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傑瑞米柯賓

政治经济学 —— 流通过程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3 06:45:17 |显示全部楼层
 三 資本主義經濟危機

  (壹)經濟危機的發生

  這種危機就像彗星壹樣定期再現

  經濟學家用他那絕妙的供求理論向妳們證明“生產永遠不會過多”,而實踐卻用商業危機來回答,這種危機就像彗星壹樣定期再現,在我們這裏現在是平均每五年到七年發生壹次。

  恩格斯:《國民經濟學批判大綱》(1843年9月底或10月初—1844年1月中),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

  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第460—461頁。

  只要妳們繼續以目前這種無意識的、不加思索的、全憑偶然性擺布的方式來進行生產,那麼商業危機就會繼續存在只要妳們繼續以目前這種無意識的、不加思索的、全憑偶然性擺布的方式來進行生產,那麼商業危機就會繼續存在;而且每壹次接踵而來的商業危機必定比前壹次更普遍,因而也更嚴重,必定會使更多的小資本家變窮,使專靠勞動為生的階級人數以增大的比例增加,從而使待雇勞動者的人數顯著地增加——這是我們的經濟學家必須解決的壹個主要問題——,最後,必定引起壹場社會革命,而這壹革命,經濟學家憑他的書本知識是做夢也想不到的。

  恩格斯:《國民經濟學批判大綱》(1843年9月底或10月初—1844年1月中),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

  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第461頁。

  正好在崩潰的前夕,營業總是顯得幾乎安然無恙部分地因為人們使用單純的空頭匯票,部分地因為有些商品交易專門以創造匯票為目的,於是全部過程就變得十分復雜,以致在資本回流實際上早已只有壹部分靠犧牲那些受騙的貨幣貸放者,壹部分靠犧牲那些受騙的生產者才能實現之後,竟然還能平靜地繼續維持營業紮實可靠、回流十分順暢的假象。因此,正好在崩潰的前夕,營業總是顯得幾乎安然無恙。

  馬克思:《資本論》第3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48—549頁。

  在危機中,社會化生產和資本主義占有之間的矛盾劇烈地爆發出來在危機中,社會化生產和資本主義占有之間的矛盾劇烈地爆發出來。商品流通暫時停頓下來;流通手段即貨幣成為流通的障礙;商品生產和商品流通的壹切規律都顛倒過來了。經濟的沖突達到了頂點:生產方式起來反對交換方式。

  恩格斯:《社會主義從空想到科學的發展》(1880年1月—3月上半月),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56—557頁。

  危機所引起的資本的破壞意味著價值量的跌落

  危機所引起的資本的破壞意味著價值量的跌落,這種跌落妨礙價值量以後按同壹規模作為資本更新自己的再生產過程。這就是商品價格的毀滅性的下降。這時,使用價值沒有被破壞。壹人之所失,就是另壹人之所得。作為資本發揮作用的各個價值量無法在同壹個人手裏作為資本更新。原來的資本家遭到破產。如果他們靠出賣自己的商品把他們的資本再生產出來,而他們的商品的價值本來=12000鎊,其中比如說2000鎊是利潤,而現在這些商品降到6000鎊,那麼,這個資本家就不能支付他的契約債務,即使他沒有債務,用這鎊也不能按以前的規模重新開始他的營業,因為商品價格又會回升到商品費用價格的水平。這樣壹來,6000鎊資本被消滅了,雖然這些商品的買者由於原來是按照商品的費用價格的半價買進的,因而在營業再活躍時可以大有所為,甚至獲利。社會的名義資本,也就是現存資本的交換價值,有很大壹部分永遠消滅了,雖然由於不殃及使用價值,這種消滅正好可以大大促進新的再生產。這同時也是貨幣所有者靠犧牲產業家而發財致富的時期。

  馬克思:《剩余價值理論》(1862年春—1862年底),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4卷,人民出版社年版,第563頁。

  這裏象在美國和歐洲大陸壹樣,經濟危機到處可見這裏象在美國和歐洲大陸壹樣,經濟危機到處可見,而在我看來,還沒有達到頂點。

  在達到這個頂點之後,建立新企業的最有利的時期也就到了。

  馬克思:《馬克思致沃耳曼夫人》(1877年3月19日),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50卷,人民出版社年版,第467頁。

  貨幣作為支付手段的職能包含著壹個直接的矛盾貨幣作為支付手段的職能包含著壹個直接的矛盾。在各種支付互相抵消時,貨幣就只是在觀念上執行計算貨幣或價值尺度的職能。而在必須進行實際支付時,貨幣又不是充當流通手段,不是充當物質變換的僅僅轉瞬即逝的中介形式,而是充當社會勞動的單個化身,充當交換價值的獨立存在,充當絕對商品。這種矛盾在生產危機和商業危機中稱為貨幣危機的那壹時刻暴露得特別明顯。這種貨幣危機只有在壹個接壹個的支付的鎖鏈和抵消支付的人為制度獲得充分發展的地方,才會發生。當這壹機制整個被打亂的時候,不問其原因如何,貨幣就會突然直接地從計算貨幣的純粹觀念形態轉變成堅硬的貨幣。這時,它是不能由平凡的商品來代替的。商品的使用價值變得毫無價值,而商品的價值在它自己的價值形式面前消失了。昨天,資產者還被繁榮所陶醉,懷著啟蒙的驕傲,宣稱貨幣是空虛的幻想。只有商品才是貨幣。今天,他們在世界市場上到處叫嚷:只有貨幣才是商品!他們的靈魂渴求貨幣這唯壹的財富,就像鹿渴求清水壹樣。在危機時期,商品和它的價值形態(貨幣)之間的對立發展成絕對矛盾。因此,貨幣的表現形式在這裏也是無關緊要的。

  不管是用金支付,還是用銀行券這樣的信用貨幣支付,貨幣荒都是壹樣的。

  馬克思:《資本論》第1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161—162頁。

  出現貿易逆差的市場和出現貿易順差的市場會同時發生危機出現貿易逆差的市場和出現貿易順差的市場會同時發生危機。這種現象還可以更加復雜化。……在貨幣市場上作為危機表現出來的,實際上不過是表現生產過程和再生產過程本身的失常。

