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君行早

网左该何去何从?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6-9 19:05:28 |显示全部楼层
马儿在驰骋 发表于 2022-6-9 18:59
你去b站任何一个关于乌克兰的热门视频看看评论就知道了,下面评论不少点名马前卒的,他说乌克兰反俄罗斯 ...

哈哈哈哈哈,说实话他俩的看法是一样的,只不过马前卒人气高,关注的人更多。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2-6-9 20:43:53 |显示全部楼层
飞机会不会飞? 发表于 2022-6-9 11:34
地雷系是什么?

这里指的是各种学院派以及教条—宗派主义者头子,这些人的理论,实践已经证明他们的失败了,再用他们的理论指导实践只会一次又一次失败,“踩地雷”,所以用“地雷系”形容他们一点也不错。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6-9 21:30:14 |显示全部楼层
马儿在驰骋 发表于 2022-6-9 18:59
你去b站任何一个关于乌克兰的热门视频看看评论就知道了,下面评论不少点名马前卒的,他说乌克兰反俄罗斯 ...

这个有意思了。阳和平、马前卒、法轮功,是中国左派、民族主义者成了右派支持乌克兰纳粹的代表人物/派别。平时一个成天讲左翼空话,一个成天“保卫现代生活”,一个成天为特朗普鸣不平。一到了重大场合立刻露馅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2-6-9 22:46:0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儿在驰骋 于 2022-6-9 22:47 编辑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22-6-9 21:30
这个有意思了。阳和平、马前卒、法轮功,是中国左派、民族主义者成了右派支持乌克兰纳粹的代表人物/派别 ...

阳和平,了解不多,大体上可以说是宗派主义&教条主义的代表。

马前卒,本就是工业党,不奇怪。

法轮功,只有一个任务,就是反共,无论是毛共还是特色,他们支持特朗普无非是因为特朗普发起的贸易战对特色经济产生了重创,给他们一种“共产党要亡了”的感觉,就像吃了春药一样兴奋,事实上他们和美籍华裔并不是一派,大部分信徒连美国籍都没有,就我所知,法轮功在美国也是声名狼藉,纽约鹿苑镇周边居民都厌恶法轮功。如果特朗普要把龙泉寺的土地所有权收回,法轮功们第一个反特朗普。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2-6-9 22:49:26 |显示全部楼层
激活 发表于 2022-6-9 19:00
我觉得你说的很好,但我们说的是一个事情吗?我的意思是学生在校园内的竞争已经不仅仅是所谓“技术性”的 ...

你这段回复,其实还是有两种意思。

(1)现实:技术性竞争占比仍然大于权力性竞争。
虽然权力性竞争不可能没有,必然会起作用,但没必要翻来覆去强调,所有人都知道、都懂,谷爱凌就在那摆着,反复宣传呢。
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你的回复是在强调“权力性竞争存在”,我认为仅仅是存在的话,没必要反复强调,所有人都懂。但学生不关心这个东西,所有人都是嘴上骂骂咧咧,但并不会真的想着非和谷爱凌竞争不可,真实想法是:“谷爱凌是谁关我鸟事,高考(考研)之类的能否搞定才是我的任务”。
也就是说,虽然社会不公,但学生关心核心的仍然是技术性竞争,这影响学生的世界观,如果他不是经济相关专业的,很难能了解意识形态相关的撕逼,会线性地认为企业家是竞争胜利者,富人是能力强,先富带后富是能力强的带能力弱的。只有到一定年龄(25岁以上),才能摆脱线性思维,开始关心政治问题(在马经看来,社会权力才是政治核心,行政政策反而是政治的边缘)。

(2)现实:技术性竞争占比小于权力性竞争。
也就是认为社会权力上的不公,影响范围已经很大了,削弱了技术性的竞争,更多的人现实地被卷进了社会权力的竞争,也就是说,谷爱凌并不是远在天边,而是已经骑脸了,肉眼可见了。

