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吴铭:也说金庸

2018-11-3 03:29| 发布者: 林林| 查看: 2411| 评论: 2|来自: 土八路

摘要: 吴铭:也说金庸 20140508 注:旧文,配图重发,以悼念金庸。 一个朝代取代另一个朝代,总要喊向句“苍天已死,黄天当立”的口号,或者“民人重,君为轻,社稷次之”之类,以表明:以后我当家了,我会为大家着想,请支持我。为什么要喊这几句,孔子说,“足兵,足食,民信之矣”,民信之矣就是老百姓拥护你的新政权的意思,这个“民信之矣”是决定性的,甚至可以没有“足兵”“没有饭吃”,也不能失去民众的支持拥护。有了“民 ...

吴铭:也说金庸

20140508

 

    注:旧文,配图重发,以悼念金庸。

    一个朝代取代另一个朝代,总要喊向句“苍天已死,黄天当立”的口号,或者“民人重,君为轻,社稷次之”之类,以表明:以后我当家了,我会为大家着想,请支持我。为什么要喊这几句,孔子说,“足兵,足食,民信之矣”,民信之矣就是老百姓拥护你的新政权的意思,这个“民信之矣是决定性的,甚至可以没有“足兵”“没有饭吃”,也不能失去民众的支持拥护。有了“民信之矣”,就有了“兵”即安全、“食”即保障。用毛主席话说,只要有了人,就要什么就有什么。

 

新中国不是换汤不换药、新瓶装旧酒的改朝换代,而是一个阶级取代另一个阶级,是要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是要全天下人民都解放,是要建立天下大同的共产主义社会,而且是永远的。 

  什么叫作建立新的社会制度?并不是说建立一个政权就完事了,甚至建立政权只是一小步,是不值得骄傲的。最重要的是要在所有人的内心深处建立政权的合理性、高尚性、纯粹性,即,天下人都拥护,拥护这个新政权,就意味着对旧政权的全部否定。

 

但是,不管是天下人还是官府内部,相当多人包括那些真正的工人农民战士对新制度的理解总是不成熟的、落实是不认真的,并不以为共产党要为人民服务,并不认为共产主义就会实现,相反,他们认为自己打了天下,便要享受天下了,也有人认为,以后就做共产党的顺民就行了。于是,毛主席反复搞文化革命,最终搞了文化大革命。目的就在于建立一个与无产阶级政权相适应的阶级文化、精神、心理、思维、立志,既教育所谓的上层人,也教育下层工农和战士。总之,要改变所有人的内心世界,把私欲去掉,把对封建权威的盲从信任心理去掉,培养主人意识,真正承认“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六亿神州尽舜尧”“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真正让人民当家作主,把为人民服务、为共产主义奋斗的公心树立起来。为了这个目的,当然要搞文化大革命。

 

  旧的传统的势力并不那么甘心退出历史舞台,尽管他们在政治上、经济上、甚至文化上也退出了,但是在思想意识深处,总还是隐藏了下来,如同一个鬼魂,总想着趁什么电动机跳出来,恢复自己的天下。不是说这种势力是某些人,这种势力最主要的是体现在很多人甚至绝大多数人的内心深处,当然,以某些人表现得更加突出而已。 

  金庸就是这种人的代表。 

  这样说是不是贬低金庸呢? 

  不是,金庸在封建主义士大夫阶层里面,是最有抱负的,他身上几乎集中了封建士大夫、资产阶级精英分子的所有优点。但是,他个人的抱负还没有来得及施展,新中国就成立了。其实,不需要他再施展了,因为,他的前辈们已经施展过了,历史证明,没有用。

 

   那是个什么样的岁月呢?那是个封建主义、帝国主义、官僚资本主义联合起来压迫中国人民的世道,是中国人民看不到出路的世道。所有的人,都在为中国的前途拼搏流血牺牲奋斗,但是,由于他们这样那样的局限性,都失败了。谁能说林则徐、魏源不想大清强大,谁能说洪秀全不想重振中华,谁能说左宗棠就不想打败所有列强,谁能说义和团不想扶持大清,谁能说孙中山不想独立自主,谁能说蒋介石就那么喜欢卖国?不是的,他们都想把中国搞好,但是,由于他们的阶级局限性、动摇性、怯弱性甚至是反动性,导致他们的努力与他们的主观目的总是背道而驰。

 

   共产党,只有马克思列宁主义指导下的共产党,这个中国工人农民的组织者领导者和中国革命的领导者,最终完成了民族民主革命任务,又再接再厉,初步完成了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任务,特别是经济和思想意识文化建设的任务。作为这一伟大历史的指导思想或者说价值体系的,当然就是毛泽东思想。

