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34|回复: 4

政治经济学 —— 国家经济过程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5 12:06:1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3-1-5 12:29 编辑

作者 卡爾 馬克思 弗裏德裏希 恩格斯 寫於不同歷史時期 整理於二零二二年


壹 原始積累與社會主義積累


  (壹)資本主義原始積累


  單個商品生產者手中壹定程度的資本積累,是特殊的資本主義的生產方式的前提


  單個商品生產者手中壹定程度的資本積累,是特殊的資本主義的生產方式的前提。因此,在從手工業到資本主義生產的過渡中,我們必須假定已經有這種積累。這種積累可以叫做原始積累,因為它不是特殊的資本主義的生產的歷史結果,而是這種生產的歷史基礎。


  馬克思:《資本論》第1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720頁。


  資本的原始積累只是意味著直接生產者的被剝奪資本的原始積累,即資本的歷史起源,究竟是指什麼呢?既然它不是奴隸和農奴直接轉化為雇傭工人,因而不是單純的形式變換,那麼它就只是意味著直接生產者的被剝奪,即以自己勞動為基礎的私有制的解體。


  馬克思:《資本論》第1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872頁。


  所謂原始積累只不過是生產者和生產資料分離的歷史過程資本關系以勞動者和勞動實現條件的所有權之間的分離為前提。資本主義生產壹旦站穩腳跟,它就不僅保持這種分離,而且以不斷擴大的規模再生產這種分離。因此,創造資本關系的過程,只能是勞動者和他的勞動條件的所有權分離的過程,這個過程壹方面使社會的生活資料和生產資料轉化為資本,另壹方面使直接生產者轉化為雇傭工人。因此,所謂原始積累只不過是生產者和生產資料分離的歷史過程。這個過程所以表現為“原始的”,因為它形成資本及與之相適應的生產方式的前史。


  馬克思:《資本論》第1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821—822頁。


  資本在資本主義生產過程本身出現之前的發展過程,和資本在這個過程中的實現,在這裏是屬於歷史上兩個不同的時期資本成為資本的過程,或者說,資本在資本主義生產過程本身出現之前的發展過程,和資本在這個過程中的實現,在這裏是屬於歷史上兩個不同的時期。在後壹時期,資本是前提,它的存在是作為壹種自行起作用的東西而成為前提。在前壹時期,資本是另壹個社會形式解體過程的沉澱物。這裏資本是另壹個形式的產物,而不是象後來那樣,它是它自己再生產的產物。


  馬克思:《剩余價值理論》(1861年8月—1863年7月),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6卷第3冊,人民出版社1974年版,第546頁。


  這樣就提供了資本主義生產的基礎


  資本的原始積累。包括勞動條件的集中。它是勞動條件對工人和勞動本身的獨立化。


  它的歷史活動就是資本產生的歷史活動——把勞動條件轉化為資本、勞動轉化為雇傭勞動的歷史的分離過程。這樣就提供了資本主義生產的基礎。


  馬克思:《剩余價值理論》(1861年8月—1863年7月),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6卷第3冊,人民出版社1974年版,第348頁。


  這些田園詩式的過程是原始積累的主要因素


  美洲金銀產地的發現,土著居民的被剿滅、被奴役和被埋葬於礦井,對東印度開始進行的征服和掠奪,非洲變成商業性地獵獲黑人的場所——這壹切標誌著資本主義生產時代的曙光。這些田園詩式的過程是原始積累的主要因素。


  馬克思:《資本論》第1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860—861頁。


  原始積累的方法決不是田園詩式的東西


  在真正的歷史上,征服、奴役、劫掠、殺戮,總之,暴力起著巨大的作用。但是在溫和的政治經濟學中,從來就是田園詩占統治地位。正義和“勞動”自古以來就是唯壹的致富手段,自然,“當前這壹年”總是例外。事實上,原始積累的方法決不是田園詩式的東西。


  馬克思:《資本論》第1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821頁。


  這就是原始積累的各種田園詩式的方法


  掠奪教會地產,欺騙性地出讓國有土地,盜竊公有地,用剝奪方法、用殘暴的恐怖手段把封建財產和克蘭財產轉化為現代私有財產——這就是原始積累的各種田園詩式的方法。這些方法為資本主義農業奪得了地盤,使土地與資本合並,為城市工業造成了不受法律保護的無產階級的必要供給。


  馬克思:《資本論》第1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842頁。


  對直接生產者的剝奪,是用最殘酷無情的野蠻手段,在最下流、最齷齪、最卑鄙和最可惡的貪欲的驅使下完成的


  這種生產方式必然要被消滅,而且已經在消滅。它的消滅,個人的分散的生產資料轉化為社會的積聚的生產資料,從而多數人的小財產轉化為少數人的大財產,廣大人民群眾被剝奪土地、生活資料、勞動工具,——人民群眾遭受的這種可怕的殘酷的剝奪,形成資本的前史。這種剝奪包含壹系列的暴力方法,其中我們只考察了那些具有劃時代意義的資本原始積累的方法。對直接生產者的剝奪,是用最殘酷無情的野蠻手段,在最下流、最齷齪、最卑鄙和最可惡的貪欲的驅使下完成的。靠自己勞動掙得的私有制,即以各個獨立勞動者與其勞動條件相結合為基礎的私有制,被資本主義私有制,即以剝削他人的但形式上是自由的勞動為基礎的私有制所排擠。


  馬克思:《資本論》第1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873頁。


  資本主義社會的經濟結構是從封建社會的經濟結構中產生的資本主義社會的經濟結構是從封建社會的經濟結構中產生的。後者的解體使前者的要素得到解放。


  直接生產者,勞動者,只有當他不再束縛於土地,不再隸屬或從屬於他人的時候,才能支配自身。其次,他要成為勞動力的自由出賣者,能把他的商品帶到任何可以找到市場的地方去,他就必須擺脫行會的控制,擺脫行會關於學徒和幫工的制度以及關於勞動的約束性規定。因此,使生產者轉化為雇傭工人的歷史運動,壹方面表現為生產者從農奴地位和行會束縛下解放出來;對於我們的資產階級歷史學家來說,只有這壹方面是存在的。但是另壹方面,新被解放的人只有在他們被剝奪了壹切生產資料和舊封建制度給予他們的壹切生存保障之後,才能成為他們自身的出賣者。而對他們的這種剝奪的歷史是用血和火的文字載入人類編年史的。