其实这两种都有成立,无非是城市大小问题,一线城市就属于第二种,而十八线小省市,即使是重点中学,“贵族子弟”还是很少数的,属于第一种。

如果是第二种,那么可以详细说一下。黑格尔精神现象学自我意识篇,讲“主奴辩证法”,这块最被热议,争议也比较大,也经常被左派引用(但其实往往也是误读)。他大概是这么个意思:
自我意识建立之前需要和其他人的自我意识 pk一下,这个pk强度比较大,超越生死,惜命的那个会输成为奴隶,不怕死的那个成为主人。奴隶要为主人服务,主人是不需要劳动的,这就导致从事劳动的奴隶,虽然pk中输了,但在认识能力上是要超越主人的,或者说,主人要获得知识,需要求助于奴隶,主人反而有求于奴隶,奴隶在认识能力上成为了主人。
他这个“主人”、“奴隶”显然是隐喻,一个人既可以是他讲的“主人”,也可以是他讲的“奴隶”。而他这个pk,在我看来,具体所指,就是技术性竞争与权力性竞争。奴隶从事劳动,这是技术性竞争的领域,而主人脱离劳动,主人是权力性竞争的获胜者。黑格尔不懂马克思,他没有区分这两者,而从马克思这里出发,应该是通过改造生产关系,消灭权力性竞争,保留技术性竞争,因为权力性竞争实际上也是在阻碍技术性竞争,而只要人类还需要干活、还需要文明,技术性竞争就不可能消失。而“竞争”(不是经济学意义上)是不可避免的自我意识内嵌的逻辑结构,政治激进就是要越来越限制“权力性竞争”。
那么当一个社会相当黑暗,权力性竞争笼罩一切的时候,人们会放弃技术性竞争么?不会的,因为奴隶通过劳动占据了认识能力上的制高点,奴隶骨子里是瞧不起权力性竞争的,就算社会各种不公,奴隶还是会认死理去搞技术性竞争(在黑格尔那,是进入了斯多亚主义,这种主义认为人都是平等的,虽然现实不公,但人们可以在陶冶物(劳动)中获得快乐)。
比如热爱技术的程序员会互相攀比技术能力,高水平的瞧不起低水平的,即使俩人收入相差不多,这里的鄙视链不是金钱决定的,就是技术性竞争决定的。而面对“35岁失业一刀切”这种明晃晃的企业中的官僚主义,政治认知比较幼稚的程序员看不到官僚主义,会认为是技术不匹配年龄,也就是技术性竞争失败的结果。
这是很荒谬的,这种荒谬就是学生思维,也就是说学生就喜欢这样思考 —— 出题人出了一套幺蛾子的题,不是出题人的错,而是我的能力不行,我还需要努力提高自己。
所以,前面讲的第二种情况,即社会不公对80%的人来说,已经事实上体会到了,很切近了。但学生毕竟要读书、做题、考试,技术性竞争这条路不可能不走。走的多了就总是想着:“我考试牛逼,就证明我有本事,社会再不公,我也无所畏惧,那些抱怨社会的,不就是没本事么”。—— 就算是谷爱凌就在每个人身边骑脸,还是会有大量的人会这样想。
所以,如果要对学生普左,首先,不能反对“竞争”,在学生看来,谁反对竞争,谁就是没本事,是竞争失败者,那你的理论就是失败者的理论。那么你就要帮助对方区分【技术性竞争】、【权力性竞争】两者,马经是权力性竞争中失败者的理论,但不是技术性竞争中失败者的理论,越是技术性竞争中的胜利者,就越是应该站在马经这边,反对权力性竞争。并且,这里讲的“竞争”都是意识形态上的,还要区分经济学上的“竞争”。
自由主义经济学喜欢讲一种神话故事,就是很久很久以前,有的人勤奋,有的人懒,懒的人成为穷人,勤奋的人成为富人,也就是资本家。所以你是穷人还是富人,是你自己的选择,是你在社会当中竞争的结果。
他这里的“竞争”是一种意识形态,经济学上的竞争至少要有“供需”的因素,在劳动力市场上,一个人劳动能力再强,他也要考虑供需的问题。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6-9 23:42:47 |显示全部楼层
马儿在驰骋 发表于 2022-6-9 22:46
阳和平,了解不多,大体上可以说是宗派主义&教条主义的代表。

