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苦多:江青评传——第二十七章 法庭斗争(三)

2017-11-23 23:59|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369| 评论: 1|原作者: 苦多|来自: 砥柱中流

摘要: 1979年11月至1980年5月,江青曾写了一份长达34页的《我的抗议与更正》,历述了自己在文化大革命中的光辉斗争历程,回顾了在毛主席支持、赞许和具体领导下自己同刘少奇的斗争、同林彪的斗争、同邓小平的斗争。如果说这份《我的抗议与更正》还有想劝戒华国锋等人回心转意的良苦用心,那么随着狱中斗争形势的发展和中国当局的动荡,江青已看出华国锋等人的不可救药、以及邓小平等人必 ... ... ... ...
苦多:江青评传——第二十七章 法庭斗争(三)
 

197911月至19805月,江青曾写了一份长达34页的《我的抗议与更正》,历述了自己在文化大革命中的光辉斗争历程,回顾了在毛主席支持、赞许和具体领导下自己同刘少奇的斗争、同林彪的斗争、同邓小平的斗争。如果说这份《我的抗议与更正》还有想劝戒华国锋等人回心转意的良苦用心,那么随着狱中斗争形势的发展和中国当局的动荡,江青已看出华国锋等人的不可救药、以及邓小平等人必欲置自己于死地的阴险恶毒。所以从198010月开庭以来,江青完全是以无产阶级革命战士去进行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的姿态来迎战反革命修正主义的法庭,而在19801224日,法庭较量达到了斗争的高潮。

 

 

  这一天,在所谓特别法庭第一审判庭进行法庭辩论时,江青不须反动当局指定的律师,决定自己给自己辩护;藐视法庭,说对她的起诉书是“满纸胡说八道”,自己要为真理斗争,所以首先宣读了《我的意见》(《我的一点看法》)。在《我的意见》中,江青大义凛然地质问道:“你们借助国家名义,拼凑了一个什么特别法庭,给我罗织了一大堆罪名,这些罪名一条也不能成立,根本没有一件能站得住脚。你们的起诉书,整个地说,就是:颠倒事实,混淆黑白,歪曲、篡改历史,隐瞒事实真相,捏造莫须有的罪名。我过去的一切都是根据中央的指示做的,我在工作中有错误,有偏差,但绝不是犯罪。……古代有‘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你们搞得就是这个伎俩。现在你们逮捕我、审判我,就是要丑化毛泽东主席,就是要把‘文化大革命’中的红卫兵和红小兵压得抬不起头来,就是要为刘少奇翻案。关于这个问题(刘少奇一案),我的意见已经说过多次了,你们爱怎么定(罪)就怎么定(罪)吧,这个我也没什么。你们现在翻刘少奇的案,翻彭真的案,都是反对周总理,反对康老,都是反对毛主席,反对文化大革命。全国人民能答应你们吗?……我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要向毛主席负责。现在整的是毛主席。我的家乡有句老百姓的话:‘打狗看主面’,就是说打狗呵,还要看主人的面子。现在就是打主人。我就是毛主席的一条狗。为了毛主席,我不怕你们打。在毛主席的政治棋盘上,虽然我不过是一个卒子,不过,我是一个过了河的卒子。我认为我是‘造反有理’,‘革命无罪’。过去我经常说:革命要有‘五不怕’:一不怕杀头;二不怕坐牢;三不怕撤消党内外一切职务;四不怕开除党籍;五不怕老婆离婚。这五条对于我不成问题了,二、三、四条已经三年多了,我经受了,第一条杀头,我久候了!……逮捕审判,这是丑化毛泽东主席。审判我就是丑化亿万人民,丑化亿万人民参加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我是执行捍卫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我现在是为捍卫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尽我的所能。……你们还披着共产党的外衣,那么你们承认不承认九大和十大?如果不承认,就是离开重大历史背景,隐瞒重大历史事件!”最后,江青用诗一般的语言写道:“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投降叛变,授人以柄。要害问题,两个纲领:以阶级斗争为纲,纲举目张,继续革命。以三项指示为纲,以目混纲,修正反党。穷凶极恶,大现原形。掩盖罪恶,画皮美容。树立威信,欺世盗名。标新立异,妖言惑众。弥天大谎,遮瞒真情。偷天换日伎俩,上下其手劣行。张冠李戴——强加。移花接木——暗中。栽赃嫁祸他人,推责盗誉——缺公。转移人民视线,妄图施耍臭名,罗织诬诌中央文革,迫害灭口有关知情。笑修正主义螳臂之辈,推动世界的动力乃是人民大众英雄。”江青在法庭上留给世人的14句革命诗篇是:清君之侧,目的在。罗织陷害,血口喷人。利用专政,搞法西斯。精神虐待,一言难尽。破坏政策,凶悍残暴。造反有理,革命无罪。杀我灭口,光荣之甚。

  19801224日的法庭斗争,牵动着亿万人的心,成了国内外新闻焦点。

 

 