  馬克思:《資本論》第1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822頁。


  決不是資本創造出勞動的客觀條件


  決不是資本創造出勞動的客觀條件。相反,資本的原始形成只不過是這樣發生的:作為貨幣財富而存在的價值,由於舊的生產方式解體的歷史過程,壹方面能買到勞動的客觀條件,另壹方面也能用貨幣從已經自由的工人那裏換到活勞動本身。


  所有這壹切因素都已具備了。它們的分離本身是壹個歷史過程,解體過程,正是這壹個過程使貨幣能夠轉化為資本。就貨幣在歷史上也起促進作用來說,只有當貨幣本身作為最有力的分離手段加入這個過程的時候,而且只有當貨幣促使被剝奪光的、喪失客觀條件的自由工人形成的時候,貨幣才起這種促進作用。但是,這當然不是由於貨幣為這些工人創造他們生存的客觀條件,而是由於貨幣加速這些工人同這些條件的分離,——使工人喪失財產。


  例如,英國的大土地所有者遣散了那些曾經與他們共同消費剩余農產品的侍從;其次,他們的租佃者趕走了茅舍貧農等等,這樣壹來,首先有大量的活勞動力被拋到勞動市場上,他們在雙重意義上是自由的:擺脫舊的保護關系或農奴依附關系以及徭役關系而自由了,其次是喪失壹切財物和任何客觀的物質存在形式而自由了,自由得壹無所有;他們的唯壹活路,或是出賣自己的勞動能力,或是行乞、流浪和搶劫。他們最初力圖走後壹條路,但是被絞架、恥辱柱和鞭子從這壹條路上趕到通往勞動市場的狹路上去;由此可見,政府,如亨利七世、亨利八世等等的政府,是作為歷史上解體過程的條件而出現的,並且是作為資本存在條件的創造者而出現的——這已為歷史所證明。


  另壹方面,從前被土地所有者及其侍從所消費的生活資料等等,現在由貨幣支配,貨幣要買到它們,以便用它們來購買勞動。貨幣既未創造,也未積累這些生活資料;它們本來就已存在,在它們以貨幣為中介而被消費和再生產之前,它們已經被消費和再生產了。


  發生變化的只不過是:這些生活資料現在被拋到交換市場上了,同那些侍從等等的嘴脫離了直接的聯系,並由使用價值變為交換價值,因而落入貨幣財富的勢力範圍和統治之下。


  勞動工具的情況也是壹樣。貨幣財富既沒有發明、也沒有制造紡車和織機。但是,紡工和織工壹旦同自己的土地相分離,他們就連同自己的紡車和織機壹起落入貨幣財富等等的統治之下了。資本只不過是把它找到的大量人手和大量工具結合起來。資本把它們聚集在自己的統治之下。這是資本的實在的積累;就是在各個點上把工人連同他們的工具積累起來。


  馬克思:《經濟學手稿(1857—1858年)》(1857年底—1858年5月),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501—503頁。


  勞動者的奴役狀態是產生雇傭工人和資本家的發展過程的起點勞動者的奴役狀態是產生雇傭工人和資本家的發展過程的起點。這壹發展過程就是這種奴役狀態的形式變換,就是封建剝削轉化為資本主義剝削。……在原始積累的歷史中,對正在形成的資本家階級起過推動作用的壹切變革,都是歷史上劃時代的事情;但是首要的因素是:大量的人突然被強制地同自己的生存資料分離,被當作不受法律保護的無產者拋向勞動市場。對農業生產者即農民的土地的剝奪,形成全部過程的基礎。這種剝奪的歷史在不同的國家帶有不同的色彩,按不同的順序、在不同的歷史時代通過不同的階段。


  馬克思:《資本論》第1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823頁。


  大封建主,通過把農民從土地上強行趕走,奪去他們的公有地的辦法,造成了人數更多得無比的無產階級


  同王室和議會頑強對抗的大封建主,通過把農民從土地(農民對土地享有和封建主壹樣的封建權利)上強行趕走,奪去他們的公有地的辦法,造成了人數更多得無比的無產階級。


  馬克思:《資本論》第1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825頁。


  工業資本家不是通過像租地農場主那樣的漸進方式產生的工業資本家不是通過像租地農場主那樣的漸進方式產生的。毫無疑問,有些小行會師傅和更多的獨立小手工業者,甚至雇傭工人,轉化成了小資本家,並且由於逐漸擴大對雇傭勞動的剝削和相應的積累,成為不折不扣的資本家。……但是這種方法的蝸牛爬行的進度,無論如何也不能適應15世紀末各種大發現所造成的新的世界市場的貿易需要。


  馬克思:《資本論》第1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859—860頁。


  國際信用制度常常隱藏著這個或那個國家原始積累的源泉之壹國際信用制度常常隱藏著這個或那個國家原始積累的源泉之壹。例如,由於沒落的威尼斯以巨額貨幣貸給荷蘭,威尼斯的劫掠制度的卑鄙行徑就成為荷蘭資本財富的這種隱蔽的基礎。荷蘭和英國的關系也是這樣。在18世紀初,荷蘭的工場手工業已經遠遠落後了,荷蘭已不再是壹個占統治地位的工商業國家。因此,荷蘭在1701—1776年時期的主要營業之壹就是貸放巨額資本,特別是貸給它的強大競爭者英國。現在英國和美國之間也有類似的情形。今天出現在美國的許多身世不明的資本,僅僅在昨天還是英國的資本化了的兒童血液。


  馬克思:《資本論》第1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866頁。


  資本來到世間,從頭到腳,每個毛孔都滴著血和骯臟的東西資本來到世間,從頭到腳,每個毛孔都滴著血和骯臟的東西。


  馬克思:《資本論》第1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871頁。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5 12:10:43 |显示全部楼层
這最能證明,生產者和他們的生產工具的分離,小生產之被機器排擠,以及機器的改善,進行得多麼迅速

  閱讀德國的資產階級報紙和議會發言,就仿佛生活在亨利七世和亨利八世的英國:同樣都埋怨流浪的禍害,同樣都叫喊強迫制止流浪,叫喊使用監獄和鞭笞。這最能證明,生產者和他們的生產工具的分離,小生產之被機器排擠,以及機器的改善,進行得多麼迅速。但這些資產者企圖用道德說教和刑罰手段去消除他們本身的行為所必然帶來的後果,他們是多麼荒謬可笑和卑鄙無恥啊!

