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俄乌战争三个月的军事总结

2022-6-3 02:27|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39901| 评论: 28|原作者: 草庐棋士

摘要: 天下大势,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俄乌战争是美帝霸权从衰落向崩溃的临界点。中国的民族主义者、右派和进步左派各自内部在俄乌战争问题上的分裂实际上反映了两种不同的选择:是服从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并为之殉葬?还是走出一条解放自己与解放全世界的新道路?

俄乌战争三个月的军事总结

 

作者:草庐棋士

 

“天下大势,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俄乌战争是美帝霸权从衰落向崩溃的临界点。中国的民族主义者、右派和进步左派各自内部在俄乌战争问题上的分裂实际上反映了两种不同的选择:是服从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并为之殉葬?还是走出一条解放自己与解放全世界的新道路?”


224日开始的俄乌战争到现在已经进行了三个多月。最初在政治、战略、战役、战术和技术细节上的“战争迷雾”都已经随着时间基本消散干净。虽然现在谈论结束战争的具体方式为时尚早,但是三个月的历史已经能让我们从军事上总结一些相当宝贵的经验。

 

本文的重点不是向诸位读者报告具体的战斗进展状况,而是希望能总结出一些一般的,通用的历史经验,帮助大家对俄乌战争和相关问题进行独立的、冷静的思考,从而得出正确结论。本文有如下几个目标:第一,从政治经济学的观点出发,分析乌俄双方军事思想的演变,重点是乌克兰武装力量放弃机动作战转向堡垒防御的变化,和俄罗斯军事思想从盲从迷茫走向涅槃重生的历史轨迹;第二,本文将带领读者破除西方媒体的宣传,探讨俄罗斯在本次战争中的三个重大战役决策,即“基辅大佯攻”、“北乌大折返”和“东线大围歼”。第三,本文将梳理在此次战争中彻底破灭的二十一世纪“军事神话”,包括“坦克无用”、“未来步兵”以及先是被捧上天再是被摔下地的“混合战争”。最后,本文将对本次俄乌战争未来的可能进程做出预测,并简述俄乌战争对于中国阶级斗争的政治意义。

 

乌克兰军事思想和军事战略的堕落

 

乌克兰武装力量原本是苏联武装力量的一部分。苏联解体后,乌克兰武装力量逐渐退化削弱。这一方面是因为乌克兰的经济基础无法支撑起庞大的军事力量,尤其是无法承担养护核武库的成本。另一方面,苏联刚解体时的乌克兰左右逢源,是俄罗斯和西方共同拉拢的对象,并不面对严重的军事威胁。乌克兰军事工业中生产战略武器的高端部分虽不复存在,但是生产基本常规重武器(如坦克、装甲车、战术导弹、火炮)的能力仍然通过对外军售市场被保留了下来。乌克兰军事工业的完整程度要超过印度。

 

2014年乌克兰政变以前,乌克兰的军事思想和战役法并没有重大变化,基本上还是继承了苏联时代大纵深机动作战的传统。这首先是因为乌克兰并没有明确的国防压力,其主要假想敌俄罗斯和波兰的入侵企图极低,乌克兰也缺乏对外扩张的能力和动力。另一方面,长期武备废弛的状况也不利于军官团的培养,更不要说提出和践行新的军事思想。在政变之后与顿巴斯两共和国民族自卫武装的冲突中,乌军仍然试图用大纵深穿插的方式分割民族自卫武装。比如,在2014年到2015年的杰巴利采沃战役中,乌军装甲部队突入杰巴利采沃这个连接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的交通枢纽,试图进一步向东南方向突击,彻底分割两共和国之间的陆上联系。这一战役行动直接继承自苏联时代大纵深战役的传统。即在火力侦察部队打开突破口之后,后续装甲部队迅速达成突破,摧毁敌军后方补给和系统,同时卷击敌军侧背,最后将包围圈中已经失去补给乃至失去组织和指挥的敌人彻底歼灭。

 

