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pads

王伟光: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 [复制链接]

Rank: 4

发表于 2014-9-29 23:26:21 |显示全部楼层
历史教训是:路线错了,专政的性质也就随之改变了,而专政工具则是不变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0-1 16:17:11 |显示全部楼层

读“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五问王伟光

本帖最后由 xiaoliwencai 于 2014-10-1 16:30 编辑

王伟光的《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我认真地读了。有些问题,现提出来,请王伟光和支持王伟光的有关人士回答:

一、王伟光: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这就涉及社会主义国家制度、国家治理体系、民主与专政及其实现形式等重大问题。

中流击水一问王伟光:何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它是如何演变而来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国体是什么?政体是什么?统治阶级究竟是谁?是无产阶级么?你可曾记得1962年,毛主席在七千人大会上的那段著名讲话“在我们国家,如果不充分发扬人民民主和党内民主,不充分实行无产阶级的民主制,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无产阶级的集中制。没有高度的民主,不可能有高度的集中,而没有高度的集中,就不可能建立社会主义经济。我们的国家,如果不建立社会主义经济,那会是一种什么状况呢?就会变成修正主义的国家,变成实际上是资产阶级的国家,无产阶级专政就会转化为资产阶级专政,而且会是反动的、法西斯式的专政。“?

二、王伟光:“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是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成功实践经验告诉我们,始终不渝地坚持贯彻党的基本路线,就能保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不走偏、不走样、不变色,不断取得新的胜利。坚持人民民主专政是党的基本路线的一个重要原则。邓小平同志明确指出,运用人民民主专政的力量,巩固人民的政权,是正义的事情,没有什么输理的地方。

中流击水二问王伟光:现在是人民民主专政么?显然,早已经不是了。分明是人民被专政。既然如此,也就不存在坚持人民民主专政这一说了。相应地,运用人民民主专政的力量,巩固人民的政权,事实上也早已不存在了。可是,你却刻舟求剑,继续打着坚持人民民主专政的幌子,继续打着运用人民民主专政的力量,巩固人民的政权的招牌,请问,你暗地里兜售的究竟是什么货色呢?是否是毛主席预见的”反动的、法西斯式的专政“?如果是这样,请问你的正义在哪里?你的公理又在何方啊?

三、王伟光:毛泽东把马克思主义关于国家和无产阶级专政的一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发展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学说,提出了人民民主专政的思想。他指出,总结我们的经验,集中到一点,就是工人阶级(经过共产党)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这个专政必须和国际革命力量团结一致。这就是我们的公式,这就是我们的经验,这就是我们的主要纲领。人民民主专政是我国社会主义国家政权的实质和主要内容,坚持人民民主专政是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基本保障,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须坚持的一个基本原则。

中流击水三问王伟光:毛泽东总结的”工人阶级(经过共产党)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确保了人民民主专政了么?显然,没有。因为就是在这套体制下,党变色了,国变修了,胡汉三、南霸天卷土重来,人民重又回到了解放前。既然如此,王伟光院长可曾仔细想过我们的公式、我们的经验和我们的主要纲领的缺陷或者漏洞究竟在哪里啊?如果你不能正视或者不肯承认我们的公式、我们的经验和我们的主要纲领存在缺陷,不能深刻反省我们的公式、我们的经验和我们的主要纲领,不能准确找出我们的公式、我们的经验和我们的主要纲领的缺陷,并用正确的办法弥补之,你何以能够指导中国继续前行啊?

四、王伟光:今天,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仍然处于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所判定的历史时代,即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个前途、两条道路、两种命运、两大力量生死博弈的时代,这个时代仍贯穿着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阶级斗争的主线索,这就决定了国际领域内的阶级斗争是不可能熄灭的,国内的阶级斗争也是不可能熄灭的。

中流击水四问王伟光:现在仅仅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个前途、两条道路、两种命运、两大力量生死博弈的时代么?1962年毛泽东在七千人大会上讲的”就会变成修正主义的国家,变成实际上是资产阶级的国家,无产阶级专政就会转化为资产阶级专政,而且会是反动的、法西斯式的专政“哪里去了呢?你何以骑着毛驴找不到毛驴了呢?莫非为了转移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的大方向,将目标引向一般资本主义和中小资产阶级,让左右互相争斗,以便特色统治阶级继续做维稳渔利的中国梦不成?

