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试论美国的第四种经济危机形式

2021-10-25 22:58|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1630| 评论: 0|原作者: 迎春|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美国刚刚提高了债务上限,通货膨胀又不期而至。美国历史上经历过三种形式的经济危机,将会爆发第四种形式的经济危机:即经济衰退、通货膨胀再加上债务危机并发的经济危机。



美国刚刚提高了债务上限,通货膨胀又不期而至。美国历史上经历过三种形式的经济危机,将会爆发第四种形式的经济危机:即经济衰退、通货膨胀再加上债务危机并发的经济危机。

  试论美国的第四种经济危机形式

  迎        春

  美国刚刚提高了债务上限,通货膨胀又不期而至。美国历史上经历过三种形式的经济危机,将会爆发第四种形式的经济危机:即经济衰退、通货膨胀再加上债务危机并发的经济危机。

  美国历史上曾经爆发过生产过剩的经济危机,也爆发过通货膨胀与经济停滞并存的经济危机,2008年又爆发了债务危机。下一次爆发的经济危机,将是前几种危机形式并存的危机,即生产过剩,加通货膨胀,再加上债务的危机 。

  一,生产过剩的经济危机

  生产过剩是一切形式经济危机的根本原因。马克思指出:“一切真正的危机的根本原因,总不外乎群众的贫困和他们的有限的消费,资本主义生产却不顾这种情况而力图发展生产力,好象只有社会的绝对的消费能力才是生产力发展的界限。”(《资本论》第三卷   第548页)这是资本主义雇佣劳动经济制度的必然产物,只有炸毁雇佣劳动经济制度,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经济危机的周期性爆发。

  资产阶级经济学家运用供给与需求的理论,解释经济危机产生的原因,始终也没有说清楚经济危机的根源,也没有找到解决经济危机的办法。经济危机依然周期性的爆发。

  自1825年资本主义世界爆发第一次经济危机以来,就不断地爆发经济危机。连现代著名的资产阶级经济学家萨谬尔森也不得不承认:“美国经济在我们的整个现代史上一直受着经济周期的折磨。”(《经济学》12 版   萨谬尔森等著   第313页)

  经济危机最典型的形态是生产过剩。

  “1929年10月21日,纽约证券交易市场发生价格暴跌,从而揭开了这次大危机的序幕。接着,生产下降、企业倒闭、银行破产、工人失业,笼罩在整个美国上空的是一片惨淡愁云。”“在危机期间,高炉被炸毁,机器遭破坏,小麦当燃料烧锅炉,牛奶倒入大河或大海。”“这次危机拖了五年------暴露了资本主义制度的衰朽和没落。”(《资本主义兴衰史》修订本  樊亢主编  第226、229、233页)至今人们说起这次经济危机,仍然谈虎色变。这次由美国引爆的世界经济危机,是典型的生产过剩经济危机。

  二,经济停滞与通货膨胀并存的经济危机

  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不会甘心自行死亡,资产阶级一定要拼命挣扎。凯恩斯主义就是资产阶级垂死挣扎的表现。凯恩斯的货币政策、财政政策,似乎成为了资产阶级“防范和化解”经济危机的“灵丹妙药”。

  生产过剩的经济危机爆发以后,资产阶级的政府就大量发行纸币,以此“刺激“拉动”经济发展。大量纸币涌入股票市场、房地产市场,引起股票价格飞涨、房屋价格上扬,经济展现出一种虚假的繁荣。但是,滥发纸币不可能改变群众购买力低下和资产阶级拼命发展生产的状况,生产过剩的经济危机仍然爆发,不过经济危机的形式发生了变化。过去经济危机是赤裸裸的表现为生产过剩。经济危机时期,生产过剩,物价下降。现在因为大量发行纸币,经济危机期间生产下降时,物价不仅不下降,反而上升,出现了经济停滞与通货膨胀并存的经济危机。“‘滞涨’现象最先是在1957年—1958年的经济危机期间发生的。-----进入七十年代后,特别是从1974—1976年的经济危机开始,资本主义经济中的‘滞涨’现象表现愈来愈明显,愈来愈严重。这种严重性总的表现为:一,不仅经济回升时期物价上涨的幅度大,而且经济危机时期物价同样上涨,幅度也大。二,‘滞涨’病已蔓延到大多数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成为这些国家经济生活中的一个普遍现象。三,在物价不断上涨的情况下,经济的周期过程也发生了一定的变化,高涨阶段短暂而无力,萧条和复苏阶段相对拖长,出现了相对的经济停滞。四,这样,‘滞涨’已不仅在一个经济周期内存在,而且成为一种超越周期的经常性的现象。”(同上书  第359-380页)“滞涨”的现象,就是大量发行纸币的必然结果。