  馬克思:《資本論》第2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6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352頁。

  貨幣市場也會有自己的危機

  倫敦的交易所行情報告對於認識工業的發展進程以及周期性的起落是絕對無用的,因為這些先生們想用貨幣市場的危機來解釋壹切,而這些危機本身多半只是壹些征兆。當時的問題是有人要否認工業危機來源於暫時的生產過剩,所以問題還有讓人們趨向於進行曲解這壹方面。現在,至少對我們來說這壹點已經永遠消失,而且事實的確是這樣:貨幣市場也會有自己的危機,工業中的直接的紊亂對這種危機只起次要的作用,甚至根本不起作用。

  恩格斯:《致康拉德·施米特》(1890年10月27日),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人民出版社年版,第595頁。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3 06:47:03 |显示全部楼层
(二)經濟危機的原因

  壹旦兩個過程不能順利地互相轉化而彼此獨立,就發生危機在單純的商品形態變化中已經顯露出來的危機可能性,通過(直接的)生產過程和流通過程的彼此分離再次並且以更發展了的形式表現出來。壹旦兩個過程不能順利地互相轉化而彼此獨立,就發生危機。

  馬克思:《剩余價值理論》(1862年春—1862年底),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4卷,人民出版社年版,第575頁。

  在這種生產的自發形式中,平衡本身就是壹種偶然現象商品生產是資本主義生產的壹般形式這個事實,已經包含著在資本主義生產中貨幣不僅起流通手段的作用,而且也起貨幣資本的作用,同時又會產生這種生產方式所特有的、使交換從而也使再生產(或者是簡單再生產,或者是擴大再生產)得以正常進行的某些條件,而這些條件轉變為同樣多的造成過程失常的條件,轉變為同樣多的危機的可能性;因為在這種生產的自發形式中,平衡本身就是壹種偶然現象。

  馬克思:《資本論》第2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6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57頁。

  過程本身的復雜性,呈現出同樣多的造成過程失常的原因第I部類的工人階級要不斷地提供勞動力,第I部類的商品資本有壹部分要再轉化為可變資本的貨幣形式,第II部類的商品資本有壹部分要用不變資本IIc的實物要素來補償——這壹切必要的前提是互為條件的,但是,它們是通過壹個極為復雜的過程作為中介的。這個過程,包括三個彼此獨立進行但又互相交錯在壹起的流通過程。過程本身的復雜性,呈現出同樣多的造成過程失常的原因。

  馬克思:《資本論》第2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6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58頁。

  這樣,整個機制的人為性質以及擾亂正常的進程的機會也會相應地增加

  整個信用機制不斷地通過各種操作、方法和技術設施,把現實的金屬流通限制在壹個相對地日益縮小的最小限度,這樣,整個機制的人為性質以及擾亂正常的進程的機會也會相應地增加。

  馬克思:《資本論》第2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6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63頁。

  這樣,就產生了越來越大的失調的可能性

  再生產過程並不取決於同壹國家內相互適應的等價物的生產,而是取決於這些等價物在別國市場上的生產,取決於世界市場吸收這些等價物的力量和取決於世界市場的擴大。

  這樣,就產生了越來越大的失調的可能性,從而也就是危機的可能性。

  馬克思:《經濟學手稿(1861—1863年)》(1861年8月—1863年7月),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147頁。

  危機永遠只是現有矛盾的暫時的暴力的解決

  社會總產品中作為資本起作用的部分的增加,刺激工人人口的實際增加,同時,創造僅僅相對的過剩人口的壹些因素也在起作用。

  利潤率下降,同時,資本量增加,與此並進的是現有資本的貶值,這種貶值阻礙利潤率的下降,刺激資本價值的加速積累。

  生產力發展,同時,資本構成越來越高,可變部分同不變部分相比越來越相對減少。

  這些不同的影響,時而主要是在空間上並行地發生作用,時而主要是在時間上相繼地發生作用;各種互相對抗的因素之間的沖突周期性地在危機中表現出來。危機永遠只是現有矛盾的暫時的暴力的解決,永遠只是使已經破壞的平衡得到瞬間恢復的暴力的爆發。

  馬克思:《資本論》第3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277頁。

  危機無非是生產過程中已經彼此獨立的階段以暴力方式實現統壹危機無非是生產過程中已經彼此獨立的階段以暴力方式實現統壹。

  馬克思:《剩余價值理論》(1862年春—1862年底),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4卷,人民出版社年版,第577頁。

  這些盲目的規律,以自發的威力,最後在周期性商業危機的風暴中顯示著自己的作用

  壹種社會活動,壹系列社會過程,越是超出人們的自覺的控制,越是超出他們支配的範圍,越是顯得受純粹的偶然性的擺布,它所固有的內在規律就越是以自然的必然性在這種偶然性中去實現自身。這些規律也支配著商品生產和商品交換的偶然性:它們作為異己的、起初甚至是未被認識的、其本性尚待努力研究和探索的力量,同各個生產者和交換的參加者相對立。商品生產的這些經濟規律,隨這個生產形式的發展階段的不同而有所變化,但是總的說來,整個文明期都處在這些規律的支配之下。直到今天,產品仍然支配著生產者;直到今天,社會的全部生產仍然不是由共同制定的計劃,而是由盲目的規律來調節,這些盲目的規律,以自發的威力,最後在周期性商業危機的風暴中顯示著自己的作用。

  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1884年3月底—5月底),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194—195頁。

  資本主義生產不是在需要的滿足要求停頓時停頓,而是在利潤的生產和實現要求停頓時停頓

  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限制表現在:

  勞動生產力的發展使利潤率的下降成為壹個規律,這個規律在某壹點上和勞動生產力本身的發展發生最強烈的對抗,因而必須不斷地通過危機來克服。

  生產的擴大或縮小,不是取決於生產和社會需要即社會地發展了的人的需要之間的關系,而是取決於無酬勞動的占有以及這個無酬勞動和對象化勞動之比,或者按照資本主義的說法,取決於利潤以及這個利潤和所使用的資本之比,即壹定水平的利潤率。因此,當生產擴大到在另壹個前提下還顯得遠為不足的程度時,對資本主義生產的限制已經出現了。資本主義生產不是在需要的滿足要求停頓時停頓,而是在利潤的生產和實現要求停頓時停頓。

  馬克思:《資本論》第3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287—288頁。

  這種危機是由於工人人口中時而這個部分時而那個部分在他們原來的就業方式上成為過剩所引起的

  生產力的發展,如果會使工人的絕對人數減少,就是說,如果實際上能使整個國家在較少的時間內完成自己的全部生產,它就會引起革命,因為它會斷絕大多數人口的活路。

  在這裏,資本主義生產的特有限制又出現了,資本主義生產決不是發展生產力和生產財富的絕對形式,它反而會在壹定點上和這種發展發生沖突。這種沖突部分地出現在周期性危機中,這種危機是由於工人人口中時而這個部分時而那個部分在他們原來的就業方式上成為過剩所引起的。資本主義生產的限制,是工人的剩余時間。社會所贏得的絕對的剩余時間,與資本主義生產無關。生產力的發展,只是在它增加工人階級的剩余勞動時間,而不是減少物質生產的壹般勞動時間的時候,對資本主義生產才是重要的;因此,資本主義生產是在對立中運動的。

  馬克思:《資本論》第3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293頁。

  由於工業在當前的發展水平上,增加生產力比擴展市場要迅速得不知多多少倍,於是便出現周期性的危機

  現代大工業只有在經常擴大,經常奪取新市場的條件下才能存在。大量生產的無限可能性、機器的不斷發展和完善以及由此而引起的資本和勞動力的不斷擠壓,迫使現代的大工業非這樣不可。在這裏,任何停滯都只是破產的開始。但是,工業的擴大取決於市場的擴展。由於工業在當前的發展水平上,增加生產力比擴展市場要迅速得不知多多少倍,於是便出現周期性的危機;在危機期間,由於生產資料和產品的過剩,商業機體中的流通便突然停滯;在多余的產品沒有找到新的銷路以前,工業和商業幾乎完全陷於停頓。

  恩格斯:《英國的十小時工作日法》(1850年3月中—4月中之間),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0卷,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第304頁。

  生產力按幾何級數增長,而市場最多也只是按算術級數擴大生產力按幾何級數增長,而市場最多也只是按算術級數擴大。1825年至1867年每十年反復壹次的停滯、繁榮、生產過剩和危機的周期,看來確實已經結束,但這只是使我們陷入持續的和慢性的蕭條的絕望泥潭。

  恩格斯:《〈資本論〉(第1卷)英文版序言》(1886年11月5日),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34—35頁。

  這種不相適應的情況也將像過去壹樣,必不可免地要引起新的危機盡管有加利福尼亞和澳大利亞的發現,盡管人口大量地、史無前例地外流,但是,如果不發生什麼意外事情的話,到壹定的時候,市場的擴大仍然會趕不上英國工業的增長,而這種不相適應的情況也將像過去壹樣,必不可免地要引起新的危機。

  馬克思:《中國革命和歐洲革命》(1853年5月31日前後),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610頁。

  我們不能把個別人的冒險行為看做是造成危機的終極原因但是,盡管有過去的種種警示,危機仍然每隔壹段時間就有規律地重新出現,所以,我們不能把個別人的冒險行為看做是造成危機的終極原因。如果說在某壹個貿易時期臨近終結時,投機表現為直接預示崩潰將至的先兆,那麼不要忘記,投機本身是在這個時期的前幾個階段產生的,因此它本身是壹種結果,壹種非本質的事物,而不是終極原因和實質。有些政治經濟學家試圖用投機來解釋工商業的有規律的痙攣,就像那些如今已經絕種的自然哲學家學派那樣,把發燒看做是壹切疾病的真正原因。

  馬克思:《英國的貿易危機》(1857年11月27日),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6卷,人民出版社年版,第501頁。

  投機壹般地是發生在生產過剩已經非常嚴重的時期投機壹般地是發生在生產過剩已經非常嚴重的時期。它給生產過剩提供暫時出路,但是,這樣它又加速了危機的來臨和加強危機的力度。危機本身首先爆發在投機領域中,後來才波及生產。因此,從表面上看,似乎爆發危機的原因不是生產過剩,而只不過是作為生產過剩征兆的過份投機,似乎跟著而來的生產解體不是解體前急劇發展的必然結果,而不過是投機領域內發生破產的簡單反映。

  馬克思、恩格斯:《時評。1850年5—10月》 (1850年10月—11月1日),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卷,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第575頁。

  只要我們對這些社會條件哪怕進行壹次細心的觀察,我們就會得出壹個很簡單的結論

  委員會宣稱,它已“滿意地查明,英國、美國和北歐最近壹次貿易危機無疑地主要是由過度投機和濫用信貸造成的”。這個結論的價值,自然不會因為世人無需下院委員會的幫助就能得出它,不會因為社會從這個啟示中所能吸取的壹切教訓目前已經失去任何實際意義,而有絲毫減少。假定這個說法是正確的——而我們根本不想來反駁它,——但是它能解決社會問題,還是只能改變問題的提法呢?要產生空頭信貸制度,總是需要有借款人和放債人這兩個方面。借款人總是想利用別人的資金來做買賣,竭力使別人冒險而自己發財,——這種意圖是這樣明顯,以致相反的意圖對於我們說來簡直不可理解。問題倒不如說是在另壹方面,即怎麼可能在所有的現代工業國裏,人們竟抵抗不住最明顯的幻想的影響,不顧每隔十年就重復壹次的最嚴重的警告,而周期地屈從於和自己的資金分手的強烈願望呢?是什麼社會條件幾乎有規律地反復造成這種普遍自欺、過度投機和空頭信貸的時期呢?只要我們對這些社會條件哪怕進行壹次細心的觀察,我們就會得出壹個很簡單的結論。二者必居其壹:或者是社會能夠控制這些社會條件,或者是這些社會條件是現在的生產制度所固有的。在前壹種情況下,社會能夠防止危機;在後壹種情況下,只要這個制度還存在,危機就必然會由它產生出來,就好像壹年四季的自然更疊壹樣。