五、王伟光:在这样的国际国内背景下,人民民主专政是万万不可取消的,必须坚持,必须巩固,必须强大。否则,不足以抵制国外反动势力对我西化、分化、私有化、资本主义化的图谋,不足以压制国内敌对力量里应外合的破坏作用。必须建设强大的国防军,必须建设强大的公安政法力量,以人民民主专政的力量保卫和平、保卫人民、保卫社会主义。

中流击水五问王伟光:在这样的国际国内背景下,究竟应该是坚持人民民主革命啊还是坚持虚假骗人的人民民主专政啊?难道你上面给出的”在《哲学的贫困》、《共产党宣言》等著作关于国家问题论述中,马克思恩格斯指出,无产阶级用暴力推翻资产阶级统治而建立自己的统治;无产阶级革命的第一步就是使无产阶级变为统治阶级,争得民主;无产阶级国家即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还不足以回答这个问题么?莫非你忘记了你上面给出的这段话不成?你不觉得你现在给出的答案,与马克思的教导是完全背离的么?请问王伟光院长,你的屁股究竟坐到哪里去了呢?

附注: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见网络】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0-1 16:32:00 |显示全部楼层

评司马南在北京论坛上关于阶级斗争问题的发言

本帖最后由 xiaoliwencai 于 2014-10-1 16:38 编辑

司马南在北京论坛上关于阶级斗争问题的发言,我认真地看了。司马南提出“我的意思很明确,离开了阶级斗争,离开了无产阶级专政,离开了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就不存在什么党的基本路线。自然也就不存在什么邓小平理论了。多少年来,那些喊着贯彻邓小平理论的人只讲邓小平理论当中的一点一一改革开放, 有意淡化、不承认另外一点一一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他们刻意把手持两把斧子的邓小平,改成只玩一把大刀的邓小平”,这段话,我以为是司马南发言的核心意思。

如果从传统的观点看,司马南的话不无道理。问题就出在,司马南不晓得,传统社会主义的体制存在严重缺陷;不晓得四项基本原则包藏祸心,坚持党的领导不符合马克思主义;不晓得挂着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招牌的所谓的邓小平理论,究其实,是打着红旗反红旗的修正主义理论;不晓得经过三十多年的改革,在邓小平理论指导下,中国已经变成了比戴高乐还坏的资本主义等等。但不管怎样说,纵观司马南的二十个问题,可以十分肯定地说,司马南承认阶级斗争,赞同阶级分析的方法,并主张现阶段阶级斗争,要立足于当前实际,采用恰当的阶级斗争方式,逐步地走向无产阶级专政,这就足够了。而这正是我们继续讨论下去的基础。基于上述这些原因,我将三年前给张宏良等提出的十个问题搬出来,请司马南考虑并予以回答:

一、现在的特色中国的性质是什么?还是社会主义么?现在的特色中国究竟是哪一个阶级专政?是官僚资产阶级还是一般资产阶级?对于一个社会来说,这个最基本的问题必须搞清楚。正确地回答这个问题,实质是要回答无产阶级的首要敌人究竟是谁的问题。

二、你是谁?你自己究竟属于哪一个阶级?你是为了哪个阶级服务的?对于一个人来说,这个最基本的问题,也要搞清楚。正确地回答这个问题,是要解决立场问题,就是站队,以求寻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

三、一些人总是拿毛泽东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说事。殊不知,毛泽东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适用的前提条件是无产阶级专政。而现在是无产阶级被专政。现在也不存在反对资本主义复辟的问题。因为资本主义早已复辟。而且还是最坏的资本主义,是比戴高乐还坏的法西斯。要想改变现状,对于无产阶级来说,除了起来革命,早已别无选择。汇总拿毛泽东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说事的,大体分两部分人:一部分是修正主义及其五毛党。他们打着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幌子,极力忽悠无产阶级攻击一般资产阶级,挑起左右争斗,并污蔑真正的革命左派为左派带路党,以此捍卫修正主义专政无产阶级被专政;另一部分人,是无产阶级内的不觉悟者。他们明明是被专政的对象,却总是站在专政者的立场上,全然忘记了官僚资产阶级才是无产阶级的首要敌人,他们极力反对一般资产阶级,反对普世价值,俨然成了官僚资产阶级用来攻击一般资产阶级捍卫法西斯统治的炮灰。请问,你如何看待此事?

四、如何对待官僚资产阶级及其依赖的党国官僚专制体制?

官僚资产阶级作为无产阶级革命的对象,必须铲除之,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这个阶级并非铁板一块,却是客观事实。无产阶级要不要采取分化反动派、联合进步派,争取中间派、孤立并打击顽固派的策略?这是其一。

其二,官僚资产阶级专政之所以存在,依赖于党国官僚专制体制。无产阶级革命要不要革除党国官僚专制体制?如果不需要,理由是什么?如果必须,那么革除了以后,无产阶级究竟该建立一个什么样子的体制?

五、如何对待执政的共产党?