起初乌军的进展相当顺利,在两共和国之间打进了一个长20公里、宽10公里的突出部。然而由于突入的乌军久疏战阵、指挥混乱、不得人心,战役的后续协调十分业余低效,乌统帅部甚至没有准备达成突破之后的预备队。再加上乌军大量官兵逃亡和反正,突入的乌军装甲部队被两共和国武装包围歼灭。而就在杰巴利采沃战役发生的同时,一小股乌军占领的顿涅茨克机场却在民族自卫武装十分生疏的围攻下坚持了较长的时间。总结这两场战役的教训,乌军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在群众普遍敌视自己的地区打机动作战的技术和组织门槛太高。相反,凭借坚固的工事却可以给敌人造成有效杀伤。此后乌军在长达七年(2015-2022)的侵略准备时期就彻底放弃了在运动中歼敌的战役法。并开始转向采用以固守堡垒来大量杀伤敌军从而以拖待变的作战方法。而这次战役法的大转变,与乌军本身的人员阶级组成有着极大的关系。

 

按照政治经济学的观点,在技术水平一定的情况下,一支军队的战术战法基本由军队中官兵的阶级构成决定。随着乌克兰法西斯化的加深,针对俄裔民众和俄语区民众的迫害也逐渐加深。乌军中原本大量来自工业化的俄语区的军官和士兵在长期的对峙中纷纷携装备向两共和国投诚或起义,乌军在损失了许多装备的情况下也损失了有能力指挥旅以上战术单位的军官。剩下的军官虽然在政治上趋于可靠即趋于法西斯化,但是其业务能力是明显退化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乌军军官团已经不具备组织数个旅进行统一战术行动的能力,多数旅长级别的军官实际上仅仅具有指挥一个单一兵种营的能力。同时随着乌克兰小资产阶级大量移民到欧洲,乌军的基层军官素质也出现明显的下降。与当年纳粹德国政府解决失业问题从而在德国工人阶级中争取到了广泛支持不同,基辅政权一直没能和本国工人建立联系,其基层组织和民兵基本上依靠吸收吸收道德败坏的流氓无产者来维持。基辅政权与普通民众之间并不存在纳粹德国中曾经存在过的短期和局部的共同利益,基辅政权对领土的控制有赖于法西斯组织和法西斯化的特务机关对民众的恐怖统治和外部帝国主义的扶持。

 

但是乌克兰的流氓无产者以及狂热的亲西方法西斯小资的数量是有限的,水平是业余的,因此靠政变夺权的基辅政权就只能把他们集中在少数几个“拳头部队”里。在没有足够的财政资源的情况下,这些“拳头部队”的给养和装备就需要乌克兰的寡头来多多帮衬。比如,臭名昭著的“亚速营”就是乌克兰寡头克鲁莫伊斯基(此人也是泽连斯基的金主)大力资助的。这种奇特资源流向形成了乌克兰武装力量战斗力的三个等级。第一等级是“亚速营”一类的铁杆法西斯军队和乌军地面部队中法西斯化程度较高的部分,如受过北约集训的海军陆战队等。与我们事先判断的不同,亚速营不是什么“民团”,而是正经的“党卫军”,在装备、训练、补充和待遇上都拥有最高的优先级。但由于其半军阀的性质,乌克兰陆军是无法直接调动他们的,基辅政权对他们的命令也需要征得寡头同意之后才能得以执行。所以这些部队在保卫特定地区和寡头产业的时候会特别有战斗力。第二等级是乌克兰陆军中的常备军和第一批次动员起来的后备单位。这些单位由职业军人组成,其战斗意志与法西斯军官和士官占比呈正相关关系。它们通常有一定的机动能力,也是乌军统帅部能够直接指挥得动的部队。但在乌军放弃了机动作战之后,它们基本上都被拆分成了营级单位被当作救火队填补到前线最危险的地方。比如原本在赫尔松与俄军对峙的第17装甲旅,就被拆分成营,先是被送到哈尔科夫,再是被转移到伊久姆,现在正在利西昌斯克以西被分割包围。第三等级是番号在100以后的“乡土守备旅/团”。它们多由预备役人员组成,与乌克兰普通劳动人民关系最近。它们是临时征集的本土防御单位,在本州(面积相当于中国一个地级市)内进行固守防御时能够保持最基本的战斗意志,给俄联军造成一定阻碍,但是一旦被调出本州,其战斗意志和战斗力就会随着离乡距离的增加等比例下降。乌军的这种三层结构大大限制了其战役选择。在一个地区的作战中,缺少第一等部队,就难以保证忠诚度,这在面对俄军主攻方向时是致命的;缺少第二等部队,就没有足够的专业人员操作重武器(第一等部队数量少,一个重要方向上通常不超过一个旅),从而大大折损防御战的效率;缺少第三等部队,就意味着没有足够的人力去填补战线。然而,只有第二等部队(正规陆军)可以在战斗意志不大打折扣的情况下服从调动。如何协调这三等部队的关系是一直困扰乌克兰军事部署的头疼问题。

