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就革命道路和前途问题回复辣椒网友

2018-7-9 02:15|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9651| 评论: 1|原作者: 井冈山卫士|来自: 原创

摘要: “辣椒公式”的每一个“=”,每一个用“组织性和战斗力”轻松跳过的逻辑关系,都是革命史上充满复杂斗争的一个历史阶段。这不是辣椒网友个人的问题,这是“中帝论”背后一整条唯心史观的问题。


作者:井冈山卫士


远航一号被封为“中国的考茨基”之后,我也被“辣椒”网友称为另一个“中国考茨基”。这篇短文就和辣椒网友聊一聊这些问题。

 

第一,辣椒网友认为,无产阶级上升为阶级斗争的主要方面,是因为“没工作,没保障,饿死,冻死,病死”;相反我们认为,无产阶级上升为斗争的主要方面,是因为“掌握政权,掌握财政,掌握武装”。一句话,辣椒认为无产阶级只有“死”才能成为斗争的主要方面,而我们认为无产阶级只有“强”才能战胜资产阶级。如果辣椒网友是对的,而我和远航一号是叛徒考茨基,那么革命导师的理论就是寻死的学问而不是指导革命取得胜利的学说。辣椒网友,您是不是读了假的马列主义?

 

第二,辣椒网友并未认真阅读文章,就认为我在推销他虚构出的“诉苦战略”。文章中说的“诉苦”,是“中帝论”者的特征,而不是唯物主义者的特征。由于不理解哪怕是在资本主义社会中,无产阶级是如何由弱变强、如何从经济斗争扩展到政治斗争、如何看到并把握革命胜利的前途,一切坚持今天中国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仍是“消费不足”危机的人士(包括“中帝论”者),都会认为无产阶级是挨打、再挨打、不断挨打、占领道德制高点(即诉苦的制高点),才能奋起反抗。所以,受委屈而诉苦,是“中帝论”无产阶级革命理论的逻辑和道德起点。不是我们唯物主义者“不能解决诉苦式革命的问题,没有实现跨越”,而是“中帝论”者只能通过幻想“增强组织力和战斗性”的方式去在梦中实现“诉苦”到胜利的跨越。但是由于他们对中国资本主义的错误认知,他们无法走出这个看起来很有“感召力”的起点,无法理解精神上的感召力如何成为战胜资产阶级的物质力量(假设他们真想战胜资产阶级),无法向由弱变强直到胜利的前景前进哪怕一步,所以“中帝论”在中国资产阶级仍然强大的今天也正在被进步人士抛弃。

 

第三,辣椒网友看不到中国无产阶级近些年斗争的成果,从宏观上,他看不到实际工资上涨,劳动份额上升,收入基尼系数停止上升乃至开始下降;从微观上,他看不到中国无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在一次次斗争中取得的涨工资,促保障,反污染的成果;从历史趋势上,他看不到正是无产阶级的强大而不是弱小使得阶级矛盾不再有可调和的空间,使无产阶级有了战胜资产阶级的力量。比起相信无产阶级的力量,认为无产阶级只配“冻死饿死”的辣椒网友更相信自己的力量。他相信的是:即使拒不承认中国资本主义现阶段的基本格局,即使不承认无产阶级逐渐强大的历史事实,自己也能通过玩儿一些不“稳当”,“危险”,“要杀头”的把戏搞到板刀、钢鞭、炸弹、洋炮、三尖两刃刀,也能召唤出白盔白甲的革命党,杀去北京,夺了鸟位。我们当然不希望同为红色网友的辣椒这样牺牲自己,不过幸运的是,辣椒网友坚持的“中帝论”恐怕也无力把他的“组织性和战斗力”变成一支手枪,两条木棍或三瓶煤油的物质力量,自然不会让辣椒网友付出超过“拘留15天”的牺牲。

 

第四,世界上两大社会主义国家的革命历史都表明,无产阶级即使有了自己的政权,也需要经过一个历史时期才能在政治上打败资产阶级,在俄国,是苏维埃政权与白卫军政权,独立农民武装和地方分离势力斗争的时期;在中国,则有长期的“工农武装割据”。即使在政治上推翻了资产阶级之后,还存在着经济上消灭资本主义的过程,在苏联,这是从新经济政策转向国有化、集体化和计划经济,在中国,则是三大改造。按照辣椒网友的说法,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公式:无产阶级受苦=无产阶级反抗=推翻资产阶级=建成社会主义。看起来一气呵成,但实际上它把无产阶级如何起来反抗,如何战胜资产阶级,如何消灭资本主义经济关系的问题全部忽略了。“辣椒公式”的每一个“=”,每一个用“组织性和战斗力”轻松跳过的逻辑关系,都是革命史上充满复杂斗争的一个历史阶段。这不是辣椒网友个人的问题,这是“中帝论”背后一整条唯心史观的问题。(详见《“中帝论”的破产》一文)

 

最后,辣椒网友习惯性地批发“考茨基”牌帽子,这回还顺便送了我“做梦、睡觉、白痴、愚蠢”一套四喜临门。这不是因为别的,这只是因为辣椒网友想用“考茨基”牌帽子来在思想上堵我的嘴,专我的政。或许是辣椒网友急公好义,心情急躁,但我不会,任何心胸坦荡的同志也不会这样对待有不同意见的同志。唯物主义者相信真理是可以认识的,尤其是可以为追求真理的人民群众所认识的,这场争论已经逐渐走出了“中帝论”的领域,成为了大家对未来革命前途的思考,这会让更多的人民群众和积极分子接触和思考这一问题,探寻革命的前途。就算为了这个目的,即使我们被毫无理由地扣了“考茨基”的帽子,也是不枉此回了。


5

鲜花
1

握手

雷人
1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redchina 2018-7-16 22:52
有鲁迅之风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7-19 07:59 , Processed in 0.01331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