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反动的堡垒 —— 中国帝国主义

2018-7-23 23:05|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20020| 评论: 2|原作者: 斗争社|来自: 红旗网

摘要: 资产阶级正不自觉地亲自表明共产主义者所一直强调的:靠虚伪“民主”装饰的资本主义的尽头,就是公然的法西斯主义专制和帝国主义战争屠杀的真理性。旧制度早已与人类的进步背道而驰,它正产生着日益增多的义愤,酝酿着史无前例的巨大灾难。
反动的堡垒——中国帝国主义
2018.07.23来源:斗争社

“没有一个国家的人民压迫、剥削另一个国家的人民的。比如你们在座的……各国人民的代表,你们压迫中国人民了吗?你们剥削中国人民了吗?我们没有感觉到。中国人民能压迫你们吗?能剥削你们吗?如果中国政府这么干,那么中国政府就是帝国主义,而不是社会主义了。如果有的中国人不尊重你们,不讲平等,在你们国家捣鬼,那么你们可以把这样的中国人赶走。这就是……人民团结反对帝国主义的最根本原则。”——毛泽东《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一九六四年七月九日)

相应四十年的革命低潮而来的,是四十年的反动高潮。今天,国内的每一个角落无不被中国资产阶级所严密统治着,他们在经济、政治、军事、外交、教育等方面建立起了一系列最能保障其专制的严厉制度,推行着最可满足其贪欲、最为符合其利益的压迫政策,而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达到一个根本的目的:将中国多达十亿的工人群众在物质和意识上完全摧残成散乱的无组织状态,使贪婪的资本家们能够对其施加史无前例的疯狂剥削。在这数十年中,卷土重来的资产阶级也正是通过“稳定”而残酷地极端压榨事实上已被剥夺所有反抗能力的千万劳动者的血汗(剩余价值),中国资本才以令人难以置信的积累速度形成了仅次于美国的庞大数量,而随着这笔巨款的越加膨胀,它也就越加高度集聚在一小撮金融寡头的口袋里——对国内无产阶级的牢靠管制、在私有制下赢得的巨额利润、积聚了许多国家的资产阶级难以想象的数之不尽的资本——中国资产阶级因实力大增而野心勃勃。而就在近几年,在经济上已建成垄断资本主义的当局政府,明显散发出了不同以往的气息。他们不再满足于仅仅是针对本国市场和人民的控制与剥削了,对现在已拥有巨大的过剩资本的中国资产阶级而言,“不仅剥削全中国,而且剥削全世界”的终极掠夺企图已不再只是一幅远景,而是现在就要立刻开展的措施,我们看到,在谋取更多利润的欲望的牵引下,这一步伐终于大胆地迈开了,而其中的全部阴谋则集中在所谓的“一带一路”上。