  恩格斯:《恩格斯致奧古斯特·倍倍爾》(1883年3月7日),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5卷,人民出版社1971年版,第451頁。

  (二)社會主義積累

  

  現在的剩余勞動的壹部分將會列入必要勞動,即形成社會準備基金和社會積累基金所必要的勞動

  只有消滅資本主義生產形式,才允許把工作日限制在必要勞動上。但是,在其他條件不變的情況下,必要勞動將會擴大自己的範圍。壹方面,是因為工人的生活條件將會更加豐富,他們的生活要求將會增大。另壹方面,是因為現在的剩余勞動的壹部分將會列入必要勞動,即形成社會準備基金和社會積累基金所必要的勞動。

  馬克思:《資本論》第1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605頁。

  二 國家對經濟的調節

  (壹)國家調節經濟的必要性與局限性

  壹切政府,甚至最專制的政府,歸根到底都不過是本國狀況的經濟必然性的執行者

  壹切政府,甚至最專制的政府,歸根到底都不過是本國狀況的經濟必然性的執行者。

  它們可以通過各種方式——好的、壞的或不好不壞的——來執行這壹任務;它們可以加速或延緩經濟發展及其政治和法律的結果,可是最終它們還是要遵循這種發展。

  恩格斯:《致尼古拉·弗蘭策維奇·丹尼爾遜》(1892年6月18日),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626頁。

  總的說來,經濟運動會為自己開辟道路,但是它也必定要經受它自己所確立的並且具有相對獨立性的政治運動的反作用,即國家權力的以及和它同時產生的反對派的運動的反作用

  社會產生它不能缺少的某些共同職能。被指定去執行這種職能的人,形成社會內部分工的壹個新部門。這樣,他們也獲得了同授權給他們的人相對立的特殊利益,他們同這些人相對立而獨立起來,於是就出現了國家。然後便發生像在商品貿易中和後來在貨幣貿易中的那種情形:新的獨立的力量總的說來固然應當尾隨生產的運動,然而它由於它本身具有的、即它壹經獲得便逐漸向前發展的相對獨立性,它又對生產的條件和進程發生反作用。這是兩種不相等的力量的相互作用:壹方面是經濟運動,另壹方面是追求盡可能大的獨立性並且壹經確立也就有了自己的運動的新的政治權力。總的說來,經濟運動會為自己開辟道路,但是它也必定要經受它自己所確立的並且具有相對獨立性的政治運動的反作用,即國家權力的以及和它同時產生的反對派的運動的反作用。

  恩格斯:《致康拉德·施米特》(1890年10月27日),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人民出版社年版,第596—597頁。

  國家權力對於經濟發展的反作用可以有三種

  國家權力對於經濟發展的反作用可以有三種:它可以沿著同壹方向起作用,在這種情況下就會發展得比較快;它可以沿著相反方向起作用,在這種情況下,像現在每個大民族的情況那樣,它經過壹定的時期都要崩潰;或者是它可以阻止經濟發展沿著某些方向走,而給它規定另外的方向——這種情況歸根到底還是歸結為前兩種情況中的壹種。但是很明顯,在第二和第三種情況下,政治權力會給經濟發展帶來巨大的損害,並造成大量人力和物力的浪費。

  此外,還有侵占和粗暴地毀滅經濟資源的情況;由於這種情況,從前在壹定條件下某壹地方和某壹民族的全部經濟發展可能被毀滅。現在,這種情況多半都有相反的作用,至少在各大民族中間是如此:從長遠看,戰敗者在經濟上、政治上和道義上贏得的東西有時比勝利者更多。

  恩格斯:《致康拉德·施米特》(1890年10月27日),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人民出版社年版,第597頁。

  暴力(即國家權力)也是壹種經濟力量

  如果政治權力在經濟上是無能為力的,那麼我們何必要為無產階級的政治專政而鬥爭呢?暴力(即國家權力)也是壹種經濟力量!

  恩格斯:《致康拉德·施米特》(1890年10月27日),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人民出版社年版,第600—601頁。

  亞洲的壹切政府都不能不執行壹種經濟職能,即舉辦公共工程的職能

  在亞洲,從遠古的時候起壹般說來就只有三個政府部門:財政部門,或者說,對內進行掠奪的部門;戰爭部門,或者說,對外進行掠奪的部門;最後是公共工程部門。氣候和土地條件,特別是從撒哈拉經過阿拉伯、波斯、印度和韃靼區直至最高的亞洲高原的壹片廣大的沙漠地帶,使利用水渠和水利工程的人工灌溉設施成了東方農業的基礎。無論在埃及和印度,或是在美索不達米亞、波斯以及其他地區,都利用河水的泛濫來肥田,利用河流的漲水來充註灌溉水渠。節省用水和共同用水是基本的要求,這種要求,在西方,例如在佛蘭德和意大利,曾促使私人企業結成自願的聯合;但是在東方,由於文明程度太低,幅員太大,不能產生自願的聯合,因而需要中央集權的政府進行幹預。所以亞洲的壹切政府都不能不執行壹種經濟職能,即舉辦公共工程的職能。這種用人工方法提高土壤肥沃程度的設施歸中央政府管理,中央政府如果忽略灌溉或排水,這種設施立刻就會廢置,這就可以說明壹件否則無法解釋的事實,即大片先前耕種得很好的地區現在都荒蕪不毛,例如巴爾米拉、佩特拉、也門廢墟以及埃及、波斯和印度斯坦的廣大地區就是這樣。同時這也可以說明為什麼壹次毀滅性的戰爭就能夠使壹個國家在幾百年內人煙蕭條,並且使它失去自己的全部文明。

  現在,不列顛人在東印度從他們的前人那裏接收了財政部門和戰爭部門,但是卻完全忽略了公共工程部門。因此,不能按照不列顛的自由競爭原則——自由放任原則——行事的農業便衰敗下來。但是我們在壹些亞洲帝國經常可以看到,農業在壹個政府統治下衰敗下去,而在另壹個政府統治下又復興起來。在那裏收成取決於政府的好壞,正像在歐洲隨時令的好壞而變化壹樣。

  馬克思:《不列顛在印度的統治》(1853年6月7日—10日之間),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679—680頁。

  今天將工商業職能向國家的任何移交,根據情況的不同,都可能有兩重意義和兩重效果

  今天將工商業職能向國家的任何移交,根據情況的不同,都可能有兩重意義和兩重效果:壹種是反動的,向中世紀倒退壹步,壹種是進步的,向共產主義前進壹步。

  恩格斯:《恩格斯致威廉·白拉克》(1878年4月30日),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424頁。

  土地國有化已成為壹種社會必然

  大規模的耕作(即使在目前這種使耕作者本身淪為役畜的資本主義形式下),從經濟的觀點來看,既然證明比小塊的和分散的土地耕作遠為優越,那麼,要是采用全國規模的耕作,難道不會更有力地推動生產嗎?

