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工 农 查看内容

“不要害怕战斗”:美国亚马逊工人的行动

2022-9-7 21:41| 发布者: nepal1996| 查看: 17872| 评论: 0|原作者: 龟仙人 |来自: 圣彼得堡来信公众号

摘要: 利用合法途径扩展工人力量,但不拘泥于官方的规则。当工人组织已经有了一些力量,就及时地展开行动,让自己的力量更强,而不要等待“大人物”来批准自己的行动。

不要害怕战斗”:美国亚马逊工人的行动

 

 

 

原作者 龟仙人

 

 

余君 李星编译

 

 

 

 

亚马逊公司是美国第二大私人雇主,在全美各地都有仓库和大量的物流员工。几十年来,在一些主流大工会——比如卡车司机工会——的协助下,亚马逊员工一直尝试搞工会,但总是不太成功。202241日,纽约斯塔滕岛亚马逊仓库工人投票支持成立工会,这是亚马逊工人依法依规创建工会的第一次胜利。

 

纽约斯塔滕岛亚马逊工会是由克里斯·思茅斯(Chris Smalls)发起成立的,他是仓库工人,2020年带头抗议仓库防疫措施不健全,结果被亚马逊开除,借口是他“违反防疫措施”…… 从事工人组织活动之前,思茅斯没加入过工会,与政治团体也没联系。被公司开除后,他继续积极串联,通过在仓库的旧关系,促使部分员工参与到组织活动中来,比如与他一起发起成立工会的德里克·帕尔默(Derrick Palmer)。在这个仓库里,领导组织工作的核心成员都是(在职或离职的)基层员工。

 

斯塔滕岛亚马逊工会的组织过程里,大型工会或党派没有帮什么忙,因为当时都不看好思茅斯等人能折腾出什么花样来。美国的大型工会及其支配下的“工人运动”,可以说是一个与民主党的选举活动“互利共赢”的体系,工作重心是媒体宣传、立法倡议和政治选举。这群亚马逊工人一度试过争取民主党的“民权”明星诸如国会众议员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的支持,但毫无结果。于是,思茅斯等人在众筹软件“GoFundMe”上筹款、上网搜索怎么搞工会、利用社交媒体发动志愿者帮忙(俗称“撒盐”)、召开工会会议、分发宣传品、在仓库前的马路上摆桌提供咨询,甚至提供法律支持。回顾整个过程,虽然几乎要啥没啥,纽约亚马逊工会发起人员的“自生自灭”特征倒是一个优势,因为公司惯于借口外部工会和党派的参与,把工会筹备活动描述为“煽动家”忽悠工人为社会上的不明势力火中取栗的缺德勾当,让工人心生疑虑。主流工会和党派不愿帮忙,反倒让思茅斯等人一时避免了让公司轻易抹黑自己。

 

那么,斯塔滕岛亚马逊工人是如何取得成功的呢?

 

 

 

 

 

频繁鼓动,接触员工

 

 

 

思茅斯等工会积极分子几乎每天都接触工人,搞鼓动。比方说,他们经常在仓库附近的公交站摆一个咨询台,也在公司的休息室提供咨询(依照美国法律,休息时间或休息日,在公司休息室可以搞咨询一类的工会活动)。在冬季,他们生起篝火供人取暖,在火堆上烤免费食物,大家乐呵乐呵。他们还天天去仓房给工人送吃的,又定期请工人在外面野餐,边吃边聊。这些做法可以让工人看到,既然有同事愿意用仅有的休息日来参与活动,说明他们支持工会。

 

同时,当公司想找个别员工闭门开会,劝他们不要掺和工会的事,工会积极分子就直接闯进去,跟公司理论一番,直到被保安赶出来。依据美国法律,只要不是在上班时间跑去闹,就不会因此被立马开除。当然,这些积极分子咨询过律师,学会了打擦边球,知道与资方“理论一番”的时候该讲什么不该讲什么,免得被公司抓住把柄。其他工人看到他们这么做了,但没受什么惩罚,感到这帮人很厉害,敢跟公司对着干。

 

