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工 农 查看内容

汕尾骑手罢工取得部分胜利

2023-4-28 05:55|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58493| 评论: 5|原作者: 电报“工劳快讯”

摘要: 自4月19日开始的这场防御性罢工已经达成了目标,美团已经妥协。我们要打破这种信息封锁,让工人胜利的声音传播出去,让全国乃至全世界的骑手和工人在面对资本的进攻时敢于组织起来,坚持斗争。

前言:

笔者于4月26日晚和4月27日下午联系了汕尾本地居民小尖(化名),了解了汕尾美团骑手罢工的最新进展。

小尖在汕尾本地上班,时常点外卖,因此熟悉不少外卖骑手,关系不错。小尖也很关注这次汕尾美团骑手罢工,他将自己4月26日至27日对骑手们的街头采访(即本报道上篇)和对一位老骑手的深入访谈(即将推出的下篇)写了下来,请笔者代为发布。


总的来说,自4月19日开始的这场防御性罢工已经达成了目标,美团已经妥协,4月26日给出了最终的薪酬方案,将单价和补贴恢复到原来的水平(5元/单+话费补贴+油补等),并承诺“以后公司会建立和骑手的对话机制,不会乱出方案”(此为某站点某队长在工作群里所发通知,为保护骑手隐私,小尖并未拍照或者索要截图)。本地骑手已经陆续复工,而外地骑手已于4月26日当晚撤离汕尾。但深入采访中老骑手也透露,还有近一半的骑手对美团给的新方案不满,拒绝复工。


目前国内乃至国外各媒体均未报道罢工的结果(甚至有个别媒体在文章中不实地称本次罢工已经失败),其中重要原因显然在于,美团希望让本次罢工对外界呈现出不了了之的样子,不愿让外界尤其是各地骑手知晓这次胜利的罢工。另一个原因可能是本地骑手已经得到较为满意的结果后不愿再为此出头,担心被美团针对。

那么我们要做的就是打破这种信息封锁,让工人胜利的声音传播出去,让全国乃至全世界的骑手和工人在面对资本的进攻时敢于组织起来,坚持斗争。


下面为小尖的记录。


一、4月26日晚街头采访外卖骑手

上周工作很忙,这周才有时间深入了解这场发生在自己身边的罢工。这次罢工持续了七八天,26日晚上8点左右我在街头采访时,虽然碰到的绝大多数美团骑手都还是外地的(电瓶车车牌是外地的,如梅州、河源、江门等地),但很快就得知他们当晚11点就要离开。到了晚上10点左右,街上就开始出现了不少本地的美团骑手。返工的本地骑手,有很多人工服也没穿,车牌和餐箱还没装,餐品直接挂在车头挂钩上。

本次罢工不涉及饿了么骑手,据饿了么骑手透露,因为美团骑手罢工,期间他们的日单量有所上升(10单左右)。

我把采访到的骑手分为三类,分别是本地美团、外地美团和(本地)饿了么骑手。


(一)本地美团骑手

1. A是我碰到的第一个本地骑手——他不是我采访到的第一个骑手,我采访到的前几位骑手均是外地的,碰到他时已经将近九点了。他当时正在给一个住酒店的客人送餐,在他上下电梯的途中我们聊了一会儿。聊了才知道,他是队长。


我:你们是不是复工了?

他:你怎么知道?

我:因为我问外地骑手,他们都说要撤了。

他:xx(某个媒体平台?没听太清楚)已经发出来了啊(指美团发布了有关罢工和复工的消息),你没看到?就是恢复原来的单价。


他说汕尾本地有六七个美团站点,这次罢工人数有一两百人。我提出请他喝一杯奶茶、想进一步了解罢工时,他很犹豫,表示自己是队长,“不好说太多”。


2. B是我搭上话的第二个本地美团骑手。他皮肤黝黑。


我:大哥,你们罢工成功了是吗?

他略有些不屑:我没罢。

看我有些疑惑,他补充道:我要赚钱,干嘛要罢?

我询问罢工规模,他说“有几十个人吧,现在都出来跑了。

看样子他正手上订单所剩时间不多,我便没有追问更多。


过了一个小时,第二次遇到了他。我又上去攀谈,可能是因为不赶时间,且之前聊了几句,这次他愿意聊一会儿。

他是个队长,他不参加罢工的原因是“你要知道,5块钱的单价在汕尾这边已经算很高的了,像我做队长的,一个月这个补贴那个补贴加起来有一万。”

他问我为什么要打听这些,我说外界都看不到真实情况,应该把罢工胜利的消息传出去。他听了之后不以为然,“全国的骑手都效仿的话,那就是很大的事情了”,“只有那些跑远距离的六七十人在煽动,其他人是被洗脑了才罢工的”,“现在这个事情是被政府压下去了”。


3. C骑手看上去将近40岁,形色匆匆。


我:大哥,你有时间不?

