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防备舵手式的人物带领我们走向资本主义歧途

2018-1-24 23:26|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4539| 评论: 1|原作者: 阳和平|来自: 红旗网

摘要: 防备舵手式的人物带领我们走向资本主义歧途 ——就先锋队理论百年的回首与黄纪苏老师磋商 2018.01.24作者:阳和平【作者供稿】 我与黄纪苏老师接触的越多就越敬佩,我们也有过几次各自对历史和现实认识的交流,我们的心是相印的。 黄老师的立场坚定,爱憎分明,有着强烈的正义感,对不平等的压迫痛恨恶绝,体现在以《切•格瓦拉》为代表的一系列文笔高超的文学作品上。他的文字幽默、辛辣、犀利,就像一把把掷向压迫者及其走狗的 ...
防备舵手式的人物带领我们走向资本主义歧途
——就先锋队理论百年的回首与黄纪苏老师磋商
2018.01.24作者:阳和平【作者供稿】

我与黄纪苏老师接触的越多就越敬佩,我们也有过几次各自对历史和现实认识的交流,我们的心是相印的。

黄老师的立场坚定,爱憎分明,有着强烈的正义感,对不平等的压迫痛恨恶绝,体现在以《切•格瓦拉》为代表的一系列文笔高超的文学作品上。他的文字幽默、辛辣、犀利,就像一把把掷向压迫者及其走狗的匕首。他对社会问题的分析一针见血、切中要害,让我拍案叫绝,回味无穷。比如是“反抗"还是"消灭"压迫的革命之别就直接涉及到事物的本质。

最近我又看了几遍黄老师的《十月革命与现代中国》一文,收益匪浅的不光是史料,我也认同其中很多的观点。只恨自己笨,不会用黄老师那样的文笔表达自己的想法。即便如此,我还是希望就以下我自以为看懂了的那部分与黄老师冒昧地磋商。

平等和正义

黄老师认为“迄今的‘人性’既患均,也患不均”,希望一个“好的社会制度无非是能让平等与不平等间的秋千摆幅小点儿。”且不说“人性”是什么,光平等和正义的本身是否就已经缺乏客观的标准了呢?

受压迫者明显的会感觉到自己是处在一个不平等的地位上。但是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立场上会有不同的平等概念。

我们要的是起跑线上的平等,还是结局的平等?即便是地位的平等,人的能力还有大小。黄老师的文笔我是望尘莫及,我们两个的地位如何平等?

男女平等不是要男的也生孩子,但是孩子越多的负担越重,同工同酬是否平等?

劳动者的多劳多得是一种平等观,资本家的风险回报是另一种平等观。最近的一例就是关于南街村打工者待遇的争论。有位坐牢多年的老造反派称:“你初来乍到,创造一分,要走一分,没有贡献一点,还有什么资格享受高福利!只看见了南街人的高福利,看不到南街人长期的低工资,高积累所做的贡献,也是不公平的。”这位老先生不光是否定了劳动价值论,连外来打工者与村民同工同酬、按劳分配的平等观都不要了,不自觉的站在雇主的一边,认同了资本回报的逻辑。

何为“正义”存在着同样的问题。狼吃羊是否正义不是取决于我们的立场吗?黄老师所认同的土改正义性也必须是从大多数人的立场出发来判断方能确定。

如果我们连一个有关平等和正义的客观标准都无法获得,那么我们如何判断“秋千”是否“摆幅小点儿”了呢?
文化传统

黄老师作为一个文人,拿文化传统来解释社会现象可以理解。我呢比较枯燥,反而觉得文化解释比较空。

党国体制的文化根源不能说没有,但是我总觉得拿文化传统来解释等于没有解释,因为我们接着就必须回答为什么中国的文化传统与其他比如欧洲的不一样。区别中国文化的大一统和其他比如欧洲历史上的诸多分散小王国的根本,总不能归结于中国人的基因喜欢大一统而欧洲人喜欢小王国吧?

明显地,语言是人类交流和相互认同的主要工具。比如,美国的中国移民还是喜欢和中国人做邻居,波兰人喜欢和波兰人扎堆,否则交流起来太费劲。欧盟目前还是由于文化交流的障碍很难获得统一。

因此,我这里有一个不成熟的判断。大一统的根源可能还是要从中文是基于表意文字而不是表音文字来解释。历史上,部落之间,地域之间的交流有了书写的文字才方便。表意文字还是表音文字的选择历史上很可能是非常偶然的。世界文明的大潮流像是表音文字,但是表意文字一旦成型,它对往后的历史发展有着巨大的影响。因为交流的工具是个物质的东西,是硬件,它虽然制约着交流的内容,但是和内容没有直接的关系,不能等同于思想或软件。表意文字受发音变化的影响较小,而表音文字随着发音的变化而变化。比如今天的美国人已经很难读懂莎士比亚。因此表意文字的传播和应用有利于大一统,而表音的文化不利于大一统。这是大一统的物质基础。

但是生活在没有大一统的欧洲中世纪下的农奴比生活在中国封建大一统制度下的农民可能更可怜,更黑暗。因此,是否大一统与社会的黑暗似乎没有多大的关系。

这些都表明,用文化传统来解释社会现象是比较无力的。

进一步地讲,相比美国,中国看起来是大一统,一级压一级,其实往往是政令不出中南海,地方保护主义比较顽强。美国看起来是联邦制,总统管不了州长,州长管不了市长,地方的财政、教育等等都是地方负责,在经济上却是高度的统一。比如地方政府可以规定出租车的标配,却不能指定出租车的生产厂家,不得歧视外地的生产商,人力和财力的流动也没有户籍或地域的限制,基本上是畅通无阻,市场是统一的。联邦和地方在各方面的权限都有着明确的规定,地方的法规不得与联邦的相冲突。不像在中国那样山西的警察可以到河南去抓人、执法,美国地方的警察不能越域执法。

在影响全局的和无关大局的事件上,两国的对策是截然相反的。大一统要的是面子上的,而非本质上的统一,比如台湾与大陆的关系。再比如,中央可以不顾地方的实际需要统一要求全国使用北京时间,但是西部乌鲁木齐中午的太阳比北京要晚两个多小时,当地人的作息时间就并不能按照北京的时间走。相比大一统的一刀切,美国是各州按照自己的方便确定标准时间,全国的作息时间反而有可能统一。再有,2008年4月国务院一声令下,全国统一取消“五一黄金周”。广东不甘心,自己凑合了一个小“黄金周”,结果被中央明令禁止。按照美国人的观点,地方的假期安排与中央有屁关系?相反地,美国禁止的是地方保护主义,因为它妨碍了大垄断资本的有效经营。美国是各个资本集团相互独立的,而在中国,央企、地方国企和私企是三雄鼎力,各霸一方,经济上往往是不统一的。

其实较好地处理了全局和局部的关系依我看才是毛泽东对西方民主制度有所欣赏的原因。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水边 2018-1-25 02:47
责编 水边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10-19 06:02 , Processed in 0.013342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