 

  所以,如果从个人的角度来讲,金庸的抱负的确没有施展,历史没有给他个人留下机会,共产党就完成了任务,开辟新天地新时代。但是,如果从阶级的角度来讲,其实,中国历史给他们留下了一百多年的机会,让他们充当主角,来解放中华民族的前途问题。但是,他们都最没有完成,虽然他们尽力了。

   有一则故事说,新中国建立后,金庸曾经找到老同学乔冠华,要到中国外交部工作。但由于双方的原因,没有成为事实,许多人觉得十分遗憾。我觉得并不遗憾,因为,金庸并不适合当一个共产党的外交官,新中国外交,这活他干不了。可能经过教育,可以干,但他接受毛泽东思想的再教育吗?他当蒋介石的外交官,当时或许是合适的,不知道他承主不承认。

 

    历史对中国的地主阶级、资产阶级已经够宽容了,给了他们一百多年的机会,他们最没有抓住。并非他们不想抓或者不努力抓,而是他们的阶级局限性,使得他们不可能抓住这种机会。在这个一百多年中,孔子孟子死了,基督教死了,孙中山死了,他们并不都是无意义的死,他们都尽力了,只不过,品质能力德才不济而已。所以,虽然他们没有成功,但是,也还是要感谢他们,他们为革命也出了力。 

  历史给了他们充分的机会,他们却没有把握住这个机会,客观上他们害了中国,把一个好端端的大中华天下体系,弄得四分五裂,民不了生,被全世界看不起,这是中华体系最黑暗的一天。

 

  当共产党毛主席完成历史使命时,孔子、西洋人、中国的资产阶级是不肯认输的,虽然他们在政治上、经济上、军事上甚至文化上打了彻底的败仗,但是,在他们的思想意识深处是不认输的,他们还想再让历史给他们一次机会,施展一下抱负,这也是他们阶级局限性的体现,历史的惯性。不过,即便历史后悔,给他们机会,共产党毛主席、全国各方人民却不会答应,因为一次机会就意味着失去太多人民的生命,意味着失去让中华民族“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时间推后若许年。 

  这个历史机会如果在现实中找不到,那就在梦幻中找。武侠小说就是这梦幻的舞台 

 

  蒋介石跑到了台湾,蒋介石的影子文人们却并没有都跑过去,有的到了香港,有的留在大陆,有的则去了国外。但是,多数旧灵魂还留在许多人的内心深处。

   金庸,就是留在香港的代表,他是虚实合一的一个人。他实际上是中国所有文化传统中最优秀成分——除了毛泽东思想——的集合体,这个过时的集合体要想和大陆革命的、人民的新文艺一较高下,以显示他们的思想意识有多么正确。 

  金庸的武侠小说可以说是旧文化的回光返照,落日余晖。虽然美,却时日无多。 

 

新中国成立了,毛主席领导下的中国人民当然是兴高采烈。 

  但是,蒋介石的影子们却不这样,中国那样一个破败的样子,如何收拾?至少在蒋介石心目中是没有答案的,如果他心目中有重建中华的答案,那共产党也就没有机会得天下了。 

  美国人那边呢?老实说,美国人也是没有答案的,在他们看来,如果对中国加以经济封锁禁运、断绝对中国投资,新中国肯定要失败,即便建立了政权,也维护不下去。在以后的二十多年里,美国人就是这么做的,他们在一旁袖手旁观、兴灾乐祸,一边捣乱一边用两只渴望的眼光,盼望着中国共产党毛主席在贫困中彻底完蛋。

 

苏联共产党——我们称作修正主义集团呢?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等人也不例外,他们也觉得,没有苏联的支援,中国凭什么打赢经济仗?凭什么能解决吃饭问题。 

  吃饭问题是个大问题,老实说所有问题归根到底就是一个吃饭问题,说得准确些,就是独立的完备的发展的包括工业体系和农业体系在内的经济体系问题。 

  毛主席的做法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中国的经济建设成就取得之迅速、之伟大,大大超出了资本主义、封建主义、修正主义的理解能力之外。这是后话,在这些成就没有出现之前,它们还是要反对的、要捣乱的,即便善良一些的,至少是不服气的,是要显示自己的思想意识和建议是多么正确的。

 

  金庸先生,并不是故意要给共产党毛主席捣乱的人,他只是不甘心失败的人,是旧思想意识的惯性,他只是想和共产党毛主席领导下的工农土老帽较量一下,当然,不是在经济领域,这个他没有能力,也不是在政治领域,因为蒋介石已经失败,反攻大陆只是一个玩笑,这个谁都懂。即使在意识形态领域,有强大的共产党中央政权的推动,金庸也同样没有办法。 