  壹方面,居民的需要在不斷增長,另壹方面,農產品的價格不斷上漲,這就不容爭辯地證明,土地國有化已成為壹種社會必然。

  壹旦土地的耕作由國家控制,為國家謀利益,農產品自然就不可能因個別人濫用地力而減少。

  馬克思:《論土地國有化》(1872年3—4月),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231頁。

  國家終究不得不承擔起對生產的管理

  無論在任何情況下,無論有或者沒有托拉斯,資本主義社會的正式代表——國家終究不得不承擔起對生產的管理。這種轉化為國家財產的必要性首先表現在大規模的交通機構,即郵政、電報和鐵路方面。

  恩格斯:《社會主義從空想到科學的發展》(1880年1月—3月上半月),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58—559頁。

  只有在森林不歸私人所有,而歸國家管理的情況下,森林的經營才會有時在某種程度上適合於全體的利益

  只有在森林不歸私人所有,而歸國家管理的情況下,森林的經營才會有時在某種程度上適合於全體的利益。

  馬克思:《資本論》第3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697頁腳註。

  在資本還沒有采取股份公司形式的時候,它總是只尋求自己價值增殖的特殊條件,而把共同的條件作為全國的需要推給整個國家壹個國家,例如美國,甚至可以在生產方面感到鐵路的必要性;但是,修築鐵路對於生產所產生的直接利益可能如此微小,以致投資只能造成虧本。那時,資本就把這些開支轉嫁到國家肩上,或者,在國家由於傳統而對資本仍然占有優勢的地方,國家還擁有特權和決心來迫使全體拿出他們的壹部分收入而不是壹部分資本來興辦這類公益工程,這些工程同時又表現為壹般生產條件,因而不是某些資本家的特殊條件;在資本還沒有采取股份公司形式的時候,它總是只尋求自己價值增殖的特殊條件,而把共同的條件作為全國的需要推給整個國家。資本只經營有利的企業,只經營在它看來有利的企業。

  馬克思:《經濟學手稿(1857—1858年)》(1857年底—1858年5月),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529頁。

  

  資產階級在這裏也象在其他場合壹樣,毫不遲疑地去求助於國家十七世紀資產階級經濟學家(柴爾德、卡耳佩珀等人)反對把利息看作剩余價值的獨立形式,這種論戰只是新興的產業資產階級反對舊式高利貸者——當時貨幣財富的壟斷者——的鬥爭。在這裏,生息資本還是壹種洪水期前的資本形式,這種形式只是剛剛不得不從屬於產業資本,處於依附產業資本的地位,這是生息資本在資本主義生產基礎上從理論和實踐上都必須占有的地位。資產階級在這裏也象在其他場合壹樣,毫不遲疑地去求助於國家,使現存的、舊時遺留下來的生產關系適合於它自己的需要。

  馬克思:《剩余價值理論》(1861年8月—1863年7月),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6卷第3冊,人民出版社1974年版,第517—518頁。

  資產者希望國家實行保護關稅,以便攫取政權和財富資產者希望國家實行保護關稅,以便攫取政權和財富。但是,既然[在德國]不象在英國和法國那樣,他不掌握國家政權,因而不能隨意支配它,而是不得不訴諸請求,他就必須向國家——他試圖按照自己的利益調整國家的行動方式(活動)——表明,他對國家的要求是他向國家作出的讓步,而實際上他要求國家作出讓步。因此,德國資產者通過李斯特先生向國家證明,他的理論同所有其他理論的區別在於,他允許國家幹預和調整工業,他對國家的經濟知識有高超見解,只是請求國家讓他的智慧有充分發揮的余地;當然是帶有條件的:這壹智慧只限於提供“強有力的”保護關稅。他要求國家按他的利益行事,可是他卻把這種要求說成是對國家的承認,即承認國家有權幹預市民社會的領域。

  馬克思:《評弗裏德裏希·李斯特的著作〈政治經濟學的國民體系〉》(1845年3月),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250頁。

  現代工業的歷史告訴我們,資本的無限貪求從來不會由於工人的分散的努力而受到約束,而鬥爭必然首先采取階級鬥爭的形式,從而引起國家政權的幹涉

  工人在這裏是否提供超過正常量的剩余勞動,取決於工人能夠對資本的無限貪求進行抵抗的力量。然而,現代工業的歷史告訴我們,資本的無限貪求從來不會由於工人的分散的努力而受到約束,而鬥爭必然首先采取階級鬥爭的形式,從而引起國家政權的幹涉,直到每天的總勞動時間規定壹定的界限(到目前為止,主要只在某些部門內)。

  馬克思:《經濟學手稿(1861—1863年)》(1861年8月—1862年3月),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卷,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第207頁。

  資本為了自身的利益,看來也需要規定壹種正常工作日勞動力的價值包含再生產工人或延續工人階級所必需的商品的價值。既然資本無限度地追逐自行增殖,必然使工作日延長到違反自然的程度,從而縮短工人的壽命,縮短他們的勞動力發揮作用的時間,那麼,已經消費掉的勞動力就必須更加迅速地得到補償,這樣,在勞動力的再生產上就要花更多的費用,正像壹臺機器磨損得越快,每天要再生產的那壹部分機器價值也就越大。因此,資本為了自身的利益,看來也需要規定壹種正常工作日。

  馬克思:《資本論》第1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307頁。

  

  他們的管理情況壞到了這種程度,以致在報界、議會內和議會外不止壹次地提出了要不要把鐵路從私人資本家手中收回來或要不要使鐵路受國家直接監督的問題

  沒有必要提起著名的小冊子——“西蒂區的生理作用”。在小冊子裏確鑿地證實了,不管西蒂區的先生們把他們自己的事情辦得多好,在管理社會事業方面,如管理各種保險公司,他們多多少少是在仿效官方唐寧街的榜樣的。他們在鐵路管理方面所采取的欺詐哄騙手段以及完全忽視安全措施的態度引起了人們熱烈的議論,他們的管理情況壞到了這種程度,以致在報界、議會內和議會外不止壹次地提出了要不要把鐵路從私人資本家手中收回來或要不要使鐵路受國家直接監督的問題!