  馬克思:《英國的貿易和金融》(1858年9月14日),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2卷,人民出版社年版,第606—607頁。

  危機爆發了。它不是表現在個人消費需求的直接縮減上,而是表現在資本再生產過程的縮減上

  產品只要賣出,在資本主義生產者看來,壹切就都正常。他所代表的資本價值的循環就不會中斷。如果這種過程擴大了——這包括生產資料的生產消費的擴大——,那麼隨著資本的這種再生產,工人的個人消費(需求)也可能擴大,因為這個過程是以生產消費為先導和中介的。這樣,剩余價值的生產,從而資本家的個人消費,可以增長起來,整個再生產過程可以處在非常繁榮的狀態中,但商品的壹大部分只是表面上進入消費,實際上是堆積在轉賣者的手中沒有賣掉,事實上仍然留在市場上。這時,商品的潮流壹浪壹浪湧來,最後終於發現,以前湧入的潮流只是表面上被消費吞沒。商品資本在市場上互相爭奪位置。後湧入的商品,為了賣掉只好降低價格出售。以前湧入的商品還沒有變成現金,支付期限卻已經到來。商品持有者不得不宣告無力支付,或者為了支付不得不給價就賣。這種出售同需求的實際狀況絕對無關。同它有關的,只是支付的需求,只是把商品轉化為貨幣的絕對必要。於是危機爆發了。它不是表現在消費需求,即個人消費需求的直接縮減上,而是表現在資本對資本的交換,即資本再生產過程的縮減上。

  馬克思:《資本論》第2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6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88—89頁。

  認為危機是由於缺少有支付能力的消費引起的,這純粹是同義反復認為危機是由於缺少有支付能力的消費或缺少有支付能力的消費者引起的,這純粹是同義反復。除了需要救濟的貧民的消費或“盜賊”的消費以外,資本主義制度只知道進行支付的消費。商品賣不出去,無非是找不到有支付能力的買者,也就是找不到消費者(因為購買商品歸根結底是為了生產消費或個人消費)。但是,如果有人想使這個同義反復具有更深刻的論據的假象,說什麼工人階級從他們自己的產品中得到的那壹部分太小了,只要他們從中得到較大的部分,即提高他們的工資,弊端就可以消除,那麼,我們只須指出,危機每壹次都恰好有這樣壹個時期做準備,在這個時期,工資會普遍提高,工人階級實際上也會從供消費用的那部分年產品中得到較大的壹份。按照這些具有健全而“簡單”(!)的人類常識的騎士們的觀點,這個時期反而把危機消除了。因此,看起來,資本主義生產包含著各種和善意或惡意無關的條件,這些條件只不過讓工人階級暫時享受壹下相對的繁榮,而這種繁榮往往只是危機風暴的預兆。

  馬克思:《資本論》第2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6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456—457頁。

  群眾的消費不足既沒有向我們說明過去不存在危機的原因,也沒有向我們說明現時存在危機的原因

  群眾的消費不足,是壹切建立在剝削基礎上的社會形式的壹個必然條件,因而也是資本主義社會形式的壹個必然條件;但是,只有資本主義的生產形式才造成危機。因此,群眾的消費不足,也是危機的壹個先決條件,而且在危機中起著壹種早已被承認的作用;但是,群眾的消費不足既沒有向我們說明過去不存在危機的原因,也沒有向我們說明現時存在危機的原因。

  恩格斯:《反杜林論》(1876年9月—1878年6月),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9卷,人民出版社年版,第302頁。

  壹切現實的危機的最終原因,總是群眾的貧窮和他們的消費受到限制

  壹切現實的危機的最終原因,總是群眾的貧窮和他們的消費受到限制,而與此相對比的是,資本主義生產竭力發展生產力,好像只有社會的絕對的消費能力才是生產力發展的界限。

  馬克思:《資本論》第3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48頁。

  資本家的供給和需求的差額越大,資本家的資本增殖率就越大。他的目的,不在於使二者相抵,而是盡可能使它們不相抵資本家以貨幣形式投入流通的價值,小於他從流通中取出的價值,這是因為他以商品形式投入流通的價值,大於他以商品形式從流通中取出的價值。既然他只是作為資本的人格化,只是作為產業資本家執行職能,他供給的商品價值,總是大於他需求的商品價值。

  如果在這壹方面他的供給和需求相抵,那就是他的資本沒有增殖;他的資本就沒有執行生產資本的職能;生產資本就轉化為沒有生出剩余價值的商品資本;它在生產過程中就沒有從勞動力取得商品形式的剩余價值,也就是說,根本沒有執行資本的職能。他實際上必定是“賤買貴賣”,但是,他所以能夠做到這壹點,只是因為他通過資本主義生產過程,把他所購買的價值較小因而較廉價的商品,轉化為價值較大因而較貴的商品。他之所以賣得貴,不是因為高於他的商品價值出售,而是因為所賣商品的價值大於它的生產組成部分的價值總額。

  資本家的供給和需求的差額越大,就是說,他所供給的商品價值越是超出他所需求的商品價值,資本家的資本增殖率就越大。他的目的,不在於使二者相抵,而是盡可能使它們不相抵,使他的供給超出他的需求。

  就單個資本家來說是如此,就資本家階級來說也是如此。

  馬克思:《資本論》第2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6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133—134頁。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3 06:48:23 |显示全部楼层
現有資本的周期貶值,會擾亂資本流通過程和再生產過程借以進行的現有關系,從而引起生產過程的突然停滯和危機總的說來,矛盾在於: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包含著絕對發展生產力的趨勢,而不管價值及其中包含的剩余價值如何,也不管資本主義生產借以進行的社會關系如何;而另壹方面,它的目的是保存現有資本價值和最大限度地增殖資本價值(也就是使這個價值越來越迅速地增加)。它的獨特性質是把現有的資本價值用做最大可能地增殖這個價值的手段。