 

因此,乌军的防御战准备面临两个约束条件:第一,军官团素质低劣,机动作战能力虚弱,而且乌军并没有自信在机动作战中独立歼灭敌人(指望北约派出地面部队也是原因之一)。第二,协调成分、组织结构和指挥系统均有所不同的三类部队也大大限制了乌克兰武装力量根据战局发展重新部署的能力(而且乌军直到今天也没有进行重大的重新部署)。为了抵消这两个约束条件,乌军选择了将东乌克兰主要城市堡垒化的消极防御战略。

 

这一战略有诸多好处。第一,城市作战将大大抵消俄联军在数量、技术、组织和士气上的优势,如果俄军被迫进行围攻作战,则不得不花费大量时间用火力将乌军驱逐或消灭,如果想要迅速夺取城市,则势必付出大量伤亡。第二,建在交通中心的乌军筑垒地域可以有效控制附近交通线。如果俄军进行大纵深作战,对城市围而不攻,则凑不齐足够的兵力同时完成突击和监视的任务。乌军则可以使用炮火和小股部队突袭来扰乱俄军的补给线。第三,城市作战条件下,一个作战单位需要控制的面积小,对防御方指挥官的要求低,可以很大程度上弥补法西斯化后的乌军军官团残暴有余、专业不足的弱点。第四,城市作战可以缩短前线补给堆栈和前线部队之间的距离,躲在医院、居民楼和幼儿园里的乌军不需要从数公里以外的补给站中获取弹药、食品、以及维持战斗意志所必需的酒精和毒品。这些都可以通过地下交通网络运达。第五,城市作战可以有效绑架东乌克兰地区的人民群众。事实证明,东乌人民极其反感乌军,而乌军也并不把东乌群众当人看。在马里乌波尔战役中,亚速营反复堵塞人道主义通道并屠杀逃离的群众,其罪恶目的就是为了尽可能地将其控制在城内。第六,通过事先划定防区,乌军可以大幅缩短战略调动的距离并减少战略调动的规模,因此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规避第一等和第三等部队不宜远距离调动的弱点。

 

堡垒化的弱点也是很明显的。第一,这意味着乌军彻底将战役主动权交给对手,不过这对于幻想北约地面部队参战的基辅当局来讲似乎还不是大问题。第二,放弃在机动中歼灭对手同时也意味着任由掌握空天信优势的对手控制筑垒地域背后的交通线,这一方面阻断了乌军迅速补充消耗掉的人员和装备,另一方面也阻断了被围乌军的撤退路线。第三,筑垒地域乌军的士气完全建立在堡垒坚不可摧”的设想之上,一旦一个或数个“模范”堡垒群被攻陷,就会严重打击其他堡垒内乌军的信心。如果基辅政权不积极组织对被围堡垒的救援,则也会引发其余堡垒乌军“弃子自怜”的心态,甚至会引起对基辅政权的广泛质疑。

 

综上所述,基辅政权以全球化寡头为核心的阶级基础,以亲西方纳粹小资和流氓无产者为组织中坚,对乌克兰全境尤其是对东乌克兰实行法西斯统治,并与前苏联时代遗留下来的职业军人离心离德;基辅政权的这四个基本特点决定了,其对战争胜利的全部信心都建立在指望北约派遣地面部队大举救援的战略幻想之上。这些因素共同决定了自2014年以来乌克兰军事思想的堕落轨迹。