共产党已经变质了,成了反动的了。这是客观事实。但是,不惟其如此,社会主义的旗帜还不得不高举着,尽管加了一个特色;马列主义还作为该党的指导思想,尽管是假惺惺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也不敢放下。这就是共产党的虚伪性。第三,共产党是中国的第一大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谁也替代不了。第四,共产党内不乏真正的共产党人等等。依据这些特点,无产阶级要不要充分利用共产党的虚伪性?要不要联合共产党内的进步力量?无产阶级究竟是采取帮、促、逼、联共产党使其回归社会主义还是打倒共产党回归社会主义的策略?

六、如何对待一般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

是否承认一般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之间存在着矛盾?是否承认一般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存在着矛盾?是否承认一般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对官僚资产阶级存在着依赖性?毛泽东曾经指出的一般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两面性(亦即革命性和反动性)、软弱性、妥协性、投降性是否依然存在?那种一味地联合一般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亦或是把他们也作为此次革命的对象,将其赶到官僚资产阶级的一边去的简单策略是否可取?无产阶级是否需要用革命的两手对待一般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两面?

七、无产阶级要不要组成革命的民主统一战线?

无产阶级究竟是关起门来独自革命,还是联合官僚资产阶级、共产党内的进步力量以及农民阶级、一般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建立广泛的反对官僚资产阶级及其依赖存在的党国官僚专制体制的民主统一战线?

八、无产阶级革命究竟依靠谁?要不要组织起来?

无产阶级的解放,究竟是无产阶级自己的事情还是特色当局的事情?无产阶级进行革命,究竟是依靠特色当局的进步力量、一般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还是最广大的无产阶级?另外,既要革命,就得有一个用马列毛主义武装起来的革命党。这是无产阶级革命首先要考虑并着手解决的问题。无产阶级倘若在这个问题上不能取得突破,其他一切都是空谈。现在,共产党已经变质。无产阶级要革命,究竟是依靠现在的共产党还是另立新党?如果要成立新党,但是执政的共产党百般阻挠和迫害,无产阶级该怎么办?无产阶级要不要立即行动起来,联合起来,充分利用宪法第35 条,和执政的共产党展开有理有利有节地斗争?

九、究竟什么人反对多党制?

现在,拼死反对多党制的是特色当局及其走狗。有些貌似革命的左派大爷也跟在他们屁股后面竭力反对多党制,请问你算什么?我们暂且不争论无产阶级专政是一党制还是多党制,也暂且不提无产阶级专政是否需要落实结社自由,退一步讲,即便是你的无产阶级一党制的主张是正确的,但是,现在是无产阶级专政么?在当前无产阶级被专政的社会形态下,一党制究竟有利于谁?

十、无产阶级进行革命的路径究竟是什么?

要不要承认信息化使得无产阶级毫无秘密可言?无产阶级究竟是采取秘密斗争还是公开斗争?要不要承认现有法律还保留了相当一部分有利于无产阶级进行革命斗争的条款?无产阶级要不要充分利用现有的法律如宪法第35条进行合法斗争?要不要承认中国目前是统一的相对稳定的国家?要不要正视法西斯统治的无孔不入、无处不在?在这种状态下,无产阶级是否存在着进行武装斗争、军事割据的条件?也就是说,无产阶级革命究竟是采取公开、合法、群众斗争加街头革命的形式还是秘密地武装斗争的形式?

以上所有这些问题,都一一摆在无产阶级革命左派的面前,要求我们必须给出正确的回答。而要想正确回答这些问题,无产阶级革命者就必须客观地而不是主观地、全面地而不是片面地、深刻地而不是肤浅地认识现实,然后,灵活地而不是教条地运用马列毛主义,对于现实进行细致地分析,然后,方能得出正确的答案。否则,是绝对不可能的。自然,在错误的认识和错误结论的指导下,要想取得无产阶级革命的最终胜利,注定也是不可能的。我殷切期待着司马南:不要忽悠,不要绕弯子,不要回避,就上述问题给出明确而又简洁地回答。

附注:司马南在北京论坛上关于阶级斗争问题的发言【见网络】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0-1 16:35:49 |显示全部楼层

评“北京论坛第一次会议--从王伟光被公知围剿谈起”

本帖最后由 xiaoliwencai 于 2014-10-1 16:40 编辑

2014年9月28日,北京论坛围绕着王伟光被公知围剿召开第一次会议。与会人员包括:孔庆东,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宏良,中央民族大学教授;艾跃进,南开大学教授;王立华,昆仑策研究院副院长兼秘书长;任志刚,延安精神研究院研究员;卢麒元,金融专家;胡志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司马平邦,时评人;黄河一脉,山东党校教授;朱建,金融专家;许玉杰,作家;尹国明,东博文化研究院研究员;李艳艳,博士;昆仑岩,昆仑策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少将;臧汝奇,中国法学会会员;缪峰,得象集团董事长;湘军校尉,国企老总;曹忆南,全聚德高管;马胜国,全聚德高管;梁长江,复兴网主编;陆晓鸿,复兴网编辑,李志伟,律师;佟明晶,滦县三中校长;曾士权,红色网友。会议上,许多左翼人士发言,声明公开支持王伟光,表达他们对于该事件的严重关切。下面,就各位的发言,我来做个大致的点评。

