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透过《软埋》看“中国特色” 方知“邓氏改革”藏玄机

2017-6-24 22:03|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212| 评论: 0|原作者: 向东|来自: 山丹丹红网

摘要: 《软埋》是一部什么作品?它认为共产党在土地改革、社会主义改造中,搞了阶级迫害,是地痞流氓把开明绅士打入十八层地狱,灭绝人性、天理难容。为此,她进行了血泪控诉。作者对土改时期的共产党及当时共产党所代表的阶级,充满了刻骨仇恨。

透过《软埋》看“中国特色  方知“邓氏改革藏玄机


作者:向东


《软埋》作者方方,是党的当红高级干部,官权舆论、主流文化圈内人。除了湖北省作协主席外,还有许多中央组织的头衔。因作品、人品而获得了无数殊荣。她是一个改革开放吹鼓手,新旧剥削文化承传双面人,堪称当今社会佼佼者,典型的时代产物。

  《软埋》是一部什么作品?它认为共产党在土地改革、社会主义改造中,搞了阶级迫害,是地痞流氓把开明绅士打入十八层地狱,灭绝人性、天理难容。为此,她进行了血泪控诉。作者对土改时期的共产党及当时共产党所代表的阶级,充满了刻骨仇恨。她通过哀怨诉苦、巧妙夸张的艺术手法,不惜捏造谎言、虚构情节,发泄内心对革命的痛恨。转弯抹角、绘声绘色地描述了共产党带给一代文明乡绅、地方富豪及其家人的无限痛苦和灭顶之灾。

  方方用《软埋》,反映被打倒的剥削阶级内心情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你打倒并剥夺了别人,人家没有办法,有机会写文章臭骂你一通,解解气,不可以吗?中华民族历史上凡有建树的人物和朝代,有哪个不被污蔑和痛骂?哪一段历史没有被无耻文人歪曲篡改过?信手拈来有代表性的,第一个是两千两百多年前灭六国的秦始皇。虽然在他手上实现了国土、文字、道路、度量衡等等史无前例的统一,可算功盖千秋,却损害了纷争中的六国贵族统治阶级和各自为政的奴隶主的利益,损害了孔孟为首的各类读书人的利益,得罪了当时旧的剥削阶级和依附于剥削阶级的知识分子群。所以,他们重新组织起来,与混进秦王朝内部的野心家呼应夹击,以十倍的疯狂、百倍的仇恨推翻了刚刚建立的秦王朝。特别是受秦始皇焚坑的知识分子们,痛骂两千多年不解气,还在代代相传。

  第二个是一千四百年前开拓运河的隋炀帝。隋炀帝生活有多糜烂,难以考证。不过,文史记载:在隋文帝夫妇主持下,晋王广(炀帝)与发妻十三岁的萧氏成婚,四十多岁仍对其宠爱和敬重,并诞育三子一女,至四十九岁被弑,萧氏始终陪伴在侧,为丈夫求葬礼。可见他们之间的情爱关系,或许比现实中人更为可敬。可见千年来文人笔下的炀帝,那种无以复加的失德淫乱,有几分可信?估计总超不过改革开放养成的贪官污吏们。隋炀帝急功近利,拓疆土,开运河,劳民伤财不假。可当时开拓的1800公里运河,至今还在和着对隋炀帝的骂声,为中国人民发挥作用,也是事实。因为开拓运河而征用了官僚地主富豪的良田和房屋,还因过度征收了赋税和徭役,几乎得罪了所有的人,焉得不被恨之入骨。

  第三个挨骂的是两百八十年前的雍正皇帝,这个人是中国所有帝皇中最勤勉的一个。就因为摊丁入亩、火耗银归公、官民一体当差等等有利于劳动人民的改革,得罪了达官贵人,终于被辱骂得狗血淋头,至今不衰。

  在社会改造中功勋卓著的帝皇,遭遇痛骂是中国封建文化史的特点,而且是旧知识分子的专利,栽赃陷害、无中生有、歪曲丑化,无所不用其极。他们咒骂的往往是对民族有利的那一部分。相反,对被骂朝代搞政变的那些真正的坏人,他们往往忽略不咎。譬如弑君夺妻政变改朝的宇文化及、指鹿为马政变篡权的赵高、谋逆乱政的廉亲王等等,这些人都是阴谋家、野心家,他们视若无睹,笔下留情。对真正镇压农民起义、乱中夺取政权的地主阶级枭雄,常常大加赞赏。这是成王败寇封建文化一大顽疾,历史虚无主义长期毒害的症候,也是中国部分文人败类惯用伎俩,更是中华民族的悲哀。