  馬克思:《關於改革運動》(1855年5月21日),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1卷,人民出版社1962年版,第268—269頁。

  在壹個資產階級的政權下,實行土地國有化,並把土地分成小塊出租給個人或工人合作社,這只會造成他們之間的殘酷競爭在壹個資產階級的政權下,實行土地國有化,並把土地分成小塊出租給個人或工人合作社,這只會造成他們之間的殘酷競爭,促使“地租”逐漸上漲,反而為土地占有者提供了新的便利條件,靠生產者來養活自己。

  馬克思:《論土地國有化》(1872年3—4月),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232頁。

  只要政權掌握在有產階級手中,那麼任何國有化都不是消滅剝削只要政權掌握在有產階級手中,那麼任何國有化都不是消滅剝削,而只是改變其形式;法蘭西、美利堅和瑞士等共和國,同君主制的中歐和專制制度的東歐相比,情況並沒有絲毫差別。

  恩格斯:《致麥克斯·奧本海姆》(1891年3月24日),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人民出版社年版,第607頁。

  生產力歸國家所有不是沖突的解決,但是這裏包含著解決沖突的形式上的手段,解決沖突的線索

  現代國家,不管它的形式如何,本質上都是資本主義的機器,資本家的國家,理想的總資本家。它越是把更多的生產力據為己有,就越是成為真正的總資本家,越是剝削更多的公民。工人仍然是雇傭勞動者,無產者。資本關系並沒有被消滅,反而被推到了頂點。

  但是在頂點上是要發生變革的。生產力歸國家所有不是沖突的解決,但是這裏包含著解決沖突的形式上的手段,解決沖突的線索。

  恩格斯:《社會主義從空想到科學的發展》(1880年1月—3月上半月),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59—560頁。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5 12:12:06 |显示全部楼层
國家不得不承認自己對社會生產規律無能為力

  蒲魯東從他的法學觀點出發,不是用社會生產的條件,而是用這些條件借以獲得普遍表現的國家法律來解釋利率以及壹切經濟事實。從這種看不見國家法律和社會生產條件之間的任何聯系的觀點看來,這些國家法律必然是純粹的隨心所欲的命令,隨時可以用直接相反的東西來替代。因此,在蒲魯東看來,最容易不過的就是頒布法令——如果他擁有這種權力的話——把利率降低為壹厘。可是,如果其他壹切社會條件照舊不變,蒲魯東的這個法令也就只是壹紙空文。不管頒布怎樣的法令,利率照舊將由現在支配它的經濟規律來調節。能借到錢的人還會像以前那樣視情況按兩厘、三厘、四厘和更高的利率借錢,不同的地方只是食利者會非常謹慎,只把錢借給那些不會去打官司的人。況且,這種剝奪資本的“生產性”的偉大計劃淵源久遠,它同旨在限制利率的反高利貸的法律壹樣古老,然而這些法律現在到處都已經廢除,因為實際上它們經常遭到破壞或規避,而國家不得不承認自己對社會生產規律無能為力。

  恩格斯:《論住宅問題》(1872年5月—1873年1月),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年版,第266—267頁。

  應該善於幹預,而且要大膽地幹預現在在所有制和勞動方面普遍存在的經濟混亂

  我們現在所談到的這些消滅賣淫現象的努力全都是徒勞的,主要錯誤在於不想抓禍害的根源;而這種禍害主要是產生道德問題的經濟問題,只要人們還靠行政的措施、警察的鎮壓、某個法律條文的修改或是感情用事的聲明來鏟除這個禍害,它就還會繼續存在,因為它的根源照舊繼續存在。應該善於幹預,而且要大膽地幹預現在在所有制和勞動方面普遍存在的經濟混亂,對它們進行整頓,把它們加以改造,使任何人都不喪失生產工具,使有保證的生產勞動最終成為人們早就在尋求的正義和道德的基礎。

  恩格斯:《英國女工狀況》(1877年11月8日),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5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184頁。

  (二)資本主義經濟的國家調節

  在資本初期,為了把喪失財產的人按照對資本有利的條件轉變成工人,發生過國家強制

  在資本初期,為了把喪失財產的人按照對資本有利的條件轉變成工人,發生過國家強制,因為這些條件當時還沒有通過工人之間的相互競爭而被強加給他們。

  馬克思:《經濟學手稿(1857—1858年)》(1857年底—1858年5月),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卷,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第136頁。

  在資本剛剛發展的階段,政府使用強制手段,以便強制地把勞動者變成雇傭工人

  在前幾個世紀,在資本主義生產以前的時代,我們同樣遇到政府對工作日持續時間的強制的即法律的規定,其目的在於強迫工人勞動壹定的時間,而現在的所有法令則相反,是要迫使資本家讓工人只勞動壹定的時間。對於發達的資本來說,勞動時間只有通過政府的強制才會受到限制。在資本剛剛發展的階段,政府使用強制手段,以便強制地把勞動者變成雇傭工人。

  馬克思:《經濟學手稿(1861—1863年)》(1861年8月—1862年3月),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卷,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第255頁。

  所有這些方法都利用國家權力,來大力促進從封建生產方式向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轉化過程

  原始積累的不同因素,多少是按時間順序特別分配在西班牙、葡萄牙、荷蘭、法國和英國。在英國,這些因素在17世紀末系統地綜合為殖民制度、國債制度、現代稅收制度和保護關稅制度。這些方法壹部分是以最殘酷的暴力為基礎,例如殖民制度就是這樣。但所有這些方法都利用國家權力,也就是利用集中的、有組織的社會暴力,來大力促進從封建生產方式向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轉化過程,縮短過渡時間。暴力是每壹個孕育著新社會的舊社會的助產婆。暴力本身就是壹種經濟力。