他留下一句“没有”,就送餐去了。


4. D骑手也是在赶路。


他:现在恢复之前的单价了。

我:为什么你们那么齐心?

他笑了笑,露出有点黄的牙齿,带着无奈:哪有“那么齐心”,都是被逼的啦。


5. E骑手大约三十岁出头,我碰见他时,他正在奶茶店等餐,没穿工服。他全程参与罢工,26号晚上才刚出来跑单。


他:汕尾县城区各个站点都有骑手参加罢工。

我:为什么这次罢工这么团结?

他:因为汕尾地方小,骑手相互都认识。

我:我曾经也在某个小县城跑过外卖,但每次站点削减福利补贴,大家都只是抱怨而已,并没有像汕尾骑手这样团结罢工。

他:那你要跟那几个人(应该是指积极的或者可靠的同事)好好说,说服他们(指参加罢工)。

我:这很难啊。

他:那就要看你们了,是愿意一刀一刀被人宰割还是怎么样。

我:外地的骑手过来时你不慌吗?

他:不慌,就是省着点用(指罢工期间),大不了就不干了。


我提出想加他的微信进一步了解,他很犹豫,我纠缠不放,他烦不过就加了。加了微信后他也比较谨慎。但是第二天早晨发现他已把我删了好友。


(二)外地美团骑手

1. 骑手F是外地骑手,看样子二十出头,他是我此次街头采访第一个碰上的骑手。我趁着他送餐等红绿灯时搭了几句话。

我本以为外地骑手会因为担心被谴责为工贼而拒绝交流,但A的态度很平和,对于自己过来支援的行为并没有流露什么情感态度。他表示自己是外地骑手,知道发生了罢工但是并不了解情况。我询问外地骑手在本地跑单是否会因为不熟路而不好送,他表示并没有,“在哪里送都是一样的”。


2. 骑手G是我碰到的第二个外地支援美团的骑手,碰见他时他刚下线准备去吃饭。我和他攀谈没几分钟,他微信群就接到了召返的通知。

他来自梅州,在梅州是专职骑手。他来了五六天,表示自己是来了才知道罢工的,当时召集他们过来的管理人员并未告诉他们这边发生了罢工,只是说“那边(指汕尾)不知道怎么了没有人送(外卖)了”。


我:能给我讲下这个罢工的情况吗?

他:这个你应该问本地骑手。简单跟你说,就是单价太低了知道吧。什么补贴都降了。

我:罢工规模多大?

他:有一两百人,基本上美团的骑手都罢工了,不然也不会叫我们过来支援。不过也还有个别的骑手在继续送餐,没有参与。

我:你过来支援,实际上是支援王兴的你知道不?

他:不管是帮谁,只要给钱就行了。——不过他又说,如果他们梅州也降价,他也会参与罢工。


3. 骑手H来自河源,来了五天,对罢工情况不太清楚。之所以过来,是因为单价高(10块/单)。


4. 骑手I也来自河源,4月20号过来的,表示自己过来就是“拿低保的”(指美团给支援骑手的每天200元保底收入),不过他实际上每天跑40单左右(也即每天收入400元)。

他在河源送外卖的收入水平是4000块钱/月。

前面询问事实情况时我俩聊得挺好的,但当我问“你对这次罢工有什么看法”这句话时,这位骑手就马上警惕了起来,问我是不是记者,有没有录音。我解释了之后他才稍微放松了警惕,聊了一点想法。

他说这次罢工让他的想法发生了变化,汕尾这边和河源那边都要搞一个“拼好饭”的活动,这会直接让单价降低到1.5元,他觉得这实在是太低了(不太理解为什么罢工前这位骑手不觉得拼饭活动单价低?)。

这位骑手还透露,汕尾的骑手之前已经搞过一次罢工(不过他并不了解情况)。


5. 同样来自河源的骑手J,之前在制衣厂工作十几年,现在在河源跑外卖的月收入为七八千。他说他是抱着“过来玩”的心态到汕尾来的(大意是到其他城市看看转转)。他也提到汕尾的骑手前年罢工过一次,持续两三天,当时美团也召集了外地骑手来支援,不过外地骑手过来后并没有被要求出工,在酒店睡了两三天后就返回了。


