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耒阳冲突 —— 中国教育百年大计出了什么问题?

2018-9-18 07:23| 发布者: 无套裤汉| 查看: 25739| 评论: 3|原作者: 无套裤汉

摘要: 但是当前的教育如同思想政治和其他领域一样都已经千疮百孔,被破坏的不成样子。毫不夸张地说,当前的中国,至少在思想政治文化意识形态道德以及环境等领域内,犹如在东部沿海一带的城市被邓修团伙用核弹毁灭殆尽,处于大灾难的空前浩劫之中。

评:耒阳冲突:中国教育百年大计出了什么问题?

 

美国之音中文网

Published on Sep 6, 2018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37M5EgAfDU

 

九月是中国各地学校的开学时刻,但是在湖南省耒阳市却有一群家长为了孩子的入学问题上街抗议,遭到警方暴力镇压,许多人受伤流血。根据报道,事件起因是耒阳公立学校人数超标,当地政府决定将部分学生分流到临近的私立学校,但私校学费高昂,学校和宿舍还有甲醛超标的安全问题,引起学生家长不满。尽管当地政府后来宣布,将对被分流到私校的学生进行学费补贴,但教育资源分配不公已经是中国长期以来的严重社会问题,北京去年6月也曾爆发因学区规划而引起的抗议事件。为何法律明文规定的义务教育无法实现?反应问题的家长却遭遇暴力镇压?地方政府是否忽视基础教育建设?中国的教育百年大计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美国之音中文网视频 - https://www.voachinese.com/a/voaweish...  

 

 

无套裤汉评论于2018-09-17

 

评:《美音》的三位来宾和多位听众都已经各抒己见,他们共同的看法大致上就是要求落实政策,提升教育预算,解决经济上的难题。也有人质疑执政为己的特色党当局是否能够改过自新,做到执政为民,多数认为特色党腐败至极,改过的概率不大。至于展望未来,怎样才是解决教育以及国家大政方针的根本办法,没有一位提出,这就显示问题已经超出了人们所能够得出答案的能力范围之外。

 

私有制是万恶之源。资产阶级虚假的民主自由宪政拯救不了老百姓,让他们不遭受私有制带来的祸害。必须坚决走社会主义道路,排除万难去争取打败邓江胡习四修半殖民地资本主义倒行逆施路线的胜利

 

其实问题是很清楚的,并不难获得答案,只要破除自己和别人为自己预设的谎言、偏见、谰言、藩篱、清规、戒律、教条、八股一句话:坚决相信向反动派造反有理就行。中国根本的问题是什么?问题的症结不在于任何其他方面,而在于犯了路线错误。具体地说,就是犯了毛主席数十年如一日、苦口婆心地警告大家应当绝对避免的现代和老牌修正主义路线错误。他说:“修正主义上台,也就是资产阶级上台。现在的苏联是资产阶级专政,是大资产阶级专政,德国法西斯式的专政,希特勒式的专政。”为了结合现实,我们只要把当年的苏联改换成邓江胡习四修乱华四十年的中国特色党就行了。

 

但是由于四修篡党夺权上台后倒行逆施四十年,搞乱了路线上的是非对错真伪,长期以来人们遵循错误路线而不可自拔,从小到大就被灌输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是所谓改开特色教教主和救世主,于是先入为主地排斥毛主席的警告和教导,将伟大的文革“弃之如敝屣”和加上大量莫须有罪名如“十年浩劫”以及1981年邓修炮制的那个反动的《历史问题的决议》,不但把这些救国救民的箴言和合情合理的警告不当一回事,反而大加讨伐社会主义——众口一词地说:资本主义是最有效率、最合理、最公平、最完善的社会制度,认为社会主义是错误百出的极左思潮,避之唯恐不及,以至唯邓小平的现代修正主义路线马首是瞻,把正确路线都当成是极端错误的旁门左道,行不通的邪说。所以,广大的人民群众被邓修害的惨不忍睹,不堪回首,然而他们又不能幡然觉悟其非,只得怨天尤人,惶惶不可终日,过着以谩骂为主、讥讽为次的被动或消极公民无钱无权无势无前途的四无生涯。

 

但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真金不怕火炼,与历史发展规律背道而驰的邓修路线已经摇摇欲坠,败象毕露,眼看就要不堪一击,中国社会政治经济问题极大地暴露了邓修路线的完全错误及失败之处。改开特色教面临失去信众并走向破产的致命性的失败之路,越来越多的人民群众如梦初醒,日渐觉悟四十年来受到这个邪教的误导,以至白白荒废了四十年的大好青春,被它欺骗、镇压、愚弄,以至失业、破产、贫困、社会地位低落、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至今,真是悔不当初——未能拨乱反正、反戈一击,把邓修这个祸国殃民四十年的国妖趁它一冒头之际就及早绳之以法、用群众集体力量除之而后快。

 