  过去历代文人,后代骂前代是普遍存在的现象。一种情况是同一种剥削制度内部,譬如封建王朝的更替,新的封建王朝更替了旧的封建王朝,然后新地主阶级骂老地主阶级多么残酷、多么不仁不义,自己多么英明伟大、爱民如子。假意讨好百姓,其实是换汤不换药,甚至变本加厉,一代不如一代。文化人藉机发泄酸臭,搞些不实之词,基本都是剥削阶级统治者内部狗咬狗的勾当,与劳动人民没有多大关系,劳动人民没有文化,也有跟着瞎嚷嚷的。每次农民起义成功,胜利果实也一定被剥削阶级篡夺,剥削与被剥削之间的矛盾并没有解决,阶级斗争依然存在。

  过去的秦始皇、隋炀帝、雍正帝成了挨骂的榜样。骂别人就是标榜自己,以巩固统治地位。被推翻的一些统治阶级挨骂,上台的另一些统治阶级组织文人骂倒台的统治阶级。恶性循环,形成中华文化史中一部分丑陋的卑劣文化。

  另一种情况是:一种新的比较先进的剥削制度,代替旧的落后的剥削制度。譬如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以新的资本主义制度,代替封建主义制度,就像欧洲的资产阶级革命。这种更替包涵的阶级斗争性质更为鲜明。是一种新剥削制度代替旧的剥削制度,剥削的本质没有变。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与上述两种情况完全不同。

  虽然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没有提倡完全消灭剥削,本质上不同于社会主义革命。但它开宗明义地给自己规定了实现共产主义的远大目标,明确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只是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的准备阶段,民主革命胜利就是社会主义的起点。新民主主义向社会主义的转变,是兑现对中国人民的庄严承诺。这种社会变革,第一次以文化革命的形式进行,是继巴黎公社和十月革命消灭人类剥削制度和私有制的又一次伟大尝试。它是比以往中国历史上任何一次革命都更加彻底的革命。因此,遭到了一切形形色色的剥削阶级,一切不愿意放弃私有制、坚持剥削阶级世界观的人的联合反对。自从106反革命政变之后,党内党外一切牛鬼蛇神,轮番跳出来,从各个角度、各个层面、各个领域、各行各业、各条战线,全面反对无产阶级革命,否定文革、否定毛泽东,发展到否定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共产党领导、人民民主专政、社会主义。总之,他们是要彻底否定共产党领导的中国革命。

  方方的《软埋》、莫言的《丰乳肥臀》、陈忠实的《白鹿原》、苏晓康的《河殇》等等,只是整个反革命浪潮中一个个小小涟漪,其丑恶嘴脸、险恶用心,比见不得世面的辛子陵、杨继绳、李志绥、张戎等人的丑陋也不相上下,仅仅是灵魂的自我暴露没有那么赤裸。这些从文化层面的进攻,比起真枪实弹的106政变、气势汹汹的决议、大刀阔斧的经济体制私有制复辟,实在是有点小巫见大巫。但是,千万不可小觑了笔杆子的作用。所有这些,都是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两个阶级大搏斗过程中的表现,是文化革命与文化反革命较量的表现。这种阶级斗争,会比过去任何历史阶段的阶级斗争更加剧烈、更加彻底。因为这种变革是彻底消灭剥削,实现共产主义。党内走资派和他们的御用文人方方们,会比咒骂历史上秦始皇、雍正等帝王更加恶毒地咒骂无产阶级专政、咒骂共产主义。

  其实,这种骂完全正常。一种情况是:人家被你分了田地房屋家产,被你斗争,有的被镇压,丢了性命,子孙后代想不通,骂你一通出出气,有什么不可以?据说还是符合那个什么忠孝文化的。而且土改过程中确有过激和扩大化的情况,把中农当成富农搞,把富农当地主搞,还有少数地方出现地主富农不分田、分差田的情况,也是共产党政策所不允许的。被骂也是活该。另一种情况是阶级报复:旧的剥削阶级统治者被打倒了,谋求复辟重新上台,也在情理之中。无论用什么手段进行斗争、破坏、颠覆都不为过,自然符合他那个生存竞争的道理。如果有力量推翻你的政权,杀了你报仇,就像巴黎公社失败后的结果,就像蒋介石412政变屠杀共产党、齐奥塞斯库被杀一样。除无产阶级专政法律外,也没有其它什么法律规定不可以这样做。问题是力量对比还没有达到那个份上。时机成熟了、条件足够了,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现在的方方们,还只能用咒骂、篡改历史、歪曲事实、造谣污蔑来发泄心底的仇恨,这是走资派给他们创造的条件。