  金庸先生自然只能在文艺上和大陆的共产主义较量了,以期在意识形态上找到些许安慰。 

  我说的不是金庸一个人,是指以金庸为代表的香港台湾甚至国外的许多文人,他们在政治、军事、经济、思想意识上失败以后,只能在文学艺术上和共产党毛主席一较高下,而这个较量也是重夺政治、经济、思想意识主导权的一个前哨战,也是断后战。 

  金庸,就发挥了这样一个前哨战先锋和断后代表的作用。不管他承不承认,意识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当然,发挥这种作用的并非金庸一个人。

 

金庸的武器是什么呢?是他心目中的传统文化,他心目的中国正义,是他心目中的慈善,最终这种想法通过武侠的形象表现出来。也就是说,旧思想势力还想通过文学艺术,显示一下自己的境界。以便和共产党的革命社会一较雄长。 

  大家可以看看,金庸的武侠人物是多么高尚、多么神勇广大、多么英俊潇洒,简直有些像共产党员。改革开放后大陆的混帐文人批判文革中的文学形象“高大全”,你们看看金庸创作的文学形象是不是也“高大全”!?甚至美国好莱坞电影,不也是“高大全”形象吗?空军一号里面的主角——美国总统,多么高大全。否定攻击文学艺术的“高大全”形象,是中国小资产阶级狭隘、卑劣、龌龊的表现,是思想意识上背叛投降屈膝下跪的表现。

 

一开始,金庸写了书剑恩仇录,里面自己的影子还不那么清晰,这部小说是传奇性质的。 

  接下来,金庸写了雪山飞狐、飞狐外传,胡斐就是自己的形象,只是这个形象的确不怎么高明,只是一个玩世不恭的青年,什么事也没有做成。 

 

    恐怕大侠郭靖、乔峰才是最接近金庸自画像。但是,这些英雄虽然胸怀宽广,但是谁也没有解决当时的重大问题,郭靖曾经感慨,“世上人人皆苦”。是的,金庸是看到了世上人人皆苦,当然是下层老百姓最苦,即便是南帝北丐东邪西毒中神通等江湖人,其实也不那么苦。金庸虽然看到世上人人皆苦,但是,他没有也不愿意搞清楚究竟他们为什么苦,如何拯救他们于苦海。恐怕,即便是“世上人人皆苦”这样的感慨,也只是附和着大陆的革命文艺的声调而已,因为金庸的所有小说都没有把“世上人人皆苦”作为主题,他的主题仍然是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如果不是大陆的革命文艺在那里撑着,恐怕他小说中的主角也没有那么高尚。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苦,"为赋新词强说愁",下层工农老百姓的苦,金庸并没有关注。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林林 2018-11-5 01:28
(接上)
一个拥护毛主席的徐州孟宪达,本人残疾,儿子被车撞,因为他宣传毛泽东思想,组织纪念毛主席,民政局取消他的低保。这不是把他一家往死里逼吗?什麽世道吗?
对金庸大肆吹捧,对百姓加于迫害,这就是现实。。。
引用 林林 2018-11-5 01:24
这是我在华岳论坛《“大侠”的变迁 (仰望星条旗啊)》的跟帖。
金庸在我看来就是封建士大夫的代表人物。
他的武侠,我看得极少。到美国后,看过台湾的电视剧“倚天屠龙记”,刘德凯版。感觉都是打打杀杀,封建东西不少,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对我们这一代人简直看不下去。所以实在不愿化时间去看封建糟粕。(后来知道刘德凯背弃刘雪华,而不久前剧中的王敏也自杀身亡)
至于国内大行其道,在特色时代,武侠小说,影视剧泛滥成灾。我认为是特色为保他们的江山故意放任自流,目的就是争夺青年一代。在金庸武侠小说,影视剧充斥中国的文艺舞台时,文艺界还有的就是妖魔化文革的伤痕文学在作伴,然后就是没完没了的间谍战,历史事实如何,不得而知。。。总之感觉妖雾又重来。
然后就是国内人与人的关系变得冷漠无情,每天在网上都可以看到悲剧的报道。小悦悦事件至今难忘。自杀消息不断,不久前一个14岁少年,要上高中必须要交2000元,家里连借钱的地方都没有,他悲愤地跳入水库,他妈妈挣脱他的父亲也跳入水库,不到1分钟两条生命没有了,他的父亲也要跳进水库,却被其他人紧紧抱住。难道这就是喊了几十年的小康吗?
一个拥护毛主席的徐州孟宪达,本人残疾,儿子被车撞, ...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11-14 12:26 , Processed in 0.02138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