为什么说邓修是错误的?因为它违背了历史发展的规律——原始公社解体后进入第一个私有制即奴隶制,打倒了奴隶制,进入了封建制,打倒了封建制后进入了最后一个私有制即资本主义制度。为什么取代资本主义制度的不是下一个私有制而是共产主义制度的第一阶段——社会主义制度?因为资本主义的大生产结构规模和生产力规模正在突破私有制的外壳,私有制不能驾驭其内部矛盾——生产社会化和资本主义私人占有制度之间的冲突对抗,以至必须更换为公有制。邓修复辟的对内镇压、对外投降政治纲领指导下的特色中国半殖民地资本主义制度不但不能解决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反而因为其特色性质加大加深加快了资本主义世界内部的矛盾冲突,以至将以大爆炸告终,这强大的矛盾冲突就是现在中国所面临的总危机局面形成的根本原因。任何意图把邓修培植的官僚买办资产阶级专政更换政权后成为西方自由资产阶级专政(譬如刘晓波所谓的让西方重新在中国至少殖民三百年之类的设想)就可以避免中国半殖民地资本主义灭亡甚至起死回生的想法同样是错误的,这是由于矛盾冲突来自资本主义内部即内容而不是它的外壳或上层建筑或专政的形式。自由资产阶级民主自由宪政和新殖民主义不能拯救资本主义制度,就如同更换上层或形式不能改变基础或内容一样。资本主义世界大厦之将倾,虽雕梁画栋无补于事局是一定的。换句话说,认为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宗主国会容许中国半殖民地资本主义上升为与西方并驾齐驱的完全独立自主的资本主义国家既是一种违背事实的空想,也是一种新买办思维——企图与中国特色党的旧买办集团轮流坐庄的妄想。特色党既然是美国霸权主义的大妇,中国资产阶级民主派也不过是它的二妇,互相在美霸面前争宠、邀功、搔首弄姿、卖弄色相而已,哪里有中国劳动群众的民主自由宪政、当家作主和避免成为雇佣奴隶的余地?

 

资本主义之后的私有制既然成为泡影,那么什么才是正确的政治社会经济制度呢?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社会主义制度——通过毛主席的继续革命路线指引下的文革道路走向革命社会主义制度。舍此之外都是无路可走的歧途。只有文革才能落实人民当家作主的政治权力,任何其他途径都将事倍功半甚至半途而废。有了这个权力,一切国家社会政治经济政策都必然会从资产阶级专政的反动派手中夺得领导权(也就是政权)那里制定出适应人民民主革命专政要求的合理布局,教育只是其中的一项,但是这将比在半殖民地资本主义国家开专家听证会得到的增加教育经费政策果实要丰富而且踏实的多。习近平援助、投资、放贷给非洲各国及其资本家阶级六百亿美元想为盗国集团过剩资本在国家的名义下进行海外增值,也是官僚买办资产阶级一个阶级的权宜之计,轻浮之举,无补于国计民生。不要满足于暂时,更要求安排好人民群众长远和根本利益的保障措施,这就是说,除了文革之路别无他途可循,因为实践证明:劳动群众在半殖民地资本主义下苟且偷生,企图出现奇迹以改善自己和后代的生活条件已不可能,在世界经济危机即将席卷全球之际,作为资本主义世界的一个后进附庸的中国竟然能够独善其身、不受波及已经是不证自明的幻想,现在已经到了人民群众“丢掉幻想,准备斗争”的关键时刻了。

 

第二次文革的特征是什么?与第一次文革有什么不同?怎样正确对待二次文革?

 

真正的第二次文革是以批判邓江胡习四修为前提的。支持邓江胡习四修的所谓文革不是文革而是其对立面,是人们必须反对的假文革和对文革的污蔑和羞辱。

 

回顾四十多年来中国的政局,大量事实说明:中特统治具有至少两个极为鲜明的历史性特征:第一个历史特征是特色党可以与当年的蒋介石叛变革命后的国民党相类比;第二个历史特征是可以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德国纳粹党相提并论。这不是偶然性的表现,而是在一定历史和现实范围内的必然。一个显然的事实是这三个政权的统治阶级性质完全相同,即都属于资产阶级专政。其次,它们都是坚决反对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和反对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的反动政权。其次,这三个反动政权都是以谎言起家的——例如它们都曾经自称是搞社会主义(例如国家社会主义和特色社会主义)的、甚至是革命的政权,但是都掩盖不了自己反共、反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反人民的反动资产阶级政权的实质。再者,三者都是依靠非法密谋政变上台的——特色党靠的是1976年十月六日走资派头目华、叶、汪、邓合伙搞的反革命非法军事政变(并逮捕继续革命四杰);国民党则依靠蒋介石1927年四月十二日非法反革命流血政变(被杀害的共产党员和工人群众多达二千人以上);希特勒在名义上虽然靠1933年选举登上政治舞台,但是纳粹党并没有取得实权,要等到1934年希特勒搞流血大清洗后才逐渐掌握实权,而且是依靠阴谋手段扣押并密不公布魏玛共和国总统兴登堡的不利于他上台的政治遗嘱才真正掌权的;一旦上台,他就宣布千年以内不再有“其他”革命的“千年帝国”成立了。由于邓、蒋、希三人分别统领了三个与劳动人民为敌的政党和国家,他们的反革命党和作为资产阶级专政暴力机器的国家的命运多少也就有一定程度上的相似性或相关性。这就是为什么说习近平的特色党和政权也将与蒋介石和希特勒的党和政权拥有类似的命运。为便于分析和预测习党和政权日薄西山的事例,引用蒋、希的历史作为前车之鉴是合适的,也是有用的。