  它用來達到這個目的的方法包含著:降低利潤率,使現有資本貶值,靠犧牲已經生產出來的生產力來發展勞動生產力。

  現有資本的周期貶值,這個為資本主義生產方式所固有的、阻礙利潤率下降並通過新資本的形成來加速資本價值的積累的手段,會擾亂資本流通過程和再生產過程借以進行的現有關系,從而引起生產過程的突然停滯和危機。

  馬克思:《資本論》第3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278頁。

  這個剝削程度下降到壹定點以下,就會引起資本主義生產過程的混亂和停滯、危機、資本的破壞

  資本的生產過剩,從來僅僅是指能夠作為資本執行職能即能夠用來按壹定剝削程度剝削勞動的生產資料——勞動資料和生活資料——的生產過剩;而這個剝削程度下降到壹定點以下,就會引起資本主義生產過程的混亂和停滯、危機、資本的破壞。資本的這種生產過剩伴隨有相當可觀的相對人口過剩,這並不矛盾。使勞動生產力提高、商品產量增加、市場擴大、資本在量和價值方面加速積累和利潤率降低的同壹些情況,也會產生並且不斷地產生相對的過剩人口,即過剩的工人人口,這些人口不能為過剩的資本所使用,因為他們只能按照很低的勞動剝削程度來使用,或者至少是因為他們按照壹定的剝削程度所提供的利潤率已經很低。

  馬克思:《資本論》第3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284—285頁。

  即使作為商業的測量儀的金融市場沒有對危機作出預報,僅僅上述的情況已經足以使危機爆發了

  雖然營業活動過度擴大不是生產過剩的同義語,但它們實質上是壹回事。如果壹些商業企業擁有二千萬英鎊的資本,它們在生產、交換和消費方面的實際能力就要以此為限。

  如果它們用這些資本通過空頭期票搞起需有資本三千萬英鎊的營業,那末它們就把生產增加了百分之五十;由於生產增長,消費也增長起來,但遠不如生產增長得那麼多,譬如說,增長百分之二十五。過了壹定時期,必然會形成商品的積存,這種積存即使在繁榮時期也要比實際的,也就是說平均的需要量多出百分之二十五。即使作為商業的測量儀的金融市場沒有對危機作出預報,僅僅上述的情況已經足以使危機爆發了。壹當危機來臨,除了這百分之二十五以外,至少還有百分之二十五的各種生活必需品的儲存會成為市場上的滯銷貨。這種因擴大信貸和營業活動過度擴大而造成生產過剩的情形,在當前的危機中,可以仔細地加以研究。就實質而言,這並不是什麼新東西,但是目前這壹切在進展中所具有的極其明顯的形式卻是新的。1847年和1837—1842年時,都遠沒有現在這樣明顯。

  恩格斯:《恩格斯致馬克思》(1857年12月11日),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9卷,人民出版社年版,第222頁。

  (三)經濟周期

  事情就這樣不斷地繼續下去,繁榮之後是危機,危機之後是繁榮,然後又是新的危機

  英國供給許多國家各種各樣的商品。即使某個廠主知道某種貨物在每壹個國家裏每年要消費多少,但他究竟不知道這種商品在每壹個時間內在那裏有多少存貨,更不知道他的競爭者往那裏運去多少。他只能根據經常波動的價格對現有的存貨和需要的情況做出不可靠的推測,所以他只能把自己的商品送出去碰運氣。壹切都是盲目的,是瞎碰,是或多或少地靠機會的。只要好消息從某個市場傳來,每個人就把所有能送出去的東西都送到那裏去。不久,這個市場就充滿了商品,銷售逐漸停止,現金收不回來,價格日益下降,英國的工業也沒有什麼工作給自己的工人做了。在工業發展的初期,這種停滯現象只限於個別的工業部門或個別的市場。但是,由於競爭的集中作用,在壹個工業部門中失去了工作的工人就投入另壹些最容易學會工作的部門中去,而在壹個市場上賣不出去的商品就轉運到其他市場去;結果,個別的小危機壹天天地匯合起來,逐漸形成壹連串的定期重演的危機。這種危機通常是每隔五年在壹個短短的繁榮和普遍興旺的時期之後發生。國內市場和壹切國外市場都充斥著英國貨,這些東西又只能慢慢地消費。工業活動幾乎在所有的部門中都逐漸停止下來。小的廠主和商人無力克服資本收不回來的困難,破產了,較大的在危機最嚴重的時候也停止了營業,把自己的機器停下來,或者只是“短時間地”開工,就是說,大約只做半天工作。工資由於失業者彼此競爭,由於工作時間縮短,由於出售商品不能獲利而日益下降。貧窮在工人中到處蔓延開來,如果某個人還有些積蓄的話,這些積蓄也很快就花光了。慈善機關被圍得水洩不通,濟貧捐增加1倍、2倍,可是仍然不夠,挨餓的人不斷地增加,數目驚人的“過剩人口”突然出現了。這樣繼續了壹個時候:“多余的人”勉勉強強地掙紮著活下去,或者有些人掙紮不下去,死掉了;慈善事業和濟貧法幫助許多人勉勉強強地延長自己的生存;其余的人在那些競爭不大顯著、離開大工業較遠的勞動部門中找到了工作,茍延殘喘地活下去。壹個人為了馬馬虎虎地維持壹個時候所需要的東西是多麼少呵!——情況又漸漸地好轉起來:積存的商品逐漸消費掉,商人和工業家的普遍的頹喪情緒使這些存貨不會很快地得到補充,直到最後,高漲的價格和各方面傳來的好消息又使他們重新加緊活動起來。但是市場大部分都在很遠的地方。在新的商品到達那裏以前,需求總是在增加,價格也隨著上漲。第壹批運來的貨物人們都爭先恐後地購買,第壹批成交的買賣使市場更加活躍起來,以後運來的貨物還要看漲。人們懷著這種還會漲價的希望把商品買了囤積起來,這樣,本來是供消費用的商品卻在最需要的時候從流通中被抽出去。投機更加擡高了市價,因為它鼓勵其他的人去購買新到的商品,並把剛運到的商品從流通中奪去。這壹切漸漸地傳到了英國,廠主又重新開始加緊工作,開辦新的工廠,盡壹切力量來利用這個有利的時機。於是這裏也開始了投機,它的後果也和國外市場上完全壹樣:物價上漲,商品從流通中被抽出去。這兩件事情使生產緊張到極點,於是出現了“根基不穩的”投機家,他們運用虛擬資本,靠信貸來維持,而如果他們不能把買進的商品迅速地轉賣出去,那就得宣告破產。他們長於這種普遍地漫無秩序地追逐利潤的勾當,由於自己的貪得無厭,更加加強了混亂和奔忙,這種貪得無厭使他們發瘋似地哄擡物價和擴大生產。壹種瘋狂的競賽開始了,連最穩重最有經驗的人都給迷住了。鐵、紗、布匹開始大量生產,好像要把整個人類重新裝備起來,好像在月球上的某個地方發現了有幾十億消費者的新市場。忽然有壹天,國外的壹些根基不穩的投機家由於要錢用就開始出售貨物——自然是低於市場價格,因為他們是迫不及待的。壹個人壹賣,其他人也跟著賣,物價開始波動起來,大吃壹驚的投機家們把自己的貨物拋到市場上去。市場混亂起來了,信貸動搖了,商店壹家跟著壹家停止付款,壹家跟著壹家宣告破產。原來當地的和運輸途中的商品已經比消費所需要的多了2倍。這個消息傳到了當時還在開足馬力進行生產的英國。這裏的人們也驚慌起來,國外的破產引起了英國國內的破產,商業停頓又使許多商店倒閉了。這裏的人們在驚恐之余也把所有的存貨都拋到市場上去,這又引起了更大的驚慌。危機就這樣開始了,以後它就和前壹次危機大致壹樣地進行下去,過了壹些時候又重新被壹個繁榮時期所代替。事情就這樣不斷地繼續下去,繁榮之後是危機,危機之後是繁榮,然後又是新的危機。英國工業所處的這個永久的循環,如上面已經說過的,通常是每五六年就重新開始壹次。