同时,思茅斯等人给积极分子分发了特制的T恤,让他们上班时穿上,让大家看到有人支持工会了。他们还搞了一个挺活跃的Tik-Tok主页,用来直播自己的鼓动抗议。

 

这场工会倡议运动也经历过挫败,但坚持下来了。在这个过程里,虽然手上的签名够发起投票了,工会倡议小组撤回了要求成立工会的第一份投票申请书,因为感到工人的支持还不够强。这里要解释一下:美国的工会成立流程有两步:首先,组织者必须收集至少三成当前员工的签名,才有资格向国家劳工关系委员会申请“发起成立工会”。然后,有关部门会依据工资单核实签名的真伪。一旦申请获得批准,组织者就可以发起关于是否建立工会的投票(收集签名结束后入职的新员工无权参与投票),得到多数赞成票就算赢。假如劳工关系委员会认为劳资某方违反投票规定,可裁定投票无效。

 

 

 

 

 

工会积极分子与公司和警察的冲突

 

 

 

 

这场运动的特点是不逃避与公司的正面冲突。一位有关的组织者说过;“不要害怕战斗,不要害怕和老板干仗,要顺势带动反击。不要害怕激怒老板、跟老板对着干,工会就该这样。”美国的大多数主流工会运动担心昂贵的诉讼,总是倾向于和解,强调遵守法律以及与公司坐下来谈。相反,斯塔滕岛亚马逊工会的组织者很有斗志,经常领导抗议,不向警察退让。在抗议中,工会的不少带头人因“非法侵入”公司财产被捕(上了镜)。同时,公司花了大笔钱来打垮工会,还骂工人积极分子是“没脑子黑鬼”之类的,反倒陷入被动了。有一个出名的例子,某反工会会议的视频流出,公司高层的律师辱骂工会主席思茅斯(黑人)“他脑子不好,傻乎乎的”。这段视频泄露后,工会获得了更多支持。而仓房里备受瞩目的逮捕事件揭示了阶级对立的现实,表明司法制度是天然站在雇主一边的。逮捕事件后,更多工人站出来帮忙了。

 

那么,与警方有摩擦,是否会影响工会组织活动?并不一定。在美国,如果警察想制止某人的抗议,他们的一般做法是逮捕、带到局里走程序(比如采集照片和指纹),过几小时放人。如果当地检察官想起诉某人,大概会被控告“非法侵入”或者“妨碍司法”,这两项罪名都很轻,不大可能坐牢,顶多被判社区服务。当然,如果逮捕过程没被录下来,警方和检察官大有可能与公司串通起来诬陷抗议者,比如搬出“袭警”一类的严重指控。这种情况下,如果被判有罪,就算没有前科也可能判一至三个月,还会失去政治选举的投票权(在大多数州)。

 

相比之下,斯塔滕岛亚马逊的工会积极分子把抗议与逮捕过程拍下来了,不给公司、警方横加指责的机会,反倒因此得到了工人的同情。

 

 

 

 

一对一的谈话、依靠有经验组织者的出谋划策

 

 

 

 

 

斯塔滕岛亚马逊的这批工会组织者凭自己的经验、网上查的资料以及有经验前辈的提醒下,绘制了仓库的地图。他们对工作场所的员工分了类,有时是根据语言(在美国,不少人是第一、第二代移民,主要讲英语之外的语言),有时是根据关系圈、排班或生产线上的物理距离来分类的。然后,他们找出每群人里带头的,针对他们搞“一对一”谈话,因为其他人容易听带头人的意见。同时,工会搞各种联欢活动,弄清各部门的人心向背,掌握启动工会投票流程的最佳时机。在积极分子们的推动下,大家在休息室里聊,闯进公司密谋收拾工会的闭门会议,搅得公司坐卧不宁。当然,积极分子的活动要很谨慎,免得一不留神被公司抓到把柄。

 

在美国的工会组织活动中,一对一谈话很关键,有助于建立积极分子之间的个人关系。要说明的是,主流工会不太愿意把组织工作做的这么细致,他们的常见策略是在抗议活动中发表演说,或者分发读物,主要依靠大工会本身的名气、资源来吸引新的会员。

