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粗劣的唯物主义”与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

2018-5-9 05:17|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8069| 评论: 1|原作者: 万里雪飘

摘要: 世上没有抽象的生产力,特色生产力的主体是资产阶级。特色生产力越是发展,人的自我异化越是深重,人的耻辱越是难堪,试图〝更加符合规律〞地发展生产力的特色党不过是一伙不知羞耻的合法的人贩子。


〝粗劣的唯物主义〞与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

 

四月二十三日下午,习近平在特共政治局第五次集体学习会上声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伟大创造〞,他认为〝《共产党宣言》为马克思主义建党学说奠定了理论基础〞,他要求〝广大党员、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要学好用好《共产党宣言》等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

〝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用一句话表示出来:消灭私有制。〞这是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向剥削阶级发出的檄文。特色党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私有化、市场化的资本主义,而特色党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当作〝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伟大创造〞,特色党挂羊头卖狗肉的无耻行径是对马克思主义以及马克思本人的莫大侮辱。

二百年前的今天,伟大思想家马克思在德国特里尔诞生。马克思不同于以往思想家,马克思颠倒了被以往思想家颠倒的世界。今天马列毛派有必要回到马克思,回到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在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打破一切迷信的束缚阐述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思想,以揭露特色党肆无忌惮地歪曲马克思主义的丑恶本质。

马列毛派反特色党,马列毛派要重建以公有制为基础的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但是,马列毛派和特色党一样信仰庸俗唯物主义拜物教,马列毛派以宗教信仰幻想消灭私有制,无产阶级革命因此遇到巨大障碍。克服庸俗唯物主义拜物教是摆在马列毛派面前的首要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其他问题无从谈起。

要想回到马克思,首先就要回到《黑格尔法哲学批判》,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就已经阐明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世界观及其方法论,《共产党宣言》是从《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发展而来的共产党纲领。在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那里,不打破黑格尔法哲学的宗教幻想,《共产党宣言》就出不来,《资本论》也出不来。

正如耶稣的神秘的出生决定耶稣的救世主地位〔参见黑格尔的《逻辑学》存在论的开端〕,黑格尔认为俗人的自然的出生决定俗人的政治地位,国王生来就是国王。

马克思在天才之作《黑格尔法哲学批判》这样嘲讽黑格尔的法哲学:〝由于出生,某些个人同国家要职结合在一起,这就跟动物生来就有它的地位、性情、生活方式等等一样。国家在自己的要职中获得了一种动物的现实〞[旧版马恩全集一卷三七六页],〝怪不得贵族要这样夸耀自己的血统自己的家世,一句话,夸耀自己肉体的来源。这当然是纹章学所研究的动物的世界观。贵族的秘密就是动物学〞[旧版马恩全集一卷三七七页]。

所以马克思批判黑格尔的法哲学〝到处都从他那政治唯灵论的顶峰跌入最粗劣的唯物主义的深渊〞。[旧版马恩全集一卷三七六页]

马克思指出:〝国家的规定,如立法权等等,则是社会产物,是社会的产儿,而不是自然的个人的产物〞[旧版马恩全集一卷三七七页]。

〝国家是社会的产物〞,马克思这是在揭示黑格尔法哲学诞生的秘密,而国家是以私有制为基础的上层建筑,黑格尔法哲学诞生的秘密即〝国家是社会的产物〞的历史现象是私有制社会特有的历史必然性。但是庸俗唯物主义马列毛派由于不理解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抽象地理解马克思关于〝国家是社会的产物〞的历史辩证法,不由自主地膜拜物质决定论的庸俗唯物主义拜物教。马克思在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阐述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历史现象,但这是以私有制为前提的历史辩证法。如果马克思迷信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庸俗唯物主义拜物教,马克思无法推导共产主义思想。在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那里,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历史现象不是从来就有的自然必然性,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是人的自我异化即异化劳动的历史产物,所以,马克思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通过消灭私有制即建立公有制,改变经济基础,扬弃上层建筑,克服人的自我异化即异化劳动,解放全人类。

〝国家是社会的产物〞的历史现象是人的自我异化即异化劳动的历史产物。这里有必要研究人的本质同社会存在即经济基础及其上层建筑的关系,同时也有必要研究人的本质同自然存在的关系,因为人的本质同自然存在的关系就是人的本质同社会存在的关系。