  馬克思:《資本論》第1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861頁。

  被暴力剝奪了土地、被驅逐出來而變成了流浪者的農村居民,由於這些古怪的恐怖的法律,通過鞭打、烙印、酷刑,被迫習慣於雇傭勞動制度所必需的紀律

  這樣,被暴力剝奪了土地、被驅逐出來而變成了流浪者的農村居民,由於這些古怪的恐怖的法律,通過鞭打、烙印、酷刑,被迫習慣於雇傭勞動制度所必需的紀律。

  單是在壹極有勞動條件作為資本出現,在另壹極有除了勞動力以外沒有東西可出賣的人,還是不夠的。這還不足以迫使他們自願地出賣自己。……新興的資產階級為了“規定”工資,即把工資強制地限制在有利於賺錢的界限內,為了延長工作日並使工人本身處於正常程度的從屬狀態,就需要並運用國家權力。

  馬克思:《資本論》第1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846—847頁。

  國家雖然規定了工資的最高限度,但從來沒有規定工資的最低限度法律規定了城市和農村、計件勞動和日勞動的工資率。農村工人受雇期限應為壹年,城市工人則應在“自由市場”上受雇。支付高於法定工資的人要被監禁,但接受高工資的人要比支付高工資的人受到更嚴厲的處罰。……1349年的勞工法和以後的類似法令的精神清楚地表現在這壹事實上:國家雖然規定了工資的最高限度,但從來沒有規定工資的最低限度。

  馬克思:《資本論》第1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848頁。

  需要這類法律這件事本身就已經說明,到目前為止財政寡頭已經把立法權操縱到了什麼程度,財政寡頭又怎樣成功地在世界上頭等商業國家裏使貿易協定受到最荒誕和最放肆的法律限制昨天在下院二讀通過的包法利法案,對英國的商業法具有重要的意義。在英國,到目前為止,凡是獲得貿易公司壹份利潤的人,都算作股東,因此,他以他的全部財產對公司的商業債務負責。按照包法利代表內閣提出的法案,這種法律規定就應當廢除。更為重要的是包法利關於股份公司的法案。到現時為止,這種公司的每個成員不僅對他的股票總值負責,而且也以他的全部財產對公司的全部債務負責。按照所提的法案之壹規定,責任的大小以各個股東的股票總值為限,但是這只是在那些全部資本最少為2萬英鎊,開業合同由股金不少於15000英鎊的股東簽字,而且股金的已付部分又不少於資本總額的百分之二十的公司中才是這樣。需要這類法律這件事本身就已經說明,到目前為止財政寡頭已經把立法權操縱到了什麼程度,財政寡頭又怎樣成功地在世界上頭等商業國家裏使貿易協定受到最荒誕和最放肆的法律限制。新法案希望實現“使勞動和小資本跟大資本處於同等地位(在商業法中)”的原則。用什麼方法來實現呢?用這種方法:少於2萬英鎊的股本不再享受法律規定的優惠,而繼續受到過去的限制。大資本不願滿足於它用來打敗小資本家競爭的經濟手段中的優勢,在英國大資本也采取了各種法律上的特權和各種特別法,這些事實,從英國的有關股份公司和壹般貿易公司的法律上得到了最雄辯的證明。

  馬克思:《消息數則》(1855年6月30日),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1卷,人民出版社1962年版,第383頁。

  不久之前,這個階級還采取法律強制手段來實現對自由工人的所有權

  羅馬的奴隸是由鎖鏈,雇傭工人則由看不見的線系在自己的所有者手裏。只不過這個所有者——不是個別的資本家,而是資本家階級。

  不久之前,這個階級還采取法律強制手段來實現對自由工人的所有權。1815年以前,英國曾以嚴厲的刑罰來禁止機器工人向國外遷移。

  馬克思:《著者親自修訂的〈資本論〉第壹卷法文版片斷》(1872年9月—1875年11月),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9卷,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215—216頁。

  工廠主在政府的默契下,竭力阻止工人外遷

  工廠主在政府的默契下,竭力阻止工人外遷,壹方面是為了經常準備好他們的存在於工人血肉中的資本,另壹方面是為了保證得到從工人身上榨取的房租。

  馬克思:《資本論》第3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149頁。

  英國的工廠法是通過國家,而且是通過資本家和地主統治的國家所實行的對工作日的強制的限制

  英國的工廠法是通過國家,而且是通過資本家和地主統治的國家所實行的對工作日的強制的限制,來節制資本無限度地榨取勞動力的渴望。即使撇開壹天比壹天更帶威脅性地高漲著的工人運動不說,也有必要對工廠勞動強制地進行限制,正像有必要用海鳥糞對英國田地施肥壹樣。同是盲目的掠奪欲,在後壹種情況下使地力枯竭,而在前壹種情況下使國家的生命力遭到根本的摧殘。英國的周期復發的流行病和德法兩國士兵身高的降低,都同樣明白地說明了這個問題。

  馬克思:《資本論》第1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276—277頁。

  如果沒有工人從外部經常施加壓力,這種幹涉永遠也不會實現至於談到限制工作日,在英國像在其他各國壹樣,向來只靠立法的幹涉。如果沒有工人從外部經常施加壓力,這種幹涉永遠也不會實現。無論如何,這種結果決不是工人和資本家的私人協商所能獲得的。這種采取普遍政治行動的必要性本身就證明,資本在其純粹經濟的行動上是比較強有力的壹方。

  馬克思:《工資、價格和利潤》(1865年5月20日—6月24日之間),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75頁。

  我們認為禍根不在於法律,而在於使得法律成為必要的那些條件我們同意曼徹斯特學派的看法:法律上對工作時間的限制絕不能證明社會發展的水平很高。但是,我們認為禍根不在於法律,而在於使得法律成為必要的那些條件。

  馬克思:《工商業危機》(1855年1月16日),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0卷,人民出版社1962年版,第644頁。

  當前俄國現代“大工業”的迅猛增長是由人為的手段——禁止性關稅、國家補貼等等引起的

  毋庸置疑,當前俄國現代“大工業”的迅猛增長是由人為的手段——禁止性關稅、國家補貼等等引起的。從柯爾培爾時起就已實行禁止性關稅制度的法國,以及西班牙、意大利都是這樣,甚至德國從1878年起也是這樣。盡管德國在1878年實行保護關稅制度時,幾乎已經完成了工業革命,當時這樣做是為了使資本家能夠迫使國內消費者按高價購買商品,以便他們能夠按低於成本價格的價格在國外推銷同樣的商品。美國為了縮短其企業家尚不能按照同等條件與英國競爭的時間,也采取了同樣的做法。

  恩格斯:《致尼古拉·弗蘭策維奇·丹尼爾遜》(1892年6月18日),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625頁。

  

