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662|回复: 27

学院派、自由派、皇汉、民族主义者对未明子的联合批判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9-16 23:22:3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红柿收割机 于 2023-9-16 23:33 编辑

【【意识形态与现实】什么才是意识形态上的心腹大患?-哔哩哔哩】 https://b23.tv/XCmNqDR

未明子现在认为民族主义和自由主义的结合才是未来左壬的心腹大患,所以不能放任汉服运动自治而是要让国家来禁止掉

“儒教是很有生命力的,你们不要以为儒教是什么乖宝宝,相比起儒教来说我们这套东西才是外来户”



作者:核动力太阳兔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622350328/answer/3213659856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做一下摘抄。他首先剖析了危害:
民族主义和自由主义合流会是心腹大患。Authority要和市民阶级、要和大的人口抢夺民族主义合法性是抢不过的。汉服这个东西不能放任它,不仅仅是和服不能穿,危害民族情感,汉服也不能随便穿,不能让它变成一个由市民阶级自治的一个潮流。汉民族主义者…追溯汉唐功业,民粹主义化这群人,怎么处理他嘛!专门有个势力养几千号者这种人,那怎么管嘛?服饰这种…民族标准…不能轻易让民间来搞的,让商品、资本来搞的…服饰在某种状态下是具有某种动员力的…是蛮危险的。

然后提出了解决办法:
需要有一些国家机构来定制相应的标准…然后把它束之高阁…民间不准随意用。所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说用国家权威性的一个力量把汉民族主义的潮流服饰…束之高阁…以后就不搞了。这个权力自己不去拿,到时候民间自己凝结成这个权力核,到时候搞不过的。

全篇的点睛之笔还得是这句话:
我们现代化的这套体系才算外来户知道吧。

我认为他说的对,民族主义和“民族主义”一照面,汉民族主义和“中华民族主义”的成色就显出来了,搞假民族主义诓骗大众的团伙自然十分尴尬。我支持铁拳出击,有岱青固伦珠玉在前,再来一次剃发易服还是轻车熟路的,真正的民族主义都是血火锻造的。

发布于 2023-09-16 14:49


——————————————————————————








作者:昭昭有唐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622350328/answer/3213721057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的最开心的一集

前几天刚在知乎发表了一番民族主义必须和自由民主结合的见解

今天就看见未圣声讨了

虽然未圣肯定不认识我这虾米,但是这更证明这是时代所趋无可阻挡


编辑于 2023-09-16 15:57

——————————————————————————



作者:核动力太阳兔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622350328/answer/3213659856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唉,都说一万回了,意识形态就是幻觉,左人批判了半个世纪不就是这么点东西?

政治上的问题我们压根不关心意识形态,我们只利用意识形态,也就是常说的意识形态动员。

跟别人说什么图友什么stupink,什么liberalist就算了,我也不知道它怎么想的去呼唤利维坦了,这非常不葛兰西啊。

你的文化霸权呢?你的元政治战争呢?

意识形态就是小孩玩的游戏没人会信,你稍微清楚一点就得从政治底层运作逻辑开始出发,最终的目的是提供可替代性方案。

怎么开始呼唤利维坦了?利维坦这下真成外部性不可描述的克苏鲁了是吧

发布于 2023-09-16 17:16



作者:VinzenzShao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622350328/answer/3213899385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很生动的诠释了先锋队主义为什么彻底溃败。

如果用一个概念概括二十世纪的社会变迁,那一定是“第三产业的兴起”:一方面,随着工业革命的继续发展,单位生产率飞速提高,整个社会的商品需求不再需要那么多的产业工人就能满足,这导致了二十世纪初资本主义国家普遍的生产过剩;另一方面,因为大萧条和两次世界大战的深刻教训、客观上两次世界大战“消耗”了大量适龄人口、以及随着工业革命的发展,对产业工人的专业性需求越来越高,共同导致战后的劳资关系发生了逆转:技术工人的地位和收入大幅度提高,创造了以日本年功序列制和德国职业分流制为代表的战后经济奇迹;传统劳工(也就是先锋队主义里理想的工人)群体衰落;以及最重要的,随着社会上大多数人物质生活的富足,以满足精神文化需求为目的的消费占比迅速提高,对应的,第三产业和第三产业从业者逐渐成为一个现代社会的中流砥柱。

而第三产业的兴盛又带来几个必然的结果:首先是需求的多元化和差异化,民众不再满足于千篇一律的工业垃圾。而在商品和服务多元化的过程中,“物美价廉”不再是唯一的评价标准,能结合消费者物质需求和精神需求的商品和服务越来越受到青睐,也就是“IP经济”的兴起。