在整场战争中,乌克兰方面未有数个旅的战略调动,少见整旅规模良好协同指挥的机动防御,少见数个营以上面对有准备之敌的进攻。当被围在堡垒群天天面对俄军优势火力的乌军认识到自己不是在“死守”而是在“守死”时,乌军士气崩溃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36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4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0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haitun 2022-10-26 10:53
卫士保卫的是什么?保卫的是封建的王权以及草菅人命,还是社会主义的民主和人民的生命。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2-10-24 21:06
haitun: 绝对是独裁者以失败而告结束。
对,冯德莱恩和拜登的失败是不可避免的。
引用 haitun 2022-10-24 18:17
绝对是独裁者以失败而告结束。
引用 壮壮 2022-7-28 10:54
反正到现在仗还在打。
引用 托司机打共和党 2022-6-28 18:31
研究俄乌战争,不可不关注煽动俄乌战争的幕后黑手之一---江派把持的法轮大法学会。法轮大法学会用自己的喉舌《大纪元时报》拼命鼓吹西方支持乌克兰对俄战争,与美国共和党的反俄挺乌洗脑相互配合。江派与美国共和党已经成为当前世界上煽动俄乌两国军国主义的邪恶轴心之二(还有三个是统一俄罗斯党、乌克兰政府、欧盟)。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22-6-5 04:41
1你去问该文作者,该文作者肯定回答你,攻入基辅,我当时是猜想(因为事实在哪里,他也无法和你一样狡辩),现在不攻入基辅不是猜想,是普京告诉他的
2佯攻是军事术语,演戏是什么术语?佯攻就是假进攻没有实际行动,为了欺骗,当然这里作者认为是欺骗美帝西方获得援助
3列宁讲的是原则性立场,在帝国主义战争中采用阶级自决的态度而不是站在一边的帝国主义
4我没有认为谁输谁赢(目前),长期来看俄罗斯必败,而且是有标准的,就如美国撤离阿富汗一样,苏联撤离阿富汗一样,就短期来看,俄罗斯也没有赢,乌克兰承认俄罗斯的条件了吗,乌克兰放弃抵抗了吗,这些都是最基本的事实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2-6-4 23:05
马列托主义者: 该文有好几个逻辑硬伤 1,自己一开始说俄军必须攻入基辅,现在说只是大佯攻,完全都是靠猜想,当时是猜想,现在也是猜想 2认为乌克兰反攻也是佯攻,只是要欺骗美 ...
1 攻入基辅是猜想,不攻入基辅也是猜想。两个互斥的条件都是假的,那啥是真的?
2 文章说乌克兰的反攻是演戏,不是佯攻。你对基本军事用语一无所知。
3 说列宁在具体条件下说的话不符合今天的现实,就是修正主义?你这两个凡是真是蠢到家了。
4 你的偶像打输了,你自己不愿意承认,仿佛宣称自己是“辩证”逻辑就不必顾忌基本的事实了。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22-6-4 22:53
远航一号: 你说的这几点都不是揭示逻辑错误,而纯粹是在讲你的主观感受。
我讲的是辩证逻辑,你讲的是形式逻辑,形式逻辑上没有什么问题,辩证逻辑就有问题,就是不符合客观,只是你们的主观感受
引用 远航一号 2022-6-4 21:36
马列托主义者: 该文有好几个逻辑硬伤 1,自己一开始说俄军必须攻入基辅,现在说只是大佯攻,完全都是靠猜想,当时是猜想,现在也是猜想 2认为乌克兰反攻也是佯攻,只是要欺骗美 ...
你说的这几点都不是揭示逻辑错误,而纯粹是在讲你的主观感受。
引用 远航一号 2022-6-4 21:34
biruxie: 鄙人大惑不解:一,俄罗斯乌克兰各立门户,皆是联合国成员国;足下轻描淡写俄罗斯收复克里米亚——莫非俄罗斯有权收复所有前加盟共和国吗?二,退一万步说,即便 ...
毕先生这次和我们意见不一致了。瑞典、芬兰本来就是西方傀儡。如果加入北约(倘若土耳其要价满足),俄罗斯未来战略导弹部署不必顾忌其中立国地位,反而简单化。从军事潜力来说,乌克兰是欧洲第二军事大国,摧毁其军事潜力,重要性远超过瑞芬。俄战胜后,军事威慑就已经确立。西方不但不敢打核战争,常规战争也不敢打,独联体内再不敢搞颜色革命。若干年后,欧洲拖垮,俄罗斯就可以徐图东欧。
引用 biruxie 2022-6-4 21:00
鄙人大惑不解:一,俄罗斯乌克兰各立门户,皆是联合国成员国;足下轻描淡写俄罗斯收复克里米亚——莫非俄罗斯有权收复所有前加盟共和国吗?二,退一万步说,即便俄罗斯吞并乌克兰成功却又平添北约芬兰北约瑞典二敌,战略态势大大的恶化;真正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22-6-4 19:17
该文有好几个逻辑硬伤
1,自己一开始说俄军必须攻入基辅,现在说只是大佯攻,完全都是靠猜想,当时是猜想,现在也是猜想
2认为乌克兰反攻也是佯攻,只是要欺骗美帝,以为美帝和整个西方是弱智,被乌克兰耍弄,太可笑
3否定列宁,搞修正主义,认为列宁当时的观点立场不合适了
4又在犯一开始一样的错误,就是过早估计俄罗斯的胜利,不知道目前胜负未分。和该文自己批判的所谓西方媒体一个气味,西方过早估计乌克兰胜利,你们过早估计俄罗斯胜利,完全不过是精神胜利而已,而且胜利的标准是什么。
引用 马儿在驰骋 2022-6-4 15:33
文中说俄军佯攻基辅是最大最成功的军事欺诈行动,现在来看正确,然而我感觉解决掉东乌克兰的乌军主力大部之后,俄军还会再攻基辅,俄罗斯不可能放任基辅由美欧代理人控制,无论是从地缘角度还是从历史人文角度,从后一角度而言基辅对俄罗斯人的意义甚至要高于莫斯科。
引用 马儿在驰骋 2022-6-4 15:28
井冈山卫士: 仔细看了一下,文中这段话就是写给你的。  “中国的右派和左派中自称“国际主义者”的挺乌派也对西方的蛊惑宣传深信不疑。在纷繁复杂,真真假假的信息中,他们一 ...
托派别算在左派里,算在右派里还差不多
引用 yiou 2022-6-4 11:00
这场战争不以中特反苏分子唱衰为转移,完全以俄罗斯民族的战斗意志为转移!美帝再打鸡血也没用,倒霉的是乌克兰人民。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2-6-4 00:23
马列托主义者: 太长有空可以看看,不过第一点就打了自己的脸,原来说俄罗斯必须攻入基辅,现在说是基辅大佯功
仔细看了一下,文中这段话就是写给你的。