〝费尔巴哈把宗教的本质归结于人的本质。但是,人的本质并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实际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

费尔巴啥不是对这种现实的本质进行批判,所以他不得不:

(1)撇开历史的进程,孤立地观察宗教感情,并假定出一种抽象的——孤立的——人类个体;

(2)所以,本质只能被理解为ˋ类ˊ,理解为一种内在的、无声的、把许多个人自然地联系起来的共同性。〞[马恩全集三卷七至八页]

这是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对人的本质的阐述。马克思认为人的本质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因为,人的本质不是从来就有的形而上学,人的本质总是要通过人的劳动表现出来,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社会存在即经济基础〕是通过人的劳动表现出来的人的本质的客体化。但是马克思要求必须对这种现实的本质进行批判,因为这种现实的本质即私有制社会特有的人的本质是人的异化本质,即支配于自然存在和社会存在的宗教徒的本质。费尔巴哈没有对这种现实的本质即人的异化本质进行批判,费尔巴哈把人的异化本质直接当作人的本质,费尔巴哈的人的本质因而只能是宗教徒的本质,即一种内在的、无声的、人的〝类本质〞,而抽象的人就是抽象的神,宗教徒的本质就是彼岸的神。费尔巴哈试图批判黑格尔的彼岸之神,费尔巴哈把神的本质归结于人的本质,但是,费尔巴哈又把人的本质还给神的本质,费尔巴哈并没有摆脱黑格尔的宗教幻想

在私有制社会,由于人的自我异化即异化劳动,自然存在和社会存在决定人的异化本质,支配人的异化本质的自然存在和社会存在被哲学家形而上学化,即被哲学家归结于国家、法、宗教、艺术、哲学,支配人的异化本质的形而上学即国家、法、宗教、艺术、哲学进而被哲学家归结于超感觉的神,哲学家反过来以超感觉的神说明支配人的异化本质的形而上学以及自然存在和社会存在的历史现象,私有制意识形态就是这样在庸俗唯物论和神秘唯灵论之间兜圈子。虽然马列毛派主张消灭私有制,但是马列毛派和哲学家一样在庸俗唯物论和神秘唯灵论之间兜圈子,马列毛派将私有制社会特有的历史辩证法当作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迷信物质决定论的拜物教和意识决定论的拜神教,不由自主地异化为在幻想的现实中解释世界的宗教徒。

从事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的马克思同迷信拜物教和拜神教的马列毛派截然相反,马克思以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颠倒被庸俗唯物论和神秘唯灵论颠倒的世界,通过消灭私有制即建立公有制扬弃人的异化本质,重建自在自为的人的本质,即自由支配物质生产和社会生活的人的本质[马恩全集二十三卷九十六至九十七页],__自由支配社会存在和自由支配自然存在互为前提并相互转化__,创造自在自为的自由人联合体。在克服人的自我异化即异化劳动的自由人联合体,不是自然存在和社会存在即自然现象和社会现象决定人的本质,而是人的本质自由支配自然现象和社会现象即自然存在和社会存在,国家因而失去存在的必要,上层建筑的宗教反映随之消失,上层建筑从而转变为只是反映人的本质的意识形态。

社会主义社会作为共产主义社会的第一阶段,由于〝它经过长久的阵痛刚刚从资本主义社会里产生出来〞[马恩全集十九卷二十二页],〝在经济、道德和精神方面都还带着它脱胎出来的那个旧社会的痕迹〞[马恩全集十九卷二十一页],人们还不能自由支配自然存在和社会存在,人们不可避免地被按劳分配资产阶级法权限制,这就需要由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来维护社会主义公有制,以防止复辟资本主义私有制。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区别在于建立在公有制基础上的无产阶级专政和建立在私有制基础上的资产阶级专政的对立。如果社会主义社会允许私有制存在,那么被按劳分配资产阶级法权限制的人们不是过渡到自由支配自然存在和社会存在的共产主义高级阶段,而是回到自然存在和社会存在即自然现象和社会现象决定人的异化本质的资本主义社会,克服人的异化本质的无产阶级专政将不可避免地转变为维护人的异化本质的资产阶级专政。特色党〝一切从实际出发〞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从人的异化本质出发复辟资本主义,即从按劳分配的人的异化本质出发回到按资分配的人的异化本质。社会主义社会的共产主义性质要求人们自由支配自然存在和社会存在,这是公有制计划经济的必然性,同时,存在于社会主义社会的人的异化本质决定公有制计划经济的局限性,这是按劳分配资产阶级法权的必然性。按劳分配的人的异化本质和自由支配自然存在和社会存在的人的本质是社会主义社会特有的自身矛盾,社会主义社会因此具有实现共产主义或者复辟资本主义两种可能,这两种可能的较量决定于上层建筑领域的阶级斗争,决定于上层建筑领域的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两条思想政治路线的斗争。所以,搞社会主义如同逆水行舟,必须通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发挥无产阶级主观能动性,以无产阶级专政不断克服按劳分配的人的异化本质,过渡到按需分配的人的本质。按需分配是一种自在自为的生活方式,即通过自由支配自然存在和社会存在,社会需要什么就生产什么,需要多少就生产多少,决不搞无度的扩大再生产,决不满足无度的贪欲。

