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反对北大医学部的官僚主义

2018-12-12 21:20| 发布者: 井冈山卫士| 查看: 22734| 评论: 0|原作者: 北京大学本科生冯俊杰|来自: 佳士工人声援团官网

摘要: 一步步的退让换回的只是对尊严的践踏,我意识到退是无可退的。今天,我要站出来,公开揭露北大医学部对待学生工作的野蛮与粗暴。

我是北京大学医学部2015级本科生冯俊杰。距离我在校内被黑衣人殴打已经超出一个月。这段时间以来,我愈发感到身心俱疲——我非但没有得到关于殴打的任何说法,反而被北大医学部的官僚主义无理缠绕,甚至是只要我再退让一步,背后便是万丈深渊。

一步步的退让换回的只是对尊严的践踏,我意识到退是无可退的。今天,我要站出来,公开揭露北大医学部对待学生工作的野蛮与粗暴。

11月9日,我在北京大学燕南食堂附近被黑衣人按倒在地,被抬上一辆牌照被遮住的车辆,遭到对方连续殴打、造成全身多处挫伤,随后却又被扔出车外。这是我的亲身经历。

但是保卫部很快竟发出声明,说这次打人事件是抓捕“违法犯罪分子”,不涉及北大校内学生。这让我感到心寒不已:凭什么保卫部可以随意忽视我受到的伤害,而通过一个声明来逃避自己的责任呢?而且,当天遭殴打的同学还不止我一个。

义愤之下,我公开了自己的遭遇并要求有关部门道歉。可是尚未等到一声抱歉,学院的老师却率先找上了门,枉顾我被殴打的事实,一再警告我这是在污蔑北大的名声。他们见我不肯服软,竟以学业为幌子恐吓我的父母,怂恿我父亲把我绑回家里!

11月21日晚上,我在熟睡之中被突然叫醒,本应在家的父亲和亲人们居然正在我的床边。他们不由分说,抬起我拉进车里,驱车把我带回远在河南的老家。

随后便是长达近两个礼拜的软禁。我在家中有家人24小时跟随,丧失了通讯的权利。期间,我的父亲因为联系老师,被老师的“学习状态不佳,这样下去可能退学,最好与孩子商量商量休学”所恐吓,一再与我商量休学一事。

到12月初,在全国正义网友的声援之下,我才被获准返校继续学习。返校时,我还没有完全从连绵不断的思想轰炸中回过神来,心里似乎百感交集,却又仿佛一片空白,不知如何是好。我曾打定心思,既然没人再追究11月9号的事情,我也“识趣”些回到学习中算了。

直到我了解到2017级临床同学贾世杰的遭遇——简直和我一模一样,甚至更加凄惨:他转发了支持南方工人运动的文章,然后就被老师联系家长将他骗回家中软禁、并冠以“自愿休学”的名义,至今已两月有余。

我不禁又愤怒起来,是谁把我们学生当作可以玩弄于指掌之间的玩偶,是谁把我们当作没心没肺没有感情的稻草人?每每有学生发表自己的观点,难道不合老师们的意思就可以被强制休学、软禁在家吗?

所以12月4日,我响应沈雨轩同学的呼吁,递交了对贾世杰同学休学相关证据的信息公开申请书。但是第二天医学部党委副书记徐善东答复说:贾世杰休学合乎手续,但是相关监控画面和休学申请书等材料却不是销毁就是没有。

信息公开受理单.jpg

学校还特别提到了一点:我不是被绑回家里的,而是“跟家长和平回到家里”!可耻啊,可耻!或许在官僚特权的逻辑里,如果我没有动手打我的父亲、如果我没有脏口不断,那就算是和平;而我父亲被老师们要求这样做,抬起我、不容许反抗,则是学校对我客客气气的反应了。

我只在家待了近两个礼拜,贾世杰同学却已有两个多月、就连电话都不能碰,前几日有热心同学前往他家中探望,发现世杰情绪激动,被父母阻拦,对来访同学喊着“快点帮我报警!”可以想象他的人身权利受到了多大的侵犯。

昨天是一二·九运动八十三周年纪念日。当年,追求进步的学生们为反对封建专制,甘愿付出头颅与鲜血;现在,难道要用软禁这些同学来纪念先烈吗?

在此,我郑重要求基础医学院党委书记郭琦、北京医院教育处孔俊彩、班主任于浩和邓琳子等相关领导老师,对我和贾世杰同学以及其他受约谈同学进行的打压做出诚恳的道歉,立即让贾世杰同学恢复自由、返校复课,并认真反思校方在这些处理当中反映出来的行政官僚独断的蛮横专制作风,对有损北大颜面的相关学工老师、领导进行教育和处理!

凛冬已至,但我仍相信,青年人团结互助的力量终会让我们迎来春天。


为防失联,请联系我的邮箱:baijiang@protonmail.com

电报(telegram)账号:@Fjj2017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6-18 23:28 , Processed in 0.01358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