(三)饿了么骑手

1. 饿了么骑手K跑外卖2年了,他跑到属于中等努力型,平均月收入6千左右。饿了么和美团在汕尾属于垄断竞争的对手,两家平台的单价都是5块钱(指美团降低单价之前)。这一周美团骑手罢工,饿了么骑手的单量多了起来,平时他跑40单左右,昨天他跑了50多单。


据他说,汕尾这个县城,没有众包只有专送,这次美团罢工规模有四百人。

我:这次罢工怎么组织起来的?

他:就拉微信群啊(边说边拿起显示微信界面的手机)。因为这次是涉及到整体骑手的利益了,所以大家都很积极。

他和骑手I一样,对于采访很反感,当我问“你对这罢工怎么看”时,他也有所戒备,没有发表看法。

我故意激将他,“你这一看就属于不积极的那种骑手”,他摇摇头否认并表示,如果饿了么罢工,他确实不会带头,但会参与。


2. 饿了么骑手L戴着耳机,坐在车上等一单奶茶,当我问出“你们美团这边罢工了吗?”后,他连连说“不要”、“真的不要”(说了几次之后我才反应过来是让我不要向他打听的意思),并告诉我他还有单(拒绝的借口而已,实际上他又坐了十来分钟才离开)。


3. 饿了么骑手M和N正坐在车上聊天。骑手M戴副眼镜,他已经干了三年,骑手N才来三个月,取餐后还询问了M某个地址。M介绍这边的外卖情况,说美团规模比饿了么大,但同时管理也更严格,要开会、罚扣多。

说起这次罢工骑手都很团结,M表示,美团这次罢工,是因为按照美团的新方案,骑手月收入将会减少近一千块钱;另外,汕尾这边圈子很小,骑手相互熟悉(因而更容易团结)。他有一个饿了么和美团骑手都在里面的20人篮球群,“大家又没有利益冲突,就一起玩啊”。

他说,美团骑手每年罢工一次,带头的被搞走,但是“春风吹又生”。


1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wxy 2023-4-29 12:56
支持工人
左风 2023-4-29 02:28
图解版

火炬手 2023-4-28 19:57
后续已出

汕尾骑手罢工最新进展(下)——4.27深度访谈

前言:
我本希望这次访谈能够了解到这次罢工的来龙去脉,包括站点和骑手的基本情况,罢工前后的薪资方案。但一来是骑手对于复杂的考核体系(和各种跑单数据挂钩的计价方式和各项补贴)只是一知半解,很难一一描述清楚;二是很多骑手即便在某个站点干了两三年,也未必认识本站点的所有同事;三则骑手身处外卖站点的最底层,是被管理的员工,只能接触到零零散散的信息,很多都是道听途说——可以看到,在上篇的街头采访以及这次交流中,骑手对于罢工的规模众说纷纭,有的说只有几十人罢工,有人说有四五百人参加。

另一方面,由于没有太多的信任基础且时间有限,骑手很多不清楚的描述我也不方便刨根问底。

因此这次访谈了解到的仅是罢工有关的基本情况,但有价值的地方在于,访谈中骑手向我展示了他所在工作群的消息。从队长和站长过去一周里发的群通知,可以了解本次罢工中美团所使用的手段。



首先简单介绍一下小梁哥(出于安全考虑,信息有所改动,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他40岁出头,已经成家有儿女了,在汕尾有房子,没有房贷压力。他在美团干了两三年,年轻时在广东省主要工业城市如深圳、广州、惠州、中山等地打工,未曾出过广东省。他之所以愿意和我聊,可能是因为有外出打工的经历,他认为“出门在外,多个朋友多一条路”。

他全程参与了罢工,我4月26日晚上遇到他时,他才刚出来跑单。他当时没穿工服,但我看到他在等餐,就上前搭话。他是个好说话的骑手,笑眯眯的。我表明来意后,他还骗我说他不是在工作,只是和朋友出来喝奶茶。但是美团的取餐提示出卖了他。于是他就只好留下联系方式,第二天我们就约出来吃了早餐。



(一)罢工的起因和结果


我:这次罢工发生的原因是什么?