社会存在即社会现象决定人的异化本质的辩证法揭示黑格尔法哲学诞生的秘密,但是,在马克思看来,社会存在即社会现象决定人的异化本质的辩证法是粗劣的唯物主义,而自然存在即自然现象决定人的异化本质的辩证法是最粗劣的唯物主义。马克思以粗劣的唯物主义和最粗劣的唯物主义批判私有制历史现象,这是马克思创造自在自为的自由人联合体的思想前提。

可是,面对粗劣的唯物主义和最粗劣的唯物主义命题,庸俗唯物主义马列毛派不禁要说马克思的《黑格尔法哲学批判》不成熟,因为庸俗唯物主义马列毛派对具有神秘的崇拜情绪,粗劣的唯物主义和最粗劣的唯物主义命题是马列毛派无法接受的对信仰的冒犯。

在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相对于人或神具有不同意义。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把包括思维在内具有人的一切属性的当作物[马恩全集三卷一〇一页],物是相对于神的本体主体。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章〝商品的拜物教性质及其秘密〞把存在于人之外的自然当作物[马恩全集二十三卷八十八至八十九页],物是相对于人的客体。客体作为主体的对象,它还有社会存在的意义,马克思把相对于人的社会存在当作物的范畴。人相对于神也是物的范畴,但是人作为具有思维的物是能动的主体,是自然存在和社会存在的主体,而不是抽象的物或抽象的客体。在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物既是相对于人的客体,物也是相对于神的本体主体,所以,唯物主义相对于人或神也有不同意义。马克思在批判见物而不见人的唯物主义的时候,把唯物主义当作否定人的主体能动性的唯物主义,即粗劣或粗鄙的唯物主义。马克思在批判见神而不见人的神本主义即唯心主义的时候,把唯物主义当作以〝有生命的个人〞即〝现实中的个人〞为本体主体的唯物主义[马恩全集三卷二十三页、二十九页],即发挥人的主体能动性的历史人本主义。

黑格尔发挥神的主体能动性,从抽象的神出发,并把抽象的神的客体化作为自己的研究对象。马克思发挥人的主体能动性,〝从现实的主体出发,并把它的客体化作为自己的研究对象。〞[旧版马恩全集一卷二七三页]。要想研究人的本质同自然存在和社会存在的关系,还有必要研究人与神的关系。

人作为具有思维的存在就是〝当前现实的东西〞[马恩全集三卷一〇一页],人作为具有思维的存在是最大的物质,人作为具有思维的存在是比自然存在和社会存在更大的现实,自然存在和社会存在作为人的对象物是人的客体化、现实化。所以,马克思的唯物主义既不是社会存在即社会现象决定人的异化本质的粗劣的唯物主义,也不是自然存在即自然现象决定人的异化本质的最粗劣的唯物主义,马克思的唯物主义是人的本质作为能动的本体即主体自在自为地展现自身生命的历史人本主义。然而列宁在《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认为没有比物质和意识更大的概念[列宁全集十八卷一四八页],在拜物教和拜神教之间兜圈子的列宁目中无人,而目中无人必然就是目中有神。