【王立华】阶级和阶级斗争是客观存在,我们与国内外扳倒中国势力的斗争,与反共反社会主义势力的斗争,本质上就是阶级斗争的反映。只不过他们暂时还翻不了天,还没呈现暴力对抗形式,没有必要当成主要矛盾罢了,当然,对人民内部的认识不同,更重要的是勾通交流,更大限度的达成共识。当年毛泽东学马克思主义,只取四个字:阶级斗争。因为这是救国救民的关键。今天提阶级斗争,反共势力一片嚎叫,说明打中了他们的命门。因为他们明明站在权贵资产阶级一面,却打扮成民的代表,前提必须不能用阶级的概念,这个照妖镜下他们原形毕露。另外,有的内奸勾结外敌一起乱港。他们推行了一条丢掉人民的错误路线,客观上帮助了西方颠覆势力。依靠大资产阶级治国治港,丢掉自己本来的阶级基础和群众基础,是自取灭亡之路。政策方向到了必须调整的时候了。对资本应利用和节制结合。

【中流击水点评】不错,阶级和阶级斗争是客观存在。问题是你是谁?“我们”又是谁?我们还是社会主义么?反共反社会主义的势力究竟在哪里?你搞清楚了么?你如何理解毛主席指出的“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走资派还在走”?还有,我们何以会从毛主席时代的社会主义堕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为何毛主席提出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没有能够起到防微杜渐,没能有效阻止修正主义的上台?其漏洞或者缺陷究竟在哪里?补救办法是什么?你说“依靠大资产阶级治国治港,丢掉自己本来的阶级基础和群众基础,是自取灭亡之路。政策方向到了必须调整的时候了。对资本应利用和节制结合。”对此,我完全赞同。问题是,谁来调整?怎样调整?他要是不调整,你该怎么办?你能怎么办?调整完以后,如何巩固调整的成果,使其不至于再次丢掉?【待续】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0-1 16:41:22 |显示全部楼层
【胡志越】就社会发展而言,欧洲以文艺复兴为标记走入近现代,中国则以砸烂孔家店为前提,开辟了中华民族现代化的新纪元。文艺复兴究竟要复兴什么?面对自然暴力、亚洲的压迫、人与命运的劫数——复兴奥林匹斯众神境界,用以重构公平的国家关系、洲际关系以及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团结的欧洲才能抢占欧亚地缘战略的制高点——此战略观为当代欧洲联盟的理论基础。五四运动砸烂孔家店的历史意蕴在于:战略打击与颠覆以大地主阶级所有制为经济基础的等级社会制度,作为重构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的逻辑基点,并在中国革命中奠定了新民主主义至社会主义一脉相承的道德基础——由是,保卫新中国就是保卫自鸦片战争以来第一次真正获得独立主权的人民国家、就是保卫劳动阶级的根本利益、就是保卫自己的财产。所谓的抗美援朝——实质就是创造独立的中国和平发展的国际空间。今日,中国经济受制于美帝全球化霸权,是令人心痛的事情。

鉴于中国欲强化以‘’混合所有制‘’为本质特征的私有化,其货币、金融、经贸、生产及其财产占有与分配等必将日益受制于美帝全球化,仅剩‘’意识形态高地‘’尚未沦陷——依据2014年最新系统分析,随美元币值强劲反弹,强烈经济危机正人工合成,全球系统敏感反应,具明确方向性。目前,西方诱迫中国的既定目标:一是调整结构;二是紧缩货币;三是债务重组。三目标同时实施好于单独,便于诸国在华实施债务与股权置换。调整产业结构即瓜分国企产权,金融租赁作为国际资本集团掠夺他国财产的新形式(掠夺经营权);通过美元快速升值对中国经济施以外科手术,廉价购买中国在其境内外的资产;紧缩货币供应与限制中国商品出口等相结合,可致其经济停滞、生产衰退、企业倒闭、劳动者失业及其生活艰辛、社会动荡加剧。三目标统称“货币休克”,是裂解中国的重要战略环节。第三次财产掠夺重启于2013年,目标锁定中央企业资产27.8万亿元、地方国有资产17万亿元、行政事业单位国有资产8万亿元(科教文卫、传媒出版),新殖民主义者务求第三次财产掠夺统一于国际资本旗下。此次掠夺,囿于在党内外引发纷争,美元升值需要一个快速切换的“财产权理由”。

2014年4月国务院公布80个产业向资本家出卖:铁路、港口;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水电、风电、光伏电;油气集输、煤化和石化。今构成以石油、国有银行私有化、整顿国有企业银行和金融系统(即美日欧蔑称为中国“影子银行”问题)等三大战略焦点。只要一经确认中共实施大规模国企私有化,则美联储将快速合成一轮通货紧缩,美元币值将强劲反弹,打击中国经济,配合中外资本家廉价掠夺优质国民财产,制造社会信用总危机,直至颠覆中共。若中国不暂停私有化,足以引爆系列信用危机,进而引爆强烈的阶级斗争、思想斗争及其政权斗争,终必导致执政总危机!迄今,中国无任何‘’快速战略转型‘’之迹象,‘’意识形态高地‘’能单独支撑多久?

