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关于左翼的努力方向和方法问题的几点体悟

2018-4-17 00:09|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9090| 评论: 2|原作者: 老田|来自: 红旗网

摘要: 毛主席1960年代在接受外宾访谈时,多次说到革命的最基础条件是群众的觉悟;外宾问如果群众不觉悟那怎么办?毛主席回答说,那毫无办法,中国革命是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压迫了一百多年之后,群众才逐步觉悟起来的。

关于左翼的努力方向和方法问题的几点体悟

2018.04.16老田


  毛爷爷1960年代在接受外宾访谈时,多次说到革命的最基础条件是群众的觉悟;外宾问如果群众不觉悟那怎么办?毛爷爷回答说,那毫无办法,中国革命是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压迫了一百多年之后,群众才逐步觉悟起来的。如果没有群众的普遍觉悟,革命就会被统治阶级宣传为恐怖主义。陈正人在回顾江西根据地时期说,革命最关键的问题不是力量大小,武器优劣,而在于群众是不是想要拿起武器起来反抗。有了这个起点之后,然后才有策略和路线正确与否的问题。


  在中国当前的大形势下,左翼的努力方向应该着眼于提升群众觉悟,各种言说的努力成效如何,都需要以此作为依据进行判断。


  一、左翼的努力方向,首先是面对全社会的,一方面是统治阶级的精神统治地位需要加以揭穿,另一方面被统治阶级的不觉悟状态需要加以改变,这是左翼言说的唯一努力方向,所有的左翼努力,只能够以这个标准加以评价。


  二、历史在任何时代都不会简单重演,揭穿统治阶级的精神奴役策略或者意识形态统治地位,迫切需要就社会现实做出分析和解剖,马恩列斯毛的努力在无产阶级立场方面不会过时,但是也不应该简单抄袭,需要就中国今天的现实重新进行理论创新工作,激活劳动者的生存体验和经验,据以更好地提升大众的觉悟。


  三、老田个人的体会,在目前中国,迫切需要对过去六十多年的历史进行重新总结,夺取历史解释权,写出有经验基础同时又有理论高度的史论结合的著作,至少要有社会科学三大学科的史论著作——需要左翼的经济史、政治史和社会史,让人们能够借此重新激活自己的经验和记忆,明了什么才是对劳动人民有利的制度,同时制度选择和实践过程中间困难和难点、异化和退化力量及其实践形态又是怎样的,这样,下一次的实践机会到来时:人们知道什么是我们需要的,也知道如何维护我们需要的制度。这些工作,不仅需要总结历史经验,同时较为切合实际地解剖现实,不能够简单指望从马恩列斯毛那里找现成的答案。这方面的工作,需要有理论兴趣,同时又受过相关训练的左翼人士,通过协作努力来完成。应该说,这些都是起步性质的工作,在这些工作都没有完成的情况下,有些执法长老就想要提前预定“不可偏离的共识”或者各种“纯左范儿”,这是极端不切实际的想法。


  四、推销任何“纯左范儿”或者“一次性的根本解决策略”,自动导致一种选择:在左翼内部“打码头”搞思想统一的行为,事实证明这样的努力,到目前为止都只不过是激起毫无原则的口水战,不仅没有实现思想统一而且有害于团结。今天的左翼思想或者理论,在没有革命实践检验条件的情况下,首先需要在“觉悟群众”的过程中间得到检验。


  五、有一种最为常见的大方向错误的努力方向,很多“纯左范儿”的主要精力,除了用于在左翼内部“打码头”之外,没有见到过他们在觉悟群众、批判统治阶级的意识形态方面做过多少有价值的工作,这是无法说服人的。在一定程度上,如果没有到达延安,强行进行思想整风或者思想统一,其实是不具备起码前提条件的——谁依据什么去证明自己是唯一正确的呢?又依靠什么标准来让人信服呢?作为左翼,最低限度的努力方向,是需要把大部分的精力和时间,投入到批判统治阶级精神奴役策略的方向上,而不是把时间投入到左翼内部执法中间去。


  左翼思想也需要砥砺和碰撞交流,相互提高,但不能够宣布自己的“纯左范儿”来实现,当前能够作为检验的客观指标是:你的努力在多大程度上揭穿了统治阶级的意识形态面罩,让多少人觉悟提升了——从毫无问题意识到产生问题意识、从盲目拥护现实到产生批判意识,这是最为有效的指标。除了宣传之外,与劳动群众的联系或者组织工作,也是不可或缺的,但是操作空间很小,在今天的技术监控手段之下,成本和风险也极高。


  “打码头”是一种极坏的努力方向和文风——这是说服不了别人就想要压服,压服的方式就是扣帽子或者某种形式的道义绑架策略。实际上,很多老是要在左翼圈内当“执法长老”的人,相比较他选定的“执法对象”,在觉悟群众方面所做的工作更少,批判统治阶级的成绩也更差,这不完全是水平高低或者能干与否的差别,而是自己选择的努力方向错误带来的不足。因为选择的大方向不对,投入的时间和精力,就未能对正确的对象起到正面的作用,所以,反而落后于他想要批判或者纠正的对象。