而民族文化作为一个国家最大的IP(而且是不需要授权的IP),其中蕴含的经济价值必然会被深挖。这就是左壬整天念经的“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目前整个世界,除了那些过于落后还没进入工业化的地区,要么已经完成了这个过程,要么正走在这条路上。这当中并没有任何国家、民族、制度的特殊性存在。但是,左左又以自由主义和民族主义去批判客观规律。

诚然,需求的多元化和差异化你左左当然可以解读成自由主义,深挖民族文化的经济价值你左左当然可以解读成民族主义。但你用“主义”批判现实的行为叫什么?唯心主义,而且还是最恶心的清教徒式的唯心主义。更进一步说,先锋队主义现在已经完全无法坚持唯物主义,因为其理论基础和跟跳大神没什么区别的逼真预言已经完全不符合现代社会的现状和发展历程。在现实中,曾经以先锋队主义为纲领的国家都或主动或被动的完成了转向。而在理论上,先锋队主义的遗老遗少既没办法继续发展他们的理论(毕竟和现实脱节得太厉害),又没办法修正原有理论的错误(众所周知)。

所以只能化身成念经佬,日哭夜哭,打算哭死资本主义。

发布于 2023-09-16 18:24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9-16 23:27:0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红柿收割机 于 2023-9-16 23:31 编辑

一个行动的未明子比十个自由派、粉红更为有害

Levski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622350328/answer/3214079737


我们的V圣用他的亲身行动证明了,一个有害的宗派主义者或者网左,远比十个聒噪的目田或者粉红来得更为有害

一个zd宁愿容忍任何一个蠢货在d内肆意地作威作福,而不敢公开拒绝承认他,这样的d是没有前途的。《恩格斯致马克思(1879年8月20日)》,《马恩全集》,第34卷,90.

尽管我们的v圣用他的工益实践彻底的失败,已经充分证明了他的道路乃至他的思想已经走入死胡同了,但是出于对他被目田和粉红围攻的同情,我们也情不自禁地会帮他进行一些必要的辩解。正如历史上,虽然马克思与拉萨尔在路线上有着极大的差异,但这并不妨碍马克思在拉萨尔去世后为他辩护[1]。这是因为,死人已经不再能对无产者造成多大的危害了,但是对死人的攻击却确确实实地侵犯着无产者的立场和原则。

因此,为了肃清这具倒在左派必经之路之上的宗派主义的腐尸,并且能够让这种宗派主义风光地出殡,以避免他再散发出害人的毒气,对这种宗派主义最终的批判还是少不了的

首先值得肯定的是,v圣至少在某些角度,确实认识到了目前沙文主义、民粹主义和目田崛起的趋势。但是,他使用“民族主义”一类的词汇,是真切地将一切抱有“朴素民族主义情绪”的无产者推向反面的愚蠢举动。事实也印证了这一点,那些逆民深深目田,反而举起了捍卫民族主义的大旗,开始声讨起左派来了。不知道他们要强忍多少倍的生理性反胃,才能说得出这种话呢?最推崇西方现代化的右派们,反而开始抵制起“外来的”东西了!

我们撇开右派自诩为民族主义者代表的滑稽言论不谈。当代的民粹主义者和目田派完全是两拨人,即便后者再怎么以“小区”“物业”的类比为自己辩护。上了年纪的小资产者、小农以及“老”市民乃至大量还受着资产阶级意识形态蒙骗的无产者,正在波拿巴主义的号召下,响应着“战争”“反米”的口号;而年轻的小资产者、高校知识分子和小市民,又站在截然相反的旗帜之下。道理很简单,年老的小资产者正是按列宁所设想的那样,成为沙文主义的主力军,因为他们的利益直接地来自于波拿巴主义的巩固和扩张;而年轻的小资产者恰恰认识到了旧秩序的维持将意味着他们小资产者地位的丧失,不仅资产者的名额已经饱和了,前往“小资产阶级彼岸”的船票也快要售罄了!

小资产者丰富且杂乱的意识形态并不值得惊讶,在历史上,小资产者总是分裂成保守派、激进派,甚至在左派中也有大量小资产者的存在。而在更多的时候,小资产者又在不同的派系间反复横跳,正如他们出卖1848gm中的工人群众那样。

恩格斯曾指出,在真正的无产阶级gm之前,存在着5幕戏剧。而幼稚的网左,则只认为这样的戏剧只有1幕,因此只会复读拉萨尔派“除了无产阶级,其他都是fd的一帮”的老调子。同样遗憾的是,我们的v圣虽然饱读哲经,但是对马主义的了解程度恐怕真的只局限于高校课堂上的马经导读,以及其他一些已经被学究研究烂的著作。因此,我们的v圣从来不会明白,沉默,或者等待,在马克思和列宁那里有着多么沉重的分量。

只有工人阶级才是能够对抗民族狂潮的积极力量。《马克思致恩格斯(1870年8月3日)》,《马恩全集》,第33卷,27.