听到“一带一路”,没有人会觉得陌生,因为官气十足的中国资产阶级自2013年以来就有如一个资深的中世纪牧师一般以其惯用的“神圣”腔调不停地在网络、报纸、巨幅海报、教科书、电视机里向我们郑重布道“一带一路”的“伟大意义”。那么,什么是“一带一路”呢?按官方的戒律来说:“(一带一路是)由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分别提出建设‘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二十一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战略构想。它将充分依靠中国与有关国家既有的双多边机制,借助既有的、行之有效的区域合作平台。一带一路旨在借用古代丝绸之路的历史符号,高举和平发展的旗帜,积极发展与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能把任何一个被资产阶级所统治的国家都想干的向海外各国投资的寻常勾当自我鼓吹得如此神乎其神的,估计也只有中国当局的资本家政府了。稍微明白点资本主义运转的人就会发现,“一带一路”远非中国“首创”,美国、法国、俄国、日本等帝国主义国家过去执行了、现在也正执行着这一政策,而中国资产阶级不过是步其后尘,当然,后者同时也操起了与前者同样的谎话。事实上,“一带一路”念念不忘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的术语背后,隐藏的是与中亚、西亚、南亚、东欧和东南亚资产阶级合伙剥削中亚、西亚、南亚、东欧和东南亚无产阶级的幕后交易。现在,我们举中国资产阶级与巴基斯坦资产阶级的“合作”为例来一层一层地加以剖析,以便更直接地理解这种“合作”:截止至今,中国政府已将手头在国内无法利用的资本二百多亿,投资给了巴基斯坦政府,说要与巴基斯坦的“企业家”共同建设基础设施工厂,不过注意,这可不是什么“无私”美德,中国政府还要求在所有依靠中国资本建起来的工厂里拥有相当的“股份”。现在我们假设,在某一座借助中国资本拔地而起的巴基斯坦工厂里,中国政府占了大约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这就意味着,这座工厂每月或每年的利润的百分之四十都要归中国政府,即归中国资本家所有。而这利润是哪来的?每一个接触社会现实的人都清楚,就这个工厂而言,全是从剥削巴基斯坦工人的劳动成果中榨取来的!——再浅显不过的真相浮现出来了,中国资产阶级通过“高尚”的“一带一路”和巴基斯坦资产阶级达成了广泛地共同剥削巴基斯坦工人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准确点说:强盗联盟关系。以上这一例,基本上可以毫无顾虑地套用在其它的如马来西亚、越南、伊拉克、俄罗斯、乌克兰、沙特阿拉伯等六十五个“一带一路”成员国的“经济合作”上,毕竟所有资产阶级国家之间的“合作”,除各式各样的花哨名号有所不同以外,本质上均属一丘之貉。

这样大规模地对外投资,意味着对世界市场的全力争夺,中国资产阶级的帝国主义性质正显于此。而这,也就冒犯了另一个梦想永久维持世界霸权地位的帝国主义势力——美国资产阶级。早在“伟大”的“一带一路”之前多年,美国就大量投资了全球各地(特别是北大西洋各国与日本),企图让这些国家的资产阶级极度依赖自己,依此控制它们的市场。毫无疑问,中国的“投资”举动严重触犯了美国称霸世界市场的利益,两国资产阶级的对立日益激烈,其它资本主义国家也正根据在本国市场中美国和中国投资量比重的多少而选择站在哪个阵营。中美两国之所以能成为全球最有资格统治世界市场的、最强大的帝国主义国家,是由于二者的资本雄厚:中国资产阶级的资本是从最广大的劳动群众(十亿中国无产者)的长期极度的剥削中积累而来,而美国资产阶级则主要靠的是夺取使用发达科技而拥有高效生产率的几亿美国劳工的剩余价值。当今世界,两大分别以中国资产阶级与美国资产阶级为首的帝国主义集团迅速形成,有趣的是,双方都自认是“和平的使者”与“世界人民幸福的保护者”,都把使战争临近的罪名推给对手,都以出奇恶心的厚颜无耻戴上了最具反差性的“善意面具”来掩盖准备用任何手段获得完全垄断世界市场、剥削全球劳动人民的“荣耀”的丑恶野心——而对为利润而疯狂的资产阶级来说:战争,正是一切手段中最能解决世界市场“归属权”问题的“高效手段”。

