗争共1358次;其中,100人以上的较大斗争586次。

      2015年,全国各地工人斗争共2775次;其中,100人以上的较大斗争527次。

      2016年,全国各地工人斗争共2670次;其中,100人以上的较大斗争439次。

      2017年,全国各地工人斗争共1258次;其中,100人以上的较大斗争81次。

      2018年,全国各地工人斗争共1706次;其中,100人以上的较大斗争176次。

      2019年,全国各地工人斗争共1385次;其中,100人以上的较大斗争81次。

      2020年,全国各地工人斗争共800次;其中,100人以上的较大斗争171次。

      另外,今年前九个月,全国各地工人斗争共746次;其中,100人以上的较大斗争196次。


2021年一至九月份全国各地工人斗争形势


      下面的图对2010年以来全国各地工人斗争次数与中国经济中的劳动收入份额(各种形式劳动收入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做了比较。

 

 

      从图中可以看出,2011-2016年期间,中国工人斗争(特别是沿海地区制造业工人的斗争)出现了一个高潮。全国工人斗争次数从2011年的约200次暴涨到2015年的约2800次和2016年的约2700次;其中,100人以上的较大斗争从2011年的约100次增加到2014年的近600次和2015年的约500次。在同一时期,中国经济中的劳动收入份额从2011年的37%增加到2016年的45%,增加了8个百分点。这几组数据比较直观地体现了在这一时期工人斗争力量的增强与资产阶级被迫做出的让步。

      但是,2015年以后,资产阶级试图加强对工人阶级的进攻。政治上,资产阶级当局加强了对自由派非政府组织和左派青年“融工”小组的镇压。经济上,资产阶级当局大力推行所谓“供给侧改革”和混合所有制改革以及事业单位企业化,妄图发起新一轮大规模私有化。由于沿海出口制造业部分向国外或内地转移以及各种所谓“新就业形态”劳动者的增长,2015年以前的一些工人斗争方式也不再适应新形势的需要。

      从工人斗争次数看,从2017年起,全国范围的工人斗争次数明显减少。2020年,受新冠疫情影响,全国范围有报道的工人斗争仅800次,是2013年以来最少的。不过,今年前九个月的工人斗争次数已经接近去年全年的工人斗争次数,今年前九个月100人以上较大斗争的次数已经超过了去年全年较大斗争的次数。

      近年来全国范围工人斗争次数的减少是不是意味着工人斗争的力量有所下降呢?不能简单这样认为。我们知道,在资产阶级专制统治条件下,无论是主流媒体还是社交媒体都是被资产阶级的各个集团操纵并且在报道方面受到严格限制的。所以,近年来有报道的工人斗争次数的下降,部分地反映了资产阶级当局对舆论控制的加强。

      另一方面,随着资本主义矛盾的发展,工人斗争的方式也是在不断变化的。随着传统制造业就业人数的相对或绝对减少,罢工、讨薪等传统斗争方式的发生次数也可能会相应减少。随着资产阶级当局在政治上加强镇压,劳动群众正在发展出反内卷、躺平、反对“996”、摸鱼(消极怠工)等灵活多样的反抗方式。

      在资本主义的正常发展时期,劳动收入份额可以大致反映在一个时期中劳动群众新创造的价值在劳动力价值以及剩余价值之间的分割情况,因而是可以综合反映工人阶级与资本家阶级之间力量对比的一个指标。从劳动收入份额看,2017年和2018年,中国经济中的劳动收入份额大致保持不变;2019年和2020年,劳动收入份额还有所上升。

      从劳动收入份额来看,2015年以后,资产阶级虽然企图对工人阶级发起反扑,但是并没有夺回多少阵地;资产阶级的反扑只是使得中国的阶级斗争进入了一个僵持时期。随着新冠疫情以后阶级矛盾的进一步发展,资产阶级当局不得不重弹“共同富裕”的老调,妄图以此来欺骗人民、缓和社会矛盾。

      未来一个时期,随着越来越多的劳动群众特别是青年劳动者的进一步觉醒,纷纷开展躺平、反内卷等灵活多样的反抗斗争,随着中国劳动年龄人口的减少和农村剩余劳动力的迅速枯竭,随着中国资本主义残酷剥削制度所需要的大量“吃苦耐劳”、“逆来顺受”的廉价劳动力从肉体到精神上都逐步被资本主义发展自身所消灭,中国工人阶级必将迎来新的斗争高潮的曙光。

 

 

 