马前卒,本就是工业党,不奇怪。

法轮功在2018年前后试图从中国右派转型成美国右派。

具体来说,就是把反华内容当成仪式而非主业,把美国的新保守主义当成是新的增长点。这也是他们唯一一个可以自食其力的生存策略。

但是现在他们内部估计也发生了分裂,究竟是安心当美国人,还是想要“深度”搀和一下中国的事情,看来现在还没有定论。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2-6-9 23:54:21 |显示全部楼层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22-6-9 23:42
法轮功在2018年前后试图从中国右派转型成美国右派。

具体来说,就是把反华内容当成仪式而非主业,把美国 ...

肯定是以反华反共为主业,这些魔怔货融入不到美国社会的,毕竟美国也有不少人深受其害。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6-10 00:18:09 |显示全部楼层
张惟为 发表于 2022-6-9 22:49
你这段回复,其实还是有两种意思。

(1)现实:技术性竞争占比仍然大于权力性竞争。

我觉得你说的第二种已经成为社会主流了。内卷表面上是技术性竞争,但其本质就是资本家的利润已经随着工人阶级的强大而降低了,那么这种情况下资本家必然要采取措施,像是你说的”35岁下岗“就是典型的”权力性竞争“工人阶级跟资本家讨价还价的能力还是弱,法律也不保护你或者很麻烦(各种官僚主义)

但我还是坚持我的立场,现在的学生不是5年前10年前了,学生们的斗争性也增强了,不然那么多”网左“哪里来的,10年前有个屁”网左“至少不会是年轻人、学生。正是因为权力性的竞争已经压倒了技术性竞争,躺平才会成为一个浪潮,如果我怎么努力都成功不了,为什么我不躺平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2-6-10 06:46:30 |显示全部楼层
激活 发表于 2022-6-10 00:18
我觉得你说的第二种已经成为社会主流了。内卷表面上是技术性竞争,但其本质就是资本家的利润已经随着工人 ...

你没看懂我说的是什么,我不关心技术性竞争与权力性竞争哪个占比高,我说的是即使权力性竞争占比高于技术性竞争,但对于学生、程序员、工程师这样的人群来说,他们仍然更关心技术性竞争。
这一群体对待权力性竞争的态度,就是出题人出了更难的题,权力的层面即使无能为力,但这一群体还是会想着从技术性层面解决这个难题。
比如“35岁失业”这被视为更难的题,这一群体的解决方案就是:让能力匹配年龄。
也就是无论社会再怎么不公,他们都会想方设法地把原因归结到自身能力欠缺上。
并不是说这一群体真的这么傻,而是这类圈子就是这种氛围,你不合群,你就是能力不足,只会抱怨。
所以这是意识形态重灾区,学生当中那么多精神资本家就是这么来的,面对这一群体,必须对准这套意识形态下手。
而事实层面,到底是权力性竞争占比高,还是技术性竞争占比高,根本就不重要,因为无论哪种占比高,这类圈子里这种意识形态始终是笼罩一切的存在。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2-6-10 06:48:49 |显示全部楼层
激活 发表于 2022-6-10 00:18
我觉得你说的第二种已经成为社会主流了。内卷表面上是技术性竞争,但其本质就是资本家的利润已经随着工人 ...

还有我说的“官僚主义”是指企业中的官僚主义,和政府没啥关系。
因为私有制是社会权力的象征,私有制企业本身就是权力系统,只是外面包了一层经济理性的外壳。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11-28 19:23 , Processed in 0.030381 second(s), 8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