小梁哥:这次罢工并不是突然爆发的。实际上,本月初开始美团已经接连出了两份公告,第一份公告要取消话补油补,第二份公告要取消距离补贴,这两份公告已经引起了骑手的不满。到了第三份公告要降低单价,全部骑手就都不干了。



我:那现在复工了,具体进展是什么?



小梁哥:目前还有将近一半骑手对方案不满意,主要是B和E类。我们A类骑手占40%,已经复工了。



注:不同地区的外卖站点采用的考核方式虽然大体原则相同,但具体方案五花八门。小梁哥此处讲的ABCDE类骑手,是站点给骑手做的分类,不同类别骑手的跑单能力不同,薪资待遇不同。我本想具体了解这个分类方案,但小梁哥的描述比较模糊,他也只愿意把美团在罢工后给的新方案给我看,而不愿意把图片发给我,我只好作罢。
这里的大概意思是这样的。以前汕尾这边的站点把骑手分为AB两类,新骑手统一都是B类,薪资待遇较低,三个月考核期后如果跑单数据比较好(应该是指跑单量、准时率、好评率、出勤率等等),就可以升为A类。考核期过后确定了等级,就不再变化了。大概是因为这种只上不下的方案人工成本支出太高,后来站点又进行调整,搞出了ABCDE五个类别——这个方案应该是在罢工之前已经实行一段时间了。
骑手罢工后,虽说美团给的方案整体恢复了骑手原来的待遇,但并不是完全恢复原来的制度,而是有一些调整。其中一个变化就是把ABCDE五个类别减少为ABE三个类别,C类归入B类,D类归入E类。
小梁哥所说的B类和E类骑手不满,就是说的这个调整。可以推测,美团是以A类骑手为基准,这个基准不变,对BCDE类进行调整,以寻求一个对自己最有利的方案,既能够安抚大多数骑手,又能尽量降低人工成本。在这样的调整中,A类骑手自然是受益群体,因而很快就复工了,而在调整中利益受损的群体自然不满,拒绝复工。
另外,小梁哥解释道,他现在跑单之所以还不穿美团工服,也不装餐箱,是因为自己作为老骑手,和站点很多骑手认识,怕碰到没有复工的骑手,会觉得不好意思。


我:那这些B类E类骑手,每个月会比你们A类少拿多少钱?



小梁哥:大概300来块钱吧。但是这个是可以变化的嘛,你过一段时间,跑单数据好了,照样是可以给你升成A类的。



注:小梁哥拿手机给我看管理人员在工作群里发的新方案,很复杂,一堆补贴项目和考核指标。为了访谈继续进行,我最后还是放弃了仔细研究这个方案。按照小梁哥的说法,这300块钱的补贴名义是“话补油补”,而所谓的干了一段时间可以升成A类,实际上是一种资本家所喜爱的“能上能下”竞争制度,即定期考评一次,升40人,降30人。


我:那这个确实不公平。因为哪怕我是新的骑手,我也应该有话补和油补。除非你这个补贴是工龄补贴,那我新骑手可能还无话可说。



小梁哥:是这样没错,但是如果说什么工龄补贴,那又会有新的问题:干了三年的骑手拿300块钱,才来一年的骑手也拿300块钱吗?这也不合理。每年增加多少钱的工龄补贴,这也是个问题。



我:那现在这些骑手打算怎么办?



小梁哥:那就没有办法了。站里面已经说了,这个是最终方案了,你不愿意干只能走人了。这是政府那边的人拍板同意过的方案,不能再变了。



我:也不是这么说,这要看力量对比,如果你们还很厉害,那方案还是可以再变的。



小梁哥:不可能的了。要是再搞,美团宁可放弃汕尾这边的市场。但是政府也不会同意的,因为美团走了,这边的就业岗位就要少很多。这边又没有什么工厂的。



(二)罢工的组织


我:好吧。那你能说下,这次罢工是怎么组织起来的吗?



小梁哥:我们有个群的。我刚刚才退了那个五百人的群。叽叽喳喳的,吵死了。(据小梁哥说,这次罢工有两个群,一个群五百人,一个群两百人,也就是说汕尾城区六七个站点的骑手都在群里。)



我:你是不是因为觉得这次罢工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就不想再关心后续了?



小梁哥摇头否认,又补充说再要求新的方案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我:你们带头的人,没有被打击吗?



小梁哥:我们没有带头的人。



我:群主不是带头的人?



小梁哥:不是啊,群主拉了群,就退掉了。跟群主没有关系。



我:没有人组织,也能搞罢工?



