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不要心存幻想,他们和我们不共戴天

2021-10-26 11:46|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1980| 评论: 2|原作者: 申鹏

摘要: 历史是曲折螺旋向前发展的,人民会学习,会进步。今天的人们,比10年前、20年前,更懂毛泽东,更懂他为革命牺牲的一家人。满嘴“蛋炒饭”的家伙,如今很难在网络上赢得吹捧和共鸣,他们得到的,只能是人民群众的怒火。  


  每年10月24日、11月25日这两天,都有一些人渣刷“蛋炒饭”这个烂梗。

  他们平时不炒饭,偏偏到了10月24日这天,就疯狂“炒饭”,仿佛这辈子没有吃过蛋炒饭一样,你质疑他,他还装模作样阴阳怪气,说你搞“文字狱”。  

1.jpg

  这帮人渣呀,你和他辩论,讨论历史,你就输了,因为他不在乎历史,他只需要阴阳怪气把群众拉到这个地摊文学的档次,讨论“蛋炒饭”,他就赢了。

  《让子弹飞》中,胡万在乎小六子吃了几碗粉吗?他只想把小六子逼死,还要在他尸体上泼脏水。将来人们想起小六子的时候,不是想起一个英雄、一个烈士,不是想起他到底付出了什么,而是陷入“到底吃了几碗粉”的恶性循环。  

2.jpg

  

3.jpg

  “蛋炒饭”这个梗,本就是自由派公知们发明出来的地摊文学,毫无根据。  

4.jpg

  这则谣言早就被揭穿,因为成普曾担任志愿军彭德怀司令员作战指挥所主任,是毛岸英牺牲时真正的当事人和现场目击者。在他写给《彭德怀传记》编写组的资料中证实:“彭德怀的床下根本没有鸡蛋,只有苹果。作战室也根本没有饭锅炒勺,并且,铁桶火炉上,用一根很长的铁皮烟筒直通出房顶铁皮之上。因此铁桶火炉根本不能做饭,这样他们怎样做鸡蛋炒饭吃?不知是何人提供的这种资料,简直是天大的谎言。”  

5.jpg

  2010年,刘思齐老人接受采访的时候说:”我住院的时候有个同事去看我,告诉我网上有人写毛岸英是因为做鸡蛋炒饭而暴露目标的。这些毫无根据、不负责任的言论让我非常难受,因为我……我就想到,一个烈士献出他生命的时候只有28岁,他在献出自己生命前,遭受了人类所能忍受的最痛苦的死亡方式,他是活活烧死的,除了古代的凌迟,没有再痛苦的了。网上究竟是什么人,可以对这样一个烈士说出那种话来?他们的心得是多么冷酷?鸡蛋炒饭!朝鲜战场那么艰苦,哪里来的鸡蛋,哪里来的大米,那时候他们吃的是没有破壳的高粱米,排出来还是一粒粒的........“  

6.jpg

  所有的史料都告诉我们,毛岸英转头冲进作战室,是为了抢出地图,而他牺牲的时候,除了彭总,并没有人知道他是”毛岸英“,只知道他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志愿军翻译、”刘秘书“,是个活泼、开朗、努力工作的大男孩。  

7.jpg

  在朝鲜前线的日子里,他从未享受过任何照顾和特殊待遇。

  但是,有一群人渣,依旧年复一年重复着这拙劣的谎言。

  他们侮辱毛岸英烈士,给毛岸英泼脏水,其实就是为了侮辱他,为了推翻我们整个革命史。

  因为毛岸英是他的孩子,他们说,毛岸英出国作战,其实是为了“镀金”,是为了“将来接班”,他们编造“蛋炒饭”的谣言,是为了污蔑他的孩子搞特殊化!

  “镀金”云云,纯属无耻谰言,毛岸英短暂的一生,从未担任过任何重要领导职务,更没有享受任何特权,大多数时候,他只是革命和建设中的一个普通年轻人,一个普通农民、工人、战士。

  毛岸英短短的前半生充满了苦难,8岁时就随母亲入狱。  

8.jpg

  在监牢里,他时常看见有叔叔阿姨唱着《国际歌》走出牢房,走向刑场。他问妈妈:“什么叫饥寒交迫的奴隶?”妈妈说:是那些被富人、军阀欺负的老百姓,是那些敌人杀死的烈士......