  纸币是由国家发行作为法定流通手段的货币符号。纸币流通有其自身运动的规律,不是长官们想发行多少能够就发行多少。纸币流通规律是:“纸币流通的特殊规律只能从纸币是金的代表这种关系中产生。这一规律简单说来就是:纸币的发行限于它象征地代表的金(或银)的实际流通的数量。”(《资本论》第一卷   第147页)资本主义国家超过实际流通量发行纸币,必然出现通货膨胀。

  由于资本主义国家爆发周期性生产过剩危机,资产阶级政府为了“防范和化解”危机,采用“货币政策”,即大量发行纸币,造成生产过剩的经济危机,转化成为经济停滞与通货膨胀并存的危机,简称“滞涨”。这是资本主义国家上世纪七十年代存在着的危机形式,是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危机的第二种形态。

  三,表现为债务危机的经济危机

  大量发行纸币,造成经济停滞与通货膨胀并存的经济危机,使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运行困难,“此路不通”。资产阶级政府的长官们转而采取财政政策,“防范”、“化解”周期性经济危机,办法就是发行债券。

  政府发行的债券与发行纸币不同,要支付利息,是有价证券的一种。国家通过大量发行债券,采用“寅吃卯粮”、借新债还旧债的办法“刺激”、“拉动”经济。结果是债务越积越多,利息也越来越多,而且不仅政府负债,个人也大量负债,包括房屋贷款等等,结果是2008年首先从美国引爆了债务危机。“这次经济危机爆发前不久,美国政府的官员还一再强调美国经济的基本面是好的,不会出现经济衰退;经济危机爆发以后,总统布什与财长保尔森制定了7500亿美元的救市计划。当时号称‘大手笔’。但是,不仅没有能制止住‘金融危机’,而且经济形势日益严重。”(《论当前的世界经济危机》(修改版))自2008年以来,尽管美国政府采取“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加上大量发行债券的财政政策,“刺激”、“拉动”经济,美国经济始终处于萧条状态。过去经济危机以后,美国还出现过繁荣的景象,国内生产总值增长速度达到4%以上。而债务危机的2008、2009两年的负增长以后,再也没有出现过4%的增长速度。2020年还因为爆发新冠肺炎疫情等原因,国内生产总值下降了3.5%。(引自《中国统计摘要》2021   第203页)可见,采用财政政策,大量借债,也不能“防范”和“化解”经济危机,只不过使生产过剩危机的形式变成了债务危机。

  四,将要出现经济危机的新形式

  2008年爆发经济危机以来,美国为了“刺激”、“拉动”经济发展,既采取了“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大量发行美元纸币,同时又运用财政政策,大量发行债券。目前已经出现了通货膨胀的现象,(参看:《恶性通胀背后:西方货币制度“脑死亡”》)与此同时,美国的国债已经高达28万亿美元之多,比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21.4万亿高出很多,2021年财政赤字更高达2.77万亿。一方面是大量发行美钞,另一方面是债务越积越多。最终必将爆发经济衰退与通货膨胀、债务危机并存的新型危机。

  美帝国主义的经济发展历史,充分表现了资本主义是寄生的、腐朽的、垂死的资本主义,距离最终的死亡已经不远了。

  最后,回过头再看看改革开放以来的我国经济。当前我国经济正沿着美国经济的老路,亦步亦趋地在“爬行”。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沿着“外向型”经济发展的道路,依靠引进外资,发展民族资本,基本上实行的是资本主义的雇佣劳动经济制度,生产过剩已经成为客观存在的事实;另一方面又采取大量发行纸币、债券,“刺激”、“拉动”经济,企图“防范”、“化解”经济危机,也造成了生产过剩和大量发行人民币、债务越积越重的状况。美国经济是我们的前车之鉴,不改变经济发展的道路,不重新回归毛泽东时期发展公有制经济的路线,我国也必将爆发生产过剩的危机,有可能把先烈们用鲜血和生命建立起来的新中国葬送,成为历史的千古罪人!