小梁哥(激动):因为我们都是自愿的啊!不需要人组织。



我:这里哪些人没有罢工?队长?



小梁哥:我们队长都罢工了。队长一开始没有罢工,他们是被迫的,被要求跑单。不过后来外地骑手来支援之后,他们也不跑了。



我:为什么?



小梁哥:因为划不来啊。外地骑手一单10块钱,他们才几块钱,当然就不跑了。



(三)罢工中的斗争手段


我:那你们这次罢工,还做了哪些事情?我看网上有很多骑手在发视频,在舆论上是不是也做了一些工作?



小梁哥:我们根本都没有想让外界知道啊。我们就是想要争取自己的利益,跟美团斗而已。



注:我给小梁哥看了一个积极记录罢工的汕尾本地骑手的抖音视频,问他是否认识。他说他认识(应该只是认识,但不熟悉),说这个骑手好像是被调去Xxx站点了,“被调去那个站点的骑手,实际上也就意味着人家要开掉你了”。由此看来,敢于反抗的骑手在日常工作中一直都在和站点斗争。


我:罢工期间,你有遭到家里的压力吗?



小梁哥:家里人都支持的啊,都知道我们这么辛苦,被美团压榨。



我:你有考虑罢工失败之后去干什么吗?



小梁哥:大不了就不干了,这已经触碰到我们的底线了嘛。之后去干顺风快递之类的,再看吧。



(四)罢工期间美团的应对手段


聊到最后,小梁哥给我展示他微信工作群里的消息。这种工作群,是为管理而建,骑手一般不说话,只有管理人员发通知。

罢工刚发生时,管理员在群里语气强硬地要求骑手出工。没有骑手理他。

接着是威胁,开始分批注销骑手的账号。骑手们依然不为所动。(小梁哥也被删了号,现在已经恢复了。他给我看了他的跑单软件,里面的历史数据都没了。)

队长开始在群里发外地骑手支援的视频,“xxx名骑手于xx日抵达战场”——确实,这是一场阶级的战斗。

“很搞笑的,都没人理他们。”小梁哥嘲笑道。

大棒打不动,就上胡萝卜。站点开始给出激励,在规定时间上岗的骑手可得一定补贴,“公司给大家的周期已经很长了”语气带着威胁。

不知道哪个骑手调皮地发了个“1”。

公司开始警告骑手,不要妨碍支援骑手取餐、不得破坏外地骑手的电瓶车。(小梁哥否认本地骑手有这些行为,“这些都是谣言的。我其实理解这些支援的骑手,他们都是被逼的你知道不?他们站点是抽签要他们过来的,抽到你你不来,就要开除。”)

骑手们雷打不动,拒绝复工。直到美团开始妥协,推出新的方案,群里才陆陆续续有骑手发言,要站点解释具体方案。

美团为了安抚骑手,还另外推出了4月26日至五一长假期间的短期补贴方案。最后,美团还承诺,“公司之后会建立和骑手的对话机制,不会乱出通知。”



(五)结尾


一场团结的罢工,骑手稳如泰山,而美团波折起伏。

这是一场防御性的罢工。正如小梁哥所总结,“我们不是要美团给我们涨工资,我们只是要求给我们骑手应该给的。”

这次罢工,主要方式是骑手消极怠工,部分骑手自发地在网上发声,给美团和政府造成了舆论压力;但没有明确的组织和分工,没有带头人,没有游行示威(因而也没有和警察发生冲突)。

访谈已经接近尾声。我试着给小梁哥介绍北京骑士联盟盟主的事迹,他可能是出于礼貌,简单看了看,但是并没有表达太多感触和想法。

最后我们又闲聊了几句。



我:这场罢工,你们参与的人觉得好像没有什么,但是我们外人看起来就很牛逼。



小梁哥:是啊,我们是觉得没什么的。我们汕尾人,不团结的时候是不团结,一团结起来就是很团结的。“天上有雷公,地上海陆丰。”出门在外,湖南帮派谁都敢欺负,就是不敢欺负我们岭南地区的人。



我:打工的,还是要团结。



小梁哥:不团结别人都看不起我们。



访谈到这里就结束了,我和小梁哥握手道别。
远航一号 2023-4-28 05:56
感谢左风转载最新消息
左风 2023-4-28 03:56
本帖最后由 左风 于 2023-4-28 03:57 编辑

转自telegram频道 工劳快讯:关注当代打工人

查看全部评论(5)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7-14 18:29 , Processed in 0.018051 second(s), 17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