6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21-10-23 22:59
中国劳工通讯是由自由派分子韩东方等办的一个网站,得到了国际资本的资助,多年来一直企图诱导中国工人像波兰“团结工会”那样做新自由主义反动路线的炮灰。
----------------
这个认识是错误的
因为韩东方他们面临的客观对象和团结工会不同,他们面对的是法西斯资本主义,而团结工会面对的是斯大林社会主义,而团结工会和韩东方都是进步的,但是导向的结果不会相同,因为他们的对象不同,团结工会的目标是消灭斯大林保留社会主义而可惜没有成功,被自由派利用(是团结工会缺乏坚强马克思主义者领导的结果)反而消灭了社会主义,团结工会是一场失败的政治革命运动(他并没有变革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要求,只是要改变斯大林这个畸形的上层建筑)。而韩东方是要消灭法西斯保留资本主义,因为法西斯当局也是要保留资本主义的,所以韩东方的唯一目的是消灭法西斯,具有进步意义。韩东方是资本主义意义上的政治革命(他不准备革命资本主义生产关系而是要革命资本主义上层建筑)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21-10-23 22:28
远航一号: 行了,又绕回来了,在现代资本主义条件下,除了阶级斗争,怎么知道劳动力价值或“成本”的边界在哪里?怎么知道哪些生活资料是“必要”的,哪些是不必要的?要有 ...
这依赖劳动力的市场交易来体现,无数的交易会得出劳动力商品的价值(平均值),劳动力商品和其他商品一样其价值通过交换价值体现出现,这是在劳动力市场上完成的,但是劳动力市场并不决定价值只是体现价值。劳动者不过是出卖劳动力而资本家购买劳动力而已。这和阶级斗争无关,只是一种商品的买卖。劳动者和资本家都是价格的接受者,而不是决定力量。就如我们去市场上购买东西一样,这个东西的价格不是单个卖者和买者决定的,你不能说买卖双方的斗争决定价格。比如猪肉,无论生产者和消费者如何,其价格不可能1000元一斤(不指纯粹偶然的情况,一般是不可能1000元一斤的),因为他不是生产者和消费者斗争决定的,而是生产猪肉的必要劳动时间决定的。市场供求会影响,但是无论如何猪肉价格不可能1000元一斤,按照现在的猪肉生产条件,1000元一斤是不可能的,劳动力商品同样如此,无论资本家和工人如何斗争,其不决定劳动力的工资(价格),只会影响工资,但是不会很大。

你有两个错误,一个是误以为市场力量就是阶级斗争,就等于说我作为消费者去生产者手里买块猪肉都是阶级斗争了),其次误以为市场力量决定价值(这是庸俗经济学供求决定价值的学说),都是不符合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

你文中提到的工人斗争甚至不是劳动力买卖的市场力量,这种斗争对工资的影响可能比劳动力供求状况对工资的影响还要小,真正决定工资的是劳动力商品的价值。
引用 远航一号 2021-10-23 22:10
马列托主义者: 生产力发展(包括劳动生产率的提高需要的劳动力和过去不一样,比如过去一个小学生就可以了,现在至少需要一个中学生)。而且你所谓的工人也不只是一线工人吧,哪 ...
行了,又绕回来了,在现代资本主义条件下,除了阶级斗争,怎么知道劳动力价值或“成本”的边界在哪里?怎么知道哪些生活资料是“必要”的,哪些是不必要的?要有个客观标准吧?不能说你觉得必要就必要吧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21-10-23 15:15
远航一号: 你这个论点根本逻辑不通。什么是“生产力”?如果是经济总量,与劳动收入份额无关。如果是指劳动生产率,只要劳动收入份额上升,就必然意味着实际工资增长速度超 ...
生产力发展(包括劳动生产率的提高需要的劳动力和过去不一样,比如过去一个小学生就可以了,现在至少需要一个中学生)。而且你所谓的工人也不只是一线工人吧,哪怕是一线工人其自身劳动力维持需要的成本也上升了,比如房租就上升了,仓库管理员都需要学会使用计算机了,过去需要吗。过去仓库管理员都是手抄记录。过去财务出纳都不需要懂计算机。另外财务出纳,仓库管理员他们的子女(劳动力再生产)耗费的也越来越多。过去上班骑自行车,现在上班开电瓶车,电瓶车的费用就比自行车高,等等等等。工业品单价是下来了,但是工人耗费的总量上升了,过去不需要手机,现在手机就是必需品,这些都是劳动力生产和再生产的必要开支,不能达到这些必要开支,工厂是无法得到劳动力的。
引用 远航一号 2021-10-23 13:37
马列托主义者: 从曲线图来看,明显工人工资份额占比的变化的主要原因不是工人斗争的变化 一开始碰巧工人斗争和生产力的发展同步(生产力高速发展下资产阶级很有信心一定程度上 ...
你这个论点根本逻辑不通。什么是“生产力”?如果是经济总量,与劳动收入份额无关。如果是指劳动生产率,只要劳动收入份额上升,就必然意味着实际工资增长速度超过劳动生产率增长速度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21-10-23 13:09
从曲线图来看,明显工人工资份额占比的变化的主要原因不是工人斗争的变化
一开始碰巧工人斗争和生产力的发展同步(生产力高速发展下资产阶级很有信心一定程度上放任了工人的斗争),工资份额上升其实主要是生产力发展的结果,2015年后生产力开始发展减慢(但是不是下降)工资占比上升减慢但是还是上升(虽然工人斗争明显下降),工人斗争对工资有一定的影响,但是主要还是马克思说的生产力发展导致的劳动力生产和再生产的成本上升的结果。
引用 远航一号 2021-10-23 02:09
点击上面的彩色图可以看清各地工人斗争次数

查看全部评论(7)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2-9 01:59 , Processed in 0.01306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