  恩格斯:《英國工人階級狀況。根據親身觀察和可靠材料》(1844年9月—1845年3月),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57年版,第366—369頁。

  這種新危機的過程和前次危機完全相同

  大批資本家投身於工業,生產很快就超過了消費。結果,生產出來的商品賣不出去,所謂商業危機就到來了。工廠只好關門,廠主破產,工人挨餓。到處出現了極度貧困的現象。過了壹段時間,過剩的產品賣光了,工廠重新開工,工資提高,生意也漸漸地比以往興旺起來。但這是不會長久的,因為很快又會生產出過多的商品,新的危機又會到來,這種新危機的過程和前次危機完全相同。

  恩格斯:《共產主義原理》(1847年10月底—11月),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年版,第682頁。

  整個工商業世界,差不多每隔十年就要出軌壹次事實上,自從1825年第壹次普遍危機爆發以來,整個工商業世界,壹切文明民族及其野蠻程度不同的附屬地中的生產和交換,差不多每隔十年就要出軌壹次。交易停頓,市場盈溢,產品大量滯銷積壓,銀根奇緊,信用停止,工廠停工,工人群眾因為他們生產的生活資料過多而缺乏生活資料,破產相繼發生,拍賣紛至沓來。停滯狀態持續幾年,生產力和產品被大量浪費和破壞,直到最後,大批積壓的商品以或多或少壓低了的價格賣出,生產和交換又逐漸恢復運轉。步伐逐漸加快,慢步轉成快步,工業快步轉成跑步,跑步又轉成工業、商業、信用和投機事業的真正障礙賽馬中的狂奔,最後,經過幾次拼命的跳躍重新陷入崩潰的深淵。如此反復不已。從1825年以來,這種情況我們已經歷了整整五次,目前(1877年)正經歷著第六次。這些危機的性質表現得這樣明顯,以致傅立葉把第壹次危機稱為多血癥危機,即由過剩引起的危機時,就中肯地說明了所有這幾次危機的實質。

  恩格斯:《社會主義從空想到科學的發展》(1880年1月—3月上半月),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56頁。

  不是財富生產得太多了。而是資本主義的、對立的形式上的財富,周期地生產得太多了

  生活資料和現有的人口相比不是生產得太多了。正好相反。要使大量人口能夠體面地、像人壹樣地生活,生活資料還是生產得太少了。

  對於人口中有勞動能力的那部分人的就業來說,生產資料生產得不是太多了。正好相反。首先是在人口中生產出了壹個過大的部分,他們實際上不會勞動,他們由於自己的條件可以靠剝削別人的勞動來生活,或者靠這樣壹種勞動來生活,這種勞動只有在可鄙的生產方式下才能稱為勞動。其次,要使全部有勞動能力的人口在生產效率最大的情況下勞動,就是說,要使他們的絕對勞動時間能夠由於勞動時間內所使用的不變資本的數量和效率而得到縮短,已經生產出來的生產資料還很不夠。

  但是,要使勞動資料和生活資料作為按壹定的利潤率剝削工人的手段起作用,勞動資料和生活資料就周期地生產得太多了。要使商品中包含的價值和剩余價值能夠在資本主義生產所決定的分配條件和消費關系下實現並再轉化為新的資本,就是說,要使這個過程能夠進行下去,不至於不斷地發生爆炸,商品就生產得太多了。

  不是財富生產得太多了。而是資本主義的、對立的形式上的財富,周期地生產得太多了。

  馬克思:《資本論》第3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287頁。

  固定資本的再生產時間成為經濟周期的計量單位固定資本的再生產時間成為經濟周期的計量單位。

  馬克思:《資本章計劃草稿》(1859年春或1861年夏),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1卷,人民出版社年版,第591頁。