“中国的右派和左派中自称“国际主义者”的挺乌派也对西方的蛊惑宣传深信不疑。在纷繁复杂,真真假假的信息中,他们一惊一乍,时醉时醒。看到一个补给车队被袭击了,就高呼普京完蛋了;听说几辆坦克被摧毁了,就说俄军要被围歼了;读到几个俄军士兵被俘虏了,就说俄军士气要崩溃了;传闻几个将军“阵亡”了(后来又“活”过来了),就说俄军指挥中枢已经分崩离析了。结果,三个月下来,在持续的被围、断粮、解体乃至兵变中,没有任何一支俄军连以上单位被成建制消灭。西方文人和他们的中国左、右两道拥趸们挺乌仇俄,并对战争进程做出错误判断的根本原因是因为他们与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联系远比与世界劳动人民的联系更加紧密。” ...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2-6-4 00:21
马列托主义者: 太长有空可以看看,不过第一点就打了自己的脸,原来说俄罗斯必须攻入基辅,现在说是基辅大佯功
厉害了。马列托既“懂”经济学,又“懂”卖淫,还“懂”打仗?
引用 远航一号 2022-6-3 19:33
马列托主义者: 太长有空可以看看,不过第一点就打了自己的脸,原来说俄罗斯必须攻入基辅,现在说是基辅大佯功
批评与自我批评,是马克思主义者的良好品德。假马克思主义者当然不懂。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22-6-3 16:05
太长有空可以看看,不过第一点就打了自己的脸,原来说俄罗斯必须攻入基辅,现在说是基辅大佯功
引用 远航一号 2022-6-3 10:43
PalmFujimori: 在俄乌战争态势基本上确定以后,我们可以把目光往更远的方向:俄罗斯的保守主义国家资本主义能够走多远?美帝独霸秩序崩溃会给美国国内和中国国内带来什么样的变 ...
http://redchinacn.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3688

可以在这里讨论

查看全部评论(28)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3-1-30 19:28 , Processed in 0.02097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