 

教育属于文化范畴,但是当前的教育如同思想政治和其他领域一样都已经千疮百孔,被破坏的不成样子,完全失去了被蹂躏前的境况。不经过一个与资本主义传统决裂的革命,特别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不会有劫后重生的任何希望。毫不夸张地说,当前的中国,至少在思想政治文化意识形态道德以及环境等领域内,犹如在东部沿海一带的城市被邓修团伙用核弹毁灭殆尽,处于大灾难的空前浩劫之中。文化大革命的任务就是要完成劫后重建的工作,把已经不适于人类生存的、地狱般的、寸草不生地带的幼苗重新生长起来,然后得以在全国进行恢复和再造即重整旧山河的伟大重建工程。

 

由于二次文革不同于上一次,例如当前的政权不在无产阶级手里,而且斗争的对象已经不限于党内一小撮走资派而是中国整个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及其对内法西斯统治机器。其困难程度是可想而知的。但是如果知难而退,静待时局转变,然后再相机采取行动和发动二次文革,恐怕拖延到那时再去重整山河,因积重难返而为时已晚。

 

毛主席告诉我们:事物矛盾着的对立面无不在一定条件下互相转化;坏事可以变成好事。正是由于当前的无产阶级和他们劳动群众兄弟姐妹们处于无权的状态,发动、开展、巩固、发展、推进二次文革的一切工作都落在了自己的身上,责无旁贷的人民群众就会迸发出过河卒子、勇往直前的坚毅和果断能力,而不再依靠一个现成的组织和领导去指点江山。这就使无产阶级被迫养成从无到有、独立自主、自力更生、把自己的命运和前途掌握在自己的手里的勇气与牺牲精神和把二次文革当作是自己掌握政权的一次大演习。

 

东部沿海一带既然是重灾区,同时又是经济发达地带,工人聚集的密度远超过内陆各省和自治区,那里的组织工作和维权工作都是对发动和开展二次文革有利的。当然,湖南耒阳即使是一个内陆县级市也应当组织起来,好去争取教育经费和其他资源,只是组织的对象多半是市民,而且是以因为农村凋敝,回不了家,不得不滞留耒阳的农民群众居多。总之,各地、各单位、学校、机关、工厂、商铺、公司┄在“造反有理、革命无罪”的口号下和“四大自由(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等民主权利的天然合理性质之下,成立老中青三结合的革命委员会是必须的。同时,工厂十人小组的组织也是有必要的。

 

事实上,今年八月间深圳佳士工人建立自主工会的正义斗争已经成为了二次文革的先声。随着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危机的不可避免,中国无产阶级第二次社会主义革命时代即将来临;二次文革作为反对资本主义复辟斗争和反修防修、斗私批修、踢开党委闹革命、敢把皇上拉下马的汹涌大潮也同样是不可避免的。[Mark Wain 2018-09-17]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龙翔五洲 2018-9-25 23:39
我曾说过,其实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一直没有停息过,只不过有起有伏,有明有暗。也许应该把这称为斗争更为妥当。现在在国内正处在一个低潮时期,几乎所有的左派网站都已经被封。我这个文章搬运工,几乎找不到活干。革命者的大方向是明确的,要重建科学社会主义。但是在如何做的问题上还没有找到有效的方法和实践能力的缺失。
引用 无套裤汉 2018-9-20 08:22
在暴力革命开始之前,要先有一个非暴力的准备阶段或者说一个制造舆论、争夺发言的领导权的意识形态领域内的革命过程。这在当前的互联网时代是更为可行的,也是难于被敌人击败的有生力量。当前无产阶级革命的领导力量不是现成的,而是在阶级内部经过斗争和反复考验产生的,这也是二次文革的特点之一——在资产阶级专政下进行反复辟革命斗争,而不是在无产阶级专政下进行反复辟斗争。但是,最终会产生一个无产阶级革命党是必须的也将是必然的。二次文革与一次文革最大的不同点也在这里。一次文革首先由革命党领导才发动起来;二次文革则是首先由群众自发斗争发动起来再组成革命党。这个“先群后党”的革命实践具有重大的革命性意义,不宜一笔抹杀;也应该灵活运用毛主席的教导,不要死于句下或当成教条,而要看作是行动的指南。 ...
引用 龙翔五洲 2018-9-20 01:32
在资产阶级专政的条件下,鼓动搞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的第二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不是太天真了!
文章回避无产阶级革命的领导权问题,回避首先要夺取政权和暴力革命的问题。

查看全部评论(3)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12-17 15:46 , Processed in 0.01323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