  说到底,左翼目前是社会大环境中间的一小撮人,目光始终要面对大的社会现实,从而摆正个人与事业的位置——左翼个人无论多么能干或者优秀,始终只是大环境中间的沧海一粟而已,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端视个人对于群众觉悟提升的实际贡献。


  如果是把自己自觉地从属于人类解放事业,就会对每一个人的觉悟持正面看待,多一个觉悟者就多了一份力量,而每一个做了此种促成觉悟群众工作的人,哪怕他不是“纯左”且身上有再多的不足,都应该看做是自己的天然盟友或者同志。


  在大多数群众还不觉悟,或者对于统治阶级的力量有畏怯,不知道如何看待力量强弱转换的机制,此时,群众的觉悟和认识提升是首要问题,纯左宣传反而与群众可接受程度有差距,宣传的纯粹性反而不重要。只有到了一定阶段之后,力量的聚合到了相当程度,思想统一才会成为首要的迫切问题。


  反过来,如果把自己凌驾于解放事业之上,事业就成了个人的工具,也就在无意识之间放弃了基于事业进步的宏观视野和客观标准,转而以个人的“正确认识”作为经营对象了——或真或假低认定正义事业之所以成效不彰乃是因为自己的正确认识被忽视,所以,唯一值得努力的方向就变成了“充当执法长老”对“不纯正左派”进行纠偏了。在这种思路中间,阶段性是不存在,纯粹性是唯一标准,而纯粹性如何判断执法长老们也提不出让每一个接受的方案,强硬执法的后果是可想而知的。所以,作为真诚关心人类解放事业的左翼,每个人都需要经常性地自觉反省:自己与解放事业的相对位置到底是如何摆放的?


  毛爷爷还说过:左派历来是少数。即便是在革命队伍或阵营中间,大多数人也只是处于“大方向正确”的同路人状态,甚至相当多的同志很难摆脱“猪队友”状态,这就需要学习毛爷爷如何娴熟地与猪队友打交道的技巧——团结猪队友有助于力量最大化,同时又要避免猪队友坏大事。以此而论,“纯左范儿”即便可以证明自己唯一正确,也有着关门主义的错误,不会团结猪队友会永远处于力量不足状态,这是永远干不成大事的。


  二〇一八年四月十三日


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xiaoliwencai 2018-4-17 08:18
唤起群众的觉悟,这是革命斗争的第一步。我赞同老田的这个意见。也就是说,革命斗争的起点要放低,要贴近实际。高了,因为根本启动不了,你就会陷入空谈,整天无休止地瞎扯淡,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实际是对于社会主义一次革命论和民主主义革命论中推墙拆庙观点的间接否定。很对。

中流击水文集:
http://www.redchinacn.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3893
引用 龙翔五洲 2018-4-17 03:22
因为格式问题,此文每行后几个字不显。我重在此,敬请原谅:

关于左翼的努力方向和方法问题的几点体悟
2018.04.16老田

  毛爷爷1960年代在接受外宾访谈时,多次说到革命的最基础条件是群众的觉悟;外宾问如果群众不觉悟那怎么办?毛爷爷回答说,那毫无办法,中国革命是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压迫了一百多年之后,群众才逐步觉悟起来的。如果没有群众的普遍觉悟,革命就会被统治阶级宣传为恐怖主义。陈正人在回顾江西根据地时期说,革命最关键的问题不是力量大小,武器优劣,而在于群众是不是想要拿起武器起来反抗。有了这个起点之后,然后才有策略和路线正确与否的问题。

  在中国当前的大形势下,左翼的努力方向应该着眼于提升群众觉悟,各种言说的努力成效如何,都需要以此作为依据进行判断。

  一、左翼的努力方向,首先是面对全社会的,一方面是统治阶级的精神统治地位需要加以揭穿,另一方面被统治阶级的不觉悟状态需要加以改变,这是左翼言说的唯一努力方向,所有的左翼努力,只能够以这个标准加以评价。

  二、历史在任何时代都不会简单重演,揭穿统治阶级的精神奴役策略或者意识形态统治地位,迫切需要就社会现实做出分析和解剖,马恩列斯毛的努力在无产阶级立场方面不会过时,但是也不应该简单抄袭,需要就中国今天的现实重新进行理论创新工作,激活劳动者的生存体验和经验,据以更好地提升大众的觉悟。

  三、老田个人的体会,在目前中国,迫切需要对过去六十多年的历史进行重新总结,夺取历史解释权,写出有经验基础同时又有理论高度的史论结合的著作,至少要有社会科学三大学科的史论著作——需要左翼的经济史、政治史和社会史,让人们能够借此重新激活自己的经验和记忆,明了什么才是对劳动人民有利的制度,同时制度选择和实践过程中间困难和难点、异化和退化力量及其实践形态又是怎样的,这样,下一次的实践机会到来时:人们知道什么是我们需要的,也知道如何维护我们需要的制度。这些工作,不仅需要总结历史经验,同时较为切合实际地解剖现实,不能够简单指望从马恩列斯毛那里找现成的答案。这方面的工作,需要有理论兴趣,同时又受过相关训练的左翼人士,通过协作努力来完成。应该说,这些都是起步性质的工作,在这些工作都没有完成的情况下,有些执法长老就想要提前预定“不可偏离的共识”或者各种“纯左范儿”,这是极端不切实际的想法。