  附录:

  恶性通胀背后:西方货币制度“脑死亡”

  【译者按】本文10月21日发表于《今日俄罗斯》网站,标题为《Think rocketing inflation is bad now? We’re facing a catastrophe that will make the Great Depression look like a walk in the park(现在飙升的通胀糟糕吗?即将来临的灾难会让大萧条相形见绌)》作者Thomas J. Penn是旅居德国多年的美国人,曾为美军步兵士官,后研究金融市场。文章编译如下:

  西方政客和中央银行官员迅速将飙升的物价归咎于供应链瓶颈,或是归咎于他们最喜欢的背锅侠:普京。他们不敢提及真正的罪魁祸首:他们自己。

  “通胀就是单纯的货币现象。”——米尔顿.弗里德曼

  西方经济体的物价继续飙升,无论是在房地产行业、股票市场、虚拟货币、食品、消费品,还是能源行业,价格都在上涨。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大幅度的价格上涨远超薪金增长速度。最近数月,局势越来越糟糕,我们却只听到政治建制派的借口:从供应链瓶颈,到指责俄罗斯总统普京人为操纵天然气供应等。当然,西方建制派永远不会说出真正的罪魁祸首:就是他们自己。

  虽然金融界、商界和政界中的许多人试图掩盖这一真相,但通货膨胀的核心本质就是货币供应扩张。就这么简单。

  物价上涨只不过是货币供应增长的相应表现。流通中购买商品的货币越多,物价就越涨。物价上涨得有多快,取决于新增货币在社会中的分配情况。

  美国在1970年代初因未能履约而将美元与黄金脱钩后,就把整个世界拖入名义货币体系中。这个体系中的纸币,除了政府政令之外,背后没有任何东西支持。美国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美元的发行者,处于这个体系的中心。这一特殊地位,使得美国可以大量印刷美元,因为其储备货币地位滋生了外国对美元的需求,从而让美国将通货膨胀输出到全球各地。

  结果,美国可以有巨额财政赤字。这个体制也让欧洲央行可以拥有巨额财政赤字,只要它配合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当然,任何拒绝美元的国家通常都会成为美国政府的打击对象。

  危机,一场接着一场

  然而,这其中埋下了隐患。

  每一场危机过后,都会有一次货币供应扩张,和利率操纵以刺激人为需求。而这导致更大规模的错误投资,反过来又为下一场规模更大的危机埋下伏笔。

  在之前的循环中,蓄意扩大货币供应导致的物价上涨,大都限制在股市和房地产行业,因为货币扩张大多集中在金融业,在房地产抵押持有人和股票持有人中间引发所谓的财富效应。

  在名义货币时代,中央银行官员和政客们极力让我们相信,通胀是好事。他们设定荒唐的“通胀目标”,坚持说任何超过每年2%预设目标的通胀都是“暂时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几乎在每次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会议期间都要表达这一观点,欧中央行行长拉加德自然也鹦鹉学舌强调这一信念。

  你在购物时,发现自己最喜欢的产品价格飙升一倍,然后会因此而欣喜若狂吗?当然不会。通胀只有利于央行和政府支付其巨额债务。而这其中的陷阱就是,必须要以摧毁你的购买力为代价,这才是他们要向你隐瞒的真相。

  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货币扩张,即让利率跌至接近零的印钱行动,或者说“量化宽松”,到2019年秋季开始放缓时,美国的隔夜拆借市场(也就是回购协议市场)就出现严重问题。因为美联储试图撤回在2008年危机后提供的支持,就触发了这场回购协议市场危机。

  当然,2008年危机本身也是由2000年衰退后的货币政策措施引发的。

  西方货币制度正不可避免地走向终结

  央行绝望地需要一个借口,再度扩张资产平衡表和降息。这场回购协议市场危机给了美联储借口,恢复量化宽松,每月向市场注入数以百亿计美元的流动性。但当时却拒绝把这称作“量化宽松”,而这其实就是“量化宽松”。