  《软埋》是方方的武器,用笔杆子来攻击土改时期的共产党和当时制定的共同纲领、共和国宪法,这是她的权利和自由。奇怪的是: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民主专政国家,为什么因为造谣污蔑、歪曲篡改、攻击辱骂共产党的历史,反而受到表彰?说明她骂的不是现在的共产党。说明现在的党与土改时的共产党,没有多大关系,两者不是一回事,起码初心是不一样的。方方骂的是土改共产党,表彰她骂得好的是现时执政者。如果那个搞土改的共产党复活,方方一定是另一副嘴脸。要么直扑上去拼命撕咬,那是要有点胆量的;要么阿谀奉承、俯首贴耳,譬如她入党的时候。后一种情形可能性比较大,否则,她混不到现在这么高的地位。

  循名责实,方方应该是现时党的代表和化身,至少是一部分共产党的代言人。那些支持她的党内高层,就是她的后台,她是代表他们发声的。因为有靠山、有势力、有点赞、有鼓噪,所以名声鹊起。获得高格礼遇,凭的就是她作品中日渐浓烈的剥削阶级气味。唤醒贵族灵魂,复苏剥削文化,得到了最高层人的赏识,他们需要这种对土改共产党的叛逆,需要旧地主资产阶级腾出的权贵地位,需要对中国革命的改革。这与贺卫方、茅于轼、袁腾飞等人的情况完全一样。故而,她不仅安然无恙,而且趾高气扬。对住在马路对面曾经亲自参加土改、用事实批判了《软埋》的新四军战士丑牛,她表示出不屑一顾。

  方方和丑牛是两个完全不同阶级的代表:

  方方及其代表的阶级正红极一时,他们正兴高采烈地为夺回了社会主义改造被没收、被赎买的生产资料,把大批工人阶级赶出工厂,重新成为生产资料的主人而弹冠相庆。接着他们继续以改革者的姿态,报复土地革命给他们带来痛苦的泥腿子,清算土改中失去的经济利益,雄心勃勃地进军被他们故意拆毁集体经济而失控的农村,在土地流转中成为继承老地主产业的新时代庄园主。

  丑牛及其代表的阶级已经从中心地带被甩到边缘,甚至重新被剥削受压迫。他们是大批下岗工人、被欺凌的各种打工仔和农民工、讨薪无着、告状无门(有的还进过黑监狱)的上访者、受到不公待遇的各种军人、失地农民等等。他们是已经失去民主权利、政治经济利益得不到保障的弱势群体,是新一代的无产阶级。丑牛虽然是堂堂正正的共产党员,新四军军人、党的干部,因为不肯变色、不忘初心,坚持代表无产阶级利益,与方方们作了坚决的必要的斗争。所以,行动就受到一定限制,出行就不那么自由。

  这就是当前社会阶级矛盾和斗争的实际状况。不乏刀光剑影,多有死生存亡。反映在笔杆子之间的纷争,凶险程度不过九牛一毛。

  这正好说明:党内无可辩驳地存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两个阶级,存在两个阶级的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而且这场斗争正在全面、激烈地展开。

  共产主义运动落入低潮是历史事实,从赫鲁晓夫修正主义集团的背叛开始,中国同样出现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整个世界共产主义运动都出现了反复,世界上一百多个马列主义党都不信马列了,马克思主义都被打得粉碎了,中国共产党能幸免吗?有人借改革开放为名复辟资本主义,否定毛主席继续革命路线。这是过渡时期阶级斗争的必然。出现方方为旧地主阶级鸣冤叫屈的《软埋》,翻土地改革的案,实在是不足为奇,是资本主义复辟路线的延伸。在农村,不少地方政权重新落入地富后代手中已经屡见不鲜,有的地方政权归新地主或者黑恶势力所有。他们实行的基本都是黑社会、封建家长制统治。如果不是农民可以进城打工,以缓解生存的迫切需要,恐怕农村照小岗村分田单干造成的不堪后果,将更加突出。值得注意的是:农村地主阶级的复辟,是比资本主义复辟更加严重的历史倒退。这种严峻态势,不仅不是天方夜谭,而且正以惊人的速度,在广阔天地,向中国人民袭来。如果不是确有苗头,如方方这般聪明的人,是不会拿《软埋》这样血淋淋的刀笔刺向土八路的。

  封建地主阶级刘文彩、黄世仁、南霸天、周扒皮等等恶霸地主,一代又一代骑在贫困农民头上,残酷剥削压迫几千年,多少劳动人民的生命在他们的淫威下,如草芥微尘,随时可以灰飞烟灭。酒肉臭、冻死骨,就是封建时代的写照;扒人皮、喝人血,就是阶级压迫的铁证;“还乡团”、“收租院”,都曾是历史存在;地主阶级对待农民的反抗,挖眼珠、断脚筋,沉塘斩首,焦门灭族......真是罄竹难书。他们的累累罪恶,只是在1949年解放到1976年9月的二十七年当中,得到了正义控诉和合法清算。1979年以后,毛主席“钦定”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上台,开始为他们的父辈地主富农阶级平反、安抚,接下来方方们血泪控诉、翻案倒算。他们正按照这个反革命逻辑,向无产阶级冲杀过来。