  后来母亲杨开慧被国民党反动派残酷杀害,毛岸英被保释出狱,在地下党的安排下来到了上海,不幸的是,上海地下党很快也被敌人破坏,三兄弟因此流落街头。岸英、岸青兄弟两人相依为命,靠捡破烂、捡烟头、卖报纸、给人家推车为生,颠沛流离,饥寒交迫,还经常遭受巡捕和特务毒打。

  毛岸英14岁时,地下党终于找到了两兄弟,组织把他们送去了苏联学习。毛岸英先是进入了国际儿童学院,成功加入共青团,后来又考进苏联军事学院。

  在苏联爆发卫国战争后,毛岸英加入苏军的一个坦克连队,在里面担任党代表,还获得了中尉军衔。

  1946年初春,毛岸英回到了延安。

  回国后,毛岸英和父亲在一起只吃了两天饭,毛泽东便要毛岸英到机关食堂吃 大灶,并让他到当时著名的劳动模范吴满有家学种地,上“劳动大学”。

  毛主席原话是:“莫斯科大学毕了业,但学的都是书本知识,你还需要进另一所大学。这所大学,外国没有,它叫劳动大学。在这所大学毕了业,才算真有知识。到吴家枣园去!那里能学到书本上学不到的知识!”  

9.jpg

  毛岸英欣然收拾行囊,去上”劳动大学“,从开荒、耕种学起,在吴满有家,毛岸英不仅和吴满有一家老小成了至交,而且与农民后生们也相交甚好,不分彼此。在村里人眼里,毛岸英这个小伙子不仅没有架子,还从不偷懒,干活也有模有样。

  毛岸英向枣园的老村长郝光华,村民吴满银、杨培中学习农业技术。吴满银是大哥,杨培中是二哥,毛岸英是小弟。从到枣园的第二天起,他就跟着大哥、二哥下地开荒了。白天,他向哥哥们学习开荒,运粪,施肥,点种洋芋、苞谷、谷子;晚上“学生”变成了“老师”,给哥哥们教文化课,给全村青年讲政治、讲科学知识。他似乎有使不完的精力。天刚蒙蒙亮,他就给房东挑水、扫院子、劈木柴;晚上收工回来,他不是捎捆柴送给“五保户”,就是割捆草喂房东的牲口,还时常走东家、串西家,调查村民的生活状况

  毛岸英“劳动大学”毕业,回到父亲身边。脸也晒黑了,手也磨出茧子了、头扎羊肚手巾,完全像一个陕北农民。  

10.jpg

  解放后,他从未在党政机关当领导,而是去北京机器厂做了一名工人,新婚之后,就去工厂下基层了。

  “工休的时候,大家就跟他天南海北地聊。大伙儿问他:你既是延安来的老资格,为什么不在北京挑个好工作?他说:“这可比农村好多了,我原来当过农民。”大家明白了,这人敢情是个农民。于是就同情地问他:“那你家里肯定很穷吧。”他说:“我家不是农村的。”大家就围着他起哄:“住城里,你干嘛去当农民?”他乐了,就说:“俄大让俄去的。”(陕北方言:俄是我,大是父亲)大家哈哈大笑,“你大真够可以的!放着福不许享,偏让你受罪去”。”

  所有和他交往过的人,共同的感受是,谁也没有想到他是毛泽东的儿子,因为他在工厂里和普通人一样,努力钻研,虚心向工人学习技术,而且,他见不得有人受罪。比如,化铜炉温度高,工人们就穿着背心上班,铜融化的时候,会飞起像雪花似的东西,叫氧化锌。那年月没有起码的劳动保护手段,氧化锌落在身上奇痒无比。他看见大家身上落满了氧化锌时刺痒难耐,急得不行,就要上去帮着挠。大家劝他说:“不能挠,一挠氧化锌就进去了,更痒痒了。”他赶紧问:“那怎么办?”大家解释道,待会儿拿水冲。他立刻说:“现在就去冲,一分钟也别耽搁。”就这么替工人着想,其实他身上也落满了氧化锌

  “他骑自行车到工厂也就20分钟。可他除了星期六晚上回去一趟,其余时间都是和工人们在一起,睡大通铺。那时候,他才刚刚结婚,老厂长说:“人家真有定力,新婚之后,工作习性仍然照旧。”这是后来他回忆时说的。因为在当时,谁也不知道他新婚,以为他是单身,或者揣测他的家属在陕北。除了每个星期回一次家,剩下的时间他全都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就是吃饭,也是按规矩排队买,然后端着饭盒,和大家一边聊天一边吃。那时候,工厂简陋,连个饭厅也没有,吃饭时就围一圈儿蹲着。主食吃什么呢?窝头,还经常是在蒸锅里来回蒸的剩窝头,颜色由金黄变成浅黄,变绿再变黑,又苦又涩;菜呢,就是六必居酱园做酱菜削下来的苤蓝皮,用盐水浸浸,他和工人一样照吃不误。”