神是人臆造出来的〝虚假观念〞,神是人的头脑中的〝幻想、观念、教条和想像的存在物〞,于是,〝人的头脑的产物就统治人〞,〝创造者就屈从于自己的创造物〞。[马恩全集三卷十五页]人作为最大的概念或最大的物质,人的对立面或者人的斗争对象是超感觉的神,资产阶级和其他剥削阶级就是超感觉的神的人格化身,这是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就已经说明的私有制社会特有的历史现象。黑格尔将超感觉的神当作自在自为的本体即主体,并以超感觉的神解释和说明幻想的现实,即以超感觉的神〔逻辑学〕解释和说明以私有制为前提的自然现象〔自然哲学〕和社会现象〔精神哲学〕。

马克思颠倒被黑格尔颠倒的世界,通过消灭私有制即建立公有制,将黑格尔的神扬弃为〝有生命的个人〞即〝现实中的个人〞,马克思同时继承黑格尔的本体即主体的能动性,将〝有生命的个人〞即〝现实中的个人〞当作自在自为的本体即主体,将自然存在和社会存在作为自在自为的本体即主体的对象物,理解为〝有生命的个人〞即〝现实中的个人〞的客体化、现实化。

列宁的《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对庸俗唯物主义马列毛派影响极大,这是因为庸俗唯物主义马列毛派既不理解黑格尔哲学,也不理解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庸俗唯物主义马列毛派没有人的本质人的异化本质的概念,即没有自在自为的的概念。所以,在庸俗唯物主义马列毛派那里,自然存在和社会存在只是抽象的物,而抽象的物就是抽象的神,庸俗唯物主义马列毛派不由自主地陷入拜物教深渊。

在黑格尔和马克思的辩证法,自在自为是本体或主体的能动性,自在自为的即本体或主体自身,自在即本体或主体确信自身的存在,自在自为就是本体或主体自己决定自己、自己发展自己的否定之否定。庸俗唯物主义马列毛派由于不理解自在自为的本体即主体的辩证法,把马克思的唯物主义当作庸俗唯物主义,把马克思主义当作物质决定论的拜物教。

如果说自然存在即自然现象决定人的本质,或者说一块石头和一根木头决定人的生命,再也没有比这更为荒唐的世界观。诚然,没有石头和木头,人就不能建房子。但是,石头和木头只是人用来建房子的材料,能否建好房子要取决于人自己,石头和木头决不会像神那样自己变房子。猿猴是高智商动物,但是石头和木头对猿猴而言就是抽象的物,不是建好的房子。建好的房子对人而言不是抽象的物,而是人的本质的客体化、现实化,通俗地讲,建好的房子就是人的生活方式。但是,在私有制社会,房屋不是人的本质的客体化,而是人的异化本质的客体化,所以,人不可避免地异化为房奴,换句话说,不是人支配生活方式,而是生活方式支配人。

如果说社会存在即社会现象决定人的本质,那是颠倒历史的宗教幻想,因为,社会存在即社会现象是人创造出来的历史产物,而不是创造人的神秘的实体。社会存在即社会现象决定的对象不是人的本质即人本身,而是人的异化本质即宗教徒的本质,社会存在即社会现象决定人的异化本质的历史辩证法揭示社会存在即社会现象决定人的本质的宗教幻想

马克思在天才之作《黑格尔法哲学批判》的导言指出:〝对宗教的批判是其他一切批判的前提。〞[马恩全集第一卷四五二页]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是通过对宗教的批判建立起来的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但是,由于马克思主义者不理解宗教本质,将马克思主义误解为社会存在即社会现象决定人的本质的宗教幻想

如果说社会存在即社会现象决定人的本质,那么私有制经济基础作为决定人的本质的神秘的实体,它的存在意味着人剥削人是永恒的社会关系,〝天不变道亦不变〞是永恒的真理。所以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指出:〝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马恩全集三卷八页]

要想改变世界,就要打破社会存在即社会现象决定人的本质的宗教幻想,为此就需要理解社会存在即社会现象决定人的本质的实质就是社会存在即社会现象决定人的异化本质,需要意识到社会存在即社会现象决定人的异化本质是私有制社会特有的历史现象,从而自觉通过消灭私有制扬弃人的异化本质的自我意识,即自觉自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龙翔五洲 2018-5-10 03:27
马列毛主义是既认为〝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又承认生产关系对生产力的反作用力和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的反作用力的辩证唯物主义。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8-16 10:49 , Processed in 0.01321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