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719|回复: 2

民风缘何堕落到如此地步?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8-4 09:50:53 |显示全部楼层

民风缘何堕落到如此地步?
——兼对有雨即成灾的原因探析

作者:李甲才
2016.8.2



有雨成水灾、无雨成旱灾已是见多不怪的新闻声音了。这是多年来“改开搞”支配的“中特社”违背自然规律的消极作为所酿成,同政治思想上的逆向选择结合在一起,人民战天斗地、人定胜天的进取精神被窒息。仅仅依靠权力机关掌控的那点社会资源抵抗自然灾害,种种不遂人意的现象接踵而来。民风颓废是 “中特社”全面推进私有化的必然结果。面对本能而未抵御的灾害,大众传媒的渲染,右翼势力恶意借此乘机反共反社的喧嚣,似乎天快要塌下来。其实大自然并没有爱谁恨谁的偏向,仅惩罚不遵规律者。

2016年7月25日,湖北省应城市机关干部邓文明,奋战在抗洪抢险第一线,列举了许多令他愤慨的消极行为,深深反思,写了《我们国家、国民失去了什么——一个基层公务员的思考》的微博,引起了强烈的反响。7月26日李北方有感而发文:《刁民是哪儿来的?——思考抗洪救灾中的群众表现》,他在文前按:“一篇干部和解放军忙着抗洪,老百姓看翻船,甚至借机勒索钱财的文章,从昨天开始被广泛传阅。我对此将信将疑,特地问了一位在湖北的参加了抗洪的学者朋友,他根据亲身感受说,大体属实。”从此“按”中可以肯定那些种种不屑行为是真实的。

一个常识性的说法:凡是有人群的地方就有左中右,按李文定性的“刁民”这样多则显得反常。“刁民是哪儿来的”问得好!有网友说“刁民哪里来,唯利是图也”,基本说出了要害。汶川地震时出了个“范跑跑”,不在于有此现象,而更为离奇的是在于多家报刊为这种极端自私的卑鄙丑恶行为,堂而皇之、大言不惭的公然辩护,混淆了本应发扬的道德操守底线,尽管没有明示,客观上亵渎了舍生忘死的高尚精神,那些不惜牺牲生命抗震救灾的勇士不是成了“傻冒”吗?如此而为就使好人好事失去了支持力。

追溯得更远点,非毛化大潮煽起时,竭力狂嚎自由化奇谈怪论“解放思想”时,多渠道、多方位的放射性传播,连领袖倡导的学习雷锋都指指点点的谤诽,竭尽所能妖魔马列毛主义、社会主义的圣物。把行之有效的政治思想宣传工作污蔑成卖狗皮膏药,把歌颂体现社会主义新风尚的英雄人物,贬斥成假、大、空。几十年不遗余力的颠倒黑白,终于把社会主义时期被批判的、遭到人民唾弃的一切没落阶级腐朽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如瘟疫一样的弥漫到全社会。毁掉了党政军民应遵循的起码道德标准,使中国上上下下失去了判断是非的基本道义准绳,不言而喻的“一切向钱看”的社会风气滚滚而来,那些不可思议的劣行由此滋长盛行。官风、民风恶化不是无源之水。

二代领导集体得势上台后翻一切案,否定了1976年前一切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成就,公有制经济基础及其上层建筑日渐式微,私有制与其相适应的思想文化迅速重现。建国后的历次群众运动被重新解读,颠覆了千辛万苦确立的新思想、新观念、新文化、新风尚。为了把曾经推翻了旧社会再翻过来,政治上、思想上大规模的造假行为波及到经济和文学艺术等一切领域,上行下效推波助澜,致全社会诚信丧失、公德沦丧,各类假冒伪劣如决堤的洪水浊浪翻滚。大范围出现了台上是正气凛然、娓娓而谈的谦谦君子,台下是卑鄙龌龊、寡廉鲜耻的坏人;人前是衣冠楚楚、西装革履的领导、教授、名人,人后是劣迹斑斑、男盗女娼的禽兽,有了普遍性。群众眼睛是雪亮的,时间长了把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