大国征服中,若一国居战略困守地位,且货币、金融、经贸、生产及其财产占有与分配等皆受制于敌国,则国际压迫一定向内传导为阶级压迫;它的战略转型或崩溃(尤其是信用体系)必表现为快速的过程——当敌国施以‘’裂解打击‘’的‘’烈度”远大于困守国转型“烈度”时,后者将遭肢解,即阶级裂解、民族裂解、社会裂解,甚至国家裂解!故大国应倾举国力于‘’斧刃之上‘’,以点线突破,带动全局,务求快速,如‘’普京转型‘’即为全民族同仇敌忾的“极速转型”,并通过战略前突格鲁吉亚向世界宣告俄罗斯的重新崛起,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其‘’快如闪电‘’的系统举措,堪称人类史之经典——故困守之大国选择‘’缓慢转型‘’是自欺欺人,犹如六出祁山的武装大游行,终败!俺的三个主题正强烈支持王院长,如现代化的逻辑基点即阶级性,大国的裂解首推阶级裂解,国际压迫向内传导为阶级压迫!都是跨系统层面的最有力支持!

【中流击水点评】胡志越的发言,实际是对我上面给王立华部分提问的回答,也是对王立华的“依靠大资产阶级治国治港,丢掉自己本来的阶级基础和群众基础,是自取灭亡之路。政策方向到了必须调整的时候了”的进一步阐释。危险,大家都看到了。办法也提出来了。问题是,为什么明明那是万丈悬崖,你告诉了他,他还硬是要往下跳?根源究竟在哪里?倘若他就是不听,你该怎么办?你能怎么办?【待续】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0-1 16:42:41 |显示全部楼层
【缪峰】当年主席有社会各阶级的分析,现在也应该对当前的阶级进行一下分析,形成一致意见!很多人其实是被剥削阶级,还稀里糊涂,替剥削阶级卖命!例如现在大量的所谓白领!起的比鸡早,干的比驴累,吃的比猪差,睡的比狗少!

【中流击水点评】赞成。关于这方面分析,许多人都做过。我的《我看毛泽东、文革以及中国的现在和未来》http://www.szhgh.com/Article/opinion/zatan/201402/43801.html 对此就有专门阐述。欢迎批评。

【艾跃进】中国社科院王伟光同志的文章发表后,正义力量欢欣鼓舞,反动势力如丧考妣。而反动势力对王文的攻击证明了该文的正确性:阶级斗争不仅存在,而且非常潋烈。我们不仅支持该文立场,而且希望以此为契机向反动势力发起反击,并团结更多的人民群众为恢复毛泽东思想和社会主义公有制而不懈努力!

共产党就是阶级斗争的产物,回避阶级斗争是在抹杀自己的党性,背叛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也是在自废武功。富士康13跳、昆明暴恐、钓鱼鸟南海领土危机哪个不是阶级斗争?!对王伟光的围剿,就是对宪法的挑战,对中国共产党的挑战,对中国人民的挑战。因此,那些声称要绞死王伟光的反动公知是人民公敌,人可诛之!私有制产生阶级,阶级社会必然会有阶级之间的斗争。消灭阶级的前提是消灭私有制,这个任务只有共产党通过无产阶级专政才能完成。21世纪阶级斗争在中国的特点是共产党中的某些人漠视、放弃,甚至反对阶级斗争。

【中流击水点评】与科学社会主义相对应的,除了新自由主义以外,还有修正主义。与修正主义存在尖锐矛盾的,不仅是科学社会主义,还有新自由主义。当修正主义占据统治地位时,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修正主义和新自由主义以及科学社会主义的矛盾,新自由主义与科学社会主义的矛盾属于次要矛盾。当新自由主义占据社会的统治地位时,社会的主要矛盾是新自由主义与科学社会主义的矛盾。不错,“消灭阶级的前提是消灭私有制,这个任务只有共产党通过无产阶级专政才能完成”,请问艾跃进:特色中国的社会性质究竟是什么啊?是科学社会主义、修正主义还是新自由主义?现在究竟是哪一个阶级占据统治地位啊?王伟光的阶级立场是什么?是无产阶级么?你所谓的反动势力究竟是指谁啊?他们究竟在哪里啊?那些声称要绞死王伟光的所谓反动公知是从哪里来的啊?谁给了他们那么大的胆子啊?他们的总后台是谁啊?不错,“21世纪阶级斗争在中国的特点是共产党中的某些人漠视、放弃,甚至反对阶级斗争”,问题是,何以会如此?他要是不改正,你该怎么办?你能怎么办?