争夺世界市场是所有帝国主义势力开战的本质动机。中国强盗(让我们用些更加形象的词)的“一带一路”非但没有宣告当局所自称的“和平与繁荣的新时代”的到来,而是实际上加剧了与美国强盗本就尖锐的冲突,促使世界进入了大战前夕的备战阶段。从2011年算起,在世界局势持续紧张的影响下,全球军费开支连续增长了整整七年,而近几年的增长率更是疯狂,各国政府用在枪支弹药、飞机坦克、航空母舰、军事演习上的费用的总和在今年将创下冷战后的军费顶峰的预断,现在甚至连资产阶级文丐们也不否认了,而这只是说明,各帝国主义势力已不屑于过多掩饰自己在军事上的扩张,没错,如今不论是中国、俄国,还是美国、日本都理直气壮地喊出了各自扩军的“正当理由”,并在中东、南海、朝鲜等地加紧战争步伐,投入了更多的杀人机器。那些认为三战不会爆发、宣传和平长存、掩饰战争危机的论调,越来越像是一堆无可救药、自欺欺人、一厢情愿的梦话,而这些梦话在硝烟逐步浓重的现实面前又显得怎样的无力和卑鄙:它起着麻醉剂的作用,企图让群众放松警惕,沉醉于梦幻,不去思考如何反对战争及其前因后果,好在战争来临时使资产阶级更容易让人民糊里糊涂地在灾难中成为帝国主义野兽彼此撕咬中的牺牲品,再次不受惩罚地对人类犯罪。而在今年年初,土耳其政府打着“消灭恐怖分子”的旗号命令坦克部队大举入侵被各路帝国主义强盗瓜分得四分五裂的叙利亚的参战行径,更是在使战争规模明显扩大的同时,证实了轻信剥削阶级的和平许诺的愚蠢。至于帝国主义国家首脑间那各怀鬼胎的“友好会晤”(例如习近平和特朗普),不过是为了在日后掀起战争时能不约而同地叫道:“我向来是热爱和平的,你看我不是为了和平而慷慨地和他见过面了吗?但是他们背叛了和平!我们不得不打……”接着就大喊:“进行这场神圣的战争,是为了防范恐怖分子!为了自我保卫!为了祖国!……”真是“无可辩驳”!可人类在一战和二战中的惨痛遭遇却更深刻千万倍地警醒着全人类——“不要上当!要革命!”

我们还应当看到,帝国主义的备战,不止在于造出了更多的武器,还集中在对人民的精神与革命者加倍地控制和迫害上。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方面,没有哪个强大的帝国主义国家能像中国帝国主义那样做得如此的得心应手和畅通无阻。当面对资产阶级实行的几乎是赤裸裸的法西斯主义的专制政策时,大多数国家的无产阶级都以激烈地反抗作为回应,而革命共产党人也总是成为反抗运动的先锋,拥有为数众多的支持者的土耳其共产党/马列对土耳其政府毫不退让的抗争与它号召的震撼人心的反战示威就是最新的实例,这样的斗争在西欧也正在展开着,但在中国,情形却大相径庭。为适应战争气息地日渐露骨,中国统治阶级加大了麻醉剂的用量——作为全国权贵领袖的习近平本人的大幅海报被四处张贴,其精心包装、倡导帝国主义扩张路线的“新时代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宣传机器作呕地运转下得以在每一条街、每一座图书馆广为宣传,堕落到负责专门愚弄人民的“《人民日报》”则为了表达自己的忠心,虔诚地授予了习近平“伟大”二字的桂冠;社会舆论的监管也开始了突然地紧急收缩,警察在各地悄无声息而奸险残暴地逮捕了某些“不法”青年,原因是他们在言语中包涵着反对剥削的“险恶用心”;民族主义狂热一浪高过一浪,“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的尖叫简直是“复兴德意志!”的翻版,而就是这句变了味的口号成了当今国内教育与文化的最高主宰——资产阶级专政下愈演愈烈的个人崇拜、舆论监管、民族狂热清晰地显示了作为法西斯主义、帝国主义化身的资产阶级最后排泄的恶臭物和私有制社会正在导致的精神疯狂。尽管其它帝国主义国家的群众也被类似的恶臭和疯狂包围着,可后者毕竟正迅速地察觉真理,纷纷成为共产主义运动的坚强后盾。然而,国内群众的嗅觉,似乎远不像欧洲群众那样灵敏:中国人中的大多数不是麻木地呼吸着混合了弥天大谎的毒气,就是痴迷于“中国梦”,值此危机将至的紧要关头,国际主义思想居然仍几乎无立锥之地。在这里不能忘记,比起欧洲,中国至少有两点极大的缺陷,也正是因为这两大缺陷,国内才没有任何抵抗当局的有力行动,且竟无知地对帝国主义政策低头献媚——那就是:没有真正的革命组织和缺乏历史经验的亲身教训。