  四、推销任何“纯左范儿”或者“一次性的根本解决策略”,自动导致一种选择:在左翼内部“打码头”搞思想统一的行为,事实证明这样的努力,到目前为止都只不过是激起毫无原则的口水战,不仅没有实现思想统一而且有害于团结。今天的左翼思想或者理论,在没有革命实践检验条件的情况下,首先需要在“觉悟群众”的过程中间得到检验。

  五、有一种最为常见的大方向错误的努力方向,很多“纯左范儿”的主要精力,除了用于在左翼内部“打码头”之外,没有见到过他们在觉悟群众、批判统治阶级的意识形态方面做过多少有价值的工作,这是无法说服人的。在一定程度上,如果没有到达延安,强行进行思想整风或者思想统一,其实是不具备起码前提条件的——谁依据什么去证明自己是唯一正确的呢?又依靠什么标准来让人信服呢?作为左翼,最低限度的努力方向,是需要把大部分的精力和时间,投入到批判统治阶级精神奴役策略的方向上,而不是把时间投入到左翼内部执法中间去。

  左翼思想也需要砥砺和碰撞交流,相互提高,但不能够宣布自己的“纯左范儿”来实现,当前能够作为检验的客观指标是:你的努力在多大程度上揭穿了统治阶级的意识形态面罩,让多少人觉悟提升了——从毫无问题意识到产生问题意识、从盲目拥护现实到产生批判意识,这是最为有效的指标。除了宣传之外,与劳动群众的联系或者组织工作,也是不可或缺的,但是操作空间很小,在今天的技术监控手段之下,成本和风险也极高。

  “打码头”是一种极坏的努力方向和文风——这是说服不了别人就想要压服,压服的方式就是扣帽子或者某种形式的道义绑架策略。实际上,很多老是要在左翼圈内当“执法长老”的人,相比较他选定的“执法对象”,在觉悟群众方面所做的工作更少,批判统治阶级的成绩也更差,这不完全是水平高低或者能干与否的差别,而是自己选择的努力方向错误带来的不足。因为选择的大方向不对,投入的时间和精力,就未能对正确的对象起到正面的作用,所以,反而落后于他想要批判或者纠正的对象。

  说到底,左翼目前是社会大环境中间的一小撮人,目光始终要面对大的社会现实,从而摆正个人与事业的位置——左翼个人无论多么能干或者优秀,始终只是大环境中间的沧海一粟而已,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端视个人对于群众觉悟提升的实际贡献。

  如果是把自己自觉地从属于人类解放事业,就会对每一个人的觉悟持正面看待,多一个觉悟者就多了一份力量,而每一个做了此种促成觉悟群众工作的人,哪怕他不是“纯左”且身上有再多的不足,都应该看做是自己的天然盟友或者同志。

  在大多数群众还不觉悟,或者对于统治阶级的力量有畏怯,不知道如何看待力量强弱转换的机制,此时,群众的觉悟和认识提升是首要问题,纯左宣传反而与群众可接受程度有差距,宣传的纯粹性反而不重要。只有到了一定阶段之后,力量的聚合到了相当程度,思想统一才会成为首要的迫切问题。

  反过来,如果把自己凌驾于解放事业之上,事业就成了个人的工具,也就在无意识之间放弃了基于事业进步的宏观视野和客观标准,转而以个人的“正确认识”作为经营对象了——或真或假低认定正义事业之所以成效不彰乃是因为自己的正确认识被忽视,所以,唯一值得努力的方向就变成了“充当执法长老”对“不纯正左派”进行纠偏了。在这种思路中间,阶段性是不存在,纯粹性是唯一标准,而纯粹性如何判断执法长老们也提不出让每一个接受的方案,强硬执法的后果是可想而知的。所以,作为真诚关心人类解放事业的左翼,每个人都需要经常性地自觉反省:自己与解放事业的相对位置到底是如何摆放的?

  毛爷爷还说过:左派历来是少数。即便是在革命队伍或阵营中间,大多数人也只是处于“大方向正确”的同路人状态,甚至相当多的同志很难摆脱“猪队友”状态,这就需要学习毛爷爷如何娴熟地与猪队友打交道的技巧——团结猪队友有助于力量最大化,同时又要避免猪队友坏大事。以此而论,“纯左范儿”即便可以证明自己唯一正确,也有着关门主义的错误,不会团结猪队友会永远处于力量不足状态,这是永远干不成大事的。

  二〇一八年四月十三日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8-15 01:43 , Processed in 0.01449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