  现在人们看到了方方《软埋》的杀气腾腾,才知道无产阶级对封建地主阶级的控诉,对劳动人民的教育,时间太短;对它们的清算和改造,太不彻底;对它们的死灰复燃、卷土重来,估计不足;对它们的阶级报复、反攻倒算,放松了警惕。

  无产阶级政党有个不同于剥削阶级的政策,对失去政权的地主资产阶级进行改造,把他们改造成自食其力的新人。实际情况是,对一部分人收到了良好效果,有些出身剥削阶级家庭的人,后来成为革命队伍的一员,为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作出了巨大贡献;对另一部分如方方这样的人,改造的政策是失败的,他们假意接受改造,乔装改扮混进党内,并得到重用,然后伺机反扑,就像西游记里的白骨夫人。劳动人民和唐僧一样,注定要吃二遍苦、受二茬罪。

  围绕《软埋》的争论,右派们最有价值、最为中肯、实事求是的一句话是:“批判《软埋》对土改反攻倒算,是在搞‘文革’”。

  无论社会主义革命是早了还是迟了,打倒地主阶级却是人类社会的进步,欧洲的资产阶级革命早在三百年以前就胜利进行。因此赢得了科技进步和社会的高速发展。落后的封建主义,成了中国头上的癞痢,谁都可以伸手捺一下。人口只有几十分之一的西欧小国,竟然能够迫使中国政府割地赔款。这样的封建制度有什么值得留恋?中国受几千年封建文化的拖累还不够吗?早该进十八层地狱了。可是方方们,反而把埋葬它们的革命描绘成最黑暗的十八层地狱。这样颠倒了是非的感情,这样打着“关注社会进程中作为个体的人的命运”的旗号,大肆捏造事实,诋毁社会革命的正义性,其用心难道还不够险恶吗?

  颠倒是非、混淆黑白的文化,是卑鄙龌龊的没落文化,有什么值得赞扬?对这样一种牛鬼蛇神群魔乱舞、污泥浊水泛滥成灾,难道不应该用无产阶级大公无私、公平正义的文化去批判、去清扫吗?有人说这种理直气壮地批判方方的反攻倒算是“在搞文革”。或许这样做,正好触及了一些人灵魂深处可耻的剥削思想。如果说这就是文革,难道这种反对剥削、抵制倒退、维护社会进步的文革不好吗?难道不应该搞个十次八次吗?

  对于无产阶级而言,否定文革是严重历史错误,阻断了社会主义革命进程;对于剥削阶级而言,否定文革还远远不够,它们要从文化层面彻底消灭共产主义。这才是围绕《软埋》争论和斗争的实质,它将长期进行下去,直到剥削制度被消灭。

  《软埋》绝不是个别现象,而是一种反动思潮。这种思潮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萌发,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至今达到高潮。这种思潮既反社会主义,也反民主革命。是封建主义回潮在文化方面的必然反应,是中国旧的地主阶级剥削制度彻底埋葬前的挽歌、毁灭前的哀鸣。虽然它们是新的剥削阶级在否定社会主义革命、复辟资本主义制度时,从历史垃圾堆里捡回的破烂货,用时髦语辞包装成的蜡枪头,是封建主义腐朽没落文人几千年丑恶表演的回光返照。但是,革命者对它们的破坏作用,依然要保持高度警惕。

  丑牛老师说:方方《软埋》的是革命,真是一针见血。其实,还应该看到她骨子里真正想要软埋的是共产党。这样想、这样做的不是她一个人,而是一个阶级,一个新旧剥削者、吸血鬼联合起来的的资产阶级。或许他们正在阴暗角落策划,把自己打扮成资产阶级革命的英雄,然后粉墨登场,把真正的坚持社会主义继续革命的党送上不归路。坑早已挖好,现在正挖空心思计划着怎样推倒、放进去、填土。

  经过文化大革命的中国,方方们是不可能如愿以偿的。

  现在中国的社会主义旗帜还没有完全褪色,人民民主专政还在发挥一定的作用。文革精神正在复苏;无产阶级劳动人民正在觉醒,重新振作起来;不少先进的知识分子早已认清形势,已经联袂而起;许多真诚共产党员和良心干部,已经认清了修正主义路线给党和人民利益造成的危害,意识到无产阶级革命事业面临的危机,纷纷挺身而出。可以断言:最终方方们软埋的一定是他们自己。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7-28 10:42 , Processed in 0.01645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