  現代的國家不能夠也不願意消除住房災難

  十分明顯,現代的國家不能夠也不願意消除住房災難。國家無非是有產階級即土地所有者和資本家用來反對被剝削階級即農民和工人的有組織的總權力。個別資本家(這裏與問題有關的只是資本家,因為參加這種事業的土地所有者首先也是以資本家資格出現的)不願意做的事情,他們的國家也不願意做。因此,如果說個別資本家對住房短缺雖然也感到遺憾,卻未必會受觸動而去從表面上掩飾由此產生的極其可怕的後果,那麼,總資本家,即國家,也並不會做出更多的事情。國家頂多也只是會設法在各地均衡地推行已經成為通例的表面掩飾工作。

  恩格斯:《論住宅問題》(1872年5月—1873年1月),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年版,第299頁。

  把國家對自由競爭的每壹種幹涉都叫做“社會主義”,純粹是曼徹斯特的資產者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在胡說

  把國家對自由競爭的每壹種幹涉——保護關稅、同業公會、煙草專賣、個別工業部門的國有化、海外貿易公司、皇家陶瓷廠——都叫做“社會主義”,純粹是曼徹斯特的資產者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在胡說。對這種捏造我們應當批判,而不應當相信。如果我們相信它,並且根據它建立起壹套理論,那麼,只要提出下面的簡單論據就會使這套理論連同它的前提壹起破產,這種論據就是:此類所謂的社會主義壹方面不過是封建的反動,另壹方面不過是榨取金錢的借口,而它的間接目的則是使盡可能多的無產者變成依賴國家的公務員和領養老金者,即除了壹支有紀律的士兵和公務員大軍以外,再組織壹支類似的工人大軍。在國家長官,而不是在工廠監工的監視下舉行強制性的選舉——好壹個美妙的社會主義!但是,如果相信資產階級這壹套連他們自己都不相信、而只是假裝相信的說法,那就會得出結論:國家等於社會主義。

  恩格斯:《恩格斯致愛德華·伯恩施坦》(1881年3月12日),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460頁。

  應當用政府所代表的整個社會財富來補償私人資本家的損失。這種只要求壹方實行互助的共產主義,看來對歐洲的資本家是很有吸引力的

  為了穩定價格,從而消除衰退的最活躍的原因,國家必須按照商業恐慌爆發前的價格支付,同時,只給國外的破產公司辦理期票貼現。換句話說,應當用政府所代表的整個社會財富來補償私人資本家的損失。這種只要求壹方實行互助的共產主義,看來對歐洲的資本家是很有吸引力的。

  馬克思:《歐洲的金融危機》(1857年12月4日),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2卷,人民出版社年版,第506頁。

  法蘭西銀行在政府的壓力下,曾兩次不得不把應付的期票和貸款延期

  在法國工業正苦於停滯,許許多多工人沒有工作,所有的人的生活資料都減少了的時候,價格在其他國家雖然平均下跌了30%—40%,而在法國卻仍然維持在普遍危機以前時期的投機水平。如果有人問我們,這種經濟奇跡是用什麼辦法取得的,答復很簡單:法蘭西銀行在政府的壓力下,曾兩次不得不把應付的期票和貸款延期,於是,法蘭西銀行地下室裏積存的法國人民的錢財就直接或間接地被用來維持哄擡起來的價格,而使法國人民自己蒙受損失。大概政府以為,通過這種極為簡單的方法——在壹切需要銀行券的地方把銀行券散發出去,——就可以徹底防止災禍。而實際上,使用這種伎倆的結果,壹方面是消費者更加貧困,他們的生活資料的減少並沒有使價格降低,另壹方面是大量商品積存在海關倉庫裏,而這些商品終歸要拋向市場,結果由於它自身的數量而跌價。

  馬克思:《法國的經濟危機》(1858年2月12日),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2卷,人民出版社年版,第425—426頁。

  由政府出錢人為地維持行市,這是十八世紀的荒謬作法由政府出錢人為地維持行市,這是十八世紀的荒謬作法。當前只有俄國財政煉金術士才會幹這種事。尼古拉死去之後,這種周期反復的荒誕的作法使俄國至少已經花費了壹億二千萬盧布。只有還當真相信國家萬能的政府才會這樣做。其他政府至少都知道,“金錢沒有主人”。

  馬克思:《馬克思致彼得·拉甫羅維奇·拉甫羅夫》(1876年10月21日),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203頁。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5 12:13:15 |显示全部楼层
(三)稅收

  納稅原則本質上是純共產主義的原則

  納稅原則本質上是純共產主義的原則,因為壹切國家的征稅的權利都是從所謂國家所有制來的。的確,或者是私有制神聖不可侵犯,這樣就沒有什麼國家所有制,而國家也就無權征稅;或者是國家有這種權利,這樣私有制就不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國家所有制就高於私有制,而國家也就成了真正的主人。後面這個原則是大家公認的。好吧,諸位先生,我們現在就只要求大家遵守這個原則,要求國家宣布自己是全國的主人,從而用社會財產來為全社會謀福利;我們要求國家實行壹種只考慮每壹個人的納稅能力和全社會的真正福利的征稅辦法,作為達到這個目的的第壹步。

  恩格斯:《在愛北斐特的演說》(1845年2月8日),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年版,第615頁。

  否決稅收是所有議會強迫政府向大多數人讓步的手段否決稅收是所有議會強迫政府向大多數人讓步的手段。

  馬克思:《“萊茵觀察家”的共產主義》(1847年9月5日),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58年版,第212頁。

  稅收!這對資產階級有很大利害關系,而對無產階級利害關系則很小

  稅收!這對資產階級有很大利害關系,而對無產階級利害關系則很小。工人應交付的稅金始終不斷地包括進勞動力生產費用之中,因而要由資本家壹並償付。

  恩格斯:《論住宅問題》(1872年5月—1873年1月),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年版,第270頁。

  過重的課稅並不是壹件偶然的事情

  因為國債是依靠國家收入來支付年利息等等開支,所以現代稅收制度就成為國債制度的必要補充。借債使政府可以應付額外的開支,而納稅人又不會立即有所感覺,但借債最終還是要求提高稅收。另壹方面,由於債務壹筆接著壹筆的積累而引起的增稅,又迫使政府在遇到新的額外開支時,總是要借新債。因此,以對最必要的生活資料的課稅(因而也是以它們的昂貴)為軸心的現代財政制度,本身就包含著稅收自行增加的萌芽。過重的課稅並不是壹件偶然的事情,倒不如說是壹個原則。