  有个国内作家这样写道:“19801224日上午九点,江青精神抖擞地来到法庭。她今天特意穿上一件黑色的毛背心,外面穿着制服,就像当年跟随毛泽东转战陕北时的心境一样。猛一看去,,她身后的那两名押送她的法警倒好象成了她的警卫员。”“人们非常厌恶法庭公诉人江文喋喋不休的讲话,倒是十分期盼江青的发言。”“江青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从容不迫地、滔滔不绝地进行了两个小时的演讲。当江青讲道:你们通过丑化我来丑化毛泽东主席,丑化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使亿万红卫兵小将、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抬不起头来时,审判台上的法官们齐刷刷地听讲,好象在接受江青对他们,包括现在的中央领导人的宣判。”江青义正词严地讲道:“现在你们是把一个无罪的人硬要变成所谓的罪犯,这是对你们这个法律的极大讽刺。毛主席早就对我说过,要警惕刘少奇、邓小平、陆定一、杨尚昆以及周扬、田汉、廖沫沙等反革命分子的翻案活动,他们肯定是要翻案的,这是一条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这一条预见,由于华国锋这个坏家伙和叛徒的出卖,你们暂时地得逞了。但是,有一点我要告诉你们,你们不要高兴得太早了。中国是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毛泽东思想熏陶的,人民是经过继续革命的锻炼的,你们这些修正主义分子,人民将来是不会放过的,我在这里正告你们!”“这一番令人毛骨悚然的话,给‘你们’描绘了一幅必然灭亡的可怕远景,”不止引起审判长曾汉周的深思,也给邓小平等人极大震撼。无怪乎“邓小平看了审判江青的电视录象后,气愤地对彭真说:‘你看这个白骨精多么的刁滑,到了这个地步还是如此顽固,可见不杀此人不足以平民愤也!’”

  国外媒体纷纷报道:充满火药味的法庭辩论,两“江”(指江青和公诉人江文)斗智,精彩纷呈,江青的“我的一点看法”成为政治宣言书。

  日本报纸特别注意江青提出的多次质问,“这些质问使法官们目瞪口呆”。其中着意引用了江青在中国解放战争中的表现:“江青说起自己当年跟随毛主席转战陕北,质问法庭:‘战争的时候,唯一留在前方追随毛泽东主席的女同志只有我一个,你们躲在那里去了?!’这可能是对邓颖超等人以老革命自居而看不起江青的反击。”同时认为,江青的质问也使邓小平他们十分难堪:“你们难道没有积极参加和拥护过文化大革命?你们没有喊过‘打倒刘少奇’的口号?你们在‘九大’‘十大’没有举过手?你们的出尔反尔说明了什么?”

  本来对外宣布是两次法庭辩论,由于邓小平的干预,实际上只给了江青一次辩解的机会,因为在19801229日有意安排公诉人江文长达三个多小时的发言,把67岁的江青拖得筋疲力尽,并且,江青几次要求发言驳斥,都遭到拒绝,还把她面前的麦克风掐断。江青这才弄明白这几天为什么迟迟不开庭的原因,原来就是为了准备这么一份对付自己的东西。她眯起眼睛,仔细地打量审判台上的这位公诉人,听他的口气和使用的语言,她断定这个发言材料不是出自他的手笔,而是另有幕后人策划和指点,他不过是个木偶罢了。她对他嗤之以鼻。

 

 

  以一人之力来抗拒有国家机器支持的法庭,确实是没有什么可以看得见的实际成效,但江青的铮铮铁骨,震撼法庭的革命呐喊:“你们敢让邓小平、华国锋来跟我对证吗?!”“革命无罪,造反有理!”将永远回荡在人们的心头。

  有人专门研究了江青一再要求让邓小平出庭与她对证的问题,结果发现,其中还真有奥秘。

  原来1975年开展的评论《水浒》的讨论,姚文元写的文章刺痛了邓小平,但他装模装样地亲自找到江青,虚心假意地请教:这段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我们党内有了投降派?是指谁呢?江青接过被邓小平用红铅笔划过的文章,着重看了他指给的一段:只反贪官,不反皇帝——接受招安——镇压农民起义,这就是《水浒》宣扬的投降主义的三部曲。有一种曾经颇为流行的论调,说什么宋江投降是农民的局限性。这种论点,抹杀了农民阶级和地主阶级两个对立阶级、坚持农民起义路线和坚持投降主义路线两条路线的原则界限,实质上是为投降派辩护。中国历史上的农民起义,前赴后继,不屈不挠,向地主阶级的统治发动了猛烈的进攻,显示了中国农民阶级的革命硬骨头精神。只是由于当时没有新的生产力和新的生产关系,没有新的阶级力量,没有先进的政党,最后总是陷于失败。但是,失败不等于投降。向封建统治阶级投降,都是叛徒和奴才的勾当,跟‘农民的局限性’风马牛不相及。斗争不成功而失败,同追求升官发财而投降,怎么能说成是一回事?农民阶级尽管也有这样那样的‘局限性’,但决没有向封建统治阶级投降的这种‘局限性’……”

  江青立即明白邓小平试探的目的,所以故作神秘地说:“毛主席找人谈话要评论《水浒》,肯定有他的用意嘛。林彪和刘少奇,如果把林彪比作贪官,刘少奇可就是皇帝了。有人现在就是只批林彪的极左,而不批他的极右。毛主席说,林彪是极右,他和刘少奇一样,都是极右派。林彪的‘左’是伪装,右才是本质。你可是经过一场教育和锻炼的哟,必定会有分辨能力啊。”

  听了江青的话,邓小平是从心里恨得直咬牙,但在表面上还是尽量地露出笑容,不怀好意地说道:“那么这个宋江就是总理了?我看他在一些重大问题上态度暧昧呀!”江青正色道:“周总理是紧跟毛主席的。相反,我们倒是应该在运动中经受考验和锻炼。”邓小平赶紧说:“我是听毛主席的,这几年来我不在中央的岗位上,对好多情况并不了解,所以没有发言权呀。我对你们的一些活动有点不了解,所以在政治局会议上我们也有争论,你不见怪吗?”江青冷冷地给了他一篇文章,说:“那你就好好看看这篇文章吧,给主席念了此文后,主席说,这篇文章是写得最好的一篇。”

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水边 2017-11-23 02:55
责编 水边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12-18 22:25 , Processed in 0.01701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