  在周期性的危機中,營業要依次通過松弛、中等活躍、急劇上升和危機這幾個時期

  所使用的固定資本的價值量和壽命,會隨著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發展而增加,與此相適應,每個特殊的投資部門的產業和產業資本的壽命也會延長為持續多年的壽命,比如說平均為10年。壹方面,固定資本的發展使這種壽命延長,而另壹方面,生產資料的不斷變革——這種變革也隨著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發展而不斷加快——又使它縮短。因此,隨著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發展,生產資料的變換也加快了,它們因無形損耗而遠在有形壽命終結之前就要不斷補償的必要性也增加了。可以認為,大工業中最有決定意義的部門的這個生命周期現在平均為10年。但是這裏的問題不在於確切的數字。有壹點是很清楚的:這種由壹些互相聯結的周轉組成的長達若幹年的周期(資本被它的固定組成部分束縛在這種周期之內),為周期性的危機造成了物質基礎。在周期性的危機中,營業要依次通過松弛、中等活躍、急劇上升和危機這幾個時期。雖然資本投入的那段期間是極不相同和極不壹致的,但危機總是大規模新投資的起點。因此,就整個社會考察,危機又或多或少地是下壹個周轉周期的新的物質基礎。

  馬克思:《資本論》第2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6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206—207頁。

  決不能容許每壹次新的貿易危機所固有的特點遮掩所有各次危機共有的特征

  要想弄清那些左右世界市場危機的規律,必須不僅說明危機的周期性質,而且也要說明這種周期性的準確日期。此外,決不能容許每壹次新的貿易危機所固有的特點遮掩所有各次危機共有的特征。

  馬克思:《英國的貿易和金融》(1858年9月14日),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2卷,人民出版社年版,第607頁。

  直到現在,這種周期的延續時間是十年或十壹年,但絕不應該把這個數字看作是固定不變的

  當機器工業如此根深蒂固,以致對整個國民生產產生了決定性影響時;當對外貿易由於機器工業而開始超過國內貿易時;當世界市場逐漸兼並了新大陸,亞洲和澳洲的廣闊地區時;最後,當走上競賽場的工業國家為數眾多時;——只是從這個時候起,才開始出現不斷重復的周期,它們的各個相繼的階段都為時數年,而且它們總是以壹場普遍危機的爆發而告終,這場危機既是壹個周期的終點,也是另壹個新周期的起點。直到現在,這種周期的延續時間是十年或十壹年,但絕不應該把這個數字看作是固定不變的。相反,根據我們以上闡述的資本主義生產的各個規律,必須得出這樣的結論:這個數字是可變的,而且周期的時間將逐漸縮短。

  馬克思:《著者親自修訂的〈資本論〉第壹卷法文版片斷》(1872年9月—1875年11月),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9卷,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240—241頁。

  迄今為止,過去十年中利率的上下波動,對現代商業中周期性地出現的各個階段來說只是壹種常有的現象

  迄今為止,過去十年中利率的上下波動,對現代商業中周期性地出現的各個階段來說只是壹種常有的現象。簡單地說,這些階段就是:在恐慌年份信貸極度收縮之後,開始是逐漸膨脹,在利率降到最低點時,膨脹達到最高限度;然後又開始相反的變動,即開始逐漸收縮,在利率漲到最高限度時,收縮達到最高點,於是恐慌年份再次開始。

  馬克思:《英國的震蕩》(1857年11月13日),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6卷,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第482頁。

  在繁榮時期,在再生產過程大大擴張、加速並且充滿活力的時期,工人會充分就業

  在繁榮時期,在再生產過程大大擴張、加速並且充滿活力的時期,工人會充分就業。

  在大多數情況下,工資也會提高,這在某種程度上會使商業周期的其他時期工資下降到平均水平以下的情形得到些補償。同時,資本家的收入也會顯著增加。消費會普遍提高。商品價格通常也會提高,至少在各個起決定作用的營業部門會提高。因此,流通貨幣量會增加,至少在壹定限度內會增加;之所以是壹定限度,是由於較快的流通速度又會限制流通手段量的增加。

  馬克思:《資本論》第3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06頁。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3 06:49:27 |显示全部楼层
借貸貨幣資本的增大,在產業周期中緊接著危機過後的那個階段中,表現得最為明顯

  借貸貨幣資本的增大,並不是每次都表示現實的資本積累或再生產過程的擴大。這種情況,在產業周期中緊接著危機過後的那個階段中,表現得最為明顯,這時,借貸資本大量閑置不用。在這種時刻,生產過程緊縮(1847年危機後,英國各工業區的生產減少三分之壹),商品價格降到最低點,企業信心不足,這時,低微的利息率就起著支配作用。這種低微的利息率無非是表明:借貸資本的增加,正是由於產業資本的收縮和委靡不振造成的。當商品價格下跌,交易減少,投在工資上的資本收縮時,所需的流通手段就會減少;另壹方面,在對外債務壹部分由金的流出,壹部分由破產而償清之後,也就不需要追加的貨幣去執行世界貨幣的職能了;最後,匯票貼現業務的規模,隨著匯票本身的數目和金額的縮小而縮小,——這壹切都是壹目了然的。因此,對借貸貨幣資本的需求,不論是用於流通手段,還是用於支付手段(這裏還談不上新的投資),都會減少,這樣,借貸貨幣資本相對說來就充裕了。不過,正如以後將會看到的,在這樣的情況下,借貸貨幣資本的供給也會實際增加。

  馬克思:《資本論》第3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49頁。

  經過持續幾年的若幹波動以後,在商業周期的壹個時期中繁榮的最高點所達到的生產水平就成為下壹個時期的起點只要對比壹下1797年以來關於不列顛出口的報告材料,這個規律就可以用數學的精確性加以證明。這個規律就是:雖然由於生產過剩和過度的投機活動而發生了危機,可是國內的生產力和世界市場的容量畢竟增長到了這樣的程度,以致它們只是暫時離開已經達到的最高點,經過持續幾年的若幹波動以後,在商業周期的壹個時期中繁榮的最高點所達到的生產水平就成為下壹個時期的起點。