长话短说,即便是现在,不论是反对波拿巴主义和沙文主义的斗争,还是反对资产阶级目田的斗争,无产者尚不是主力。当理论还没有拥有可以掌握他的群众的时候,过早地亮出自己的武器只会使得自己成为众矢之的,这就是我们v圣的下场。而在这之前,我们的群众还需要经过民粹主义和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教育”,只有这些思潮在他们实践上彻底失败的时候,群众才会真正认清这些意识形态的欺骗性。

因此在这点上,我始终认为,马主义者应当坚持反对沙文主义和资产阶级的总原则,这是我们的立场和态度自始至终如一的体现。但是在具体的方法上,如恩格斯所说,只要不违反原则都是可以采用的。本来,我们是可以欣赏两股落后势力彼此消耗他们自己的实力的。只有配角们将舞台的前几幕完成后,无产者才作为这场历史剧真正的“压轴主角”登上舞台。

在德国,有许多人(菲勒克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由于不能进行lawful宣传,他已经完全灰心丧气了)过分重视公开宣传,而轻视历史事件的真正动力。只有经验才能纠正这种情况。我们现在不能加以利用的成就,对我们来说还远没有因此而丧失。只有事变本身才能唤醒冷淡消极的人民群众。《恩格斯致奥·倍倍尔(1881年8月25日)》,《马恩全集》,第35卷,213.

回到v圣所担忧的“民族主义”和目田的合流上来说,这反而是左派最不需要担忧的问题。历史上,“民族主义”本身就是资本主义自身的产物一个健全的资本主义国家,总是使得这种“民族主义”服务于自己的利益。伴随着gl资产阶级和以新兴金融资本家为代表的其他资产阶级长久的同盟的破裂,这种“民族主义”的塑造权成了双方都要抢夺的东西,以至于后者为了反对前者,甚至不得不采取极端的逆民话术。其中较为激进的一派,总是要在未来夺取他们的地位,进而重新塑造符合他们利益的“民族主义”。

过去的经验恰恰表明,不论资产阶级之间的分歧有多么巨大,当他们面临无产阶级的威胁的时候,总是会搁置过去的矛盾。无产阶级期望的恰恰不是一个分裂的、互相争斗的资产阶级,而是一个通过争斗彻底团结起来的资产阶级。后者意味着,无产阶级gm的戏剧已经来到了第五幕,整个社会真正分裂为两大截然对立的阶级,也只有在这个舞台上,无产阶级才能真正、彻底地战胜资产阶级,并肃清他们的流毒。而那些旧gl、保守派,早就在资产者的内部争斗中,在gm的前四幕就已经退场了。

但是很遗憾,就像拉萨尔和俾斯麦合流那样,我们的v圣反而是在替更保守的势力辩护,而不是欢迎他们自身的终结。

在伦敦,恰好是最先进的和最积极的工人举行了抗议泛斯拉夫主义者的群众大会。他们知道,每当工人阶级充当统治阶级(什么布莱特、格莱斯顿等等)的应声虫时,它就是在干可耻的事情。《马克思致威·李卜克内西(1876年10月7日)》,《马恩全集》,第34卷,195.

我们的v圣就是在从事这样可耻的事情。

任何运动都不象还处于宗派阶段的运动那样,驱使人们去干那么多徒劳无益的事情。《致弗·凯利-威士涅威茨基夫人(1887年5月31日)》,《马恩全集》,第36卷,647.

任何宗派主义都像v圣的宗派运动这样,驱使人们来干了这么多徒劳无益的事情。


参考
[1]“因为拉萨尔已经死了,他本人不可能再有危害,所以必须——当然是在可能的范围内,即以不损害自己的声誉为限—— 为他辩护以反对这些小资产阶级无赖。”《马克思致恩格斯(1864年11月25日)》,《马恩全集》第31卷,33.


编辑于 2023-09-16 23:11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9-16 23:35:51 |显示全部楼层
有点离谱,我咋感觉是未明子没啥活了开始挑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水流量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3-9-17 00:42:39 |显示全部楼层
儒教这种称呼本身就很离谱,儒家非教,而是一种哲学思想和学派~想批判它可以,但未明子很多时候比起一个左派活动者,表现的反而更像个宗教分子...宗教分子批判哲学?什么冷笑话?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3-9-17 00:45:36 |显示全部楼层
君行早 发表于 2023-9-16 23:35
有点离谱,我咋感觉是未明子没啥活了开始挑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水流量了? ...

