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一位左翼老教授的临终遗言

2017-7-8 22:27|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385| 评论: 1|原作者: 吴光中|来自: 星火网

摘要: 一位左翼老教授的临终遗言2016-08-24吴光中红旗日刊 提示:吴光中,男,1935年生。1959年毕业于北京某知名大学,并留校任教。1995年退休,教授职称。2016年4月,身患多种疾病的吴教授倒在了书桌上,不幸离世。吴光中同志生前留下了大量遗著,以宣传共产主义、批判修正主义为主。去世后集结成书《一位老共产党员的回忆与思考》,里面的“主义与旗帜之争”、“历史的真相”等多篇文章在网上广为流传。该书PDF版存于本站QQ群,想 ...


 


 

提示:吴光中,男,1935年生。1959毕业于北京某知名大学,并留校任教。1995年退休,教授职称。20164月,身患多种疾病的吴教授倒在了书桌上,不幸离世。吴光中同志生前留下了大量遗著,以宣传共产主义、批判修正主义为主。去世后集结成书《一位老共产党员的回忆与思考》,里面的义与旗帜之争历史的真相等多篇文章在网上广为流传。该书PDF版存于本站QQ群,想读该书的同志可以到群文件处下载。

本篇内容是吴教授生前写的一篇日记,其妻在吴教授去世后整理遗物时发现,内容不长,却表达了这位老教授的革命情怀,和对后继青年的殷切希望。

318日。病情能否控制得住,能否治好,将决定余下的四篇文章能否分期写出。没有人强迫我,也没有人要求我,我这是尽一个老共产党员的责任。当我走完人生历程时,我会从内心感到无愧于党,无愧于一个共产党员的称号。

总是要死的,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能为共产主义事业、为劳动人民的福祉奋斗至死,这就是重于泰山;为个人贪图享受、名利,苟活于世的,就是轻于鸿毛。

我八十多了,身患多种疾病,知道活不长了。趁现在大脑还算清醒,我想给年轻的同志留一些话。

修正主义倒行逆施了30多年,打着共产主义的幌子,走的是资本主义的邪路。不仅如此,还是最坏的资本主义。官僚特权阶级打着改革的旗号,大肆聚敛财富,造成严重的两极分化。把原来社会主义性质的社会保障系统完全废除了,人民群众上学难,住房难,看病难,养老难的问题又来了;黄赌毒泛滥,两千万妓女、二奶、小三让妇女重新回到了解放前;环境污染严重,有毒食品严重侵害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社会道德水平降到了有史以来的最低点……

这些具体问题我就不细说了,网上的文章很多。总之一句话,阶级矛盾到了空前严重的地步,人民群众的怒火在每次群体事件里都能清楚看到,可官方还在压制群众的意见,据说每年的维稳经费超过9000亿,已经大于军费开支了。看来是把人民群众看作比帝国主义还凶险的敌人。请问,这还是一个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吗?

一旦资产阶级在经济关系上形成,靠道德文章是打不倒他们的,必须要靠群众团结起来形成强大的革命力量。主席说,资产阶级就在党内,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现在看来,所谓的党内资产阶级就是官僚资产阶级。文革时期,他们还是官僚走资派,主要体现在路线、政策和思想领域。现在他们都有几百亿、上千亿的资产,就不是思想问题了。

有人提出用文革的方式打倒他们,我不很赞同。为什么呢?条件大不一样了,一个是我刚才说的,资产阶级已经从思想领域变化到经济关系领域了,就是说,他们已经形成了完完整整的资产阶级了。这样的情况靠大鸣大放、大辩论的方式能解决问题吗?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摧毁,统治阶级掌握着军队、警察、法院、监狱等专政机器,老百姓有什么呢?这和文革时期是一样的吗?那时候军队还支左呢。再者说,官僚集团也不允许你鸣放啊。他们是消灭一切不稳定因素于萌芽之中。钳制言论,禁止结社自由,管控游行、罢工等群众斗争的手段。你要游行是吧,到我这来审批,我就不批,拖住你,如果你未经我的允许游行,那你就是违反法律,非法游行,是要治罪的。

其次,那时候还有以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毛主席的威望足以威慑党内的中间派,党内还有一大批干部拥护毛主席,尽管很多是表面拥护,这个司令部相当于一个革命政党。即使这样,主席他老人家还担心自己跌得粉身碎骨呢。(见主席给江青的一封信——编者注)现在有这个条件吗?谁有毛主席的威望,谁有这样的党内权力?如果说某某是主席再生,为什么他不发动群众起来,支持群众的斗争?反而是一再收紧,打压群众运动。

但是,文革中的群众运动模式可以不可以借用一下来提高的群众的觉悟和组织团结呢?这倒是可以的,至于说这种街头运动模式是不是给资产阶级的最后一击我不敢说,起码最初的阶段是可以用的。

还有文革中的批修理论,有些是可以用的。但是面对新时代的年轻群众,讲那些理论他们是否喜欢听,是否能听懂,我还是画个问号。毛主席说一切从实际出发,他老人家在做宣传工作的时候也不是把纯粹理论放在第一位,而是把马克思主义的道理渗透到现实的社会问题分析中,比如一个具体的社会事件,一步一步分析,最终得出马克思主义的科学道理。论证的方法是辩证唯物主义的,逻辑是严密的,不能生搬硬套。

举个例子。比如近几年的污染问题,有些同志大骂这是资本主义的罪恶等等,群众会接受吗?为什么发达国家就不存在这样严重的污染问题呢?难道那些国家就不是资本主义了?就是社会主义了?显然逻辑不通。

那么如何论证呢?第一个逻辑,政府为了追求GDP顾人民的生命安全,这可以吧?政府为了自己的政绩违背了群众的利益;然后是政府不为群众着想,接着是群众没有政治权利决定和监督政府的行为;政府在引进这样的发达国家淘汰的项目,有没有腐败内幕?从逻辑上讲是很有可能的。

然后再反GDP义,反对坏的资本主义,引用主席的话,中国这样的条件,发展资本主义,必然是最坏的。我想这么写逻辑会清楚一些。

既然文革的方式不行,是空想,那怎么办呢?