  馬克思:《工廠工業和貿易》(1859年9月5日),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3卷,人民出版社1962年版,第556頁。

  資本主義生產造成了新的“惡性循環”

  對資本家來說,擴大自己的生產規模的單純的實際可能性也變成了同樣的強制性命令。大工業的巨大的擴張力——氣體的膨脹力同它相比簡直是兒戲——現在在我們面前表現為不顧任何反作用力而在質量上和數量上進行擴張的需要。這種反作用力是由大工業產品的消費、銷路和市場形成的。但是,市場向廣度和深度擴張的能力首先是受完全不同的、力量弱得多的規律支配的。市場的擴張趕不上生產的擴張。沖突成為不可避免的了,而且,因為它在把資本主義生產方式本身炸毀以前不能使矛盾得到解決,所以它就成為周期性的了。資本主義生產造成了新的“惡性循環”。

  恩格斯:《社會主義從空想到科學的發展》(1880年1月—3月上半月),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55—556頁。

  (四)經濟危機的應對

  永久的危機是沒有的

  當斯密用資本過剩、資本積累來說明利潤率下降時,說的是永久的影響問題,而這是錯誤的;相反,暫時的資本過剩、生產過剩、危機則是另壹回事。永久的危機是沒有的。

  馬克思:《剩余價值理論》(1862年春—1862年底),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4卷,人民出版社年版,第564頁。

  年以來之所以沒有出現危機,世界市場的擴大也是壹個原因年以來之所以沒有出現危機,世界市場的擴大也是壹個原因。由於世界市場的擴大,英國的,從而歐洲的過剩資本,就以交通工具投資等等的形式分配於全世界,分配於許許多多的投資場所。因此,在鐵路、銀行等等方面,在純屬美國的投資場所,在印度貿易方面的過分興旺的投機活動,就使得危機沒有可能發生,而同時小的危機卻是可能的,例如已歷時三年的阿根廷危機。但是,所有這壹切都證明,特大的危機在醞釀中。

  恩格斯:《關於英國的經濟和政治發展的若幹特點》(1892年9月12日),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卷,人民出版社1965年版,第384—385頁。

  這種強行擴大再生產過程的全部人為體系,當然不會因為有壹家像英格蘭銀行這樣的銀行,用它的紙券,給壹切投機者以他們所缺少的資本,並把全部已經跌價的商品按原來的名義價值購買進來,就可以醫治好

  在再生產過程的全部聯系都是以信用為基礎的生產制度中,只要信用突然停止,只有現金支付才有效,危機顯然就會發生,對支付手段的激烈追求必然會出現。所以乍看起來,好像整個危機只表現為信用危機和貨幣危機。而且,事實上問題只是在於匯票能否兌換為貨幣。但是這種匯票多數是代表現實買賣的,而這種現實買賣的擴大遠遠超過社會需要的限度這壹事實,歸根到底是整個危機的基礎。不過,除此以外,這種匯票中也有驚人巨大的數額,代表那種現在已經敗露和垮臺的純粹投機營業;其次,代表利用別人的資本進行的已告失敗的投機;最後,還代表已經跌價或根本賣不出去的商品資本,或者永遠不會實現的資本回流。這種強行擴大再生產過程的全部人為體系,當然不會因為有壹家像英格蘭銀行這樣的銀行,用它的紙券,給壹切投機者以他們所缺少的資本,並把全部已經跌價的商品按原來的名義價值購買進來,就可以醫治好。

  馬克思:《資本論》第3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55頁。

  工廠主勢必要依靠他們和工人之間的爭吵來掩蓋自己的退卻壹方面,需求不斷減少,另壹方面,供應卻有剩余。工廠主勢必要依靠他們和工人之間的爭吵來掩蓋自己的退卻。

  馬克思:《西方列強和土耳其。——日益迫近的經濟危機。——印度的鐵路建設》(1853年9月20日),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2卷,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第365頁。

  

  這種生產力本身以日益增長的威力要求消除這種矛盾,要求擺脫它作為資本的那種屬性

  因為在資本主義社會裏,生產資料要不先變為資本,變為剝削人的勞動力的工具,就不能發揮作用。生產資料和生活資料的資本屬性的必然性,像幽靈壹樣橫在這些資料和工人之間。唯獨這個必然性阻礙著生產的物的杠桿和人的杠桿的結合;唯獨它不允許生產資料發揮作用,不允許工人勞動和生活。因此,壹方面,資本主義生產方式暴露出它沒有能力繼續駕馭這種生產力。另壹方面,這種生產力本身以日益增長的威力要求消除這種矛盾,要求擺脫它作為資本的那種屬性,要求在事實上承認它作為社會生產力的那種性質。

  恩格斯:《反杜林論》(1876年9月—1878年6月),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9卷,人民出版社年版,第293—294頁。

  

  美國南北戰爭和由此突然急劇增加的對棉花、黃麻等的需求,造成印度西北各省和其他地區大大縮減稻谷的種植

  美國南北戰爭和由此突然急劇增加的對棉花、黃麻等的需求,造成印度西北各省和其他地區大大縮減稻谷的種植,使稻谷價格提高和各產稻區出賣積存的稻谷。再加上1864—年由海上向澳大利亞、馬達加斯加等地大量輸出稻谷。這樣,使1866年的饑饉帶有很尖銳的性質,這次危機僅在奧裏薩壹地就奪走了100萬人的生命。

  馬克思:《〈資本論〉第二冊。資本的流通過程》(1868年底—1870年中),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

  第50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67—68頁。

  生產資料由社會占有,不僅會消除生產的現存的人為障礙,而且還會消除生產力和產品的有形的浪費和破壞

  生產資料由社會占有,不僅會消除生產的現存的人為障礙,而且還會消除生產力和產品的有形的浪費和破壞,這種浪費和破壞在目前是生產的無法擺脫的伴侶,並且在危機時期達到頂點。

  恩格斯:《反杜林論》(1876年9月—1878年6月),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9卷,人民出版社年版,第299頁。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7-18 03:16 , Processed in 0.034919 second(s), 8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