【孔庆东】同意诸位同志的发言。围剿王伟光,就是要扼住劳动人民的咽喉,就是要维护走资派杀人如草不闻声的铁屋子,就是对共产党宣战却不许共产党反击的十字军。阶级斗争是客观存在的现实,但是处理阶级斗争的方法策略是多种多样的。敌对势力对劳动人民进行残酷剥削压榨,反过来诬蔑共产党对他们残酷无情,这个事实必须澄清。一部阶级斗争史,总是劳动人民和革命者血流成河,而革命胜利后对敌人往往是宽大有余镇压不足。鲁迅主张痛打落水狗,毛主席说宜将剩勇追穷寇。但人民群众由于天生的善良,经常会忘记那些血淋淋的历史教训。文革后期许多文艺作品提醒人民“还乡团”的问题,但是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后来还乡团果然来了,居然还高举着毛主席的旗帜。正像《杜鹃山》里唱的:“痛定思痛,你要把前因后果细思量。”今天正好可以将计就计,借敌人围剿王伟光,重新唤醒人民的阶级斗争意识。团结各阶级,孤立打击买办资本阶级和汉奸卖国势力。

【中流击水点评】请问孔庆东:现在的共产党还是原来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革命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共产党么?走资派在哪里啊?买办资本阶级和汉奸卖国势力又是在哪里啊?你是谁啊?究竟依靠谁“团结各阶级,孤立打击买办资本阶级和汉奸卖国势力”?人家要是不听你的,你该怎么办?你能怎么办?另,买办资本阶级和汉奸卖国势力是怎么冒出来的啊?他们得以存在并能够发展壮大的条件究竟是什么啊?【待续】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0-1 16:44:19 |显示全部楼层
【许玉杰】马克思当年就把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作为识耐真假社会主义的试金石。我们处在社会主义时期,一直到共产主义实现前,只要存在社会变质的可能性,就不能忘记阶级斗争。今天社会主义硕果仅存,岌岌可危,必须举起阶级斗争的旗帜,旗帜鲜明地同妄图改变社会主义性质的走资派斗争。当前仍然存在走什么路的大问题,而且是斗争的关键时刻。敌对势力要做疯狂地对抗、反扑。在这个时侯仅靠一般的教育是不行的,必须用阶级斗争的工具无产阶级专政来保卫社会主义。对人民可以用教育的方法,对敌人只能用铁拳。对付敌人的反扑,应当多说一些通俗易懂、让老百姓切身感受的话。我觉得,阶级不是某一个个体;阶级不唯成分、不唯资产;阶级斗争的形式也不一定就是大运动、打批斗等等。这些认识要争取群众的共识。凡是出问题的地方,都是没有团结广大人民。甚至相反。人民民主专政就是人民大众对敌人的专政,不团结广大人民怎么行。中央要听听香港普通平民的声音,才能解决问题。政治就是阶级对阶级的斗争。

【中流击水点评】“在这个时侯仅靠一般的教育是不行的,必须用阶级斗争的工具无产阶级专政来保卫社会主义”,简直是一派胡言!对照1962年,毛主席在七千人大会上的那段著名讲话“在我们国家,如果不充分发扬人民民主和党内民主,不充分实行无产阶级的民主制,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无产阶级的集中制。没有高度的民主,不可能有高度的集中,而没有高度的集中,就不可能建立社会主义经济。我们的国家,如果不建立社会主义经济,那会是一种什么状况呢?就会变成修正主义的国家,变成实际上是资产阶级的国家,无产阶级专政就会转化为资产阶级专政,而且会是反动的、法西斯式的专政“,自己蒙住脑袋,好好想去吧?

【卢麒元】首先,我们要支持王伟光老师。其次,我们也需要完善相关论述。阶级斗争在当下,具有崭新的特征。我们以人民立法作为新的斗争方式。人民民主专政,首先就是人民立法。今天,香港还是使用了催泪弹。六千警察,胡椒粉,催泪弹。其实,都是老百姓,真的很悲催。什么是阶级斗争,正在街上上演。本来,是99%斗1%,结果变成了港独。老百姓需要有人领导啊!是1%的港独,不过他们绑架了99%。五年了,本应领导香港的社会主义运动。然而,却把老百姓推到了对立面。值得深思啊!我们还要深入,赋予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时代的内涵。香港问题,本质是超级地租,也就是阶级斗争。我们还是要注意四中。毕竟别人要讨论法律问题。预算法修正案通过,他们的准备工作非常充分。国务院拉长物权登记办法,封死了真对资产和资本的课税。香港出事后,更感觉信息渠道问题。领导可能并不了解问题的严峻,对方其实并不介意理论之争,他们在立法中达成了目标。