  “1951年,中共中央办公厅来了两位工作人员,了解毛岸英在工厂工作时的情况。当时毛岸英在工厂又名毛远仁。一提起那位和大伙儿朝夕相处的“陕北来的年轻老资格”,大家都打开了话匣子,纷纷竖起大拇指。最后,有人还埋怨开了:“这人抬脚走就把我们忘了,大伙儿多么惦记他,就是高就了,也应该抽点儿时间回来看看,我们也好替他高兴高兴!”听到这话,两位工作人员眼圈一红,哭了。大家觉得事情不妙,就听见那位说:  “他已经在朝鲜战场牺牲了。”屋里的人都惊呆了。在场的一位工人,忽然又想起了“延安人”的父亲让他当农民的事情,就追问:“他的父亲是谁啊?他那么听他父亲的话?”一位工作人员拿出一份表格说:“这是他亲自填写的履历表,你们可以看其中的一栏。”他把其他栏目用手遮严,只留了一栏让大家瞧“父亲:毛泽东”。瞧着这五个字,所有人都落泪了。”  

11.jpg

  毛岸英作为彭德怀的俄文翻译在1950年10月23日入朝,当时组织部长任荣和毛岸英在一辆车上,任荣和毛岸英很快聊了起来,在任荣的印象里,这个年轻人很谦和,话不算多,不过知识面很广,说起自己的身份,毛岸英对任荣说自己姓刘,父母也是军人。

  任荣完全没想到,这个和自己有着一面之缘的年轻人是主席的孩子。毛岸英的工作地点是志愿军司令部首长办公室,他基本只在办公室附近活动。所谓的办公室只是个很简陋的房子,里面的桌子是用木箱临时搭建的。平时毛岸英工作很忙,闲下来的时候,他会帮着附近的村民干一些农活。他虽然是文职,但干起活来意外的麻利,这让他的同事们觉得佩服,附近的村民都很喜欢毛岸英,当然,他们不知道毛岸英是谁,只知道他是“小刘秘书”。

  我写这么多,不是为了证明毛岸英有多么优秀(实际上他太优秀了),而是再说——翻译翻译,什么TM的叫做TM的“镀金”?这明明是一个“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故事。

  想要“镀金”,根本不需要把孩子送上九死一生的战场,也不需要孩子去当农民、当工人,我们看看蒋介石是怎么给蒋经国“镀金”的:蒋经国1937年回国,1938年寸功未立就授予少将军衔,1939年就去当江西保安司令,之后历任江西防空司令、省委委员,那些对革命苏区的大屠杀和白色恐怖,很多都是出自他的手笔;抗战结束后直接被安排进了国民党中央,担任三青团的一把手,这才叫“镀金”,这才叫培养“太子”。

  毛岸英的一生,从未受到任何来自父亲的优待和照顾,只有不断地下基层、上战场,当农民、当工人、当战士,只有不断地磨砺和锻炼,甚至直到牺牲,身边的同志都不知道他是毛泽东的儿子

 

    历史是曲折螺旋向前发展的,人民会学习,会进步。

  今天的人们,比10年前、20年前,更懂毛泽东,更懂他为革命牺牲的一家人。

  满嘴“蛋炒饭”的家伙,如今很难在网络上赢得吹捧和共鸣,他们得到的,只能是人民群众的怒火。  

13.jpg

  但斗争不会结束,虽然他们帖子删了,号封了,暂时不说话了,但不代表他们真的就认输了,每当我们放松警惕,每当我们自己不重视历史,每当我们淡忘了理想,这些阴沟里的蛆虫就会继续煽风点火、卷土重来、反攻倒算。

  不要心存幻想,因为他们和我们不共戴天。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林林 2021-10-26 21:25
反动公知不断利用谣言”蛋炒饭“来攻击毛岸英,足见他们已经日暮途穷!
引用 远航一号 2021-10-26 11:48
我虽然对毛岸英烈士的事迹读过很多编,相关影视作品也看过很多遍,读过这篇文章还是很感人。一切革命都需要属于自己的英雄主义,没有英雄的伟大事业是不可想象的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2-9 02:15 , Processed in 0.01840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