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从“反性骚扰”到“读书会”事件

2018-2-9 00:22|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2495| 评论: 3|原作者: 思想先行读书会

摘要: 在十多年前,这些好不容易突围的大学生群体还相信着通过努力可以实现社会的阶层流动,还坚信着“改变命运”和“逃离土地”的信念。而现在,他们有了越来越强烈的阶级认同感和无力感,正是这些青年的阶级认同感和无力感,催生着新的社会期待。

之前有朋友在后台留言,问本号如何看待“北航性骚扰”事件和“广州读书会”事件。这里简单整理下微博内容,算作回复。



 对于大学教授性骚扰研究生这类事情,我敢说大多数高校都存在,我自己就耳闻了一些。整个社会环境恶化,高校早也不是净土,本号之前在《90后怎么办》的文章中就说过,当下很多人眷恋大学相对简单的人际关系,这其实是一种逃避心理,但大学早也风度不在。中国的高校生态太封闭了,而且研究生导师的权力太大,难免让人忌惮,很多当事人也大多保持沉默。(当然也不排除有各怀目的的自愿行为)。而且不要迷信啥名校,越是名校,这种事发生的可能越大。因为一是导师本身的人际和能量大,二是学生群体本身的诉求和顾虑也多。对于普通高校学生来说,可能闹大了也就大了,但名校学生更有名校光环,更有利益权衡的算计。



 谈谈大学老师这个群体。当下掌握着话语权和学术资源的那些,很多赶上了好时代,资质不需要多出众,本科毕业都能留校任教,然后工作后在职读个研究生,混个学位,评上职称后基本上就没啥学术追求了。再加上在特色环境中浸淫良久,深谙些官商学之间的微妙转换关系。伴随着大学扩招和大学产业化,自然也就意味着大学教师队伍的扩张。而扩招后引进的一批高校教师,很多也是资质平庸之辈。真正优秀的人,都早早去各个领域开疆拓土了,反而是资质相对平庸的一些,混完博士学位,当学术民工了。以笔者接触到的大学教授和博士生来说,不论是学术思想还是品行修养,都并没表现出明显的出众,反而有时候会让人惊异于他们心智能力与社会地位的严重不匹配。



 有朋友交流时,谈到中年层这代人的“禁欲”,其实中国当下四十岁以上的人群,年轻时候差不多都是禁欲的。毕竟近二十多年中国的自由开放和发展太魔幻了,社会观念和社会形态在巨变,让人到中年的这些群体甚至有些桃红色眩晕。典型如微信这种简单的社交工具,其实很大一个用户群体,就是这些中年人群,给他们了一个宣泄和蠢动的窗口。就像前一段网络上讨论“油腻中年男”和“庸俗中年女”,其实油腻猥琐的不是外表,而是内心,庸俗的不是行为,而是价值观。这些人赶上了好的历史节点,当他们成长为社会的实力阶层后,要么背靠着体制,要么安于附和着体制,时不时还感激不尽大唱赞歌。用一种老于世故的玩世不恭的心态,来对待社会上的人和事,玩转权势和玩弄女性,“权钱性”便是他们那陈旧脑子里的常态想象。简单说就是,德不配位。
                      


再谈谈广州读书会事件,本号也一直有关注。自15年起,官家便借打击境外非政府组织在华活动的名义,大肆打压劳工组织和关注底层的社会维权服务团体。不仅仅如此,连高校社团和学生自办的读书会也被列入关注对象,现在很多高校的左翼读书会基本都停摆。而这次的“广州读书会”事件,就是一次明确动向。任何带有自发性组织性的活动,任何有亵渎上峰权威的行为,任何有解构官方叙述嫌疑的语言,任何带有反抗意味的隐喻,都会被视做挑衅和僭越。其实对政治学或社会学有研究的朋友,会很容易看到,跟西方国家相比,中国社会一直缺少介于家庭和国家之间的社会力量,尤其是社团组织力量的缺失。并且这种缺少宪制的中央集权的帝制结构或寡头结构,会更注重防民御民愚民,有意识地打压和抑制社会力量。因为社会自组织力量的崛起,就孕育着变革的力量,意味着对原有结构的否定。从社会结构看,中国社会主体依然是农耕式扁平化的官民二元结构。在这种体制下,而实现社会的稳定,必然要牺牲社会自由度。而对社会自调节力量的排斥,也决定着中国社会的综合治理成本始终居高不下。



 再说“左翼青年”这个标签。如果说“左翼”的词源意义代表“进步的,激进的”的话,其实在当下的社会体制下,一旦拒斥了官家的那套话语体系,不做依附和谄媚的“五毛”,那么都必然是“左翼”的立场。也就是说,对有自己独立思考能力的大学生来说,他们的思想天然就是“左翼”的。或许大家会操持着不同的话语体系,但是却有着很多共同的关注点和诉求。正如本号曾接触过的一些自称“右派”的学生,其实交流后发现,很多人不过是“右的话语,左的立场”。对于这种自由思想和付诸实践的努力,当然是值得肯定,应该进行声援的,无论左右。一定程度上说,90后是目前心智发育相对最健康的一代人,90后一代是心潮逐浪的一代,当然也是分化和裂变严重的一代,承载着各种冲突。



 一位朋友就此写过一篇《新的觉醒已经开始,但道路依然漫长》,其中很重要的指出了,在当代大学生群体中,农民工子弟与下岗国企工人子弟走到了一起,实现了一定程度的阶级意识的回归,这当然是值得关注的现象。因为在十多年前,这些好不容易突围的大学生群体还相信着通过努力可以实现社会的阶层流动,而不屑于那些城里人的“底层想象”和怜悯式帮助,也不看好那些或空泛或狭隘的“支农”活动,还坚信着“改变命运”和“逃离土地”的信念。而现在,他们有了越来越强烈的阶级认同感和无力感,这背后对应的正是近十几年社会形态的嬗变,之所以会出现“学历不值钱,但学区房很值钱”这种怪现状,其实正是因为,一方面阶层的固化已经很难靠教育本身来突破,另一方面,这种中上阶层还需要对下一代教育的投入来进行代际强化。正是这些青年的阶级认同感和无力感,催生着新的社会期待。



鲜花
1

握手

雷人
1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守门老鸨 2018-2-10 15:12
90后遭遇阶级固化,人品比80后好不到哪里去,甚至更坏,但今年涌现的这些敢于和正腐作对的95后还有些希望
引用 守门老鸨 2018-2-10 15:10
青年右派的问题比较复杂,右派愤青很多本质上是形右实左,985里的右派学生铁了心和望星空派、团派混的也不少
引用 sisisansan 2018-2-9 22:50
支持广州八青年读书会最有效的办法是更多地办读书会。甭指望装聋作哑的公安部信访组。里面有人吹胡子瞪眼睛那才是广州的后台老板。让他们知道什么叫“民为贵”是帮他们长见识的善举。

查看全部评论(3)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5-24 04:49 , Processed in 0.05512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