【中流击水点评】卢麒元先生抓住了当前阶级斗争的实质,就是是99%斗1%。香港斗争是这样,美国华尔街斗争是这样,大陆阶级斗争也是这样。只是,大陆和香港比美国更复杂,因为这边还有一个割除封建性极强的党国官僚专制主义尾巴的任务。为此,香港已经行动起来了。请问左派大佬们,面对香港斗争,你们的屁股打算坐到哪里去啊?至于卢麒元先生提到的立法权,我看,那是下一步的事情。先革命,取得政权,然后,才有什么立法权。否则,是绝无可能的。没有资格!【待续】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0-1 16:45:34 |显示全部楼层
【尹国明】这次王伟光的文章确实给左翼以很大鼓舞。这篇文章起到了石破天惊的效果。共产党重提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这是在回归真正的完整的马列毛理论的宣言,共产党开始阶级意识觉醒的号角。虽然这还只是当年左翼力量的声音,还未上升为全党的意志,但有了这种声音就有了好的开始。这篇文章的作用好比实践检验真理那篇文章,当然作用是跟他们相反,这才是思想拨乱反正的开始。对手已经感觉到这种威胁,所以全力反扑。这也让他们的民主自由以及为民请命的形象破灭。有了这篇文章,我们谈阶级斗争,就不会再那么曲高和寡,也不会因为一谈阶级就被和极左划等号。当年的左翼公开发声,就等于一直潜伏状态的当内左翼开始公开自己的观点,这种底气当然来自习总的支持甚至直接授意。党内的人中间派因为这篇文章而重新反思自己的观点和自己的占位,整个意识形态会向左明显调整。共产党意识到只有回到阶级斗争学说上来,才能找回三个自信,打赢舆论战。由此,全社会的思潮也会加速左转。之前我们已经把右派的观点理论制高点给打掉了,现在就我们开始正式确立左翼的理论制高点,在这个基础上形成左翼的一揽子解决方案,推动从理论到实践的左转。但是,首先必须顶住右派的这波理论反扑。一旦顶不住,不但有可能退回原点,更大可能是退的更远。所以全力以赴支持王伟光,顶住了他们的三板斧,前面就是一篇开阔地。

社科院应该多跟我们互动一下就好了。人家右边都是体制内外上下联动,信息也灵通,左边这一块还是不如人家。理论文章和通俗段子,都要有,结合起来效果最佳。这点在微博就结合的挺好的,微博大量段子手,再有立论严谨的理论文章支持,战斗力就出来了。只要共产党真重讲阶级斗争,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所有问题都是共产党的问题,共产党的所有问题都是源于不讲阶级斗争了,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现在重提阶级斗争,也是说明共产党内健康力量也意识到问题的根源。找准了病因,就好办。为什么共产党不能团结广大群众了?因为放弃了阶级理论,不知道谁是自己依靠力量,谁是敌人了。香港闹的大一点,也不全是坏事。只要大陆不乱习,香港就乱不到哪里去。反过来,香港乱一些,也给党内和大陆人民提供反面教材。关键是内鬼啊。但只要共产党不讲阶级,内鬼就分辨不出来。这次王伟光的文章,算是集中了靶心了。所有问题集合在一起的靶心。打赢这一仗,党内健康力量才有信心。然后才可能有阶级斗争成为全党共识的可能,才有解决其种种问题和危机的可能。港人优越感也主要是被精英控制的媒体灌输出来的。笔杆子掌握在美英代理人手里。共产党自己都在培养新的李嘉诚了。所以不提阶级,这些错误会一直继续。所以一切的一切,必须先从讲阶级斗争开始改变。港台都是局部问题,共产党的理论和路线是全局问题。

【中流击水点评】需要搞清楚一个问题,与新自由主义相对应的,不仅有科学社会主义,还有修正主义。你用腐朽落后的修正主义的办法,是注定打不过新自由主义的。对此,外有前苏联党垮塌国解体,内有三十多年改革,修正主义被新自由主义牵着鼻子走,在和新自由主义的较量中,修正主义势力节节败退,现在,已经被逼到悬崖边上了。在这种条件下,倘若执政当局不能痛定思痛,改邪归正,拨乱反正,立即丢下修正主义的引魂幡,坚定拾起科学社会主义的革命武器,还在大谈特谈什么三个自信,做什么复兴梦,那就真的离死不远了。如果是那样,即便是神仙在世,也救不了他。

附注:北京论坛第一次会议--从王伟光被公知围剿谈起【见网络】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0-2 05:51:54 |显示全部楼层
xiaoliwencai 发表于 2014-10-1 16:17
王伟光的《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我认真地读了。有些问题,现提出来,请王伟光和支持王伟光的有关 ...