  馬克思:《資本論》第1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866頁。

  直接稅不容許進行任何欺騙

  直接稅,作為壹種最簡單的征稅形式,同時也是壹種最原始最古老的形式,是與以土地私有為基礎的社會狀況同時產生的。後來,城市實行了間接稅制度;可是,久而久之,由於現代分工,由於大工業制度,由於國內貿易直接依賴於對外貿易和世界市場,間接稅制度就同社會需求發生了雙重的沖突。在國境上,這種制度體現為保護關稅政策,它破壞或阻礙同其他國家進行自由交流。在國內,這種制度就像國庫幹涉生產壹樣,搞亂各種商品的相對價值,損害自由競爭和交換。鑒於上述兩種原因,消滅間接稅制度就越來越有必要了。直接稅制度應當恢復。可是,直接稅不容許進行任何欺騙,每個階級都精確地知道它負擔著多大壹份公共開支。因此,在英國,再沒有什麼比所得稅、財產稅和房屋稅等直接稅更不受人歡迎的了。

  馬克思:《議會。——11月26日的表決。——迪斯累裏的預算案》(1852 年12月10日),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579頁。

  

  保護關稅制度是制造工廠主、剝奪獨立勞動者、使國民的生產資料和生活資料資本化、強行縮短從舊生產方式向現代生產方式的過渡的壹種人為手段

  保護關稅制度是制造工廠主、剝奪獨立勞動者、使國民的生產資料和生活資料資本化、強行縮短從舊生產方式向現代生產方式的過渡的壹種人為手段。歐洲國家為了獲得這種發明的專利權而鉤心鬥角,它們壹旦為謀利者效勞,就不僅為此目的而間接通過保護關稅和直接通過出口補助金等來掠奪本國人民,而且還要用暴力摧毀其附屬鄰國的壹切工業,例如英格蘭摧毀了愛爾蘭的毛紡織工場手工業。

  馬克思:《資本論》第1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867頁。

  廢除或減輕原料關稅,對工業具有很大的意義

  廢除或減輕原料關稅,對工業具有很大的意義。因此,讓原料盡可能自由輸入,已經成了發展得更合理的保護關稅制度的重要原則。

  馬克思:《資本論》第3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122頁。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5 12:14:43 |显示全部楼层
(四)主權債務

  國家財產落到金融貴族手中的原因

  國家財產落到金融貴族手中的原因何在呢?就在於有增無已的國家負債狀態。而這種國家負債狀態的原因何在呢?就在於國家支出始終超過收入,在於失衡,而這種失衡既是國債制度的原因又是它的結果。

  馬克思:《1848年至1850年的法蘭西階級鬥爭》(1849年底—1850年3月底和1850年10月—11月1日),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153頁。

  國債,即國家的讓渡

  國債,即國家的讓渡,不論是在專制國家,立憲國家,還是共和國家,總是給資本主義時代打下自己的烙印。在所謂國民財富中,真正為現代人民所共有的唯壹部分,就是他們的國債。

  馬克思:《資本論》第1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864頁。

  公債成了原始積累的最強有力的手段之壹

  公債成了原始積累的最強有力的手段之壹。它像揮動魔杖壹樣,使不生產的貨幣具有了生殖力,這樣就使它轉化為資本,而又用不著承擔投資於工業甚至高利貸時所不可避免的勞苦和風險。國債債權人實際上並沒有付出什麼,因為他們貸出的金額轉化為容易轉讓的公債券,而這些公債券在他們手裏所起的作用和同量現金完全壹樣。於是就有了這樣產生的有閑的食利者階級,充當政府和國民之間中介人的金融家就大發橫財,包稅者、商人和私營工廠主也大發橫財,因為每次國債的壹大部分成為從天而降的資本落入他們的手中,——撇開這些不說,國債還使股份公司、各種有價證券的交易、證券投機,總之,使交易所投機和現代的銀行統治興盛起來。

  馬克思:《資本論》第1卷,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865頁。

  全部現代金融業、全部銀行業,都是和公共信用極為密切地聯系在壹起的

  全部現代金融業、全部銀行業,都是和公共信用極為密切地聯系在壹起的。銀行的部分營業資本必然要投入容易兌現的國債券以收取利息。銀行存款,即交給銀行並由銀行在商人和工業家之間分配的資本,有壹部分是從國債債權人的紅利中得來的。

  馬克思:《路易·波拿巴的霧月十八日》(1851年12月中—1852年3月25日),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48頁。

  從資產階級激進主義的觀點來看,國民甚至在政治經濟方面也沒有償還國債的義務

  國債債權人不僅貸出他人的貨幣,而且是在他人從來不可能有的對他最有利的條件下貸出的。其他人支付貨幣,他回收貨幣。他把賦稅加在國民身上,他自己則全部或絕大部分免稅,他把賦稅變成了自己收入的源泉。因而,從資產階級激進主義的觀點來看,國民甚至在政治經濟方面也沒有償還國債的義務。而從革命的觀點來看,“這壹點連說也不應該說”。

  馬克思:《關於大·李嘉圖〈政治經濟學和賦稅原理〉(摘錄、評註、筆記)》(1850年12月,1851年—4月),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4卷,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149頁。

  工人階級知道,國債不是它籌借的,當它奪得政權時,它將讓那些籌借國債的人償還

  國債!工人階級知道,國債不是它籌借的,當它奪得政權時,它將讓那些籌借國債的人償還。

  恩格斯:《論住宅問題》(1872年5月—1873年1月),摘自《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年版,第270頁。

  奧斯曼帝國第壹次在借國債,而且是在得不到貸款的情況下借國債的

  奧斯曼帝國第壹次在借國債,而且是在得不到貸款的情況下借國債的。它陷入了這樣壹個地主的境地,這個地主不僅抵押土地來進行借貸,而且必須讓抵押物的持有者有權支配貸給他的錢款。他剩下要做的唯壹事情就是把地產本身也交給抵押物的持有者。帕麥斯頓曾經用這種貸款的方式使希臘委靡不振,使西班牙陷於癱瘓。

  馬克思:《帕麥斯頓。——大不列顛統治階級的生理現象》(1855年7月23日),摘自《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1卷,人民出版社1962年版,第425頁。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3-12-6 03:07 , Processed in 0.022938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