还是老祖宗的一句话,阶级斗争是历史发展的动力。

既然缺乏文革时的条件,我们就要想办法自己创造条件。有人说,现在没有文革时期的政治自由度,不好做事了。确实没有,也不太好做事。但是,现代社会也有它的特点,既然修正主义披着马克思主义的外衣,我们就要充分利用,宣传科学共产主义理论是有空间的,也是相对安全的,批判假共产主义也一样,只要不是空喊口号,摆事实讲道理,也是有空间的,这也可以借机教育一下网络评论员、舆论引导员,基层警察,锅安什么的,毕竟他们也是下层,比我们强不了多少。所以一方面我们争取政治自由度,一方面也可以做些宣传工作。这叫理论上高调。

实际做群众工作的时候,尤其注意不能踩线。官僚机构也存在它的问题,就是人浮于事,得过且过。我们可以利用这个他们的弱点。我说的踩线就是官僚害怕秘密组织和群众运动。我们知道这一点,就能心有准备地做事。比如我们可以成立一些半公开的初级组织,如联谊会、读书会、学习小组,还有网络的一些形式,QQ群,微信群,语音群什么的。然后寻找同志,加强联系,逐步发展壮大。

记得解放前我党的白区工作方针是: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现在依然适用。我的意见是再加两条:高调宣传,低调做事。

实事的人别想出名,出头的椽子先烂,除非做的实事就是单纯改良主义的;搞理论宣传的可以出名。咱们不是还生活在这个社会吗?做宣传没有一定知名度不大行,所谓贵言重,人微言轻。对于那些尚未觉悟,带有一定崇拜权威的人来说,知名度的作用不可小觑。

这里,我着重讲一下积蓄力量阶级斗争是靠实力说话的,没有足够的群众力量,是不可能战胜统治阶级的。而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积蓄力量的过程是缓慢的,因为自由度太小。那怎么办?这就需要我们做耐心细致的工作,不要着急,慢慢来。一个人发展10个人好像不是难事,10个人到100个人就容易了,100人到1000人呢,到一万人,到10万人呢。如果我们有100万有觉悟的群众力量,那希望就很大了。所以越是开头,就越觉得难,好像增加的速度慢,但是这种增加是加速度的。同时需要我们加强自己的组织能力、宣传鼓动能力。

有人说要鼓动群众去斗争,从中发现先进力量。如果能保证不被发现,是可以的。但是现在和谐这方面的统治力是很强大的,你如何保证不暴露自己?我们现在不比解放前,那时候的共产党和国民党在信息战中是不落下风的,我们还经常能破译国民党的情报信息,故意输送假情报给国民党,以有利于我们的行动。现在行吗?起码目前还不行吧,我们的信息牢牢被人家控制,身证,电话,电脑无不掌握在人家的手中。我们能做到像解放前那样的吗?

如果暴露了自己,也就等于暴露了一队人,然后呢,即使不把你怎么样,你还能做什么?做什么人家都知道的,因为你被监控住了。我这样说,不是说怕牺牲。现代社会也没什么牺牲的,只要没做什么超大的事情,最多也就判几年,轻则拘留几日,问题是,我们的力量还不够大的时候,暴露自己不利于继续发展。

当群众自发行动起来的时候,可以跟着造势,传播。但只要还没到决战的时候还是不能暴露自己的力量,要给敌人以假象。

本地区、本省的同志加联系。制定适宜的有明确目标、有计划发展战略。比如今年在本市新建立两个马列学习小组,谁来负责,谁来辅助,从哪里发展,每季度完成的任务等等。

最后我谈一下意识形态领域的问题。我们不光需要一大批理论家,还需要一大批左翼文学家,杂文、散文、小说、诗歌、漫画等等;影视、音乐、话剧、小品等等。文艺家的作用是很大的,因为传播广、受众多,感染力强。缺点是不够深入,不如理论文章那样批判、说理逻辑性强,但是呢,效果不分上下。二者是互补的。我举个例子。

写的比较好的杂文,可以在正式的杂文杂志上发表,那传播的面就有几十万。一部好的影视剧传播几百万甚至上千万,而我们写的理论文章传播不过几千、万八的。这就是说要利用现有的大众媒体宣传我们的主张,这里斗智的成分多些。

还有就是我们的心态,既不能急躁,也不能懈怠,更不能盲目。有的同志急的得了病,还要花钱治;有的同志工作懈怠,觉得工作枯燥,不见效果,索性不干了,高兴的时候再干点;有的同志没有明确的方向和方法,做事盲目,自己稀里糊涂,最后丧失了信心。

这些都是不好的,做事要有计划,一步一步来,稳定扎实。这样自己就不会慌乱了,也不至于急躁,因为该干的已经在做了,有条不紊,也不会懈怠。

我的血压又开始升高了,不能再说下去了。你们看到这些话的时候,我已经西去见马克思、毛主席了。你们保重吧!

请把这些话传给王XX电话簿里有他的联系方式。

  (感谢河北王建军同志供稿——编者)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水边 2017-7-9 10:31
责编 水边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11-23 22:56 , Processed in 0.01682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