嗯。不知你认可王伟光所定义的人民民主专政否。无论同意不同意,请给出你的定义并依题写出你的论文,供大家讨论学习。

这个要求不知难否?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0-2 07:10:59 |显示全部楼层

小议人民民主

本帖最后由 xiaoliwencai 于 2014-10-2 07:25 编辑

最近,发现一些左派网友对民主的问题开始重视起来,这是好事。本来,无产阶级追求的是最彻底的民主,无产阶级左派是最爱民主的。谁成想,长期以来,民主的话语权却被右派抢夺了去,左派反倒成了极左和专制的代名词。之所以如此,这里面固然有历史和现实的原因,同时,与左派对于民主的确缺乏深刻认识,似乎也不无关系。下面,就人民民主这一话题,谈谈我的浅见。

什么是民主?

在我看来,生产资料归谁所有,谁就是主。生产资料归奴隶主阶级所有,奴隶主阶级就是主。生产资料归以皇帝老儿为首的地主阶级所有,以皇帝老儿为首的地主阶级就是主。生产资料归资本家阶级所有,资本家阶级就是主。实行公有制,生产资料归全体人民所有,全体人民就是主。在人类历史进入资本主义社会之前,存在的只是奴隶主阶级和封建君主的独裁专制,根本不存在什么民主。直到经过资产阶级大革命,人类历史进入到资本主义社会,情形才发生了根本改变。伴随资本主义制度的确立,资产阶级法权的问题产生了,相应地,形式民主的问题亦即言论自由、游行自由、罢工自由、结社自由、宪政、选举民主等问题都产生了。毫无疑问,形式民主的产生是人类历史的一个重大进步。否认这一点,是不对的。倘若排斥这一进步,拒绝这一进步,不仅是糊涂的,错误的,更是严重的反动的倒退。

自从人类社会进入到资本主义社会,出现了资产阶级的性质民主和形式民主的区别。等到人类进一步向前发展,推翻了资产阶级的统治,无产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人类就进入了社会主义社会。而社会主义社会的无产阶级性质的民主,同样需要形式民主的表达。比如无产阶级的法权亦即生产资料全民所有权的代表权的正确表达以及无产阶级政权的组织形式等。这样,继承和发扬资产阶级的形式民主,就成了社会主义的无产阶级无法回避且必须面对的问题。倘若有人试图以各种借口否认资产阶级形式民主,排斥资产阶级的形式民主,则不仅是糊涂的,更是错误的。倘若那样,就必然会走向无产阶级性质民主的反面,变成了反动的独裁专制。事实也正是如此。世界上,所有自称为社会主义的国家之所以发生了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甚至最终轰然倒塌,根本的原因之一,与他们在落实社会主义体制上顽固拒绝资产阶级的民主形式而走向了独裁和专制不无关系。自然,中国也不例外。

另外,世界的发展是不平衡的,多样的。人类从资本主义社会进入到社会主义社会,也并不是一步到位的。它需要受生产力等诸多条件的制约。这也就意味着,在完全的资本主义社会和完全的社会主义社会之间,还有以资产阶级为主体辅之以国有制的民主社会主义社会、以公有制为主体辅之以私有制的新民主主义社会。既然如此,民主就分为资产阶级性质的民主、民主社会主义的民主、新民主主义的民主和社会主义的无产阶级民主。因此决定了,在不同的发展时期,人民包含了与其相对应的特定含义。同时,因为这些民主,都需要一定形式民主的表达,自然就有了资产阶级的形式民主、民主社会主义的形式民主、新民主主义的形式民主和社会主义的无产阶级的形式民主。

由此看来,那种只谈性质民主,回避形式民主,用性质民主掩盖形式民主,是不对的。反过来,只提形式民主,回避性质民主,用形式民主来掩盖性质民主,也不对。还有,那种无视生产力条件的制约,刻意搞一大二公的彻底民主,则是陷入了历史唯心主义,更不对。而自由资本主义经过竞争演变为现在的大资产阶级的统治,即便还保留了形式的民主,实际已变成了独裁专制,距离灭亡已经不远了。

目前,我们的初级目标或者我们的最低纲领,能且只能是实行新民主主义的性质民主配置以新民主主义的形式民主亦即新民主主义的宪政。这里的人民,就是指以无产阶为主体且包括了中小资产阶级及其知识分子在内的最广大人民群众。级即便如此,也需要开启新民主主义革命并取得胜利以后方能实现。所以,如何开启并完成宪政新民主主义革命,就成了摆在每一个关心中国前途和命运的有识之士面前的重大问题。




发表于 2012-11-25。2014-10-2修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7-6 12:45 , Processed in 0.025013 second(s), 8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