  不久后爆发的新冠疫情,给了西方政府孤注一掷去支撑摇摇欲坠的货币制度的完美掩饰,在以世界储备货币美元及其发行者美联储为中心的货币结构体系的驱使下,西方政府再次凭空变出数以万亿美元和欧元,人为将利率降至零、甚至负数。

  这一轮货币扩张中,很多钱是以直升机撒钱的形式分配到公民手中,即直接现金支付。这是新局面,也是清楚的信号:这种货币制度正接近步入不可避免的终结。

  新生出的数以万亿计的钱现在开始争夺与疫情爆发前供应量相同的资源。毕竟,自然资源是有限的。而我们却有能力无限扩张货币供应,去争夺有限的资源,结果就是无止境地人为抬高需求量。

  “恶性通胀”幽灵

  现在掉陷阱了。

  坦率地说,现状就是,西方中央银行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

  利率已经被人为操纵到零。但是美联储和欧中央行还没有开始缩减其资产负债表规模,尽管他们嘴上都说最终要做,但都没行动。央行们现在没有政策工具去应对下一场危机。

  而讥讽的是,下一场危机正是他们趁着疫情鲁莽扩张资产负债表和利率降至零的行为导致分配不当而产生的不可避免的结果。

  下一场危机的爆发点,最有可能还是来自美国的回购协议市场。而利率则降无可降,不可能用来应对下一场危机。

  如果央行撤走目前我们的经济所依赖的刺激措施,整个(货币)体系就会崩溃。也正因为如此,他们只是口头上说要缩减资产负债表和加息,但实际不敢去做。

  仅美国而言,国债利息就是第四大预算项目,这还是利率是零的情况下!想象一下,如果利率是6%、7%、8%会怎样!美国将一夜破产。

  为了应对下一场不可避免的危机,他们别无选择,只能向金融体系注入更多的纸币,而这早晚会导致恶性通胀。

  西方央行官员和政客们拒绝让我们体系中急需的、必要的通缩发生,因为过去50年,他们制造了一个巨大的财务泡泡,大到如果任其破灭会把全球拖入一场令1930年代大萧条也相形见绌的灾难中。然而,他们的权力完全依赖这个体系,他们没有动力去做正确决策。

  西方需要进行严格、自律、受控地削减货币供应量,这可以在数十年的时间逐渐进行,然后恢复良好的货币制度。但我们目前的所作所为,以及未来可能的行动都指示相反的一面,这将导致灾难性结果:泡泡世界将会失控破灭。

  随着目前制度的不可持续趋势越来越确定,建制派会利用一切权力去维系对这个日益崩溃的制度的控制权,包括用气候变化做借口凭空变出数以万亿的新货币。

  西方货币制度像脑死亡病患

  想象一位注射兴奋剂的运动员。注射兴奋剂的运动员看起来似乎不可战胜,但若是没有注射兴奋剂,则表现平平。建立在人为零利率基础上、并不断被凭空注入无限量名义货币的经济体,就像一位注射了兴奋剂的运动员。

  大家都知道长期滥用兴奋剂的后果是什么。不幸的是,西方一直在滥用“众所周知的兴奋剂”,而且已经超出了身体极限。目前,西方的货币制度越来越像一位脑死亡病患,靠生命维持机器苟延残喘。

  哪怕有一点点自由市场的意识,也会知道,生产事业的结余应该用来刺激经济增长,而利率就是借贷的成本,应该由市场力量决定,而非由非民选央行官员决定。

  企业应该凭借其竞争力壮大,而不是凭借央行凭空变出的廉价纸币来成长。这也是西方大企业从来不会消失,反而越来越大的原因。而借不到廉价名义货币的小企业则被牺牲掉。

  随着这个货币制度被玩弄到步入其逻辑性终结——即恶性通胀,建立在西方货币制度上的民主表象也将坍塌。

  当央行官员们,以及赋权他们的政客们,最终把西方世界搞垮时,要记住,罪魁祸首就是他们,而不是俄罗斯,也不是中国,不是任何其他方,只是他们自己。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2-9 02:27 , Processed in 0.02476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