欧洲无产阶级之所以对帝国主义战争的扩大采取了迅猛的反击,主要是由于那里的革命者已经组织了起来,随时领导着同情或支持他们的群众最有成效地发动示威与罢工的斗争,此外,德国、法国、土耳其等国的人民早在一战和二战就已尝尽“为(资产阶级的)‘祖国’而战”的苦头,在纵容权贵们掀起反动战争的过程中饱受轰炸、枪杀和死亡,当有了两次受骗的惨痛经历的欧洲人民又一次听到了:“祖国崛起!”、“祖国力量!”、“祖国强大!”之类的血腥摇篮曲以及看到成堆的暴力武器被生产出来时,与其说会为此而“热血沸腾”,不如说将无法容忍的憎恶万分。过去惨痛的教训让他们看透了隐藏其后的阴谋,看透了资本家沾满鲜血的双手,看透了帝国主义政府口中的“为了祖国”不过是企图将全人类第三次扔进互相侵略的战争血海,只是为了解决强盗之间的一场利润纠纷。大规模运动的组织前提加上历史经验给予的清醒意识,造就了现今清扫了所有民族主义、日趋排山倒海之势的欧洲共产主义斗争。然而,中国的历史经验却截然相反。在中国人的印象里,近代以来,自己的民族总是受尽欺辱,长期无法抬头,被骂为“东亚病夫”,曾经从未当过世界资本主义秩序中的“列强”,所以,他们也就完全没有一战和二战时许多帝国主义国家的人民群众那种“称霸世界”的悲惨经验,甚至萌生了复仇心态,渴望着自己有一天也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的公民,取代美帝国主义的地位,享受称雄于全球的“滋味”,换句话说,就是还没有“体会”过因本国资产阶级实行掠夺世界市场的帝国主义政策而尸横遍野的教训。这种别样的经历及其在被侵略后产生的潜在心理,恰恰就是民族主义蛊惑宣传的肥沃土壤。我们发现,过去“东亚病夫”式的极度自卑果然扭曲为了今天“东亚狂徒”式的极度自负,国人为中国资产阶级掌握了越来越多的战舰、坦克和特种部队而神志不清地欢呼喝彩,向别国人民耀武扬威。而国内没有任何一个行动明确、坚定的革命组织的现状,更是对本就因历史问题而显得困难的局势雪上加霜,使当局轻易实现了施加在群众身上的精神控制,而民族主义情绪的唯一解药:国际主义真理,却被由所谓“伟大复兴”煽动起的民族自大狂热病踩在脚下。

一座反动堡垒的轮廓浮现在了我们眼前——它的石墙外观涂满了虚伪的图案,它的墙后内在挂满了凶残的刑具,它的规模巨大而气势汹汹,妄图以停滞的泥沼和欺诈的许诺吞噬无产者的斗志和革命者的坚决。中国当局的罪恶并未引起像样反抗的事实,可谓是给全球各资产阶级政权做了一个杰出的榜样,给予了后者莫大鼓舞,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们一个个称赞中国的原因,有如缩在一家普通商场里渐渐没落的董事长无比羡慕家财万贯、手握屠刀的暴发富一样。资本的大量积累、国内统治阶级老练的诡计多端与残暴的穷凶极恶、思想被操纵的大多数人、革命者的分散和消极——资本主义世界最坚固因而也势必最难攻克的反动堡垒:中国帝国主义,就建立在由这四块荒地拼接而成的地基之上。然而,清楚万分的是,这看似不可摧毁的地基,随时有被不可调和的阶级矛盾所导致的社会地震给彻底震裂的绝对可能。马克思主义者认识到:撬动“分散和消极”这块荒地,是撬动其余荒地的真正前提,能完成这点的两把杠杆,就是组织的纪律性与国际的联络性。中国革命的现状迫切需要一个不懈工作、紧密团结的国际性革命组织向人民发出振聋发聩的呐喊,郑重地传播给他们各国无产阶级正在进行的每一场斗争和后者的经验,毫不留情地揭露帝国主义的阴谋,让被封锁的中国群众不断接收到革命的真理。严峻的形势要求我们在各自的共同战线一天也不能懈怠地与孤立、谎言作斗争,无时无刻地学习、阐述真理,不论是用印刷在纸上和登载于我们计划在国外创立的官网上的宣言阐述,还是用录音与视频的演讲阐述,而必要时,则要用连续的起义枪声来超越“阐述”。至于其它三块荒地,必将在各种必然危机的极端化所引发的社会斗争中遭到剧烈震动,到时已然在反动年代里磨炼出来的、训练有素、严肃集中的无产阶级革命组织所领导的武装起义将给予旧世界以最后一击,使其不仅震动,而且全面崩溃。哪里的革命越困难,哪里的革命就越必要,正因如此,中国的革命者就更要以铁一般的行动去铸造必要的杠杆,担负最重的任务,实行最严格的自我要求,建立起最坚韧的组织,以备对中国帝国主义进行最重大的打击,在决战中摧毁运转剥削、战争、破坏、愚昧和疯狂的全球资本主义铁链中最血腥的一段。