这个话题是昨天直播间里有人提到观察者网系内斗,他批完观网顺便批以观网系为代表的自由主义民族主义投机者了,中间评价观网系的部分没录,但是估计录了也发不出来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9-17 02:04:4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红对勾 于 2023-9-17 02:08 编辑

“汉服”这个东西在辛亥革命之后,直到距今十几二十年之前都没有大规模地出现在中国,按理来说,应该是中国资本主义复辟之后搞“发扬光大”的。

这里对知乎上一篇资料(https://zhuanlan.zhihu.com/p/94495883)进行了摘抄,可以大致看看“现代汉服”的发展脉络:
一、2003年-2007年:汉服运动早期的汉服研究及其成果;
二、2007年-2013年:汉服复兴的平稳发展与路径分化;
三、2013年以来:汉服复兴的爆炸式增长及其隐忧(汉服正在“破圈而出”、“非同袍”主导汉服的时代正在到来、汉服运动有“初心”淡化、迷失的危险)

那么,这就很有意思,所谓“汉族传统服饰”的发展演变我们能参考日本,而日本我们知道,是一个封建余孽还没清除资本主义就大行其道的地方,这一点上,由封建时代一脉相承下来的和服也不奇怪了。
而中国在社会主义时期没有如此提倡这些“文化传统”,反而到资本主义复辟之后、中国加入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之后,“汉服”才大规模的生长。
我门不应否认这些“传统文化”上的美学、艺术价值,我也比较支持举办一些漫展、博物馆展览会之类的活动促进文化和审美的交流,但是,这些文化符号背后所蕴含的意识形态我们应当警惕,它究竟寓意并导向着什么。

一个有些极端的看法:如果今后中国传统的封建意识形态到了卷土重来的日子,什么“大人、老爷”天天回响在耳边的时候,那些人走在大街上是绝不会穿着工装、列宁装甚至中山装的,而是头戴冠冕、身着汉服以标榜自己的地位和阶级——封建的传统向来如此。

并且得说一句实在话,因为新中国建国后并没有苏联那么好的基础和空余去改造和发展新的艺术、建筑、音乐,以至于到了现在资本主义复辟后我们依然得盯着封建时代发展几千年的亭台楼阁、丝竹管弦去进行所谓的“文化输出”。这些东西给我的感觉是没有活力、“死”气沉沉,好似封建时代又回来了一样,着实有开历史倒车之隐患。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9-17 02:20:34 |显示全部楼层
红对勾 发表于 2023-9-17 02:04
“汉服”这个东西在辛亥革命之后,直到距今十几二十年之前都没有大规模地出现在中国,按理来说,应该是中国 ...

对于你说的,中国资本主义没有自己的文化,于是只能拿着封建文化到处献丑、满世界建什么孔子学院,还不以为耻,深有同感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3-9-17 07:30:25 |显示全部楼层
个人感觉“汉服”是边缘小资产阶级会热衷的一种亚文化,女性显著多于男性。

有可能是这样的逻辑:边缘小资们消费不起奢侈品,高价的进口消费品,就找个“汉服”,“传统文化”这种概念标新立异一下,和喜欢日漫的搞Cosplay差不多,这要上升到什么“民族主义”恐怕夸张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9-17 08:25:4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乐不眠 于 2023-9-17 08:30 编辑

汉服的一大特色就是去功能化,你可以从任何奢侈品服装上寻找到这一点,除了追求某种古典审美,其受众常常幻想自己是古代的大小姐,神话里的小仙女,因此“小仙女”现在成为互联网的内涵词汇也就很正常了,讽刺的就是小资们幻想身为统治阶级,阶级跃迁的不切实际的愿望,如果说化妆品兜售“你很美”的谎言,汉服就售卖着你是统治阶级的cosplay,如果说硬要说和民族主义挂钩,我看其战斗力甚至不如华为手机,新能源汽车,原因很简单,去功能化就注定了他的受众,脱产的,盲目的(包括实际对汉服一窍不通并且怀念民国),资本主义消费观念的,指望这样一个小众奢侈品服装,裹挟其他小资然后进行民资结合就跟害怕香奈儿的受众翻天的逻辑是一样的实在是杞人忧天。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9-17 08:40:11 |显示全部楼层
乐不眠 发表于 2023-9-17 08:25
汉服的一大特色就是去功能化,你可以从任何奢侈品服装上寻找到这一点,除了追求某种古典审美,其受众常常幻 ...

你不能只看那些政治冷感的一般消费者,汉服更是众多大汉族主义者死死抱住的一个文化图腾,是,现在这些人翻不起来什么波浪,但以崇尚汉人王朝历史为代表的这种意识不可否认在不断铺开,这跟其他少民拒斥汉人是一体两面的东西,明显是民族资产阶级兴起后配套的文化组件,如果未来这种汉民族主义成为一个官方难以抑制的社会主流意识,汉服就是最好的模因,也正如同现在他们正在做的一样。你在B站搜汉服,得到的结果里至少五分之一在明显就这汉服做意识形态动员。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3-12-6 06:37 , Processed in 0.028998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