“他们还有啥不敢干的?‘第一副’敢把毛主席的夫人关进监狱”,“邓把放出他的华整倒,”“这一伙说的话那些是真实可信的?”许多人经常私下里这样议论。人民群众对党组织的无条件信任被野心家、阴谋家“透支”利用后被败溃,从牢不可破的团结整体趋向一盘散沙。继任者们继袭其衣钵、一脉相承,照念“一本黄历”,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人们怎能同党和政府心连心、同呼吸共命运?在抗洪救灾中出现那些不尽人意之事,体现了群众中存在的落后性一面,有其深刻的多方面原因。不是人民不爱国家,而是国家背离了人民的意愿。抹黑领袖不择手段之时,《东方红》歌曲停播,中央人民电视台去掉“人民”二字。

1976年前能想到那时的党组织和党的领导会成为目前这样的状况么?为什么曾经坚决跟共产党走的人民群众到了这个地步?也就不难理解了。从社会主义公有制倒退到私有化为基本经济制度的社会,又是由顶层领导自行而为,这在中国历史上是第一次,与以往自然具有了不同的复辟倒退特征。

民风之变日集月累。抗洪救灾中的不良行为,只是目前诸多社会弊病凸现的一种。老人倒地敢扶吗?遇到赖人的咋办?在哪里能讨个公道?扶不扶都有了理由。碰上各种丧尽天良之事,执法人员敢贸然制止吗?法无授权怎么办?那里明明是黄赌毒场所,谁敢去掀翻,有明确的法理依据吗?碰到了“暗礁”如何收场?所谓的许多法制成了坏人干坏事的保护伞。

毛主席为领袖的党组织消灭了私有制,之后党的领导搜肠刮肚,寻找理由大力发展私有制经济,几十年仿效资本主义,还把国外资本家大张旗鼓、生拉硬拽进来,买办卖国势力内外勾结,膨胀到无以复加的地步。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思想和意识形态被硬性封存在本本上,拜金主义无孔不入地填补了思想阵地的真空。涉及到广大农村的村组管理,多数成了恶人治下霸占的独立王国,动辄欺男霸女、堵路封门、寻衅滋事,按“闹”分配成了惯例,也果然都成为土豪暴发户,又在新形势下漂白染红,反过来又诱逼良者趣从。本本分分的农民只能敢怒不敢言、忍气吞声苦度时日,能怪群众不箪食壶浆、提茶送水犒劳“王师”?“中特社”对农村的管控几乎放任自流,土地确权进一步加剧了旧社会丑恶、落后现象死灰复燃。

无可奈何的乡镇组织只能看见装没看见,还常常要妥协让步、低三下四才能落实一些行政作为。更有甚者相互勾结。赃官刁民恶性循环、狼狈为奸,同旧社会并无两样。2010年10月,西安音乐学院大三学生药家鑫驾车撞人后,又将伤者刀刺致死,理由是“城乡结合部的人难缠的很”,脑海的阴影发人叹息。刁民是黑社会的温床,黑社会是刁民的孽障,都是社会走向没落时段阶级对立的附产物。谁把黑恶势力惯成神了?毛主席时代是这样的吗?想一想就会明白。

遍布城乡的黑恶势力在“西南”打黑除恶风起云涌时,鸡死猴惊、潜伏爪牙还有所收敛,之后又招摇过市,逍遥法外、复归如初,且有过之而无不及。走资派搞资本主义民心尽失,各级政府只能得过且过。

包产到户、分田单干使农村的地痞流氓、黑恶势力卷土重来,猖獗、嚣张到不可一世的地步,几乎没有不敢干之事。农业社时代的水利事业被毁坏殆尽,临近农村的河道处于无政府状态,乱建乱堵乱开挖随处可见,正常的水流河道闭塞,暴雨来了只能是江河横溢,水患成灾。

著名学者老田7月28日的《从长江防洪问题看“非毛化智障”——兼谈三十多年来“政治不认同”对于认识塑造的优先性》文章,阐明“可以肯定的是,在官学两界流行的关于长江洪水风险问题的‘共识’,如果得不到及时消除的话,我们还将为这一问题付出更多和更为惨重的代价”。“洪水是怎么来的?要怎样去合理面对?谁支付成本?光靠这一点点正能量宣传能够对付吗?是不是该在百忙之中抽点时间,也说说如何抵御洪水的正事儿呢?”就可知诸多问题的症结在哪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6-8-6 10:16:50 |显示全部楼层
农民的主心骨人民公社没有了,人心散了,各顾各了。现在抗洪已经是吃官粮人的事了,不吃官粮的说,为什么要我们去抗洪?我们又没有拿工资,要抗洪付工资。这怪谁?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8-7 10:56:59 |显示全部楼层
改革成果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7-2 13:25 , Processed in 0.017882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