 

在鼓动工人的整个过程里,思茅斯等人积极依靠有经验的组织者,后者会出谋划策,帮助克服最初的障碍。这类志愿者往往来自无政府主义者、社会主义者和共产主义者的松散小圈子,还有较小的进步工会和社区团体。令人欣慰的是,这些志愿者没有以各自所属组织的名义参与进来,也不搞那一套举着组织标志和口号牌站在工人面前,宣传地方选举的本组织候选人之类的无聊事。

 

顺便说一下,纽约斯塔滕岛的亚马逊工会成立后,主流工会和政客的态度就完全变了,不少大名人假装自己全程都在支持它。亚马逊工会的组织者被请去参加各类“高端”活动,与许多大工会的主席合了影,尤其是那些标榜自己“更进步一些”的工会。斯塔滕岛的组织者也挺会来事的,跟大人物们客气相处,同时一有机会就向大众谈自己的组织策略。

 

 

 

 

 

斯塔滕岛亚马逊工会成立的投票经过

 

 

 

 

 

202112月,斯塔滕岛的亚马逊工人第二次申请发起成立工会。经过劳工关系委员会核准以及监督,举行了是否成立工会的投票。当时,2654名工人投了赞成票,2131名工人投了反对票(反对者主要担心老板为了抵制工会而关闭本地的亚马逊企业,让大家没饭吃)。当地亚马逊公司有近六千工人,这投票率够高了。

 

需要说明的是,尽管斯塔滕岛的亚马逊工人积极分子想走“正规渠道”搞工会,但他们的核心主张是:无论是否得到法律承认,都把工人组织搞起来。他们认为,只要整个工人组织在公司里有一定基础,无论是否有官方资质,都可以搞抗议、罢工,发展工人的力量、成立工人基金、栽培新的组织者等等。没有官方资质的前提下,有些活动(比方说罢工)难免是非法的,但即使有工会资质,美国的大部分罢工也是非法的。

 

 

 

 

亚拉巴马州亚马逊工人的另一场组织尝试

 

 

 

 

 

斯塔滕岛亚马逊工人展开活动的同时,亚拉巴马州贝西莫地区的亚马逊工人也在尝试搞工会。那里的积极分子得到了某主流工会撑腰。他们的第一次投票在2021年初进行。发给工人的六千张选票,第一次投票中只收回3215张(即54.8%的工人参加投票),当时有1798人反对,738人赞成(还有若干争议票)。按照一般的流程,选票要寄到工人家里,他们再通过邮件寄回,以免资方和工会从中作梗。但在贝西莫的选举中,资方擅自在公司装了一个信箱,叫员工把选票放到里面。经过工会律师的投诉,国家劳工关系委员会认为资方的行径可能影响投票,判定本次投票结果无效。

 

第二次投票于2022年年初举行,参与投票的工人比第一次投票的人数更少。初步统计出993张反对票,875张赞成票,400多张票有争议,所以投票结果貌似还没定论。

 

贝西莫的投票结束后,斯塔滕岛亚马逊的一位组织者表示:“我要催促阿拉巴马州的工人成立工会,别管劳工关系委员会说什么。像一个工会一样行动起来,因为这就是我们的计划。就算我们(投票)输了,也要建立工会,就和我们赢了(投票)一样。”也就是说,利用合法途径扩展工人力量,但不拘泥于官方的规则。当工人组织已经有了一些力量,就及时地展开行动,让自己的力量更强,而不要等待“大人物”来批准自己的行动。

 

 

 

 

 

 

20224-8月整理

 

 

 

 

参考资料

 

 

 

https://labornotes.org/2022/04/amazon-workers-staten-island-clinch-historic-victory 

 

https://www.amazonlaborunion.org/ 

 

https://labornotes.org/2022/03/staten-island-amazon-workers-pull-lead-while-bessemer-re-vote-too-close-call 

 

https://jacobin.com/2022/04/amazon-labor-union-alu-staten-island-organizing 

 

https://www.marxists.org/archive/foster/1936/10/organizing-methods-steel-industry/index.htm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11-30 11:29 , Processed in 0.01665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