美国的特朗普、中国的习近平、俄国的普京、法国的马克龙、日本的安倍晋三、土耳其的埃尔多安、朝鲜的金正恩……各国披着各色外衣的资产阶级在新一轮军备竞赛中终于接连推选出了各自的“元首”,而用棍棒摧毁一切工人组织的法西斯主义行政手段也随之流行起来了,这点在中国、朝鲜长期屡见不鲜的“极有效率”的管制方式,如今的土耳其、俄国以及“自由”的美国也正拼命效仿,指使着警察暴力驱散“赤色分子(共产主义者)”和“暴乱人群(工人群众)”的每一场战斗集会——资产阶级正不自觉地亲自表明共产主义者所一直强调的:靠虚伪“民主”装饰的资本主义的尽头,就是公然的法西斯主义专制和帝国主义战争屠杀的真理性。旧制度早已与人类的进步背道而驰,它正产生着日益增多的义愤,酝酿着史无前例的巨大灾难。不言而喻,新帝国主义与老帝国主义无可避免的大战和被私有制虐待的自然生态的严重危机,正在迫近。在资本主义的衰朽阶段:帝国主义苟活一个多世纪的今天,留给人类的已根本不再是什么究竟要停留在现状,还是前进到更美好的社会的“选择”了,而是究竟要勇敢地构建一个社会主义的新世界,还是愚蠢地随腐烂的资本主义、修正主义陪葬和灭亡的生死抉择,而在这一抉择面前,毫无疑问,绝无“选择”余地,觉醒的革命者必将为了全人类的生存与解放,用尽全部力量去敲响推翻剥削阶级的最震撼的警钟,鼓动、号召世界无产阶级革命,并亲身投入这场最后的斗争。

斗争社
二〇一八年二月二十三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2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No.24601 2018-7-24 04:55
对斗争社而言,中国无产阶级比他们想象中的西方无产阶级麻木和低劣,因此需要“先进”的西方无产阶级来拯救。在他们看来中国无产阶级只配在帝国想象中沉沦,所以需要这些“高尚”的知识分子来拯救。这哪里是斗争?这只是300年殖民地的左派翻版。中国人民不会被这种过家家一般的“斗争”口号所迷惑,中国人民会在斗争中学习斗争,证明自己不仅是东方,而且是全世界人民学习的榜样。借用毛主席的一句话,斗争社幻想自己当救世主斗争水准,远在一名普通的维权老兵之下。
引用 redchina 2018-7-24 02:06
大家请注意看看斗争社这篇文章中我们用粗体标出的话。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斗争社将近代一两百年中国人民在长期反帝斗争中所形成的民族解放和觉醒意识污蔑为:“中国的历史经验却截然相反。在中国人的印象里,近代以来,自己的民族总是受尽欺辱,长期无法抬头,被骂为“东亚病夫”,曾经从未当过世界资本主义秩序中的“列强”,所以,他们也就完全没有一战和二战时许多帝国主义国家的人民群众那种“称霸世界”的悲惨经验,甚至萌生了复仇心态。” 这种站在西方帝国主义立场上污蔑中国人民的话,只有西方最反动的种族主义者才说的出口。仿佛中国人民被帝国主义压迫和剥削不是真实的,而只是“印象”;而西方和日本工人阶级曾经不自觉地参加帝国主义侵略,现在仍然有不觉悟的工人在参加帝国主义侵略活动,这些,不但不需要西方工人阶级反思,反而成了他们先进性的证明。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12-11 10:42 , Processed in 0.04002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